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四十三章、绵绵若存有深致

有一个成语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可能说的就是游方,接下来这段时间,游方在夜间收集阴界土,第二天借地气灵枢滋养神魂,第三天炼境入画移转灵枢,第四天夜里接着收集阴界土,第五天再休养神识,基本上三天练功、两天用功的节奏,这里虽比不上松鹤谷,但也是个很不错的风水宝地。

这种节奏是前些天在各地搜寻秘法晶石时摸索出来的,不一次耗尽神识,施法恰恰达到一个临界点,每一次收集的阴界土不算最多,但从多日累积来看恰恰效率最高,感觉也最为舒适惬意。

而且以这种方式行功练功,游方感到神识之力在不易察觉中缓缓增强,虽然很慢,但相较须长年累月的秘法修炼,这种精进速度已经相当惊人了!功力深厚与否,很难直观的量化描述,可能是神识蔓延的范围更广,运转的地气灵枢更为精纯。

但这种情况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受环境的变化以及人的身心状态影响起伏非常大,游方之所以选择在午夜收集,一方面是行事方便,另一方面采集阴界土的效率比正午要高出两成。本来需要很久才能自我察觉的功力精进,师父刘黎却给了他一种非常直观精妙的自省方式,就是在同等情况下,一次能收集多少阴界土?

而且收集的方式与练功的过程,如果摸索到最适合自己的节奏,也能达到相对条件下功力精进最快的状态。游方越来越深切的体会到,老头的手段玩的太精了,简直有深不可测的感觉!无论是让他在郴州寻找秘法晶石、还是去天下搜集阴界土,看似简简单单很随意交待,话都没有说透,关窍却指点的堪称绝妙。

假如当初将一切都挑明,游方能否领悟且不说,后来遭遇的种种意外事件中,恐怕也很难有那些机缘巧合。一代地气宗师,名不虚传啊,游方对师父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聪明”的游方曾几次自以为看透了师父的用意:第一次是了解阴界土寻找之艰难以后,以为师父只是让他借此机会行走天下山川,既阅历世间又携景炼境,于是他耍了个心眼,打造了一幅特殊的画卷随身携带,将寻找阴界土的事情交给姐夫帮忙。

第二次是听向影华提起当修为达到“神识化神念”的境界之后,阴界土也可自行炼制,他又以为老头在玩“两头堵”的江湖门槛,无论如何,目的是为了限制他出师时的眼界与修为。(注:可参读一百二十九章、两头堵。)

现在回头一想,这些用意老头肯定都有,但收集阴界土本身对于游方来说仍然最为关键。他的根基师父很清楚,江湖八大门尤其是册门、风门的底子很好,灵觉以及神识掌控之精微常人莫及,但功力不足是他最大欠缺,收集阴界土只要用对了法子,是最佳的弥补。

就连向影华都惊叹不已,游方告诉她什么是阴界土以及怎样收集,她亲自尝试并且亲眼看着游方这段时间的练功与用功,发觉这是功力精进的绝佳锻炼,就看个人如何领悟其妙趣了。唯一可惜的是,阴界土实在太难寻找,不可能在大派传承中推广,它只能属于一种单独秘传。

游方自己当然体会的最深刻,甚至找到了古人形容的“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的妙趣。某天伴晚,与向影华聊起修炼感受时,还听她念了唐人玉川子的一句诗——独食太和阴阳气、浩浩流珠走百关,绵绵若存有深致。

当然了,也得感谢国家的考古工作者,否则的话,就算知道这下面埋藏着阴界土,别说搜集,就是让游方拿着锄头自己一处处去挖掘到青膏泥层,也不知会干到猴年马月。如今山谷里有数十位考古专家,每天指挥超过二百名当地的民工,有计划、有层次的开挖探方。

这一片山脚坡地上,被盗的古楚大墓有上百座,凡是能够被发现的几乎无一幸免,大规模盗掘时间持续了三年多,就连村民家里喂鸡的食盆都是战汉彩陶。要想全部抢救、清理、保护,工作量不是一般的大。

考古人员一共分成七队,按每队每星期清理一座古墓的进度,现场工作也要好几个月。假如不是池木铎发现建木引起了轰动与关注,这一大笔经费是不可能批下来的,地方政府也不可能如此重视与配合。

都是被盗过的古墓,也有清理与抢救的价值吗?当然有了,而且非常有必要。盗墓者只关心有什么器物可以出售换钱,并不在乎自己破坏了什么文物。比如池木铎进入楚阳与南姒殉身之处,最关注的是骨骸旁古代尘土上保留的丝织品痕迹,而盗墓贼根本不会注意这些。

还有一些文物被塌陷的墓穴掩埋、或在盗墓过程中被损毁丢弃,考古工作者都要清理出来,并进行初步的拼凑与复原。别的不说,每天清理出来的彩陶碎片就有不少,这些本来都应该是墓穴中完整的器物。

