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四十章、起舞弄清影

两人赶紧迎到了院中打开了门,正值皓月当空,向影华穿着月白色的风衣站在门前,身后是一片清幽的松鹤谷。千杯道人抢先笑道:“月影仙子,夤夜来访兰德先生,需不需要我老道回避啊?”

这道人乱开玩笑,看来刘黎并未告诉他向左狐的事。向影华微有些尴尬:“师叔说笑了,不敢打扰您休息,我只是想请兰德先生私下一叙。”

“哦,你们要出去谈,嗯,散散步也好,夜色不错啊!”还没等游方答话,老道已经一把把他推了出去,顺手把院门也关上了。

游方也有点不好意思,只得陪笑问道:“向小姐,找我有什么事?”

向影华倒不啰嗦,微微一欠身道:“关于明日的天机大阵,影华有些事要与兰德前辈商量,方便的话请随我来。”

两人顺着松鹤谷西边的山脚向南走去,静夜无人,只能听见远处山峦上微微的风拂松涛之声,这是一条沿着溪流的小径,小溪清澈见底,月光下也能看见水底的卵石,溪水脉脉的无声流动,向影华也不说话,走了很远来到了“松峰”与“鹤峦”之间。

这里有一个月牙形的水潭,明净无波,倒映着天上的一轮上弦月。向影华在水潭边站定脚步,突然说了一句:“兰德先生,您并不了解松鹤谷的天机大阵,其实以你的功力,尚无法发动。”

游方一愣,搞了半天是为这事叫他出来,私下里说出这番话,是为了照顾他的面子。游方的底细别人不清楚,向影华多少还是知道的,在费居村亲眼见他运转灵枢大阵滋养神魂疗伤,渐渐完全恢复,功力究竟如何基本上能查觉出大概。

游方哭笑不得:“既然如此,你白天为何邀请我,当着众人之面让我无法推辞,到了晚上再说这一出,又想怎么办?”

向影华略带歉意道:“请听我解释,兰德先生已有移转灵枢之境,神识掌控之精微也很少见,可能是习练秘法时日有限,所以功力尚欠深厚,发动天机大阵略有不足。但是你送给我那一对冷云晶与七曜石,若以此发动阴阳生煞阵法的变化,我和你也可以。”

说着话从风衣侧兜里抽出一个精巧的木匣递了过来:“多谢兰德先生慷慨馈赠,也多谢您答应与我一起发动天机大阵,这是影华与向家的一点心意,请您万勿推辞。”

其实游方白天送出冷云晶的时候,就知道无论是向影华本人还是向家,都不会让他白送,必然有所答谢。那六位青年才俊下场演一次法,每人还捞了一块燕尾双紫晶呢。接过木匣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七枚钨光石与一枚黑钨晶。

“哎呦,这么多?我送你一枚,你送我八枚,这么做买卖的话可太赚了!”游方笑着说道,同时看见盒子里还放着一张承兑汇票,金额是一百五十万,多出来的五十万,看来是向家收购两枚雄黄石的价钱,提前付给他了。

向影华也被他逗笑了:“兰德先生勿开玩笑,您喝破向田华的恶行助松鹤谷清理门风,明日又将登台发动天机大阵,这点谢意有些太轻了!这七枚钨光石可以布成星辰璇玑阵的阵枢,以黑钨晶发动阵法即可,将黑钨晶镶嵌在法器上也可以。晶石下有书册,记录了星辰璇玑阵的布阵之法以及变化,是我二叔的一点谢意。”

下面还真放了几页纸,第一页正面画的是北斗七星,旁边还有很多小字标注,拿出来往下翻,讲解的都是阵法变换,遒劲有力的蝇头小楷配合各种图形,一共是三页。

游方拿出这三页纸,愣了愣道:“怎么下面还有?”再看下面还有质地不同的一页绢纸,正面画着一个阴阳鱼太极图,拿起翻过来,背面是隽秀的小字,讲解的是阴阳生煞大阵种种变化,特意详述了两人各自掌控阵枢共同运转阵法的配合。

也就是游方这种眼力超常的人,在月光下才能看的清楚。星辰璇玑阵游方从来没有听说过,粗略的扫一眼阵图以及变化讲解,与传统的北斗七星阵有类似之处,但更为深奥玄妙,定然包含了精通风水阵法的历代高人的钻研成果。

其实钨光石与黑钨晶不仅仅可以布成星辰璇玑阵,用对应的钨光石与黑钨晶同样可以布成阴阳生煞大阵,但效果却明显不如冷云晶与七曜石,那两种晶石是最适合的。

对于修习阵法的人来说,最难得的就是各门各派详细讲解的阵法传承,包含了历代高手的心血凝结,这是很难独自琢磨透彻的,因为风水阵法的门类和变化实在太复杂了,而前人早就将他们的体会记录了下来,这就是大派传承的优势。

