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三十九章、一对二百五

向影华也意识到自己这么当众开口有点不合适,而且她本就没想让游方白送,赶紧说道:“这枚晶石自然不会空手相求,不知兰德先生是想交换器物或是让向家收购?”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松鹤谷的月影仙子要向别人买晶石?游方本打算说一句:“谈钱多俗啊,送给你得了!”却觉得周围的气氛有点不对劲,莫名感应到有人看他的眼光带着些许攻击性,扫视了周围一眼,有些小伙眼神中的醋意很足啊。

算了,这种场合别引起什么误会了,向影华爱买就让她买好了,反倒显得自己不是刻意套近乎讨好晚辈,反正刚才毁晶石的一幕大家都看见了,谁也不会说他是小气人。

蚊子小也是肉啊,游方最近缺钱,还欠了小表舅刘寅几十万呢,能赚点是点,于是语气很轻松的一摆手:“向小姐拿去好了,随便出个价就可以。”

向影华却扭头问向笑礼:“二叔,这枚晶石,究竟值多少钱?”

游方与向影华,简直是一对二百五啊!向影华对钱没什么概念,而且很少过问家族经营的具体事务,虽然知道某些晶石的价格,却不太清楚这种特殊晶石的估价。

向笑礼的神色有点古怪,显然是很为难,但又不好不答,只得沉吟道:“这种七曜石,我向家出售只在十五、六万左右,但灵性洗炼纯净的矿物晶,向来有价无市,我想兰德先生也不是重利之人,出太高的价反倒引前辈不喜,干脆就凑个整数占点便宜,一百万得了。”

这东西不太好出价,但一百万绝对不高,向笑礼只是说了个整数省得游方难堪。向影华点了点头:“好吧,兰德先生,影华就出此价收购,多谢了!”

游方却没有答话,看着她眼神有点直,似乎走神了。啥意思啊,没见过美女啊,刚才怎么不这样呢?向影华可从来没见过他如此“深情”的看自己,一时间有点错愕,问了一句:“兰德先生,您怎么了,难道影华有何失礼之处吗?”

向笑礼在一旁叹了一口气:“影华,你确实失礼啊!如此珍稀之物,你当众相求,让前辈不好不予啊。”

这倒是实话,向影华随即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对,歉然道:“是影华失礼了,兰德先生勿怪,若您……”

游方愣在那里想什么呢?让在场的人尽情的发挥想像力,恐怕谁也想不到。他在心中无声的呐喊——房子、车子、别墅、娶媳妇的本钱、天天上夜总会把妹、没事就请朋友松骨消费,所有这些,全让自己砸出去了,连声响都没听见!

他这一瞬间都快吐血了,简直想蹦过去,一把攥住九星派掌门沈慎一的领子吼道:“你们门中的败类,浪费了我那么多钞票,赔钱!”

直到向影华开口道歉,他才反应过来,微微喘了一口气道:“月影仙子不必客气,您出什么价都无所谓,梅某只是很好奇,你买它做什么?”

这不是废话吗!这枚晶石对于向影华这等风水阵法大师来说,用处太大了,其实游方想问的是:“这东西干嘛那么值钱?一百万!你疯了吗?”但是这话没法直接出口。

向影华见他并无责怪之意,这才松了一口气,实话实说解释道:“我最近正在研习阴阳生煞大阵,此阵虽然看似简单,却变化玄妙深奥,运转之间若功力过深,很容易损毁布阵之晶石,因此需要这样的七曜石与冷云晶才能合用,否则也不会自己去炼制。”

游方看着向影华,就像第一天认识她似的,突然觉得她是那么靓,人间的美女已经不足以形容,简直就是天上的仙子啊!为啥呀?假如不是今天这一出,游方还会继续蒙在鼓里,剩下的那三十多块晶石,还不知会被他怎么浪费呢。月影仙子,是命中的贵人啊,如果她不是有那样一个倒霉老爸,就更完美了!

