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四十八章、来来往往

游方其实很不愿意以梅兰德的身份与断头催再打交道,原因很简单,看李冬平在临死前的反应,显然听说过梅兰德这个名字,听他当时的话,很可能就是冲着梅兰德来的。

但是李冬平死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才是真正从海外归来的“风水奇人”、国际收藏家与古董商,游方怀疑他就是狂狐的上线。李冬平也“失踪”之后,他的同伙要追查的线索就是梅兰德。

想找梅兰德可不容易,只要游方不以这个身份露面,等于没有留下痕迹。李冬平是在鸿彬工业园失踪的,生前曾收段信念为“徒”,连住处都是段信念提供的,这一点不难查到,因此查找李冬平下落的另一个重要线索就是段信念。

游方再一次以梅兰德的身份出现了,因为他在江湖同道千杯道人面前报的就是梅兰德的名号,鸿彬工业园的事天下风门各派也都知道,这一点不好瞒过去。而且松鹤谷中各派高人云集的那种场合,李冬平的同伙不可能跑去玩什么花样,就算听说了也无计可施。

游方离开松鹤谷的时候走得很急,当然不想以这个身份再出现,还在郴州各县转悠了三个礼拜,没想到唯一清楚他行踪的向影华却跑到费居村等他了。离开费居村之后,向影华仍然一路跟着他,身边有她这样一位高手坐镇也不必太过担忧。

等到游方以梅兰德的身份在广州落了脚,他已打算待到见过张玺之后,就立刻离开,转一圈再潜回自己的小窝,总之不能让人钓上“梅兰德”的尾巴。

万没想到,来到广州的当天,就遇到了齐箬雪这档子事。齐箬雪离开山庄后,游方喝茶时心神不宁,被向影华看出来了,但向影华也不完全清楚游方心里在想什么。

“梅兰德”与“断头催”凑到一块,假如李冬平有同伙正在暗中调查的话,这两条重要线索就等于在广州汇合了,他被发现的可能性相当大。游方想到了这种可能,所以在处理齐箬雪的遭遇时异常的谨慎,当时根本没露面,就像什么都没发生,后半夜才悄悄溜出白云山。

与遭遇李冬平的时候相比,游方境界突破、功力精进,实力与信心大增,但行事依然谨慎,确定毫无异状之后才动手,可担忧中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他想到过这种可能,但做梦也没想到来者竟是那样一位高手,暗中潜近看着他逼迫断头催等三人跳楼完毕,已经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悄然以神念将他锁定。

游方发现背后有人,听见那人说的话,心已经完全沉了下去。他没有看见来者是谁,但已经断定十有八九是李冬平的同伙,如此高明的手段,很可能是那个跨国犯罪集团中的重要人物。

落到这种人手里,就算暂时不杀他,处境也是生不如死,游方闪念间做出的决定就是逃,这样才能有一线生机。“小游子”这个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他太溜滑了!

……

游方滚身跳楼,形神随即被神念束缚眼看就是摔死的下场,然而从那人视线中消失的一瞬间,他就破茧而出挣脱了束缚。紧接着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一片迷惘弥漫而开,他竟然在那位无名高手强大的神念感应中消失了。

看不见、神念也感应不到,就等于这个人消失了。阴界土的作用可不仅仅是藏在琉璃珠里干点毁尸灭迹的勾当,刘黎给游方的那块脏兮兮的绸布,就有隔绝灵觉以及神识查探的作用,这就是阴界土所谓“界”的含义。绸布的另一面又凝炼了纯阳血,是为了掩饰阴气。

游方费尽千辛万苦,才在琉璃珠里凝炼了一两无形阴界土,这一挥剑,至少散去五分之一钱。不要以为这点很少,暴射而开已经相当浓郁了,它没有凝炼于任何器物之上,将在地气环境中缓缓散逸。

那人也吃了一惊,一个箭步已经来到楼顶边缘,半空中弥漫着浓郁精纯的阴气,竟然能阻挡他强大的神念。以他的眼力也能看清楼下躺着三具尸体,但游方已经不见了,这说明游方并没有摔死,而是进了酒店某房间的窗户。

这下可就不太好办了,他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追上,游方往酒店里一躲,挨个房间找起来很麻烦。此人的反应极为迅速,左手一挥朝天伸出一指,无形的地气舒卷,以立身处为灵枢,竟然将空中弥漫的精纯阴气全部收拢,迅速的凝聚在自己的左手中指尖上方。

再看他的左手中指,竟似一根诡异的蜡烛,指尖上飘荡着三寸长幽蓝色的火焰,那不是火也没有温度,而是世间最精纯的阴气在神念激发下显形汇聚。游方的阴界土急切之间只是激射而出,辛辛苦苦凝炼的成果,被那人招手就收了去。

