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三十七章、撤天梯

讨论到最后,是骡子是马还是要牵出来溜溜,本来嘛,秘法修为境界就需要展示,否则谁知道你有没有那份功力?在天下同道面前与月影仙子一起发动天机大阵,自然是极大的荣耀,甚至会成为年轻一代高手中的表率,但如果有什么闪失没有成功,到时候下不了台丢人事小,搞砸了人家十二年一度的“祭祖地灵枢”仪式可就不好收场了。

最好的演示方式就是出手互相试法切磋,这当然不是生死相斗,就像习武之人的招式拆解,出手者与旁观者都可有印证心得,能见识江湖各派的精妙手段,也是个难得的观摩机会。韩知子此言一出,众人几乎一致附和,尤其是那些与自身无关的门派声音最大,谁都想看热闹,简直有点起哄的意思。

向笑礼一见这个场面,咳嗽一声道:“此议甚佳,只是出手印证的得失,千万莫要伤了和气,互相演示即可,也不必分出胜负高下。”然后又转身冲侄女道:“影华,你的秘法境界已在我之上,应有眼力分辨谁适合发动天机大阵,若大家都有这份修为,则邀请一位便是,出手试法之人,我向家皆有谢意。”

说完话一摆手,有一名女弟子手捧托盘走上前来,托盘中装的是六枚一模一样的燕尾双紫晶。这种矿物晶很特别,是紫晶石的质地,同时又是燕尾双晶的结构,兼有二者的物性与阵法用途,平常很少见,至少游方一枚都没见过,看来向家是早有准备。

送给六位青年才俊每人一枚,以示毫无偏私之意,还没出手先有好处,六人都很高兴,纷纷还礼道谢。向家已经很大方了!秘法矿物晶虽然珍贵难遇,但毕竟可以人工开采,不是什么无价之宝。不同的晶石价值也有差异,假如按平时的规矩,花钱买的话,这样一枚燕尾双紫晶要三十多万,等于一人送了一辆好车啊。

除了游方这个不懂行情的“傻小子”之外,在场众人无不惊叹,心中暗道向笑礼真舍得下本钱!不论怎么样,向影华只能请一个人共同发动大阵,而向笑礼此举等于向六大派示好。在场这些人应该都不愁吃喝,但也不全是大富大贵,礼物送的够重了,而且顺理成章让人不必推辞欣然而受。

但是向笑礼也不吃亏,收了他的好处,就等于有了好说话办事的交情,将来有什么事情、搞什么合作、做什么生意,都会方便许多。这六个年轻后生,不出意外的话,将来都是执掌一派宗门的人物,到那时未必看得上这些好处,想结交的话现在下本钱最合适。

向笑礼刚才没说“莫要伤人”,只说“莫要伤了和气”,因为风水秘术与拳脚刀枪不一样,从原理上来讲就不是一种格斗伤人的技巧,如果不是生死纠缠的话,只是互相演示修为境界,确实不必伤人。

怎样出手才能不伤和气呢?年轻人都有好胜心,万一为了面子斗出火气来怎么办,各派尊长都在叮嘱弟子一些要注意分寸的话,而几位年轻人的表情显然是跃跃欲试。刚才话说的清楚,试法切磋之后,月影仙子将开口邀请他们其中的一位共同发动天机大阵,都是世家大派的骄子,谁不好个面子?

这时九星派没杖堂堂主张道子说话了:“张某倒有一个好建议,兰德先生从海外归来不久,助叠嶂派清理门户、为我九星派诛杀叛逆,我等晚辈敬仰万分,只是遗憾未能亲眼目睹前辈出手的风采,不如让六位晚辈弟子轮流向兰德先生请教。

这样的话,既能见识年轻一代前辈高人的非凡手段,又能请兰德先生指点各派晚辈的修炼得失,各派才俊之间又不伤和气,岂不是皆大欢喜?”

就这一句话,竟然有一大票人哄然叫好,纷纷抚掌赞同。众人附和的原因不一,大部分人是真想见识一下“梅兰德”的手段,想看看这人究竟有几把刷子?哪里就冒出来一位风门前辈,还这么年轻?千杯道人声名显赫地位崇高,说出来的话别人不好质疑,但找个机会搞清楚底细总是好的。

还有一部分人是想起火架秧子——烤他!

这里就有人看游方不顺眼,杀孙风波,他得了名望,却让整个九星派丢脸,还得恭恭敬敬表示感谢;当众揭破向家丑事,差点牵连江湖同道,却只能对他更加尊敬与礼遇。小小年纪凭什么啊?叫你一声前辈还真成前辈了,看年纪是在场最小的一位,就算从娘胎里开始练功,又能高明到哪里去?

在场的六位青年高手都是当世才俊,自幼得世家大派传承,谁比谁差多少?但是身份不一样,他们向游方“请教”,哪怕落了下风是一点不丢脸,而游方“指点”晚辈一个不留神自己输了,那么跟头可就栽大了。假如连输六场,往后可就再也抖不起前辈高人的威风了,传出去都是一个笑话。

心里虽然这么想,话说的却是相当好听,将“兰德先生”捧得高高的,仿佛就是地位崇高受人敬仰,十分诚恳的请求他指点后辈。这也是一种江湖门槛,叫“撤天梯”。

所谓“撤天梯”,通俗的说就是找个借口将你捧得高高的,不好再下来,然后将梯子一撤再找点事情,假如你的本事不足以承受那么高的地位,跟头会栽的很惨。往高深一点说,这就是《鬼谷子》中所述的权谋术“飞箝”,人人都喜欢被捧,这就是阴人的好手段。

