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四十一章、微语剑双飞

第二天一大早,寻峦派来人拜山,而且一来就是四个,张玺之子张流冰与张流花兄弟,还有包旻之女包苒与弟子何德清。他们怎么今天才来?千杯道人就是从广州赶过来的,照说寻峦派早就收到消息了。

可惜张玺做不得主啊,他倒是建议代掌门陆长林亲自来松鹤谷,但是陆长林不感兴趣,完全就像个海外实业家与慈善家,与天下风门没什么关系。张玺也不好越俎代庖,于是去找包旻商量,派了四名晚辈过来。

这四个人来参加向笑礼继任门主的仪式就不太合适了,而是以拜山恭贺的名义,赶的时间也很巧,恰恰在十二年一度“祭祖地灵枢”仪式之前。能参观天机大阵运转,也是难得的机缘,长辈派他们来自然有这种用意,当然了,他们送的贺礼也很贵重。

由于向左狐是莫名失踪,所以向笑礼继任门主并没有专程向风门各派发请帖,这次来的贺客,除了千杯道人与九星派之外,都是向家曾私下求助查找向左狐的门派中人。向家也曾向张玺求助,请他在广州以及南方一带寻访向左狐的踪迹。

张流冰游方已经见过,张流花是一位二十五、六岁的小伙,模样长的很是俊俏,甚至有点太秀气了,留着长发梳着一根马尾辫,气质很似他的名字——流花。听说他是一位建筑设计师,平时以艺术家自居,喜欢在文艺圈里厮混,让他老爸很是头疼。

这四名晚辈来到谷中当然要给众人见礼,早上却没有见到大名鼎鼎的兰德先生。

游方一大早就被几位向家弟子恭恭敬敬的请走了,没有吃早饭,当日不食是仪式的讲究之一,不仅是游方与向家子弟,所有参加观礼的访客今天都得饿肚子。游方焚香净手沐浴更衣,连衣服人家都准备好了,一套很典雅却不乏现在时尚风范的中装,尺寸也正好合适。

在那种场合,必须注意着装与形像,这是对向家祖先的一种尊重。

梳理整装完毕,身边的向家子弟眼神中都有惊艳之色,男人也是需要好好收拾打扮的,不必像女人那样雕琢,但也需由内而外的身心爽朗。先前众人只把他当成前辈高人,心里面就没有当做一位小帅哥,虽知道他挺帅的,此刻才突然意识到兰德先生原来这么帅!

就连向影华再见到游方,也是微微惊异,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两人并肩出门朝仪式所在的祭坛走去时,后面向家众人忍不住窃窃议论:“影华小姐请兰德先生共同发动天机大阵就对了,否则谁能配得上?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啊!”

……

“祭祖地灵枢”其实是松鹤谷向家的祭祖仪式,拜祭祖先留下这么一片风水宝地庇佑后人繁衍生息,也是松鹤谷一派的祭先师仪式,拜谢历代先师留下的秘法传承。

向家及松鹤谷弟子跪祭祖先之时,访客自不必陪跪,但都出于礼数起身长揖行礼。祭祖、祭天、祭地之后,迎来了所有人期盼的高潮——

游方与向影华一左一右登上了祭坛,并肩向天地山川行礼,怎么看都有点像拜天地成亲的意思,就是男的没有戴大红花、女的没有披红盖头。礼毕之后一左一右面对面站在祭坛两侧,游方手持七曜石,向影华手持冷云晶,互相凝望着对方,眼神纯净不带一丝杂色。

就这样过了十几秒钟,众人都在屏息凝视中期待,很多外人并不清楚这个仪式的门道,以为就得有这么个过程呢,熊居仕、梁广海、牛金星等人还在心里想呢:“要是我站在兰德前辈那个位置,该有多美啊!”

向笑礼却微微一皱眉,心中暗道影华这孩子在干嘛呢,怎么还不激引天机大阵?难道是帅哥看美女、美女看帅哥,看走神了?走神也别在这时候啊!

只有游方在心中暗暗叫苦,以冷云晶与七曜石为灵引激引神识,发动阴阳生煞大阵,他与向影华不需要有任何动作,只需以神识控制就可以了。但却出了一点意外,他的功力差了那么一丝火候,无法激引远在几十米上方山腹中的九九归一攒簇晶树。

看来向影华还是高估了他一点点,功力就是有那么一丝丝差距,就似一层薄薄的窗户纸没捅破。但是身形已经站定,总不能停下来和大家商量:“诸位,我功力差了点,咱把仪式的位置往上挪一挪,站到半山腰石龛门口怎么样?”

这种状况,简直下不了台啊!就在向笑礼皱眉的同一瞬间,游方与向影华似乎心有灵犀,突然同时动了,身形向对方飘去再错身一个回旋,竟双双起舞。

他们其实在舞剑,更确切的说是在合炼一场剑舞,就似昨夜那般,此时手中并没有剑,却分别握着七曜石、冷云晶,发动的剑意便是阴阳生煞大阵的灵枢运转。随着身形起舞,在场高人的神识忽有感应,祭坛之上的阴阳消长、生煞相化,天地灵气运转之间形成了一轮巨大的太极阵图。

此太极不可见,只能以神识感应,游方与向影华就是阴阳鱼的阵枢,回旋起舞的身姿充满灵动。这阴阳合律之舞,太精彩神妙了,很多晚辈弟子的眼神都看直了!