当然了,仅仅看典籍的记录也不够,那只是纸上谈兵而已,还需要自己去感悟印证。游方以前看过很多风水典籍,要不然的话,怎会知道引煞阵、聚阴阵、三元阵、阴阳生煞阵名称与阵图?直到掌握秘法之后,才结合自己所学有所领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世家大派传承还有一个无可比拟的优点,就是师长可以演示各种你尚未掌握或领悟的阵法变换,让你去领会参透。今天聚会上,三元派两位弟子演示三元大阵,对游方而言就是很好的参悟机缘。

向影华答道:“这是我松鹤谷阴阳生煞大阵的传承精华,还有影华研究此阵的一点心得,择其精要记录在上面,不以此阵,明日你我无法发动天机大阵。”

游方把晶石和那三页纸都放回去,在月光下仔细阅读向影华临时书写的这一页阵法,背面一共八张图,寥寥数百字讲解而已,却都是阵法变化的精要之处,游方熟记于心,一时却无法悟透。看起来向影华打算用一种合阵之法,两人分别以自身为灵枢,神识相印发动阴阳生煞大阵,这可有点难度!

就在这时,突然听见潭水发出唰啦一声响,向影华一招手,水潭中有一柄二尺短剑飞到她的手中,然后说了一句:“兰德先生,你亲眼见过楚阳与南姒那两柄古剑,我虽不知那上古仪式如何发动,但秘法传承从古至今,总有相应之处。”

说完话飘然一转身,剑光随之回旋,竟在水潭边舞起剑来。她的剑势并不快,也不像任何一套剑法,却如行云流水般舒卷自如,剑光竟似凝炼了从天空洒落的月光,周身仿佛环绕着一层流动的淡淡光芒。

与其说她在舞剑,不如说这是剑舞,就连月光投射下的影子都那样的婉转灵动,白天见余成韵挥旗起舞运转三元大阵,身姿妙曼动人,但比起此刻的向影华,宛如烛火与明华相较,江湖中“月影仙子”的芳号,果然名不虚传。

游方莫名的想起了东坡先生的名句:“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他看的有点出神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流转的身形剑意,带动的地气运转,就是方才纸页上所记载的阴阳生煞大阵的灵枢变化。向影华也清楚,仅仅看典籍注解一时难以参透,她干脆拔剑起舞亲身演示,如果游方再看不懂,那就不是小游子而是大笨蛋了。

游方看着她,方才阅读的文字仿佛化为阵图,阵图再化为剑意,剑意又化为凝炼的月影,月影便是运转的灵枢。他突然轻啸一声,右手一招,水潭里又飞出一柄剑落到手中,挥剑上前与向影华合舞。

这一幕他太熟悉了,以前夜夜炼剑之时,就是这么与秦渔对舞,到最后并不需要拘泥于任何剑法套路,只随灵动之意。

水潭中有两把剑,是雌雄一对,也不知道是谁插在水面下,可能是向影华早有准备,此潭水的地气以及这两柄剑的灵性十分特殊,摄出水面后竟然没有一丝沾湿的痕迹。游方不需要刻意去思索阵图的变化运转,只需随着剑意灵动与向影华对舞,两人各成灵枢,自然就是阴阳生煞大阵一分为二、二合为一的变化。

游方拔剑起舞之时,向影华的剑意略微一滞,她没想到,但随即恢复了自然,两人剑意相合,灵枢互应没有一丝破绽,就像在一起合练了很多年!

月光与剑光交织已不分彼此,移形换位如灵枢运转,舞剑是一回事,发动阵法又是另外一回事,假如游方没有移转灵枢的境界,也不可能与向影华配合发动阴阳生煞大阵。这一刻,他做到了,而且配合的几乎完美。

很久没有这样畅意的炼剑了,秦渔虽玄妙难言,但毕竟不是真正的人。孙风波那个没见识的,竟然把秦渔认成了向影华,仅就形像而言,完全是不同类型的,秦渔冷艳而向影华明媚。

此时此刻,游方的感觉与秦渔合炼差不多,只是他们之间不是对剑,而是合剑,以手中剑共同发动了一座大阵。游方炼剑向来很投入,一起舞就没有停下来,足足过了一个时辰,这才随着灵枢运转旋身收剑,与向影华面对面站立,位置与刚才拔剑时竟然一丝不差。

再看向影华,依然神念饱满,但人已是香汗淋漓,月光下虽看不清脸色,也可以肯定是红扑扑的带着微微的热息。她毕竟不是游方这种自幼苦熬筋骨的习武之人,为了配合游方将灵枢合阵所有的变化都演练完毕,这一番剑舞可是相当耗费体力的。

游方很抱歉的一抱拳:“方才与向小姐合舞,一时凝神而忘形!”

向影华取出一块丝绢拭了拭额头的细汗,微微惊叹道:“没想到,兰德先生悟性竟如此之好,其实你不必与我合舞,我只是在演示阵法变化,明日以七曜石为灵引与我一起发动阵式则可。……方才那一番剑舞,影华也甚感形神舒畅,您曾以炼剑修炼神识吗?否则不可能办到!”

