《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五十二章、问君何能尔

向影华与游方是什么关系?他们俩谁也没说,但外人难免有所误会。向笑礼那般安排松鹤谷祭祖地灵枢仪式,其用意很多人都能猜到,结果是游方与向影华一起登坛,一番剑舞堪称合璧。而如今这两人又一起来到广州,同住在一座山庄里,大半夜还几乎手拉手出去杀人,怎么也不会是普通朋友关系吧?

所以张流冰出主意的时候吞吞吐吐,就是怕向影华不高兴,也怕兰德前辈磨不开面子。

游方一听这话,顺势解释道:“我想诸位恐怕真的有些误会了,我与月影仙子仅仅只是结伴同行而已。……流冰的主意不错,但月影仙子的话也很有道理,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事,将她这个无关的人置于险境。”

向影华不说话了,神色淡淡的似无表情,张玺看了看两人,沉吟道:“怎能说那位齐小姐与此事无关呢?这件事本来就牵扯到她,若说险境,她已经置身于险境!流花与包冉刚到麓湖不久,就已经查觉她在‘监视’此地,怀疑是凶徒一党。假如凶徒也在暗中窥探此地,如何不怀疑她是兰德先生一路?假如他们真要对您不利,那位齐小姐岂非不知不觉已陷身凶险?

兰德先生请放心,假如真按犬子流冰的建议去做,您只需接住那神秘高手现身一击,如果您能接住,齐小姐不会有凶险,假如您接不住,我们的计划也无从谈起。兰德先生肯出手救她,想必这件事,她也愿意帮助恩人,况且为兰德先生脱险,就是为她脱险。”

张玺的口才真不错,而且很能抓住事情的主要矛盾,一心一意就是要把核心的问题解决了,其他的枝节都可以变通。

游方仍然摇头,向影华突然抬头道:“张长老说的很有道理,兰德先生不欲使她涉险,但她已在险境之中。兰德先生曾出手救她足见情义,影华倒想知道,这位齐小姐究竟愿不愿意帮兰德先生这个忙?可以找个机会扮作偶遇,我要和她谈谈,若她心中不愿,我们谁也不必勉强,只是提醒她已身处险境而已。”

齐箬雪真的身处险境吗?那倒未必,仅仅是有这种可能而已!但大家为了成功设局,话都这么说。

向影华一开口,张玺立刻接话道:“影华师妹所言极是,二位到广州也好几天了,总是在山庄里呆着本身就是警戒之意,让暗中窥伺之人不好出手。不如结伴同游,到麓湖去泛舟,看上去有所松懈,也好创造机会邂逅那位齐小姐,兰德先生也有理由去幽会佳人。俗话说人不风流枉少年,更何况兰德先生只是假意风流而已,您既是她的恩人,我想这件事她应该能理解,若是影华师妹去商量,那就更好了。”

他们倒把这件事给商量定了,又说了很多细节。看来张玺是早有筹划,来之前把很多可能出现的问题都想到了,安排起来非常从容,果然是个人才。

……

齐箬雪休假了,却没有离开广州,谁说休假散心一定要去外地或者外国,古人有句诗说的好——“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齐箬雪收拾东西开着车到了广州市郊的麓湖风景区,在麓湖南岸的一家休闲度假村里包了一栋二层小楼。这里一栋栋的小楼也是度假别墅,档次当然比白云山庄差远了,但也是都市金领节假日不错的休闲去处。

从二楼卧室的窗户看出去,视野很好,穿过麓湖遥对白云山,恰好可以看见半山腰万绿丛中一点红,就是那栋山庄别墅红色的屋顶,他就住在那里,与另一个明媚如月光的女人在一起。

南国阳历五月,正是春意盎然时节,湖波含情荡漾,山峦翠色如拥。若她不知他到达广州的当天就为她做的事,也就罢了,而如今心如明镜,让她如何不想他?将那枚晶石放在床头,她的目光总是遥望着白云山深处。

齐箬雪不敢与他联系,不知道会给他带来怎样的麻烦,但又在时刻想着他也许会在什么时候与自己联系,一颗心就像被无形的网牵在了这里,无论怎样她都走不远,于是很自然的就住到了麓湖对岸。

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当然不是“心远地自偏”,而是“心萦水含情”。

既然是出来度假,当然不能总在房间里待着,白天的时候春光明媚,齐箬雪经常到麓湖上泛舟,租的是那一种带棚的双人座情侣小船,却只坐了她一个人。湖中并没有太大的风浪,可以脚踩踏板前行,还有一个方向盘控制舵,在湖中轻荡很是方便适意。

齐箬雪总是不自觉中穿过湖心接近北岸,出神的望着山庄别墅所在的方向,虽然看不见,但似乎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离的很近。她这个样子,如果是无心之人自不会太注意,但若是有心之人,看见了当然觉得可疑。

张流花与包冉扮作情侣在湖边泛舟,暗中留意观察上下山的道路以及周围的动静,一眼就发现了齐箬雪行迹可疑,于是装作拍照,不动声色的将她拍了下来,发给了山庄中的张流冰,不料却闹了个好大的误会。而张流冰获悉真相之后顺水推舟,给游方出了这么个馊点子。

……

下午的时候,阳光有些刺眼,不知不觉中齐箬雪的鼻尖已有微汗,她在想——能不能看见他呢?他会不会下山来到湖边恰好看见凝望的自己呢,如果是那样,他是否与向影华结伴而来?这里毕竟是麓湖风景区,也是年轻男女泛舟谈情的地方,在湖心说话既浪漫又私密,假如见到那一幕,不知自己心中的感受如何?

