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三十八章、兴捶双岗

熊居仕刚一出手,移转灵枢发动画地为牢,在视线模糊的那一刹那,游方一挥左手朝空中打出三枚晶石,红黄蓝三色分别是辰红石、雀蓝石、雄黄石,先缓后疾在半空瞬间形成一个等边三角,然后无声无息的化为了碎末。

三元大阵,最大的威力就是冲击神魂。在场众人从未见过有人如此运转阵法,发动的目的不是为了布阵,就是为了毁阵,还把珍贵的阵法晶石给损毁了。

理论上来讲,这样根本成不了阵势,谁能把三枚石头扔到空中恰恰形成一个等边三角?普通人办不到,以移转灵枢之力,秘法高手是可以控制的,但在相斗之中只有一瞬间的机会,游方要的就是这一瞬间,而且手法之精妙到毫巅,毁阵之果断令人目瞪口呆。

在场的观众做梦也没想到有人会这么玩。秘法晶石是有价的,这三枚晶石都不如刚才的燕尾双紫晶值钱,但加起来少说也有六、七十万。而且三枚聚齐,能配合成三元大阵非常难得,不提别人,在场的三元派掌门余中流简直有想哭的心情。

各门各派多多少少都有风水阵法传承,松鹤谷向家是其中最擅长、阵法传承最齐备、各种变化掌握也最多的门派,三元派传承中最擅长的阵法就是三元大阵,而布成三元大阵最好的阵枢器物就是这三种晶石。

余中流来此的目的之一,就是想顺道求购这三种晶石,但是向笑礼很遗憾的告诉他,现在凑不齐,雀蓝石和辰红石倒是有几枚,但是雄黄石的用途更广,一旦采掘出来早就分发给众弟子了。向笑礼让余中流不必着急,等到再有雄黄石出现,一定命人凑齐整套送到三元派。

余中流无奈,当场开了一百二十万的支票先把钱付了,定下两套,并且肯求向笑礼,一旦凑齐优先给他。结果第二天就出了孙风波被杀之事,勘验现场的时候余中流吃了一惊,他发现了那棵光秃秃的大树周围散落的三色晶石粉末。

众人推测,是孙风波布成了三元大阵,结果让对方破了,连晶石也被损毁,唉!

今天见到游方如此出手,余中流都傻眼了,转眼又见到三枚自己重金欲求不得的晶石就这么凭空损毁!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当初那个三元大阵恐怕不是孙风波布下的,而是“兰德先生”以同样的手法损毁的。

真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啊!余中流这么想,实地查验过孙风波被杀现场的高人前辈也都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这一出,这才恍然大悟。

余中流只是见到了游方对付熊居仕这一幕,假如他亲眼见到游方杀孙风波的场景,恐怕会按捺不住冲上前去拉住游方,亲自出手替他把孙风波给宰了,然后请求游方把那三枚晶石给他得了,因为那三枚晶石与现在这三枚是不一样的,简直是可遇不可求之物。

秘法晶石分为两种,一种就是完美的天然矿物晶中,可为风水阵法所用之物。另一种是有“移转灵枢”境界的高手,以炼境之法与心神相融,根据它的物性赋予它独特的灵性,并且洗炼到最为精纯的程度。但这种晶石已经是一种独特的法器了,可以随心意发动灵性,不仅仅是能用来布阵而已。

能炼成这种晶石需要特殊的机缘,不是想洗炼就能成功的,一不小心会损毁,所以世间高人倒不是炼不成,而是代价有点大。游方很走运,一共炼成了十枚,第一枚就是送给齐箬雪的燕尾双晶香花石,其独特的灵性对普通女子来说也许是无价之宝,但对于增加风水秘法的效用却无多大帮助。

另外九枚是一次炼成的,就是发现建木那晚布成的灵枢大阵,其机缘太难得,是以建木为阵法核心,运转整座山川的沉睡生机,借助了那个古老仪式的力量,有点莫名其妙与误打误撞,简直是走了狗屎运。

像这种晶石就很难开价了,因为它凝结了炼境者的心血甚至是心神的寄托,这种东西值多少钱不太好说,总之不是想花钱就能买到。游方只知道这些东西的用途,有了也就有了,成功了也就成功了,不管什么东西不都是拿来用的吗,他并不完全了解其行情与讲究。

杀一个孙风波,毫不犹豫的接连损毁七枚,也不知道在阴曹地府中的孙风波做何感想?今天发动的三元大阵,威力比那天要小多了,而且游方的目的也不是为了伤熊居仕的元神,控制的手法不太一样,瞬间引爆只是扰动他的元神感应恍惚。