就在这时,整座松鹤谷中运转的天机大阵被激引了。几乎是突然的,环抱松鹤谷的天地山川仿佛突然变“活”了,拥有了自己的生命,你能感受到它的呼吸、它的生机律动、它那生生不息在天地间滋养万物、无情又似有情的情怀。

这不是艺术家的形容,假如掌握了神识,这就是一种真切的感应;如果修为不足,仅仅只掌握了灵觉,这是一种难以言述的意境;如果修为更高已达到移转灵枢之境,能够非常直观的感应到天地之间那自然的灵枢运转,从古至今生生不息。假如什么都不会,就是普通人看热闹,也会进入一种仿佛被催眠的境界,莫名感觉自己的灵魂被天地山川震撼洗礼。

阵法一发动就不能停下来,按照自古流传的仪式,这个过程要持续一个时辰。对这一切感受最深刻的当然是祭坛上的游方,他此时已没有任何杂念,神魂完全融入了天地灵动之中。

他忽然有所领悟,今日与向影华这番起舞,竟极似楚阳乡那个古老南楚部族的巫祝仪式。所谓的秘法传承至今,历代心血凝结,后人自有高明之处,松鹤谷中的天机大阵不需要人力刻意发动,在自然的运转之中,能借助这样一种仪式让在场众人都感受到它的玄妙。

但是与那个古老仪式激引建木相比,此阵虽更为精妙浑然,但好似缺了一点什么,没有伴随那神秘的“心盘”。所谓心盘术游方当然会,但却发动不了那种奇异而神秘的心盘。他并不清楚,当初向左狐就动过心思,想拿下刘黎逼问历代地师秘传的心盘,其心法竟然暗合!

大阵之中不能胡思乱想,游方并无杂念,只是自然而然的领悟而已,在场众人也各有所获。整座沉睡的松鹤谷仿佛苏醒而拥有了生命,祭坛前的一百多人完全安静了下来,有不少人出神的望着台上那妙曼至极的阵舞,大部分长辈则闭上了眼睛凝神入境。

向笑礼也没有想到台上两人竟然来了这样一出,以往历年仪式都没有出现过这种场景,比如十二年前他与向左狐激引大阵时,只是一左一右站那里而已。但不得不承认,此刻的场景更加有观赏性与震撼力!

他甚至没看出破绽,只有向影华知道游方差点搞砸,还好把场面应付下来了,而且仪式完成的极为完美。

一个时辰之后,随着灵枢回旋,两人面对面停了下来,所站的位置与发动前一丝不差,天机大阵仍在无声运转,但那神识激引的感应已经消失了。再看向影华,粉脸微红吐气带着热息,显然体力消耗很大,而游方看上去一滴汗都没有,毫无异状,只是神识中有深深的倦意。

两人又转身向南跪拜下去,这时谷中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一齐俯身跪拜。这不是拜哪一位长辈,也不是拜谁家的祖师,而是表达对自古以来天地运转轮回的敬畏。至此,仪式正式结束。

……

这一天是寒食节,很多地方自古就有不动火起炊烟的风俗,而向家的传统更是一日不食,入松鹤谷做客就得守人家的规矩,一直到晚上各路访客都没吃饭。尤其是寻峦派那四位弟子,连夜赶路开车,几乎等于饿了一天一夜,还好都是秘法修行弟子,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游方实在太累了,不是体力不支,而是一个时辰的阵舞极耗神识几乎无力为继,向影华也完全清楚他的底细了,仪式结束亲自送他到主峰半山一座凉亭中定坐调息,在此滋养神魂其效最佳,整整半天没有让任何人来打扰。

向家也不能让客人都饿着呀,一过午夜零点,浮梁居中正式开宴,这一次是开怀畅饮宾主尽欢。游方也只缓过来五、六成功力而已,但表现上看不出任何异状,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直接从山上下来参加宴会,被众人带着恭敬的热情一顿猛灌。

这次酒可真没少喝,要不是海量,恐怕早就给灌趴下了,饶是如此也很有点晕乎,最后是被两位向家弟子扶回去休息的。

寻峦派几位弟子当然也给兰德先生敬酒了,看着他的目光充满崇敬,尤其是张流冰,莫名觉得游方有一种熟悉与亲近感。他当然没认出来眼前的兰德先生其实就是李丰前辈,就是一种形容不出的感觉而已。

张氏兄弟还问了:“千杯前辈将兰德先生的一件法器留在家父那里,请问您何时去取?我等也好准备恭候大驾。”他们可没说把铁狮子送过来,而是顺道邀请游方登门做客。

游方答道:“天明之后我将离开,还有点私事要办,但迟早要到广州一行,可能需要月余时间,届时正可托你张家派人将两枚雄黄石送到松鹤谷。”