游方白天时当然也要参加考古队的工作,游成元不怎么照顾他,分派的全是累活,最主要的就是下墓穴搞发掘,而且与向影华一组,发掘出来的东西都由向影华接手清理。这两人配合的非常好,效率也高的惊人,有他们两人在,其他队员感觉轻松多了。其实游方与向影华做这个工作,完成的也非常轻松。

他们又在费居村待了一个月,游方的功力精进如何,向影华了解的最清楚,虽然只有短短的时间,但她可以肯定一件事,假如此时的游方再站到松鹤谷祭坛上发动天机大阵,必不会出现当日差点下不了台的尴尬,每每想到那一幕,向影华嘴角总是不经意间有淡淡的笑意。

一般人修习秘法时,很忌讳有同道窥探底细,但游方在向影华面前却很坦然,用功练功并不刻意躲躲藏藏,一方面他的底细向影华最清楚不过,另一方面也不必担心她会偷学、偷袭或无意中惊扰,有这样一位高手在山谷中坐镇,游方反倒安心了许多。

以游方先前的功力,一次尽全力能收集炼化大半钱阴界土,然后需要休息一周左右,然而以如今的节奏,他一次只收集三分之一钱左右。到了一个月后,游方自己有感觉,假如尽全力的话,一次可以收集近一钱。精进如此明显,不仅是因为功力的增长,也包括技巧的熟练与控制的更加精微、无谓的消耗更少。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月三十天,游方总共收集了一两左右的阴界土。这么算不对呀,一个月累计收集十二次,每次三分之一钱左右,加起来半两还不到啊?原因无它,自然是向影华这位高手帮忙了。

向影华是主动帮忙的,游方解下剑穗,夜间提着琉璃珠收集阴界土,她都看在眼里,当游方想休养炼功之时,她就来借琉璃珠,每次归还之后分量都沉了一些。

对于向影华来说,秘法修为至此,再想精进一步非常困难,她很感谢游方毫不藏私的传授了阴界土的玄妙,并且带她来到这个有大量阴界土的地方,这也是一种很好的淬炼神念的方法。

对于向影华的谢意,游方并没有拒绝,阴界土又不是他家的,他能以此淬炼神识,向影华也能以此淬炼神念。再说了,刘黎又没说不能找人帮忙,寻找阴界土不就托姐夫帮忙了吗?收集凝炼阴界土这种事情也能有人帮忙,算他的本事。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此处的盗掘已经持续三年多了,许多地方的土层早就被挖穿,封存千年的阴气已泻。天然凝聚精纯阴气的阴界土也不能永久存在,一般过几年就会散逸于地气之中,有些地方的阴界土需要赶紧收集并以神识炼化了。

以游方一人之力,无论如何是来不及的,估计至少有一半他都收集不了,幸亏向影华在这里。阴界土可是难得的好东西,在秘法中用处非常多,比如有了它,完全可以取代聚阴大阵的威力。游方可从来都没有浪费的习惯,除了一掷千金砸晶石的误会。

除了帮助游方收集,向影华自己也收集了一些,大约两钱左右,凝炼于游方送她的那枚冷云晶中,从外观上竟看不出一丝痕迹。

一个月后,山谷中可收集的阴界土虽所剩不多,但还有少许,一向奉行不浪费原则的游方却突然决定离开。至于原因嘛,恐怕没人清楚,因为谢小仙竟然找来了!

……

那是一天上午,费居村来了两辆警车,新上任的所长常书欣陪着一位容颜俏丽、身姿挺拔的女警官下了车,同行的还有好几位警察。他们在村里做了短暂停留,走访了几户人家,然后直奔村后山谷中的考古现场。

谢小仙的职业警惕性还很高,经过招待所时看见了一辆停在那里的奥迪Q7豪华版越野车,在这样一个山村中显得格外刺眼,立刻引起了她严重关注,特意询问常书欣这辆车是谁的?常书欣解释这车是一位考古队员的,此人家境优越但是热爱考古事业云云。

谢小仙还是觉得有问题,要求见见这位考古队员问几句话。

她怎会来到这里?倒也不完全是巧合,她正在参与调查一起全国范围内文物盗掘、走私团伙大案。费居村倒卖古文物已经三年多了,甚至连狂狐都曾以古董贩子的身份来过这里,只是游方不知情罢了。

根据易三的交待,专案组顺藤摸瓜也查到郴州来了。巧合的是,就在这个时间费居村大规模盗墓案终于被捅了出来,正在湖南出差与当地警方协同办案的专案组成员谢小仙,带着狂狐以及团伙骨干分子的照片赶到楚阳乡,让已经落网的盗墓村民辨认,还真的认出来其中好几个。

谢小仙于是赶到了费居村做现场走访调查,以期发现更多的线索。这里曾是全国各地的文物贩子收购非法盗掘文物的汇集地,很多古董商都是有钱的大老板,比如李秋平。这么一辆豪华车出现在如此偏僻的山村里,很可能与文物贩子有关系,一般考古队员哪能买得起?连开都开不起!谢小仙起疑心也正常。

……

快到中午的时候,游方与游成元正在一座挖开地表土层的墓穴中,用毛刷小心清理一只刚出土的青铜器碎片,突然听见探坑上方常书欣的声音说道:“向小姐,这位广州来的谢局长想问你几句话,现在方便吗?”