熊居仕是全力出手,展开了所有的神识之力移转灵枢,务求一击成功,这样做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施展的秘法威力更大,坏处就是没有余力自保容易被人偷袭。但是画地为牢术的妙用就是为了困住对方,所以他也没想到游方会瞬间偷袭。

熊居仕一动,游方紧接着就动了,三枚晶石后发先至在他上空引爆三元大阵,熊居仕只觉得神魂一阵恍惚。仅如此还制服不了他,游方在引爆三元大阵同时,右手一抖,就似变戏法似的展开了一幅大约二十公分宽、六十公分长的画卷。

场外围观的众人神识中感应到一片浩荡精微的山水地气弥漫而开,竟能与整座松鹤谷产生奇异而微弱的共鸣。游方这幅画卷曾在费居村后山谷中炼境携景,而那个山谷与松鹤谷的风水垣局惊人的相似,画中包含的灵性在此发动,奇异的妙用更足,这一瞬间就将熊居仕的元神摄入画卷。

熊居仕困游方的人,游方则困他的神。

熊居仕能不能挣脱?以他的功力只要收摄心神运转神识,应该能从画境中恢复清明。但游方哪能给他这个机会,右手展开画卷的同时,左手已经拔出了一柄短剑,朝着身侧一划,身形像高速旋转的连线陀轮突然断了线,飞速的向外射了出去。

熊居仕的画地为牢术虽然精妙,但在这一瞬间却失去了主动攻击的目标,只是在那里没有目的的运转发动,游方自然能找到破绽。秦渔的剑尖微颤,集中了所有的神识之力以及内劲还有其包含的煞意灵性,沿着地气运转的方向切开了一个口子,几乎没有费多大力气就钻了出去。

这一手功夫还是当初在永芳堂前跟张流冰学的,但此时的游方施展起来要精妙多了。向影华也曾给他启发,前不久游方有一天晚上布下灵枢大阵滋养神魂时,向影华就沿着阵枢运转毫无扰动的走到了他面前。

当时游方并没有发动大阵对向影华攻击,只是在独自运转阵法而已,所以向影华能够很轻松的走进来,那种情况与此刻很相似。

游方的身形飞了出去,却没有走直线,而是沿着地气灵枢运转的方向飘了一个非常夸张的S形,快的就如鬼魅一般到了熊居仕的身前,画卷与短剑都已经收起,伸手一拍他的肩头,用的是内劲打穴的手法。

熊居仕浑身一麻动弹不得,右手一松六爪黄龙玉如意跌落,被游方顺势接了过去,此时画地为牢秘法已被破去,一切恢复了正常。

解说起来这么复杂,但前后不到一秒钟功夫。游方打出三枚晶石时,众人眼神一直,有些猜疑他是三元派哪位前辈高人的弟子;游方展开画卷时,在场高人又不禁猜疑他施展的是寻峦派的寻峦诀;等他摆脱画地为牢的束缚,以诡异的身法来到熊居仕身前,众人差点又以为这是八宅派的八宅游年步。

到最后,愣是没看出来传承与底细,本就看不出来,游方是个野路子!他的秘法修为究竟如何?很抱歉,也看不出来!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高深莫测!至少在在场的晚辈弟子心目中,就是这种震撼的感觉。

原因很简单,论功力他虽不如熊居仕深厚,论手法却要精妙的多,也根本未尽全力,众人只看出他至少有移转灵枢的境界,却不清楚究竟他有多厉害,反正对付一个熊居仕已经太轻松了。

虽说一出手打出了三枚晶石有取巧夺人之嫌,但在场的人扪心自问,谁能将神识控制以及阵法运转掌握到那么精妙的程度?而且手笔大的惊人呐,相当于烧了六、七十万钞票,仅仅就为了图个利索。

试法切磋本身就是一种展示,像这种演示对于在场众人来说实在太珍贵甚至昂贵了,哪能随便见到此等场面?看人家的表情根本没当一回事,这才是前辈高人的身家与底气啊。这是为了炫耀吗,当然不是,人家就是骑一辆破摩托来的,这就是真正的率性洒脱。

而且游方随后的出手高明异常,展画卷、挥煞刃、破秘法、夺法器都是一气呵成。

熊居仕躬身行礼致谢,全场鸦雀无声,只见游方背手微笑道:“熊居仕,你的功力不错,画地为牢的秘法施展的也十分精妙,但有一点,风水秘法从天地灵机变化中所悟,试法之时也应知变化之道。