游方点头道:“向小姐好眼力,师父教我的锻炼灵觉及神识之法,就是以炼化剑灵为主。方才一时兴起,不由自主与你共舞,希望向小姐不要见怪。”

向影华笑了:“见怪?为何要见怪?影华还从未习练过如此畅快的剑舞,今日拜兰德先生所赐机缘,我也有所得!……本来还打算再讲解一番阵法变换,也不必了,请您随我来,参观天机大阵核心所在。”

在水潭边折转东行,谷中看似随意的花草野径,却是人工营建与天然地势巧妙的融合,正中山峰下地势渐高,缓坡上有一座祭坛式的平台,周围是一个硕大的院落。没有院墙,只是松林间密密的花树丛环绕,形成一个看似天然的空间,足可容纳数百人散坐,地上铺的是清一色的青金石。

绕过祭台向山上走去,登上数十米陡峭的石阶,这里已是整座松鹤谷的灵枢汇聚之地。前方是一面如斧劈般的山崖,崖前有一个延伸而出的小平台,平台后有一座向内延伸入山腹的石龛,可能是天然形成的,又经过了人工的凿建。

游方感应到了周围有非常强烈的神识扰动却一闪即没,这里肯定有向家弟子守护,但并没有现身阻拦。

走入石龛已经是山腹,里面没有点灯是一片黑暗,好在两人神识精微,在黑暗中前行并无影响。走了大约十米远,向影华突然道:“兰德先生,请止步!”然后一片柔和的白色亮光升起。

她手中托着一枚菱镁纯晶石,以神识激引发出白色光辉,似月光般明净皎洁,照亮了周围。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山中石室,穹顶高达数丈,在他们走过的道路两旁,放的是松鹤谷历代门主的牌位。照理说向左狐的牌位也应该放在这里,但他如今下落不明,谁也不忍断定他已不在人世,所以最前方左侧的一个牌位是空的没写名字。

光芒一亮,游方陡然一惊!

以他的神识,就算没有亮光也能感应清楚周围的一切,但是光芒升起时,他却看见了一件本“不存在”的东西。这很难理解,可游方有过切身的经历,不久前他在费居村后山谷进入那个上古祭坛,神识也根本没有感应到建木的存在,直到亲眼看见才发现。

不是建木不存在,也不是神识无法感应,而是它当时处于一个正在运转的上古大阵的中枢位置,其灵性与整座山谷天地之间沉睡的生机相融一体,感应它相当于感应整片山川,因此仿佛并不存在。

而在这间石室的正中,有一株九九归一攒簇晶树,从上到下有一人多高,估计至少有两吨多重,它不像其它的秘法晶石基本上都是单一晶体,而是各种矿物晶聚合簇生。最不可思议的是,簇生的每一种矿物晶,都是物性纯正可为风水秘法所用,而且灵性皆已洗炼精纯!

在柔和的光芒照射下,晶树折射、反射、衍射、透射出各种光、影、形、色,绚烂无比璀璨至极。

这是无价之宝啊!神识感应不到它的原因,与游方见到建木时的情形类似,整座松鹤谷就是一座天地之间无声运转的巨大法阵,以此九九归一攒簇晶树为中枢,灵性相融一体,运转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任何人,而是天地之间生生不息的四时灵动。

只要是习炼秘法之人,第一眼见到它,神魂无法不为之深深震撼。游方静静的站立了良久,也许是十分钟,也许是半小时,也许是一小时,这才长舒一口气道:“这就是天机大阵吗?布阵已成,无需发动,也非人力所能发动,自在天地灵机运转之中。”

向影华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左手一指右手腕上那串手链道:“此阵法并无定式,其实我一直戴在手上,这一十三枚硅玉轮晶髓就是阵枢,发动之时,我本人就是运转阵法的灵枢,相当于这株晶树,便是立地成局的天机大阵。

而松鹤谷这座大阵,是向家先人历百年之功,在此地山川依天成地气布下十三座灵枢,并安置这株九九归一攒簇晶树为阵法中枢,发动之后便数百年生生不息,与天地之间四时灵动相呼应。每十二年一度的仪式,并非是运转大阵,它本就在自然运转之中。

你我要做的,是激引它与天地灵机的清晰感应,让在场的弟子都可以感受到,这是开启灵觉的一种方式、是印证神识的一种演示、移转灵枢的一种参悟、掌握神念的一种机缘,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收获。

天地之间阴阳消长、生煞相化、灵机运转不歇,因此可用阴阳生煞大阵来激引,明日正午一个时辰之内,你我借助这座大阵,要让在场的众人感受到天地灵机运转,便是这个仪式的目的,每十二年此时机最佳。”

游方闻言这才彻底明白,原来如此啊!别看他收拾熊居仕干净利索,但是天地灵机可不管他懂多少江湖门槛,功力不够就激引不了这座大阵的感应。向影华一开始可能根本没指望他,直到游方取出了一对灵性洗炼精纯的七曜石与冷云晶,这才灵机一动邀请游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