也许是老天爷听见了她的心语,再抬眼望去时,山路上施施然并肩走下一双人影,离的很远的时候,仅凭直觉齐箬雪就莫名知道那是向影华与梅兰德,她几乎忘记了呼吸,一直就那么看着。

那两人来到湖边,是那么的俊朗与秀美,似为山光水色增添了风景,看上去是多么般配的一对啊!齐箬雪突然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酸酸的,眼神却有点移不开了。兰德先生风流中带着一点轻狂,身边不乏出色的女子也很正常啊,想想其他人吧,如赵亨铭一类所谓的出色男士不也是四处留情吗,却哪能比得上他?

齐箬雪心里这么想,做为“当事人”的游方心中可是另外一番滋味。他最终还是听从了张玺的安排,决定来一出偷情约会佳人的好戏,但不论怎么说,首先要偶遇齐箬雪创造机会才行,于是在向影华的建议下一起下了山。

但他还有一个目的,甚至真的想在向影华面前落一个风流印像,让她认为他与齐箬雪就是一对情人,刚才已经在寻峦派众人面前明确表态,他与向影华也仅仅是江湖同道的关系而已。

他与向影华之间彼此的印像都非常好,更难得有一种无言的默契,目前这种关系再进一步恐怕就微妙了,不论向影华对他是否有好感,他也不想发展到那一步,看张玺等人的眼神,误会已经越来越深,还是应该防微杜渐,用另一种委婉的方式表示明确的拒绝。

看上去,他与向影华显然是出来散心游玩的,租了一条船推开轻波驶向湖心,他们的动作并没有怎么踩踏板,船在湖面上却走的很快很稳,就似有无形的力量在后面推着一般。齐箬雪又忍不住在心中暗想——他们会不会看见我,会不会过来打招呼?

说来也怪,今天她竟似心想事成,那条船冲着她就过来了,远远的就听见游方抬手打招呼:“若雪,这么巧,在这里也能碰见你?”

就这轻轻的一句话,齐箬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快凝固了,对方的船已经过来了,她倒是打一下舵稍微错开一点啊?水上行舟不比陆上开车,想停就能踩刹车,齐箬雪却在发呆,她的船没动,游方的船一个没闪开就撞上了。

哗啦一声水花溅起,齐箬雪猝不及防身子一歪,差点没栽到湖里去,游方已经隔船伸手扶住了她的肩头:“箬雪,你怎么不躲啊?”

躲什么躲,巴不得你撞上来呢,最好我落水你把我救上去,然后我就跟你回家!——齐箬雪心里也许会这么想吧,但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觉得肩头被他抓住,全身都软软的没有力气。他竟然称呼她为“箬雪”,这是她第一次听见,却觉得是那么自然而然。

“齐小姐,真是幸会!我正想找你聊聊呢。”身边突然有人开口,她没注意到向影华竟然已经到了她的船上,听见这声音才被吓了一跳,人也清醒过来赶紧回头道:“向小姐,您怎么上了这条船?有事找我吗?”说话时她的心里砰砰乱跳。

“的确有事,我们边走边说吧。”向影华倒不多绕弯子,开门见山直说,把手一招,脚下在轻踩踏板,船打了个旋,悄然向湖心飘去。

游方见此情景,也只得划着船跟在后面。没有什么地方比麓湖中央谈话更方便了,所有人都能看见他们在湖心偶遇,却听不见几人究竟在聊什么。

别说其他人,连游方都听不见,他倒是想偷听,但向影华悄然发动了手腕上的天机大阵,凝聚湖面聚阴而反阳的地气,竟起到类似燕尾双晶的灵性效果,隔绝了周围的声息。他跟在后面只能看见两个女人的背影,却听不见她们究竟在谈什么,又不好运转神识冲破这个屏障。

渐渐已是夕阳西下,晚风送来一丝清凉,湖面荡漾着点点金色的粼光,还泛着一抹绯红的霞韵。两条船终于在南边的码头靠了岸,三个人走了下来,齐箬雪的神色已恢复了平静,仍似上次见面时那样冷艳中含着风情、平淡含蓄中隐藏着一丝期盼。

她彬彬有礼的向两人发出了邀请:“向小姐,兰德先生,上次就说要请你们,结果有事耽误了,实在不好意思。这几天我放假出来散心,恰好遇到二位游湖,今晚就让我做东吧。”

