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四十四章、东走西顾

在这个只有一条路进山的村庄里,一不小心被谢小仙撞见,躲都没地方躲。见面十有八九会被叫破“游方”的身份,假如有心人按这条线索查下去,会发现他不过是个曾在中关村站街卖碟的小混混,海外归来的风水奇人身份立刻就会被戳破。

这些倒是小问题,最重要的是,他在广州落脚的温馨小窝很可能会暴露,说实话,那套租来的房子他住的很舒服,有点舍不得离开了,潜意识中已经把那里当做漂泊江湖之后的容身休憩之所,游方可不希望那个小窝被江湖同道察知,弄不好会逼得他不得不离开。

另一方面,他化名“徐凯”混进池木铎带领的考古工作队,在这个敏感时间出现在这个敏感地点,谢小仙不可能不怀疑。假如顺着池木铎与游成元的线索,很可能查到他的老家白马驿,以他对这位警花姐姐的了解,不查才怪呢,连“游方”这个身份都没放过。

唉,还是赶紧走吧!假如换一种情况,游方是很愿意帮助谢小仙查案的,但是现在不行。

相处的时间虽不算太长,但共同经历的波折不少,彼此都有感情了,分别时也很不舍,大家说着珍重与祝福的话,有不明真相的队员想起了在此地“牺牲”的朱大有,不禁流下了热泪,场面挺感人,连向影华都有所动容。

游方一看气氛不对,赶紧设法打住,伸手朝池木铎道:“池所长,既然明天就要走了,把我和向影华的账结了吧。”

旁边的向影华一愣:“什么账?”

游方解释道:“工钱啊!这次是一天八十,一个月,上次是一天六十,十天,加起来我们每人三千块,你上次走的时候就忘记领了,幸亏又回来了。”

向影华小声道:“这钱还用要吗?”

游方一瞪眼:“凭本事干活,劳动所得,为啥不要?谈钱不怕伤感情!你看那些挖坑的民工一天还要五十呢,不给钱的话,谁肯来干?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出门打过工?”

向影华的神情居然有几分不好意思,低声道:“我还真没有。”

池木铎笑着说道:“账当然要结,吃完饭跟我回村,在招待所签字领钱吧。”

……

第二天吃完早饭,游方就开着向影华的车上路了。向影华的行李并不多,换洗衣服与生活用品主要还是上次游成元帮她买的那些。而游方有两个旅行包,其中一个是新买的,里面装着最近搜来的各色晶石。

这时就能看出游方会过日子不浪费的“优点”了,他这次出门,没想到会在一个山村里耽误这么长时间,只带了一套换洗内衣,外套也只有身上穿的那一件。今天离开费居村时,身上从里到外穿的都是在松鹤谷主持大阵时那套新衣服,这套衣服当然就顺手送他了,谁还能往回要啊,挺合身也挺帅气的,称得上仪表堂堂,也能配得上他开的这辆车。

向影华看见他这身打扮,莫名总觉得很亲切。

她与游方去广州是临时起意,但也不是没有原因。松鹤谷的“内部整顿”没结束,她现在仍然不想回去,另一方面,恰好去广州拜访张玺当面道谢。去年向左狐失踪后,向家曾托各地江湖同道查找,两广一带张玺也曾帮过忙。

在路上她打了几个电话,估计是和家里打招呼顺便安排行程,第二天上午,向影华接到了一条信息,然后给了游方一个卫星导航坐标,很客气的请求他到了广州之后直接将车开到那个地方,这辆车,当然是带有电子地图导航系统的。

从费居村到广州,游方开的虽然不慢,但也用了一天多,最耽误时间的就是出山这条路,半路上还在郴州找宾馆歇了一夜,第二天接近中午到的广州。

游方在路上就觉得不对劲,根据卫星地图显示,目的地在白云山风景区里面。出色的风水师都是活地图一般的人物,何况是游方这种掌握心盘的高手呢?到了广州市郊直接拐向麓湖北岸,果不其然,向影华的落脚点就是牛然淼曾住过的那座山庄别墅。

这是向影华在半路上向家人就联系好的,真是松鹤谷的天之骄子啊,落脚的地方选的太好了!假如让游方来选,不考虑价格因素的话,仅以地气环境而论,也会想到这个地方。但住在这里未免太奢侈,向影华还真没考虑钱的因素。

若论财雄势大,向影华再有钱也不可能与牛老相比,而这姑娘对钱财不是很计较,钱就是用的,住得起就住呗,与一般豪门纨绔的奢侈习性还是两种概念。

车在山庄门前停下,没等游方下车开门,向影华自己就下去了,从这个细节来看,他不是专职的司机。游方将车停好,一下车就听见一个惊喜的声音:“兰德先生,怎么是你?”抬头一看,遇见熟人了,面前站着的正是齐箬雪的助理吴琳琳。

吴琳琳看见游方是喜出望外,上次分手时,是她送他去的火车站,游方送了她一个亲手编织的凝望双蝠结,她送了游方一个拥抱还在脸上亲了一口。这次一面,吴琳琳就张开了双臂,游方无奈,只得来了一个礼节性的拥抱,还好,她没有再亲他。

一旁的向影华很诧异的问了一句:“兰德先生,你们认识?”