想到这里,脑袋一热,也许是因为破罐子破摔,反正那一套灵枢大阵中的九枚晶石就剩下最后一枚了,也许是因为感恩图报,人情送彻底,或者将前辈高人的风范显足了,他顺手从兜里又掏出一枚晶石递过去道:“你应该早把话说清楚,阴阳生煞大阵还需要一枚冷云晶,我这里恰好有一套阵枢法器,也不好意思再收你的钱,就算买一送一,这一枚是我送你的。”

周围众人又是一阵惊叹啊,甚至传来私语议论之声,阴阳生煞大阵是最简单的一种风水阵法,但其变化也最为玄妙深奥,向影华想找一套阵枢法器,因此要求购七曜石,不料兰德前辈问明情由之后,顺手又送了另一枚灵性洗炼精纯的冷云晶,现场将阵枢法器给配齐了。

刚才还有人在心中老大不以为然,觉得游方那一百万收的不值,不尴不尬还不如不要钱呢,向家难道会亏待前辈吗?再见到这一幕,却只有惊叹的份了,连吃醋都吃不动了!有人在心中想:“为啥我不是向影华呀?”还有人在心中后悔:“刚才我咋不买呢?花一百万买下七曜石也像向影华那么一说,兰德前辈说不定也会将冷云晶送给我,天下第一等的阴阳生煞大阵啊!”

向影华有些错愕:“兰德先生,这……。”

游方一笑:“我刚才就想将七曜石送你,但你非得买,买就买吧,我不跟你还价,现在送你这枚冷云晶,你可千万别拒绝,别忘了,孙风波之事,我欠你人情!你要是不收,分明就是瞧不起我这位小前辈。”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向影华也只好收了,然后突然躬身行礼道:“影华有一个不情之请,也请兰德先生万勿拒绝,我想邀您与我一起,在明日仪式上发动松鹤谷天机大阵。”

还没等游方回答,千杯道人第一个鼓掌叫好,然后众人纷纷附和,向笑礼也连连点头,站起身来向游方拱手行礼。今天的正题就是为了这个,通过试法切磋展示修为境界,月影仙子邀请一位年轻才俊与她携手发动天机大阵。谁敢说兰德先生不年轻,不是才俊?

事情的结果出乎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另外六个人,向影华请谁都会有人不服,看上去熊居仕似乎可能性很大,但梁广海未必比他差,可是请游方出手,谁也无话可说。向影华很清楚二叔安排这一出的用意,却不好反对什么,最终以此方式巧妙的回避了尴尬。

游方再想推辞就显得虚伪了,总不能说:“我也是刚刚突破移转灵枢境界不久,功力还浅的很,搞不定那种大场面。”他只得答应下来,众人纷纷拱手称贺,就连熊居仕在师妹的劝说下,也大大方方的赞颂相祝,看上去是皆大欢喜。

接下来事情还没完,剩下的五位“才俊”仍然下场试法切磋,这本就不是一场争夺,而是一次难得的交流盛会,由于没有了争胜的压力,反而能够尽展彼此手段你来我往,场面非常精彩,看得众人是连连点头赞叹。

游方眼睛瞪的溜圆,其实他才是这种场合收获最多的人,各门各派年轻一代杰出高手的手段,他几乎都是第一次见识,大开眼界啊!

有趣的是,各位“才俊”试法切磋完毕之后,都会先向着游方、千杯、向笑礼、韩知子、熊大维所在的方向行礼以示敬意,直到此时此刻,游方在江湖风门同道面前,才真正奠定了前辈高人的地位。

