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四十二章、正经事

游方并不着急还摩托,常书欣说的清楚,爱用多少天就用多少天,只要别弄丢了就行。接下来大半个月的时间,游方骑着这辆破摩托,背着一个新买的大旅行包,包里装着一套换洗衣服,走遍了汝城、桂东、安仁、永兴这四座城市的大街小巷。

为什么用了这么久?当初他转遍郴州城只用了大半天而已,但那时他是傻小子不懂行情,如今情况不一样了。记得上一次他半日之间神气耗尽,几乎没有应付意外突发事件的余地,这一次当然要谨慎行事,而且在松鹤谷中发动天机大阵,消耗的神识之力尚未完全恢复。

所以游方并不着急,对于他来说,找到秘法晶石固然是一种乐趣与收获,就和买彩票中奖差不多,但寻找的过程就是一种淬炼。

是的,就是淬炼,他当初在潘家园古玩市场中淬炼灵觉,如今在郴州各县市大街小巷中淬炼神识。他有一种体会,在这种勤苦绵长的神识消耗中,时时滋养神魂休复,不仅不会伤着自己,而且是增强功力的一种绝佳方式。

除了县市城区,游方还到了各地的风景点,一方面是想在旅游商店中看看有没有矿物晶出售,另一方面是勘察山川地气,袖中画卷携灵枢入境,同时滋养神识缓缓强大。这一次的运气可远远不如上一次了,从城里到乡下走了四个县市,查验数万枚矿物晶,也仅仅找了十二枚可用的秘法晶石,甚至在某个县一枚都没找着。

想想也正常,秘法晶石必须是在品相最纯正、结晶体毫无瑕疵的矿物晶中才能出现,这类工艺品一般都集中在客流较大的城区发售,包装保存的也好,至于乡下一些旅游景点卖的矿物晶,便宜但杂乱,品相并不纯正。

四座县城的最后一站是汝城,游方在这里搜刮晶石完毕,也不忘了娱乐休闲,来到一处旅游风景区,在地气最佳的环境中休息,泡了当地最着名的温泉。温泉带着地热升腾之气,夹杂阴阳交感的扰动,躺在里面洗去一身风尘与连日来的疲惫,舒坦啊!

神清气爽,精力充沛而饱满,温泉泡的舒服,难免有所遐想,一边撩着水,他想起的人竟然是齐箬雪,心里莫名有些痒痒的,身体也有些蠢蠢欲动。赶紧打住念头,却念念生生不息,不由自主的又想起纯真可爱的屠苏、躲不过的冤家谢小仙,还有——怎么还有她呢?

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居然想到了向影华,那明媚月光下的翩然之舞!到此时赶紧收摄心神恢复明净,在温泉中轻轻拂拭秦渔的剑脊,自言自语道:“秦渔啊秦渔,我们好久没有炼剑了,经过松鹤谷那一番妙舞,想来你我的剑意都会更加精进。”

别乱想了,还是赶紧擦干身上的水穿衣服吧,带着秦渔继续游走江湖。

离开汝城县去了资兴市,继续寻找秘法晶石,却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因为他很清楚千杯道人的功力远比他深厚,如果全力搜寻晶石,另外四座县城早就搜刮完毕,资东肯定已经来过了。然而出乎预料,他在资兴竟然找到了五枚秘法晶石,其中有两枚就很显眼的放在商店的柜台中。

看来这位道长还是跟他客气了,根本就没来资兴市。

这一趟出门太值了,虽然毁了十枚晶石,送了一枚晶石,但也高价卖了三枚晶石,还收到松鹤谷八枚晶石的礼物,最后又找到了十七枚。唯一的遗憾,就是损毁了七枚灵性洗炼纯净的晶石,但想想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再值钱的东西,也是要拿来用的。最重要的是,游方明白了这些东西的价值,假如不来这一趟,恐怕会继续蒙在鼓里,也别提更多的收获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啊,走起路来也无形中抖擞昂扬,就连破摩托感觉都像奔驰的骏马!可怜小游子中关村卖过碟、潘家园练过摊,却做梦也没有想到如今能拥有如此身家,说不高兴未免太虚伪,他简直太高兴了,甚至想哈哈大笑。

下一站还是要回费居村考古现场所在的那个山谷,别忘了随着姐姐来到这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搜集阴界土,结果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正经事”几乎没干。如今终于一切都搞定,风波平息,也该言归正传了。

从他离开松鹤谷,直至回到费居村,不多不少整整三个星期。回到村里是中午,第一件事是还摩托,打听了一下,有人告诉他常所长正在村东头小饭店里吃饭。不到一个月时间,常书欣竟然当了乡派出所所长,倒是一个好消息。

村里的饭店当然没什么包间,一进门游方就愣住了,只见一张拼起来的大桌旁,坐着池木铎、游成元、张人云、钟毅、江霞飞、常书欣,正在热热闹闹的说话吃饭,而在江霞飞和游成元的中间,那神情淡淡并不多言的妙龄女子,赫然正是向影华。

她怎么又来了?游方纳闷间,游成元已经看见他了,站起身来大声道:“徐凯,这么多天干嘛去了?这么久才回来,影华已经回来半个月了!像你这么干活可不行,别忘了你是临时雇佣人员,小心池所长开除你!”

