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四十五章、非君佳偶

接近落日时分,湖光山色最美。游方坐在别墅前的草坪上,懒洋洋的倚着休闲椅,手边的桌上放着点心与清香微腾的绿茶,欣赏着白云麓湖风景,享受着悠然闲暇时光。这一阵子遭遇的事情实在太多,一连串的凶险与考验,好久没有这种身心放松的滋味了。

向影华就坐在不远处,神情恬静,把服务人员都打发走了,不受打扰的与游方一边品茶一边远眺麓湖。就在这时她突然向着左侧的山路来处看了一眼,游方随即也感觉有车冲这儿来了。

过了大约半分钟,盘山道上出现了一辆黑色的奥迪A4,游方已经站了起来,迎向了山路的尽头,他认出了那是齐箬雪的车,自己开过。

齐箬雪开车上山,顺着山势转了一个弯,抬头看见了山庄别墅的红色屋顶,再一低头,前方路旁站着的不就是他吗?他似乎早就知道她要来,仿佛就一直站在那等她。再一次看见他,仍然是那么气度从容,衣饰打扮也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与众不同的器宇,真的很俊朗。

齐箬雪下了车,他就在两步之外,微笑着伸出了手:“齐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齐箬雪也面带礼节性的微笑,伸手轻轻相握道:“兰德先生,真是幸会!下午听吴琳琳的转告,才知道您来了,欢迎下榻亨铭集团所属白云山庄!”

只说了这一句话,她的声音就顿住了,胸前莫名有些发胀,嗓子眼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呼吸微微发热,眼圈也有点红了,就似受了什么委屈。这变化虽然很细微,她仍然面带微笑,但细心人也能看出一丝痕迹。

两人还在握手呢,齐箬雪以为自己只是轻轻相握,但手指拢的却有些紧,除非游方刻意甩脱,否则还真不好松开。这个姿势如果是静态的,看上去相当自然,可是动态的就有点特别了,就似两国领导人会面,刻意保持一个友好握手的造型,让围观的记者拍照。

这只手细腻柔嫩,握在手心很舒服,游方当然摸过。不仅摸过,他还曾紧扣她的十指,将她的双臂扭在身后,而她衣下起伏销魂的曲线,他都曾肆无忌惮的抚揉。眼前的她依然冷艳而性感,颜色中却悄然增添了一抹妩媚。真的就能对自己说什么都没发生吗?做为男人,某些事情,干了就是干了。

“齐小姐,你的气色好多了。”大约过了十秒钟,游方才说了第二句话。

齐箬雪下意识的答道:“是啊,谢谢你的关心!”

这时向影华已经走了过来,朝着齐箬雪伸手道:“兰德先生,这位也是你的朋友吗?你好,我叫向影华!”

齐箬雪这才反应过来,似是很自然的松开了游方的手,与向影华握手打招呼:“向小姐,你好!我是亨铭集团的执行董事齐箬雪,欢迎您选择这里下榻!我恰好听说兰德先生也住在这里,顺道过来拜访,代表亨铭集团问候一声。”

嘴里说的完全是场面话,心中却不得不惊叹面前这位女子的明媚动人!湖光山色、淑景浓情,可以衬托一个人的神彩,但对于某些人来说,她站在那里,却可以增添山水的风光,向影华无疑就是这种人。

女人对女人,有非常直观的第一评价,吴琳琳说的一点没错,亲眼所见甚至超出了她的形容。

“齐董事,您太客气了,多谢你的问候,一起坐下喝杯茶吧?你与兰德先生老朋友见面,正该好好聊聊。”向影华顺势拉住齐箬雪的手,亲切而不失礼貌的邀请她一起坐下。

山庄的领班经理见齐董竟然亲自来了,赶紧走出来打招呼,并且亲自冲茶续水,三人坐在一张桌边聊天,说的都是一些礼节性的客套话,好似她与游方之间真的没有发生过什么。齐箬雪问了向影华的来意以及在广州打算做什么,向影华只回答她是出来散散心,顺便拜访朋友。

齐箬雪也问了游方怎会这么巧与向影华一起来,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游方看似很随意的解释是给松鹤矿业看风水的时候认识的,然后又聊了几句风水方面的话题:古时开矿也要讲究地理勘验,工程师就是风水师,沿地脉变化而寻矿脉。到了当代,找矿开矿已经有了很多先进的科技手段,但是看风水仍然很重要云云。

谈话的气氛是很轻松友好的,每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但内心的感受却又似在刻意回避着什么。聊着聊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草坪周围亮起了柔和的灯光,领班经理走过来问道:“梅先生、向小姐,快到晚饭时间了,要把菜单送过来吗?”