由于游方已经与熊居仕动过手了,最后一位出场的三元派掌门余中流的弟子罗斌落了单,余中流干脆让自己的女儿余成韵下场,与罗斌一起同门演法。

可能是为了“向兰德前辈致敬”,这两人演示的居然都是三元大阵的变化。罗斌用红、蓝、黄三杆阵旗布阵,旗幡与旗杆当然都是用特殊的材质制成,手中拿着一面罗盘运转大阵。余成韵功力稍弱,中规中矩的按标准阵图布下三元大阵,手舞一杆九色旗幡运转阵法,她的容颜俏丽身段窈窕,运转阵法也似妙曼的舞蹈,引来阵阵喝彩。

三元大阵的阵图像一个标准的九芒星,其实是三三旋转的等边三角形变化结构,游方在风水典籍里就见过。当秘法修为突破移转灵枢之境,根据晶石的物性自己琢磨,发现辰红石、雀蓝石、雄黄石的物性恰好可以布成这种阵势,最简单、最直接、最有效的作用就是冲击神魂。

游方自己没有得师承专门学过三元大阵,他只会用这一招,但是他这一招用的太震撼了!以至于没人敢怀疑“兰德前辈”其实不懂三元阵法的各种变化。

现在看罗斌与余成韵这两位真正的大行家演示三元大阵的阵法变换,攻守之间的种种妙处,游方是叹为观止,第一个带头喝彩!罗斌功力更深厚,运转阵法也更加轻松自如,但他自不会与师妹争什么胜负,只是向众人演示精妙之处。

游方是一边赞叹一边暗中叹气啊,他能看出来,假如罗斌的三杆阵旗上镶嵌了那三枚被自己毁掉的晶石,威力会极大的增强,发动阵法之时更能发挥其玄妙,再假如是杀孙风波时毁掉的那三枚,天呐,在罗斌手中简直会有鸟枪换炮的效果!

可惜呀,自己真没了!否则就冲这一番无意中的指点之恩,游方说不定一高兴,就会把那三枚晶石送给他,他不信三元派会亏待他这位长辈,并不怕做赔本的买卖。记得家里面还有两枚雄黄石与一枚雀蓝石,就是凑不齐辰红石了。

他却不太清楚,三元派掌门余中流此来就是想求购两套三元大阵的布阵晶石,所缺的恰恰是两枚雄黄石。余中流也不是给自己的,而是打算给最得意的弟子罗斌与女儿余成韵一人一套。他把罗斌带到这个场合并不是冲着向影华,就是与各派交流见见世面。

在余中流的心目中,罗斌不仅是将来三元派掌门的继承人,也是自己的女婿。别看刚才有人吃游方的醋,其实同样有人吃向影华的醋,余成韵刻意展现舞姿运转大阵,身姿妙曼婀娜颇为动人,就是要让同场试法的师兄好好看看。

他们试法完毕之后,今天这一场盛会结束了,游方破例站起身来鼓掌,两位晚辈很腼腆的并肩行礼道谢,此时游方略带感慨的玩笑道:“看见二位的演法,我有点后悔了,刚才不该损毁那三枚晶石,否则可以送给你们。”

余中流赶紧起身答道:“兰德先生太客气了,哪能让您破费?不怕你笑话,我这次来就是想求购两套三元阵法晶石,可惜向门主这里暂缺雄黄石,一时没有配齐。”

游方一怔:“雄黄石?我有两枚,只是不在身边,太巧了,看来事情并不遗憾。”

这真是意外之喜啊,向笑礼赶紧道:“如果兰德先生肯割爱,我可以命人随您去取,然后配齐两套给三元派送去,必不能让老弟继续吃亏就是了,人家的钱已经付过了,可惜我这里一时交不了货。”

听这意思,松鹤谷要花钱买,然后配齐阵法所用送到三元派,游方已经很大方的送了一枚难得的冷云晶,总不能让他再破费了。游方心中暗喜,又要赚一笔了,而且还白白占了好大的人情,口中答道:“派人取就不必了,我可以命人送到向家。”他可不想把自己的老窝给暴露了。

熊居仕的妹妹熊路仙问了一句:“兰德先生,您住哪儿?”