池木铎在一旁笑道:“临时雇佣,干一天活算一天钱,有什么开除不开除的,人家走的时候也请假了,事情比较忙呗。徐凯,你回来的正好,现在发掘清理工作正到最高潮,缺人手呢,快坐下吃饭吧。”

当众不好问向影华为什么会来,只得坐下一起吃饭,他发现桌边的人看着他和向影华的眼神都有点异样的笑意,只能低头不语。

……

向影华为什么又一次混进考古工作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说来复杂。江湖各派的同道离开松鹤谷之后,向笑礼也开始下大力气肃整门风,来了一次从上到下的大清查,与向田华之事有关的人、或者在私下里玩猫腻的,查出来十几个,处罚依行止不同各有轻重。

有三个人被废了修为,送进局子与向田华作伴去了,就算向家不查,警方也查到了这三个人与案件有牵连。

其实向笑礼肃整门风还有一个更复杂的背景,自从他暂摄门主半年多以来,向家以及松鹤谷一派某些人就颇有怨言,认为向笑礼过于严苛,凡事不如向左狐那么好商量,原先有很多好处现在捞不到了,尤其以与向左狐关系甚秘的派系子弟为甚。

向田华之事给了向笑礼一个很好的借口,正可彻底整顿一番立威,如此一来,原先本就对向笑礼不满的派系怨言就更大了,却无法直接对抗。向影华是向左狐的独女,而且是门中第一高手兼任掌祭长老,地位超然,只有她才有权威直接反驳向笑礼。

于是有很多挨收拾的派系子弟,私下里找到向影华诉苦,请求她出面告诫向笑礼不要做的太过分了。向影华却不想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一方面向笑礼做的事并无可指责之处,有错就罚谁能说什么?另一方面她自己也觉得父亲在有些事务上可能太过宽纵疏忽了,从而导致门中有些人肆意妄为,正应该好好肃整一番。

心里这么想,但天天面对这些闹哄哄的事也够烦的,她本就不爱插手门中事务,祭祖地灵枢仪式结束之后也没她什么事了,于是对向笑礼打了声招呼,说自己要出去访友,便开着车离开了松鹤谷。

去哪儿呢?向影华竟然神差鬼使般的先到了费居村,依然来找游成元,上次走的急没来得及好好道别,这次本来想再说声谢谢。当然了,还可以见游方一面,既然游方说了要还摩托,肯定也会回到这个地方。

游方没回来,游成元依然很热情,一见面就拉着手道:“影华,你怎么一个人来了?徐凯那小子不是说找你去了吗,他又猫哪儿去了?”

向影华解释道:“他有事要办,耽误几天才回来吧。成元姐,我……我还想加入考古工作队,觉得这里的工作很有意思,可以吗?”本来只想再见一面打声招呼说声谢谢,一开口却变了主意,决定继续留在这里,反正前一段时间在这里的感觉也挺好的,假如不是实在有事,她还真不愿意回松鹤谷呢。

游成元很爽快的笑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正缺人手呢,尤其是有专业经验的人手,你也算一号了。领导重视了,经费也批了,临时雇佣专业清理人员的工资也涨了,原先是每天六十,现在是每天八十。就是招待所的房间不够,还好,徐凯那间还留着,你就住那一间吧。……呃,外面那辆挂着江西牌照的Q7,是你的车?”

向影华点了点头,很随意的答道:“嗯,我开车来的,山路很不好走。”

游成元拍了拍她的肩头:“好好好,考古队这么艰苦的工作,你也不在乎,真是好样的。”言语之中大有深意。

向影华就这样留了下来,在池木铎所带的考古小队中工作,游成元并不让她钻古墓,每天只负责出土器物的清理。向影华完成的非常好,甚至比有着多年经验的老考古队员做的都完美,池木铎称赞不已,真是一个好帮手。

……

等到游方回来时,向影华已经在费居村待了半个月了,再见兰德先生,她当然也很高兴,连中午饭都多吃了半碗,就是为了坐在桌旁听游方和一帮考古队员聊天吹牛。

游方来此化名徐凯,自称曾是考古工作者,后来转行做收藏鉴定了。他解释前几天外地有人请他鉴定古董,完事又请他到汝城去洗温泉,所以回来晚了,然后讲了一堆文物鉴定的故事,很是生动风趣。

向影华知道他在编瞎话,但是编的很好玩,也听不出来破绽。

吃完饭以后,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怎么住啊?游方的房间已经被向影华占了,现在村里考古工作队的人手太多,几乎所有的地方都住满了。游方却毫不在意的说道:“清明节已经过了,山里不算太冷,我就在现场住行军帐篷吧。”