你出手过于自信,疏于守护神魂,为我瞬间所夺。元神一困,则秘法破绽尽露,功力再强,亦可取巧破之,这便是变化之道。至于我冲击你神魂的那一招,共用了三枚秘法晶石瞬间成三元大阵,却毁阵而击,这也是阵法之变化,前不久杀孙风波,所用的最后一招便是如此。”

游方看起来倒是很坦荡,把杀孙风波的最后一招都交待出来了,完完全全就是前辈高人在苦心指点与谆谆教诲晚辈弟子的样子。众人刚才不是想捧他吗?那就顺势让他们捧,游方就以前辈高人的身份和语气说话,却让人无话可说。

况且他讲的这一番变化之道,未尝不是至理明言!

此言一出,众人发出一片哄然的喝彩,刚才短短不到一秒钟的试法,实在是太炫了!熊居仕面带愧色再度躬身行礼,口中只能连连称谢而退,转身回到了场外,躲在熊家众人的身后几乎不好意思抬头。

这时有人轻轻挽住了他的手臂,只听师妹陆月居在耳边小声道:“师兄,你输的不冤也不丢人,没必要这副表情,坦荡大度一点,才是大家传人的风范。兰德先生指点的很好啊,以师兄的功力,今后勤加修习并参悟变化,一定会成为当世高手。”

而游方向熊居仕抱拳还礼后,又朝周围微笑道:“下一位,谁下场试法切磋?”

谁下去啊?谁都不想下去了!出场露脸当然好,但是去陪衬别人露脸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看了游方刚才的手段,剩下的五位青年才俊谁心里都没底。虽然是与长辈过招,落了下风也不丢脸,但至少来往几个回合尽展手段才算出了风头,而这位兰德先生收拾人也太厉害了,根本不给露脸的表现机会。

众人都望向八宅派弟子梁广海,梁广海无奈硬着头皮正要下场,却被师父韩知子拉住了,只听这位八宅派掌门摇头笑道:“我看兰德老弟就不必再出手了,让孩子们自行试法切磋吧。师弟为了演示阵法控制及变化之道,好大的手笔,已经足够众晚辈感悟琢磨了。”

众人都笑了,游方也趁机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没有再坚持要出手。他本来就没打算将六场试法进行到底,顶多出手两场而已,然后自己就下场。

刚才有人暗中玩“撤天梯”的门槛已经被拆了。对付这一招,最好的办法叫“兴捶双岗”,江湖门槛中的“兴岗”与“捶岗”合用。

所谓兴就是捧,你捧我就让你捧,所谓捶就是惊,你想撤梯子,我吓你一跳,让你这梯子架起来撤不掉。要想做到这一点,必须要有真本事才行,这就是所谓江湖术中的尖、里并重。游方之所以敢这么做,因为他根本不怵熊居仕等人。

原因并不复杂,一位在家中炼剑的高手,与另一位在千军万马中厮杀出来的剑客,假如功力相当,碰到一起斗剑的话结果会如何?用脚后跟都能想到,真动手试法,熊居仕哪能玩得过游方?熊居仕功力再深,比孙风波还有相当一段差距,游方在生死纠缠中连孙风波都给杀了,何况是在试法切磋中对付熊居仕这位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坐下之后,有向家弟子撤了原先的杯子给他重新上茶,三元派掌门余中流趁机开口道:“兰德先生为了向众晚辈演示阵法控制、运转与变化之妙,实在是太破费了。您方才说以三元大阵冲击神魂最后杀了孙风波,我看见了损毁的晶石痕迹,今日又亲眼见到你施展此种变化手段,请问,这三种晶石,您手头还有吗?”

他还没忘记这茬呢,见游方将辰红石、雀蓝石、雄黄石随手乱砸,假如还有的话,向这位小前辈求购,不也省事了吗?

游方摇了摇头:“那三枚晶石,我手头没有一样的了。”这倒是实话,他身上能藏九枚晶石,原先那七枚已经损毁,除了七耀石与冷云晶之外,又补了另外七枚随身携带,要不然今天怎会突然打出三元大阵?

一听这话,应该还有别的,向笑礼也很好奇,追问了一句:“兰德先生手边还有什么晶石?拿出来让向某也开开眼界。”这话说的太客气了,向家就是开采晶石的,还需要开什么眼界?

游方闻言呵呵一笑,顺手从兜里掏出来一枚七耀石道:“我对秘法晶石研究不多,听闻松鹤谷向家最精此道,还想请教呢。”

既然是向人家请教,自然要掏最好的出来,然后有那么几秒钟,场面又安静下来,众高人眼神都有点发直,还有几位没见识的晚辈在小声的问身边的长辈究竟怎么了?