游方松开手笑着解释道:“这位是亨铭集团的吴助理、吴琳琳小姐,我们在鸿彬工业园认识的,真是太巧了,你落脚的这个山庄,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亨铭集团的产业。”

吴琳琳也很诧异:“兰德先生,你与向小姐是朋友,与她一道来的?难怪会住在这里,在广州可很难找到环境这么好的地方。”

游方也没法解释太多了,只能笑着说道:“向小姐是我的朋友,这次来广州,正好顺道一路。……别在这里站着了,快进去吧,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吴小姐。”

早有服务人员帮着拿行李,他们随身带的东西可够少的,别墅里已经准备了两套卧房,服务员询问行李分别送到那一间?向影华则向游方解释道:“兰德先生既然也到广州有事,不妨就在这里暂时落脚吧。”

连他下榻的地方都安排好了,这也是对“前辈”应有的尊重,考虑的很周到。其实就算向影华不安排,张玺也会安排的。游方也不好解释自己根本不是从海外归来的“梅兰德”,早就在广州居民区里租好了房子,也就没说什么。

这座山庄别墅是亨铭集团的产业,经常接待上层人士以及来往的贵宾,闲置时也对外整体出租。向家联系了这个地方让向影华落脚,向影华的父亲向左狐是江西松鹤矿业的董事长,她本人也是松鹤矿业的董事与重要股东,这些信息都可查到。

有人要租用这个山庄,齐箬雪也过问了这件事,当然不可能亲自处理,却派自己的助理过来一趟,以示礼节性的重视。向家联系时只是商定了租用时间为一个月,亨铭集团物业管理部报了一个大概价格,到入住时才付费,吴琳琳顺便把这些事也处理了。

进了山庄看了房间以及楼上楼下的设施,也没什么不满意的。吴琳琳仍然很兴奋,与游方聊个没完,聊着聊着,游方就和她侃起价来了,不自觉带出在潘家园练摊的老习惯,反正也没太多别的话题好聊。

这座山庄最基本的租用费一个月是二十四万,包含一系列的基本服务,至于另外的服务诸如用车、洗衣、午餐与晚餐以及设宴待客、召开晚会、提供消费性娱乐费用另算。游方则问向影华需要提供什么额外服务、安排哪些服务人员,然后与吴琳琳谈价钱。

一次包租一个月,游方将基本费用侃到了十八万,吴琳琳还挺配合的,告诉他这是内部友情价,是在她权限范围内的最低价了。向影华不希望有太多的服务人员,山庄内外只留了一名领班经理、两名厨师、两名客房服务员、两名保安。

按向影华的意思,连保安都不必留,她用的着这些人“保护”吗?游方却决定将保安留下,保安的作用是避免麻烦和吓唬人的,难道有人摸进来,还要让松鹤谷第一高手向小姐亲自抓小偷吗?反正也是免费提供的。

除了菜单上的早点之外,中餐、晚餐都另计费用,如果有超出菜单之外的特殊要求,需要提前一天打招呼,好备料或另派厨师。如果自己不想开车,可以叫司机或者派车,总之一切都很方便。

向影华挺感谢他的,以她的性子,自然不会处理这些俗事的细节,只是提出要求到时候付钱就是了。游方帮她侃价并安排好杂事,她也不是个天生爱浪费的人,能省钱省心当然不是坏事。

租金一次付清,额外的服务费用退租时另结,十八万也不算少了,开张支票或者通过银行直接转账最方便,向影华却选择了刷卡。山庄里倒是可以刷,这么一大笔消费刷出去,银行的客服电话不一会儿就来了,与向影华确认是否刚刚有过巨额消费?

办完这一切也该吃午饭了,向影华很客气,见吴琳琳与游方一副老朋友见面的样子,很有礼貌的邀请她一同吃午餐,反正山庄里现成的厨师与菜单都准备好了。吴琳琳也没有太推辞,就留下一起吃,席间她对游方与向影华的关系很感兴趣,旁敲侧击的询问了半天,却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吴琳琳走后,向影华微笑着问了一句:“兰德先生,这位吴小姐,与你并不熟嘛?”