向影华则很有礼貌的邀请齐箬雪共进晚餐,天色已晚,总不能让人下山回家吃饭吧?她倒是挺大方,中午请客晚上也请客,请的都是年轻漂亮的大姑娘,而且都是游方的朋友。

恰在这时,齐箬雪的手机响了,她说了声抱歉打开坤包拿出手机,站起身来到一旁接电话:“喂,段总吗?我是齐箬雪,今天晚上的约会当然没忘,合约我随身带着呢,您为什么非要在那里签呢?……那好吧,我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到,回头见!”

说到这里她想放下电话,那边好像还没完,她又说道:“您说什么?我是提前下班了,处理一些私事,真没想到您会亲自到亨铭大厦去接我。……亨铭?他去外地出差了,要下个月才能回来,合作的事情,我可以全权处理。”

放下电话很抱歉的说道:“谢谢向小姐的邀请,但我晚上还有公务要处理,改天请二位吧,只能先告辞了!”

齐箬雪匆匆的走了,开车下山的时候莫名感觉鼻子有些发酸,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兰德先生对她的态度没有问题,她不该有所幽怨。但是向影华却让她有一种受挫感,无论家世、相貌、谈吐几乎都无可挑剔,尤其是那恬静而自信的气质,几乎是他人模仿不了的。

齐箬雪也算这座城市中的精英,年轻貌美、性感高贵、受过良好的教育身居要职,身边从来不缺乏艳羡的目光,但是在向影华面前,却有一种孔雀看见凤凰的感觉,偏偏梅兰德的同伴就是向影华,她没来由的有一丝伤感。

齐箬雪走后,向影华与游方仍坐在那里品茶,并没有要吃晚饭的意思,游方的神情微有些不安,向影华突然问了一句:“那位齐小姐的包里,有一枚秘法晶石,对吗?”

游方点头道:“是的,瞒不过您这种高手的神念。”游方的旅行包里有一堆晶石,各色物性混杂,向影华反倒不知其究竟,也不可能去翻他的包。但齐箬雪的坤包里只有一枚晶石,且灵性洗练纯净非常特殊,向影华这种大行家怎会察觉不到?

向影华又问道:“是燕尾双晶香花石,难得灵性洗炼纯净,有凝境养颜之神效,对吗?”

游方又点头道:“是的,向小姐果然是大行家。”

向影华微微笑道:“此物做为秘法晶石,另有用处,但洗炼纯净之灵性,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世间致宝,但对于你我这种修为,却无多大用处。”

这倒是实话,刘黎都一百多岁了,看上去还精神的很,说他是某个单位还没有退休的领导,绝对有人信。游方亲眼见过向左狐,他当时已经七十岁了,看容颜也就和三十多岁的人差不多,只是气质老成,没有人会把他当小伙的。

游方微微惊讶道:“齐小姐并不知风水秘法,此物对她当然有神效。我只是有些好奇,向小姐并未看见,仅凭神念感应就能说的如此清晰细致,有些不可思议。”

向影华淡淡道:“其实也没什么,原因很简单,我十八岁那一年,也凝炼了一枚一模一样的晶石。……如果我猜的不错,齐小姐那枚燕尾双晶香花石,就是兰德先生送的吧?”

一句接一句的问话都判断的准确无误,游方只得连接点头道:“是的,就是我送的。”

“兰德先生,您真是风流豪爽!”向影华看着他,眼神中竟有难以琢磨的笑意,似包含戏谑、宽容、考问情绪,就像拆穿了游方心底里的隐秘一般。

这话说的也不错呀,拿这种东西送人,而且是送给没有真正明白其价值的美女,确实是既风流又豪爽,甚至称得上狂放了。若说他与齐箬雪没什么关系,鬼都不信!

她这是在夸他吗?听语气很像,味道却又不太对。这姑娘很聪明,说话也很直接,游方没有与她的目光对视,低下头去喝杯子里已经有些凉的茶。向影华的话还有更直接的呢,耳边只听她又说道:“兰德先生,恕影华直言,齐小姐才貌俱佳,却非君佳偶。”

这话什么意思?听到这里,游方终于感到有一丝不悦了。向影华说齐箬雪不是他的最佳伴侣,其实一点都不错,梅兰德的身份是江湖风门前辈,精通秘法修为,而且此番出山,也惹了不少恩恩怨怨。齐箬雪这种坐写字间的现代白领与他显然不合适。

但是,这又关向影华什么事?就算是实话,也不好这么当面说呀!

见游方低头不言,嘴唇碰着茶杯沿既不喝也不放下,向影华随即道歉:“影华方才失言了,不应该说这种话,请兰德先生万勿怪罪,在此向您赔礼!但是你心神不宁,为何还要坐在这里不去找她呢?影华只是想提醒而已,却不好开口。……方才那个电话以你的耳力应该能听清楚,对方那位段总可能用意不善,我能感觉出来,相信你也有所担忧。既然齐小姐是你的朋友,关心是应该的,她毕竟是个弱女子。”

游方终于放下了茶杯,抬头道:“原来你是想提醒我,那姓段的可能心怀不轨,却又拿不准我是否愿意管她的闲事?其实我还坐在这里,就是等她先下山,不想让她发现我在后面尾随,既然被你说破了,能不能把车借我用一用?”