游成元也懒得管,当即笑眯眯的点头道:“你爱住哪就住哪。”在她看来,其实一间房就够了,游方不想在山里住帐篷,那就回来与向影华一起住呗,反正在县城宾馆的时候,大半夜又不是没有摸过去睡一间屋。

……

确实不用给游方安排一间房,他住行军帐篷就足够了,甚至连半夜也基本上不在帐篷里,他的行李倒是留在帐篷中,不怕别人偷他东西,只是将那一张汇票随身揣着。

这天夜间,山腰灌木丛中的空地上,向影华与游方站在月光下说话。游方当然要问她为何要来,向影华简单的解释了几句松鹤谷中的情况,只说最近向笑礼因向田华之事在整顿风门,必不能让江湖同道以及兰德先生失望云云,然后又说她也想继续参加考古队的工作,感应远古沉淀的物性精微。

虽然话未深说,但以游方之聪明,也能猜到松鹤谷现在的情况,明白向影华是出来躲清静的。爱躲就躲吧,反正姐夫愿意留她在考古队,自己又何必反对呢。

凭心而论,他对向影华的印像很不错,特别是在松鹤谷的仪式上发动天机大阵时,彼此的神识自有一种共鸣般的默契。可惜呀,她偏偏是向左狐的女儿,游方并不愿意与她深交,在她面前总是觉得忐忑不安,这对于已掌握移转灵枢境界的秘法高手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心境。

但是转念一想,也就平静多了。当初是向左狐纵容胡旭元杀他,然后又亲自出手想置他和刘黎于死地,素不相识无冤无仇,可不是游方要杀向左狐。如此说来,真正“不计前嫌”的反倒是游方,既然向影华帮过他,那么能帮她的地方就帮吧,好在这姑娘不惹人烦。

“向小姐,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你修习风水秘法,究竟是为什么?”

游方岔开了松鹤谷的话题,问了他最感兴趣的一个问题。以向影华的年纪,在秘法修为上有如今的造诣,实在太难得了。同样是自幼得世家大派传承,熊居仕等人也是江湖风门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可是与向影华相比还有相当一段差距。

能看出来,她的性情心无旁骛,与成长的环境有关,从小到大不必理会什么俗务,也没什么俗事需要她去操心。向左狐以及松鹤谷向家是一株参天大树,不仅能为她遮风避雨,什么家业经营、江湖争斗甚至阴谋诡计、作奸犯科之类的事情都与她无关,向左狐早就处理妥当,向影华不必关心甚至不必知情。

她只需在松鹤谷中潜心习练秘法即可,直至今日已傲视江湖。她并没有什么大小姐的习气,只是骨子里自然而然眼界很高,却不骄纵,考古队这种环境对一般人来说很艰苦,向影华呆的也挺好。只要她愿意,便没有太多挑剔。

刘黎初见游方时,曾问了一个问题——你为何要习武?如今游方将类似的问题抛给了向影华。

向影华抬手一指夜色中沉睡的山谷,皓腕上那串手链发出悦耳的微声:“身为天地灵枢,万物生动常在,山川风情摇曳,神魂融炼其间。世人所求诸事,终究又是为何?”

这话答的妙啊,游方当初回答刘黎习武是为了享受生活,与向影华的话含义类似,却有雅俗之别。她的意思可以理解为享受人生的境界与境界的人生、环境与心境的融炼,隐然已有“天人合一”的感悟,不愧为当世风水大家。

听她的语气,游方问的简直是废话,假如是别人开口,可能懒得理会。游方且赞且叹道:“我亦有所体会,但不得如此精妙,多谢向小姐直言。”

向影华侧过脸看了他一眼,有些突然的说了一句:“兰德先生,称呼我影华即可。”

影华?这个称呼显然亲近了许多,但从“长辈”称呼“晚辈”的角度,也未尝不可。游方却略显尴尬的答道:“还是叫你向小姐吧,感觉更自在一点。”

这回答算是一种不太委婉的当面拒绝,向影华的神色说不清是意外还是失望,但随即恢复了平静,并没有纠缠这个话题,回过头望着山谷问了一句:“你的事情很多,为何还会留在这里?”

游方尽量轻松的笑道:“我告诉过你的,难道忘了吗?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阴界土,还没来得及收集,就出了一些意外,被耽搁到现在。”

向影华:“噢,我差点忘了!先前你受了伤,刚刚痊愈就去了松鹤谷,确实一直没时间,不知你想收集多少阴界土?”

游方:“三两。”

向影华很惊讶:“这么多!此物几乎没分量,这整片山谷的考古遗迹,能收集到的全加起来,恐怕也不过一两多,前几天我也收集了一些,才知道不容易。”

游方苦笑:“这是我师父交待的任务,不凑齐三两不得正式出师,行走江湖时也不得打他老人家的名号。”

向影华:“以你现在的功力,收集这么多恐颇为不易。”她应该是这世上最了解游方功力深浅的人,说话也直。

游方:“谁说不是呢?但这也是师父锻炼我的一种方式,凡事先下功夫再求机缘,不纵不怠而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