那人也不清楚游方是怎么办到的,难道是从阴曹地府里冒出来的,连聚阴大阵都未运转,施法就带着这么浓郁深沉的阴气?心中震惊但心念并不犹豫,随即展开强大的神念向着酒店这一面墙壁延伸,这么短的时间游方不可能逃远,顶多刚刚钻进某一扇窗户,只要有一丝神识扰动,他立刻就能察觉。

就在这时,指尖上的诡异火焰突然定格在空中一动不动,那人的双膝微屈、后背微弓、肩膀微张,身形就像一只随时要扑击的豹子,手也摸向了腰间,人却定在了原地。几秒钟之前,就是在这个地点,游方与他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姿势。

“你是谁?”身后突然有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这声音令人莫名联想起清泠的月光。

这栋楼顶今晚可真热闹,高手是一个接一个,又有人来了,而且是悄然潜近!因为游方的突然逃脱,那位无名高手惊诧之下一不留神也露了破绽,来者正站在他刚才站的位置,神念如凝,几乎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

无名高手没有回头也没有答话,却突然一弹指,三寸幽蓝火焰诡异的拉长如一条蹿起的怪蛇,绕过他的身体射向后方,在空中化为无数的细线,如一片飞火流星膨胀而开,向着身后的女子激射而去。

游方与那人相比,无论是秘法境界还是功力都相差太远,被堵在死角几乎没有反击的余地。但那人与后来的女子功力却不相上下,虽处于劣势但仍可发起攻击,刚刚以神念收聚这一朵阴极火焰,正可用来发动突然袭击。

这夜的天空没有月亮,只见满天灿烂的星斗,后来者正是向影华。她站在那里,似乎星光都黯然失色,周身若有无形的月华凝炼,那人突然偷袭,向影华一抬手,腕上的手链发出悦耳的微鸣声。

仿佛天地灵机运转,立身为灵枢,无数幽蓝的飞火流星被收拢汇聚,就似被重新炼化、收摄,光芒隐去化为无形,消失于悬浮空中的一枚冷云晶中。向影华单掌前伸,这枚晶石就在手心七寸之外,再一招手,身姿妙曼无比,收回了冷云晶。

但这个时候,站在楼顶边缘的那位无名高手已经不见了。

……

游方破茧而出的位置在八楼与九楼之间,撒出阴界土的时候已经到了七楼与八楼之间,此时身形往楼面一飘,空中似有无形的阻力让他顿了顿,然后就收敛神气不再施展任何秘法,落到了六楼的窗台上,无声无息的钻了进去。

这是断头催的房间,十分钟之前,他就是从这扇窗户里把断头催揪出去的。此刻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他连窗户都没关,进房之后没有多走一步,顺势就贴着墙根躺下了。一边是窗台下的外墙,另一边是大床,无论从屋里窗外,都看不见他的身形。

躺下之后收敛神气没有一丝外泄,屏住呼吸,右手握着秦渔,左手扣住了两枚晶石,一枚七曜石与一枚冷云晶,虽然不是灵性洗炼精纯的那种,但瞬间发动阴阳生煞大阵,毁阵一击威力也不小,近距离内连游方自己都可能受伤。

假如那人从窗外追来,悬空在六楼外的位置,再强的功力也要大打折扣,只要他一到窗台上游方就可以立刻发起攻击,隔着窗台,他进可攻退可守,占据了极大的优势,完全有反击之力。而刚才在楼顶上,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游方虽然选择了逃,但并不是一味的乱窜,而是利用环境创造最佳的逃遁条件,这才是地师遇事应有的反应。

游方并没有着急跑出屋子到走廊上,因为他还没有忘记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刚刚逼迫断头催等三人跳楼,可不能给警察留下查案的线索。假如他现在从断头催的房间走出去,一定会被走廊里的监控摄像头拍下来,事后会非常麻烦。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假如那位高手不从窗外进来,又不肯放弃追杀的话,要么封锁住这家酒店的所有出口,不让他逃走,这很难做到。要么进来搜查,以神念扰动地气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查,只要他敢这么干,游方迟早也是藏不住的。

在笔直的走廊里,一眼就让人看见了,连藏都没法藏。假如那人进了宾馆,以扰动地气的方式感应游方的隐秘身形,游方离着很远也能查觉。那人在宾馆走廊里过来,他就跳窗从外面逃跑,只要脱离了强大的神念控制范围,他自信能跑得掉,说不定还有机会暗中下手阴对方一回。

今天他之所以这么狼狈,一方面是秘法修为相差较远,另一方面是被人占据了有利的先机,更重要的是他在明、那人在暗,他迫切需要将形势倒转。

详细分析起来很复杂,其实也就是一闪念中做出的决定,无数江湖经验的积累以及生死考验的磨砺、锻炼出的反应。然而游方刚刚躺倒在窗根下,却莫名感应到照射入屋中那微弱的星光似乎亮了亮,带着一层淡淡的月华,然后神识中听见了悦耳的微鸣。

这声音他很熟悉,是向影华那串硅玉轮晶髓所发出。向影华在九楼顶,游方猫在六楼房间的窗根底下,应该听不见这种很微弱的声音。其实不是耳朵听见,而是神识感应到的,向影华发动了随身携带的微型天机大阵,移转天地之间的灵机,游方的神识自然有所感应。

他心中一喜,差点连眼圈都红了——好姑娘,你来了呀!看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了向影华。

与此同时,窗外的光线突然微微一暗又旋即恢复,就像有一只大鸟从上方往下掠过。靠,真热闹啊,刚才逼得游方不得不跳楼的那位无名高手,此刻自己也跳楼了!