向影华笑了:“说什么借字,车钥匙还在你手里呢。”

……

今天约齐箬雪见面的人,就是鸿彬工业园的副总,绰号断头催的段信念。要谈的业务很重要,前因后果说来话长——

鸿彬工业园“事件”之后,迫于内外双重的压力,鸿彬集团也做了很多调整,这些调整当然导致了在当地经营成本的上升。也许是为了还击舆论,也许是为了降低成本,鸿彬集团在公开的场合曾表态,要将生产线向印度或越南转移,总而言之就是想撤资。

这些都是瞎扯淡,发几句牢骚耍傲娇而已。劳动密集型、生产工序组织协调严密、需要发达的物流系统支撑的行业,跑到印度那种地方是找死,跑到越南那种地方也铺不开规模。在当今世界上,根本找不到像中国大陆这样基础设施如此完善、受过完备基础教育的高素质劳动力如此充沛、运作效率如此之高的投资地。

尽管这里有很多让人不满甚至无语的事情不断在发生,很多遗憾仍未改变甚至越来越深,但三十年来这个庞然大物经济飞速发展创造的有利环境,其成就无论如何是不能抹杀的。

鸿彬集团的计划就是将集中的代工生产线,从东南沿海向中国内地转移,鸿彬工业园的规模不再扩大而是有计划的逐步缩小,增加在重庆等地的生产线,一方面继续寻求所谓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另一方面也利用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降低人力成本。

在鸿彬集团内部的高层决策会议上,游方提供的“风水报告”也被拿出来讨论,其中有一条说得清楚,鸿彬工业园的规模过于巨大,以致于在内部形成独立的社会环境,而企业本身却缺乏很多社会职能,结合其他方面的风水分析,此地有戾气生成不能疏散,容易形成戾气化煞局。

游方提供的“风水报告”当然远不止这一条,但是鸿彬集团董事局主席段德璋后来重点关注的就是这一条。他在考虑如何将规模优势控制在一个临界点,分散回避社会风险,结合其他方面的因素,做出了转移以及新建生产线的决定,下一站选择在重庆。

扩建重庆工业园并没有太多技术上的难度,首先需要找寻方方面面的门路,重新建立人脉,这需要可靠的人经手,负责人就是段德璋的侄子断头催。

此举当然会削弱鸿彬工业园的盈利能力,但堤内损失堤外补,鸿彬集团并不吃亏。可是对于亨铭集团的意义就不一样了,亨铭集团只是鸿彬工业园的股东而非整个鸿彬集团的股东,在将来的投资收益方面无疑要受损失。

亨铭集团无法左右大股东的决策,但可以继续寻求投资合作,赵亨铭特意拜访了段德璋,原则上达成了同比例参股重庆工业园的意向。但这只是一种意向而已,具体的合作方案还是需要与断头催谈。赵亨铭见到了断头催,口头达成合作,然后自己就和往常一样做了甩手掌柜,具体事务以及合约细节都需要齐箬雪等工作人员来签订。

上层人物表面上的点头容易,真正研究起参股合作细节却很困难,甚至是分歧重重,因为鸿彬集团并不一定需要与亨铭集团在重庆工业园继续合作,段德璋对赵亨铭点头也许就是给牛老一个面子。好不容易达成了最后的协议合约,断头催却一直没时间签字。

齐箬雪告诉断头催,赵亨铭去外地出差了,其实赵亨铭去了哪里,断头催比她更清楚。赵亨铭带着一位在电视节目中新近崭露头角的女模特,还有昂贵的专业摄影器材,到云南研究“人体摄影艺术”去了。该模特是一位千娇百媚的尤物,就是断头催“经手”介绍给赵亨铭的。

断头催今晚约齐箬雪在广州的香林大厦见面,就是要最后签约,这种工作方式很不正规,但是断头催从来都是这样的工作风格,段总工作很忙嘛,好不容易抽空飞来广州一趟。

齐箬雪是一个人去的,断头催私下向鸿彬集团索要一笔“好处费”,赵亨铭答应了,齐箬雪要带一张转账支票过去,名义上是支付给断头催指定的某公司的“技术服务费”,表面上看不出索要好处的痕迹。这张支票,要在合约签字盖章后,亲手交给断头催本人。

齐箬雪怎么也想不到,断头催今天晚上打算钱也要、人也要!别说她,连赵亨铭都蒙在鼓里。像他们这种人,有钱有势根本不缺女人,想玩女人有的是办法,用不着非法暴力手段,没必要的话谁惹那个麻烦呢?齐箬雪这种女人,受过高等教育有一定社会地位,不是无知少女,就算想上也不好乱来。

但是断头催这位出身台湾帮会组织、依靠伯父段德璋才拥有如今地位的“实业家”,竟然就打算用黑道下三滥的手段强占齐箬雪,陷阱正在等着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