向影华看了游方一眼似是在征求意见,游方笑眯眯的点头道:“就多谢齐小姐了,我正想尝尝此地的风味。”

当天晚饭,在湖边一家风味餐厅就座,他们来晚了事先没有预订,因此包间都满了只能在大堂的角落找了一张相对安静的散台,点的都是南粤风味菜品,聊的都是一些关于风土人情之类的话题,气氛很融洽也很微妙。

不知道向影华是怎么与齐箬雪谈的?假如有剧本的话,齐箬雪现在的角色应该是早就对游方有意思,趁此机会有所暗示,接下来游方才能心动,找机会悄悄溜出来与她幽会。但是在向影华面前,这一切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在外人看来才不会有破绽。

而齐箬雪根本不需要刻意去“演”什么,她的心态真真切切就是欲诉还羞、欲诉还羞,在向影华面前,她对游方有一肚子话说不出口,但心中总有一丝期盼。他们还点了红酒,你来我往敬着酒,席间齐箬雪先去洗手间,她回来后向影华也去了。

就在这个空档,齐箬雪从包里掏出来一张小纸片,悄悄的塞进了游方的手心,两人眼神有瞬间的对视,但是什么话都没说。这个细微的小动作向影华当然不可能看见,他们做的也很隐蔽,不得不承认,这出戏“演”的太好了!

……

这天下山没有开车,晚上回去的路很远,需要绕过麓湖,两人没有叫车也没有打车,与齐箬雪告辞后,一直沿湖并肩而行。已是行人稀落,麓湖晚景有几分凄美,白云山的倒影成了苍黛之色,并不时被微风搅碎。

天上的星星仍如闪烁的眼睛,似能看透人间一切隐秘,天际已有一弯细细的上弦月浮现。不知是否是因为喝了酒,向影华白皙的脸色中带着一抹微红,在湖边默然漫步,身形却似融入天地山川与湖光夜色里。

游方几次想开口,却找不到话题,只得陪她一起默默的散步了。从湖对岸缓缓走回山庄别墅,足足用了一个时辰,那点酒意恐怕早就过去了,可向影华的脸色总是带点微红。远看上去,他们的身影很浪漫,甚至令人羡慕。

回到山庄门前,向影华才说了第一句话:“这一路,确曾有人在暗中窥伺,但离的很远很小心,也并未尾随。不知是寻峦派安排的弟子,还是那位神秘高人的党羽。”

“难为你了!”大概是因为她突然开口,游方没怎么反应过来,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怎么能说“难为你”呢,应该是“感谢你”才对。

“你何必与我这般客气?”向影华一边答话,与游方并肩走进了山庄。

……

这天午夜,游方依旧诚意专注练剑,师父说的好:“历世间大喜大悲、惊心动魄之事,莫自伤形骸、莫如死灰槁木、莫激忿癫狂,神魂不欲疯魔必有所寄,所寄莫失。”而他不过经历了这样一点事情而已,当然不会中断练剑。

但是今天的剑意中似乎带了一点醉意,连秦渔的脸色中都有一抹淡淡的嫣红——她也喝酒了吗,那不成耍醉剑了?

不知向影华在船上对齐箬雪都说了些什么?应该就是告诉她张玺安排的事情,问她愿不愿意为自己涉险?看结果,齐箬雪当然是答应了,而且表现的很坦然。同样的事情,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说,也不知向影华是怎么说的,还有没有别的内容?反正游方是一个字都没听见。

回来的路上,向影华一句话都没说,山庄门外却突然来了那样一句,游方觉得原本挺默契甚至心有灵犀的两人之间似乎已有隔阂,这也许只是他自己的感觉吧。今夜她会不会来呢?他并不希望她来,但假如她没来又有些遗憾。

一念及此,游方突然收了剑,原地一转身,恰好看见向影华从林间走到淡淡月光下。那小巧的下巴、弯弯的细眉、明澈的眼神,广州五月的天气已经很暖,夜间她也没穿外套,飘逸柔顺的轻绸衫下,柔媚的身材恰到好处的若隐若现,她真的很美!

见游方突然转身看向自己,向影华似乎并不意外,如叹息般说了一句:“这辈子想偷袭你,恐怕很不容易,见你这种反应,后天的事,我也就放心了许多。”

游方笑了笑:“剑有灵,怎可能在练剑时被人偷袭?影华小姐说笑了,你方才并未出手,难道是找我有事?”

向影华:“当然,我来找你,是不希望齐小姐有事,否则是我等的罪过。”

游方正色道:“我也不希望她有事,若说错,是我的错,与你并没有关系,但我是绝对不会让她有事的,就算我接不住那人的一击。”

“可我更不希望你有事!”向影华的语气顿了顿,出人意料的低头摘下了腕上的硅玉轮晶髓手链,递了过来似是轻描淡写的说道:“想要立身为灵枢发动此天机大阵,非得化神识为神念不可。但此物本身也能延展神识,还可相助凝聚地气,你戴在腕上必能保护齐小姐周全,这样我就放心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