游方答道:“我刚从海外归来不久,云游天下居无定所,不过老家嘛,在山城重庆。”重庆可不是他的老家,而是师父刘黎的老窝所在,游方答的也挺诡。

熊路仙又道:“既然是云游天下,路过云南的时候,千万别忘了到我们鸣翠泉作客!”看她的样子,似乎对这位年少多金、手段高超的小前辈很感兴趣,而熊大维也对女儿的反应很满意。

游方只得抱拳客套道:“有机会,一定拜访!”

……

这天晚上,仍是在浮梁居中设宴,宾主之间气氛很是欢洽,仿佛昨日向田华之事并没有影响到什么,谈的大多是明天“祭祖地灵枢”仪式的话题。这天酒喝的不多,因为明天还有事要忙,散席比较早。

天黑之后,游方与千杯道人又回到住所,关上门之后千杯给了游方一拳,差点把他打了一个趔趄,瞪眼道:“小子,你也太败家了吧!我知道你师父家底厚,你若是对向影华有意思,收个一百万,送她世间最好的阴阳生煞大阵器物,倒也是红粉送佳人、宝剑赠壮士之举,但那三枚晶石,太可惜了,有钱也不是这么种玩法!你若是烧得慌,我老道帮你花!”

游方苦笑道:“昨天就说请你出去好好吃亏,可不是开玩笑!但此事恐怕是个误会,我也不知道那些东西值那么多钱。”

他对千杯道人倒不完全隐瞒,在他的耳边小声将郴州的经历说了一遍,却没说自己总共找到了五十多枚晶石,只说这些晶石都是这么来的,他也不清楚有多贵重,至于将一套灵枢大阵中的九枚晶石都洗炼纯净,完全出自偶然。

千杯道人的表情一开始是错愕,接着是苦笑,然后是呵呵直乐,笑声越来越大,差点把眼泪都给笑出来了,最后压低声音道:“你师父真是个妙人啊,如此指点弟子,连想都想不到,我老道怎么就没碰上这种好事呢?……唉,他要是早对你说清楚,就没今天这一出了,别的不谈,遭遇孙风波之时,你出手只要稍有犹豫,恐怕早没命了!……嗯,离开松鹤谷之后,我也要去郴州转一转,碰碰运气。”

游方歉然道:“恐怕这运气不太好碰了,我自信搜刮的很干净!本来大家都去找,可是谁也不会说,然后谁都找不到,结果谁都不再找,却让我拣了便宜,这就叫灯下黑呀。”

千杯道人凑过来,神神秘秘的问道:“老弟,手边还有吗?”

游方身上藏着九枚晶石,今天毁了三枚、卖了一枚送了一枚,还剩下四枚,都掏出来放在桌上问:“道长,有看中的吗?随便挑。”

千杯道人磨磨唧唧道:“我老道四处抓鬼收妖做法事,攒点私房钱不容易啊。”

游方一笑:“这是哪里的话?我当然是奉送了,此番松鹤谷之行,幸亏有道长铺路,正不知如何感谢才好,只可惜灵性洗炼精纯的晶石实在没有了。”

千杯道人嘿嘿直乐:“好,嗯,很好,刚才是错怪你了!此刻看你,倒是懂得取舍之道,我听说此地消息,特意从广州赶来,也算好心有好报。不好意思拿你太多,这支银珊瑚就行了。”他笑眯眯的将银珊瑚揣了起来。

游方:“您从广州来,去找张玺了?”

千杯道人:“我去了广州,将你的铁狮子留在张玺那里,谁知几天后就听说了你杀孙风波的消息,立刻赶了过来。寻峦派也真是,应该知道松鹤谷向家的事情,离的又不远,怎么没派人过来?……咦,这么晚还有人来,又是送宵夜的?不对,是个高手!”

游方还真没察觉到有人来,就在这时,院门外有人说话,是向影华的声音:“千杯师叔,打扰您休息了,影华想见兰德先生,有事相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