游方从地上蹦了起来,扔下晶石抄起床头柜上的一个烟灰缸,灌注全部的内劲,朝着楼下远处狠狠的砸了过去。这不是什么暗器手法,也不是什么风水秘法,就是用了最大的力气扔东西砸人。

无名高手就像一只急速滑翔的怪鸟,已经落到了楼下,身形向远方建筑的阴影中遁去。烟灰缸带着尖锐的风声与凌厉的劲力,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间砸到了,离他的肩头也就一寸远的地方突然爆裂,碎瓷片在他的耳根下划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游方“消失”之后没有继续远逃,此时居然跳起来从六楼窗口砸人,而且反应还这么快,用了任何一位秘法高手都想不到的手段——扔烟灰缸,还带着罕见的内家劲力。无名高手挡是挡下来了,但也吓了一大跳,还受了一点外伤。

此人秘法修为之高足以震惊当世,若论反应之机敏果断,也丝毫不亚于游方。向影华突然现身,他已知事不可为,全力发动最凌厉的反击,自己也立即跳楼远遁,从头到尾,不论是游方还是向影华,连他的样子都没看见。

而无名高手恐怕做梦也没想到,行走天下几十年,手段已是惊世骇俗,还会吃这种亏,居然被一个廉价的烟灰缸砸伤了!

向影华同样也没想到这一幕。无名高手的神念之强不在她之下,发动凌厉的攻击却是以进为退,一击不中早已远遁。向影华也无法追击,接下攻击的同时看着他跳楼,再想出手也来不及了,这样的高手,一心只想逃的话还真拿他没办法。

等到对方落地,仍在向影华的神念所及之内,但这么远的距离既伤不着、也追不上他。就在此时,半空中“嗖”的飞过去一样东西,划出一道白色的平直弧线,在那人肩头上开花,竟然打得他身形一震,脚下半个踉跄陡然加速而去,显然是吃亏了。

向影华微微吃了一惊,看来游方不仅一点事都没有,而且还有心情冷不丁插一手,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原本凝重的神情不自觉中有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她嘴角眼梢刚刚翘起,游方就像一只行动迅捷的壁虎,已经从下面又爬上了楼顶。

“你来了?”、“你没走?”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就像熟人见面打招呼,在此时此地却显得有些怪怪的,眼神对视竟都有一丝尴尬的苦笑。游方后半夜偷偷溜出来杀人,被向影华撞见多少有些难堪;向影华大半夜不睡觉,却悄悄跟在了游方后面,此刻不得不现身,多少也有些不好意思。

“那人是谁?”两人又一次同声开口,这次问的是一模一样的话。

“我没看清,原来你也不认识?”这是两人第三次同时开口了,还是一样的话,场面显得更尴尬,然后沉默了好一阵子,谁都有些不好意思,在等对方先开口。

说来也怪,游方刚才的遭遇是惊心动魄,简直是死里逃生,尽管人很冷静,但也是惊魂未定。可是发现向影华来了,他心头一热有些感动,在一瞬间就平静下来。冷静与平静,有微妙的区别,后者代表一种放心的感觉。

向影华的突然出现当然是意外,但游方并不感到奇怪,没想到她会来,可是见到她也不是十分惊讶,她不来还有谁会来呢?——这种感觉本身也挺奇怪的。

还是游方先开口:“谢谢你救了我!”

向影华微微摇了摇头:“即使我不来,凭你的手段也能逃得掉,我看得清楚,所以没在第一时间出手。可惜等我现身之后,没能留得住那人问清楚,你会不会有麻烦?我是指杀人这件事。”被那样一位高手暗中盯住了,游方当然有麻烦,她的话另有所指。

游方皱眉道:“你是指我杀了姓段的吗?应该没麻烦,没有别人能证明我今晚在这里,却有人能证明我根本就没来过。警察排队想也想不到我头上,心里想杀了段信念的人,这世上不要太多!

至于那人,他也不可能去报警作证,否则我敢保证,在警方那里真正的杀人嫌疑犯反而会是他,我还正想知道他是谁呢!他一见面就被你吓走了,月影仙子当真威名不小,我还以为你认识他。”

向影华看着自己的右手腕,不无惭愧的说道:“此人修为深不可测,若没有这随身的天机大阵,我未必比他更强。他被惊走,并非自认不是我的对手,而是怕你回头。现在看来,他的决断是对的,如果他与我动手,你一定会返身偷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