池木铎的声音道:“你们找影华问什么?”

紧接着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也没什么,我是来了解这里最近发生的盗掘文物案。……向小姐,听说你是临时加入考古工作队的,村里那辆奥迪Q7是你的吧?……能不能了解一点简单的情况,占用不了你多长时间,请到那边帐篷里坐着说吧。”

向影华跟着警察走了,游成元道:“成成,你在发什么愣?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你快跟过去看一眼。”

游方当然在发愣,谢小仙的声音他怎会听不出来?地球真是太小了,躲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她也能追到!幸亏在古墓里面,刚才没撞见,否则就麻烦了。

听见姐姐的话,游方立即摇头道:“有什么好看的,没听见吗,是因为那辆车,一天赚八十块的临时工可开不起,出现在这个地方,警察起疑心也正常,问清楚就没事了。”

游成元拍了他一巴掌:“成成,影华家里到底多有钱啊?你该不会是看中家产才跟人家搞对象的吧?这些我也不好意思细问她,你又不说。”

游方不满道:“姐,我解释过好几次了,我没跟她搞对象。”

游成元:“你小子就嘴硬吧!这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这姑娘人不错,还怕家里人反对吗?得,也快吃午饭了,今天就歇会儿吧,我上去看看情况。”

游方:“我也上去,就别等我吃午饭了,我去山里抓只兔子,晚上给大家打打牙祭。”他三步并作两步爬出了墓穴,转身就上了山,跑的比兔子还快。

……

谢小仙问话,向影华有什么就答什么,没什么不好解释的。松鹤谷是秘法传承大派,但又不是躲在深山老林中见不得人,向影华本人还拥有江西松鹤矿业集团的股份呢,家里是做有色金属买卖的,兼营旅游、房地产开发,爱查就查去呗。

至于参加考古队,出于爱好,池所长也挺有钱的,不也是因为爱好才从事这项工作嘛?谢小仙问了几句话,记录了向影华的身份信息,随即表示并没有别的意思、抱歉打扰了她的工作,然后又和常书欣去别的地方了。

谢小仙当然没有住村里,当天下午就回乡里去了,但是表示可能还会再来,涉及案情的有些细节还需要进一步核实。池木铎对谢小仙的到来很感兴趣,专门找她聊了追索流散文物的事情,了解她的来意之后,还询问了专案组的工作进展,耽误了谢局长不少时间。

谢小仙走了,游方却一直没露面,直到晚饭前才从山上下来,这一下午猫在深山老林里他可没少忙乎,不仅抓了只兔子,还打了两只山鸡,拎了一条大蛇——准备晚上做蛇羹给大家改善伙食。

晚饭没有回村,就在考古现场现做现吃,享受郊游野炊的乐趣。游方打的野味加上游成元的手艺,大家吃的都很香很开心,也就无人指责游方无故旷工一下午的事情。吃的最热闹的时候,游方突然告诉池木铎,他要走了,明天就得离开这里。

借口很简单,当初是听说这里发现了大规模的古楚墓葬群,跟着游成元来开眼界的,没想到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前前后后耽误的时间也不短了,早就跟人约好在广州有事,现在该回去了。

池木铎并没有多挽留他,知道他来的目的是为了寻找阴界土,这些天也不知用什么鬼门道把山里的阴界土都给收走了,不必继续留在考古队里。这一次,幸亏游方来了,否则事态不堪设想,哪还能有今天的考古重大发现?

至于向影华也不意外,在松鹤谷的时候,就听游方与张流冰、张流花兄弟俩约好,月余之后到广州拜访,算算日子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也该动身了。游方要走,向影华也要走,并且说道:“徐凯,我正好也要到广州办事,顺便送你吧。”

这让游方很意外,这位向小姐怎么还要跟着自己,传出去不成了兰德先生拐带月影仙子离家出走了吗?但又不好当众问什么,只得客气的拒绝道:“我自己走就行了,哪能让你送呢?”

向影华却道:“你不是要到广州找张总有事吗,我恰好也想拜访,顺道一起去而已,而且还想请你帮个忙,能不能帮我开车?反正你也要坐车。”

还没等游方回答,游成元已经说道:“徐凯,你和影华一起去广州,路上多照顾点!这么远的路,总不能让姑娘家一个人开车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