游方拿出这一枚矿物晶与刚才那三枚可不一样啊,前文提到过,秘法晶石分为两种,这枚七曜石分明经过高人以炼境之法与心神相融,将灵性洗炼到最为精纯的程度。更有意思的是,游方居然在向家门主眼前掏出来了,场面多少有点滑稽。

游方真不是故意的,聪明人也有犯傻的时候,他受了一连串的误导:第一个误导者是师父刘黎,估计老头早就发现郴州城中有漏可拣,让游方去捡便宜,却故意轻描淡写没把话说清楚,其用意可能是考验徒弟在无意中究竟肯下多大的功夫,那么他就将有多大的收获。

第二个误导者就是他自己,游方将功夫下到了极致,几乎收获了全部,然而花的钱太少,五十多枚晶石只用了三百多块,无论知道这东西有多好用,潜意识里也不会把它们看得太贵重。

第三个误导者是向影华,游方将九枚矿物晶洗炼出最精纯的灵性,然后遇见的是向影华。她那一十三枚罕见的微型硅玉轮晶髓,都是灵性洗炼精纯之物,就那么镶成手链很随意的戴在外面,无形中给游方一种感觉,这东西的灵性洗炼精纯之后妙用虽佳,但也没什么太过珍奇嘛。(注:此处可对照一百二十七章阅读。)

殊不知那串手链,在江湖上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也怪月影仙子话太少,没对他解释清楚。后来向影华见到箱子中有九枚晶石混杂物性,以为游方也是大行家,这一方面的话题就更没多说,说多了反而有炫耀向家之意,向影华还真不是个爱炫耀的人。

昨天揭破向田华的恶行,游方本有机会修正自己的“错误观念”,假如晶石不值钱,向田华干那种事做什么?但他认为秘法晶石虽然值钱,却没想到真相是那么夸张,以为向田华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与别人交换秘法器物与好处,反正“成本”也不高。

也怪他只问华有闲却不问向田华,而且并不了解向家每年所得晶石真正的数目,见一个矿洞里就采出那么多,周围有很多矿,想当然的以为产量不能少了。

第四个误导者是向笑礼,刚才一盘子端出来六枚一模一样的燕尾双紫晶,都是游方从来没见过的,然后像给孩子分糖豆一样送给了六位年轻人,看上去也没什么大不了嘛。殊不知向笑礼是早有准备,好不容易才凑齐的,就是为了今天的场面。

刚才话说的好听,“出手试法之人,我向家皆有谢意”,结果众人起火架秧子,把游方顶了出去,出乎向笑礼意料之外,他也在暗中皱眉,该怎么“谢”人家呢?现在再让向笑礼拿出第七枚燕尾双紫晶,仓促之间他也掏不出来。

众人惊讶之间,向影华站起身来,走到游方身前道:“兰德先生有此种晶石?七曜石虽不贵重,灵性洗炼精纯却异常难得,稍有不慎七色光芒离散便会损毁,影华最近正在洗炼七曜石,却接连失败三次,不知这现成的一枚,兰德先生肯否割爱?”

她这一句“七曜石虽不贵重”又是无意中的误导啊,比尔·盖茨说他家住的房子不贵,还真不是撒谎,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含义可不一样。向影华性情淡定,说话办事却很直接,她真的想要这样一枚晶石,却一直没成功,见游方突然拿了出来,于是开口相求。

游方也站了起来,微微一笑道:“你怎么不早说?拿去就是了!”随手就递给了向影华。

游方这一次出门,一共带了十八枚晶石,恰好能布成两套灵枢大阵,他手边有七曜石,向影华见过,就是箱子里那九枚之一,后来又在费居村山谷中见到游方布阵,但是这枚灵性洗炼纯净的七曜石还是第一次看见。

周围的人眼神又有点发直,这也太、太、太大方、太潇洒了吧?但是联想到他刚才随意损毁三枚晶石的手笔,倒也可以想的通,就是有点忒败家!

熊居仕在心中暗道:“我怎么没有这东西,要是我送的多好!”这话当然没说出口。牛金泉小声嘀咕:“我怎么没有想到,还可以送月影仙子晶石呢?”却被他老爹狠狠瞪了一眼。千杯道人在一旁悠悠道:“一掷千金,只为博佳人一笑,老弟很是豪放啊!”

老道就坐在游方身边,说话时以秘法拢住音,只有近处的游方与向影华能听见,游方这傻小子居然没听懂,一愣神不解何意,却把向影华说的脸色微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