闲话少叙,酒劲醒的很快,第二天一大早游方就告辞离开松鹤谷,向笑礼还想挽留,结果游方给的借口让人啼笑皆非:“我这辆破摩托是跟派出所借的,原本说只用一、两天,没想到已经耽误三、四天了,得赶紧还回去,别耽误湖南省的警察办案。”

众人在向家村村口凉亭外恭送兰德先生离去,也有不少同道在此时告辞,千杯道人凑热闹,有那么多好车他不坐,非得与游方一起走。

游方笑道:“道长可要坐稳了,这破摩托颠的很,别一不小心给你颠到山下面去了。”

千杯道人哈哈笑道:“无妨无妨,贫道是走路上山、兜风下山,也不能让你独自在众人面前卖弄潇洒!”

游方骑着破摩托带着千杯道人,顺着回旋蜿蜒的山道飞速的离开了向家村,在这里的道路上,还就是这种摩托最好使,连向影华的Q7越野都撵不上,他是走的最快的,将所有人都远远的甩在后面。

经过向家村外那一段修的很好的盘山公路,又经过坑坑洼洼破破烂烂的山区乡间道路,终于到了一处有公路经过的市镇。在镇外千杯道人叫游方停车,跳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摇头笑道:“贫道本以为你不死也得脱层皮,所以大老远赶过来,没想到你这么光鲜水嫩的就脱身了。年纪轻轻手段了得,你师父这些年,终于找对传人了!”

游方:“若没有道长您先铺路、后护航,此番松鹤谷之行,哪得轻易脱身?”

千杯道人一撇嘴:“你是看准了向影华,也知道江湖各派同道在此,杀孙风波真相已明,才会来松鹤谷。假如我不在,你一样能脱身,我来不过是给你兴岗架天梯,顺势捧你出场而已,露脸的事可都是你自己干的呀,若没有机变真手段,别人想捧都捧不起来!

舞跳的漂亮、晶石送的大方、收拾人够利索,这些就不说了。仅仅是华有闲那孩子的事,贫道是真有几分佩服了。……大前天晚上,你和向家姑娘进城,时间可不短啊,前天又出去大半夜,都干啥了?”

游方正色道:“吃饭、散步、谈论贼严肃的话题,你信不?”

千杯道人直晃脑袋:“我不信!”

游方:“既然不信,你还问个啥?和我开玩笑没关系,可不能影响姑娘家的清名。”

千杯道人有点纳闷的看着他:“看你这样子,你难道做过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这不可能啊,向影华可不是弱女子,假如那样的话,哪能放过你!”

游方心里一哆嗦,赶紧道:“你都说了不可能,还扯什么?别谈这个了,道长,你要在这里下车,难道是有事?”

千杯道人又笑了,神情有点装神弄鬼的意思,使人联想到他行走世间的另一个身份——青城山下来四处抓妖捉鬼的周洪道长。他眨了眨眼睛说道:“的确有事找你商量,你能猜到是哪一出吗?”

游方也笑了,拣了根树枝在地上画了个简易的地图,指指点点道:“这样吧,我们划分一下地盘,郴州所辖资兴、桂阳、永兴、宜章、嘉禾、临武、汝城、桂东、安仁这八县一市,桂阳、宜章、嘉禾、临武那四座县城归你,汝城、桂东、安仁、永兴这四座县城归我,至于资兴市,谁先去归谁,全凭运气,您看怎么样?”

他们说啥黑话呢?不知道还是以为是打仗画地盘,其实是在谈淘宝捡便宜。郴州有矿物晶工艺品这种“特产”,郴州城里虽然被游方搜刮的差不多了,可别忘了它还下辖九座县市呢!虽然不可能有郴州城区那么多,但未尝没有经营矿物晶的店铺,秘法晶石虽然罕见,但也有可能出现。

这种东西被当做纪念工艺品,在旅游业发达、游客较多的地方有可能出售,就算找到秘法晶石概率极低也值得碰碰运气。小游子这么会过日子的人,怎么可能错过这个机会?松鹤谷中那些江湖同道,对游方的印象绝对是谈笑中一掷千金,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一离开松鹤谷,他要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这个。

上次他并没有扫荡周边县市,一方面是因为停留的时间短着急回广州、当时神气耗尽已无余力再寻找;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并没有意识到秘法晶石竟然那么值钱!虽然师父指点的事情尽全力去做,却没有动更多的心思,而如今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看来千杯道人也是个很会过日子的,游方看他的表情就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于是两人在路边画地盘搞“承包”。

千杯道人拍着游方的肩膀道:“老弟啊,就算没有你师父的情面,有今天这一出,往后你有什么事,贫道也愿意帮忙,很高兴与你这种人结交!”

游方呵呵笑道:“有幸与道长结交,也是我的福缘!这就出发吧,我再送你一程?”

千杯道人一摆手:“这破摩托还是你自己骑吧,我到镇上抓个鬼弄辆车,后会有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