游方笑着答道:“是不算很熟悉,只是上次在鸿彬工业园有过一面之缘,我去鸿彬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当时千杯道长也在那里。”

下午给张玺的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却获悉张总又出国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游方没说自己已经到了广州,只说他叫梅兰德,等张总回来后再拜访。向影华获悉后,决定先在这里休息几天,反正也没别的事,不着急。

游方也打算先在这里住两天,见到张玺后再悄悄回自己的小窝,省的来回麻烦。他有点感慨啊,没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住到这里来了,享受享受吧,反正向影华的钱已经付了,不住白不住。向影华住三楼,他住二楼,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但游方又想到了另一件事,吴琳琳可是齐箬雪的助理,他回到广州还住在了这里,吴琳琳回去之后不可能不告诉齐箬雪。他清楚的记得齐箬雪说的话“我们都是未婚成年男女,偶尔放纵了自己,希望没有给彼此带来伤害,最好的办法,就当它没有发生过,相信你我都能做到。”

假如这话是男人说的,够伤人的,可偏偏是女人说的,真能做到吗?假如不再见面,也许能够做到,但毕竟是发生了。游方在想,齐箬雪听到消息会不会找借口来一趟?究竟是希望再见还是不希望再见,他自己也说不清,总之那样的话,也许会很尴尬。

……

齐箬雪整个一下午都心神不宁,胸口就像揣了只乱跳的小白兔。吴琳琳今天回来后,很兴奋的向她汇报:在白云山庄遇到兰德先生了,原来就是他和一位女伴将山庄包下来一个月。那位向小姐好漂亮、好有气质啊,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他们还请她吃饭了,她以为他俩是一对情侣,后来饭桌上说话感觉又不像,总之住的不是一间房,一个住二楼另一个住三楼。唉,也不知道兰德先生有没有女朋友,但是看上去,那位向小姐与他倒挺般配的。假如他们不是一对的话,自己说不定可以去追兰德先生。

吴琳琳的话刚说到这里,就被齐箬雪打断了:“中午没喝酒吧?快回去工作!”

之后整个下午,齐箬雪总是有些走神,将那枚燕尾双晶香花石从身后拿了过来,放在眼前呆呆的看了半天。这枚晶石她一直随身携带,上班时放在身后的文件柜里,睡觉时放在床头柜上,外出时就放在随身的坤包里。

说来也怪,这东西仿佛真能养颜,这两个月来,齐箬雪觉得自己的气色越来越好,感觉肌肤细嫩滋润,比美容院里的嫩肤保养效果都好,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原因?

看了半天,她突然给物业管理部打了个电话,确认了租用山庄的向影华的身份,又核实了一遍先前是什么人联系的。接电话的部门经理很惊讶,他搞不清楚为什么齐董事会特意过问这件事?

放下电话之后,齐箬雪难免有所联想。看来向影华很有钱,家世背景也非常好,假如以她早先对“梅兰德”印象,难免会怀疑那个“江湖大骗子”在玩拆白党的手段,企图骗财骗色。但是那疯狂的一夜之后,她对他的印象有微妙的改变。

牛老看人的眼光是不会错的,梅兰德应该就是混江湖出身,但也没有她想象的那般不堪啊,别忘了,牛老当年也是从江湖中摸爬滚打起家的。了解了他在鸿彬工业园做的事情,后来又听见了他与女记者的那段录音,齐箬雪已经回过味来。

那张没写日期的支票连同两封亲笔信还在她的抽屉里,他并没有收这笔钱,在信中说的原因很简单——不想赚。这又算什么理由呢?至少能看出来,这人并没有骗财骗色的意思,尽管那一夜……

回想起那个夜晚,齐箬雪不由自主脸色潮红,呼吸也变得不均匀,坐在那里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她多少有点误会了,以为向影华住在白云山庄,一定是梅兰德的主意,否则怎会这么巧?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自己那天的话太伤人了吗?所以他要带着一位更出色的女伴回来向她示威,很多男人都有这种心态,恰恰说明他真的在乎。

晚上还有事不得不应付,没到下班时间齐箬雪就离开了亨铭大厦,本想回家换套衣服,却莫名在心中暗想:“没必要再见他了!上次话说得清楚,一切就当没发生,他住在哪里,与什么人同行,与我有什么关系?……是的,与我没关系,何必见面再让彼此尴尬呢,他又不是特意来找我的,我又何必去找他?”

心里这么想着,开车走到半路才突然回过神来,自己竟然没有回家,而是直奔白云山,已经出了市区前方可以看见麓湖了。这里没法掉头,她干脆继续往前走,忽然间改变了主意,心中暗道:“去就去吧,就算是和公司的客户打声招呼问候一声,人家也租了山庄嘛,说不定亨铭集团往后与松鹤矿业有业务往来呢,有潜在的商业机会,拜访也是正常的。”

到此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想见的不仅是梅兰德,而且对那位向影华小姐也很好奇,想看看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是否像吴琳琳形容的那么出色,与梅兰德究竟又是什么关系?尽管她表面上不愿意关心,但内心深处真的很想知道。

释题: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汉乐府《古艳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