《鬼谷子》可是一本奇书啊,也可以说是江湖纵横术集大成的典籍,现代汉语中有一个词叫“揣摩”,语出《鬼谷子》中的“揣篇第七”与“摩篇第八”。相传鬼谷先生有孙膑、庞涓、苏秦、张仪四个学生,不论是文是武,都是阴人的祖宗。

沈慎一回头瞪了张道子一眼,但是话已出口众人同声附和,已经无法收回了。

想破飞箝术,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不要顺着梯子往上爬,还没等游方说话,千杯道人先开口了:“何必烦劳兰德老弟呢?贫道久未行走江湖,也想见识一下后辈的手段,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啊,不如就让我来吧。”

他出头把事情揽过去了,假如换个场合,别人还真不好驳他的面子,但是今天不同,熊大维当即摇头道:“千杯长老此言差矣,年轻人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凑热闹了,否则这些孩子们恐怕会畏手畏脚施展不开。……兰德老弟侠肝义胆深明大义,在场同道无人不敬佩,更难得如此年轻就有如此成就,居仕,你应该好好向这位小前辈请教。”

熊氏家主一开口又把游方顶到前面去了,他也有使绊子的意思,讲的话说不清是褒是贬,特意强调“年轻人的事情”,显然在压游方的长辈身份,但同时说的又很好听,将游方夸的跟一朵花似的,让人挑不出毛病。

熊家与向家世代交好,并不仅指两位门主交情好,两家弟子私下里也多有结交。昨天的事情,“梅兰德”也等于开罪了某些向家子弟,虽然向笑礼不好说什么只能表示感激尊敬。做为熊大维来说,如果不动声色让游方栽个跟斗,向家有些人嘴上不说,暗地里也会感激他的。

而且有同道猜疑,与向田华私下做晶石交易的就有熊家晚辈,这让熊大维很不舒服却又没法解释。另一方面,他发现向影华与游方的交情似乎不一般,前一阵子亲自奔波调查孙风波被杀之事,昨天晚上还邀请他一同护送华有闲离开,那么晚才回来。

向影华素有月影仙子之名,由于修为与身份,眼界自然很高,不太好接近。但“梅兰德”凭借受人敬仰的前辈高人身份,最能迷惑姑娘家,这对熊家的如意算盘可不是什么好事。假如想个办法让“梅兰德”当众丢人出丑,来个釜底抽薪,这才更有利。于是他也顺势起火架秧子,继续把游方放在火上烤。

众人的小九九,身为东道主的向笑礼当然也清楚,事情出乎意料之外,他可不想让游方下不了台,但又没法直接劝阻,毕竟不论是真心还假意,大家都是在恭维“兰德先生”,他总不能当众驳面子,只得皱眉道:“兰德老弟受伤初愈,若不便出手,也不必勉强。”

他表态了,出不出手全在游方自己,同时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就是刚刚受过伤,游方如果感到为难的话,就顺势下台阶,虽然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但总比当众栽跟头好。

众人的眼光都看向了游方,而游方却笑了,他笑着站起身来,很随意的走到前方的空地中央,转过身来道:“前日受了一点小伤,不碍事。既然诸位同道如此热情,梅某人就却之不恭了,指点不敢当,今日借此机会领教各派才俊的手段,请同道一起评点切磋。……几位,谁先来?”

聚会的气氛一下子就到了高潮,千杯道人想拦着都来不及了,游方是先下场后说话,语气谦和却带着十足的自信。有人感到很惊讶,心中暗道这位兰德先生是不是不太懂江湖门道,难道看不出这是“撤天梯”的手段吗,下个套就往里钻?毕竟对他印象很好的人也有不少,但已经无法劝阻了。

游方怎会不懂江湖门槛?他玩的比谁都精!假如换个场合他也许顺着向笑礼的话就下台阶了,江湖上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虚荣的面子并不重要。但是此时此地却不行,他可是当代地师传人,在江湖各派面前第一次亮相,假如今天连熊居仕、梁广海这些小萝卜头都镇不住,将来还怎么镇得住熊大维、韩知子等老萝卜缨子?

使什么手段不好,玩江湖门槛想要他栽跟头,等下辈子吧!要玩就玩彻底,对付“撤天梯”又不是只有一招。

游方站出来了,六位年轻高手谁先上?牛金星想往外走,却被他老爸牛月坡暗中拉住了。对手毕竟是前辈高人,先让别人上去摸摸底细也好。众人又都看向熊居仕,刚才熊大维话已经说出来了,让儿子好好向兰德先生请教,那就让他先上吧。

一见这个场面,熊大维对儿子道:“居仕,你就先下场请兰德先生指点,前辈受伤初愈,你出手要注意分寸。”

熊居仕答道:“遵命,孩儿一定不会伤了同道和气。”然后又朝向影华一抱拳道:“影华师妹,请您指点居仕施展秘法的得失。”然后才走到场中,离游方大约三丈外面对面站定,抱拳道:“兰德先生,请指教!”

这父子俩的话差点把游方的鼻子都给气歪了,老子稍微客气一点点,要儿子出手注意分寸,而儿子的语气是稳占上风,根本没把他这位“前辈”放在眼里,反倒先跟向影华打招呼。

游方也是年轻人,不可能没有火气,在心中暗道:“看你这意思,是怕我抢你想泡的妞?你知不知道向左狐是怎么死的,我哪有这份心思?我容易吗,而你这位大少爷只想着争风吃醋!还能不能干点正经事?想要我栽跟头,今天不让你栽到姥姥家,我就不叫梅兰德。——靠,我还真不叫梅兰德!”

心里这么想,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微微沉着脸道:“熊居仕,我虽不敢以尊长自居,但在你面前,也不适合先出手。你出手时一定要看清楚我的反应,莫要辜负了试法切磋的美意。”

河马打哈欠,这话好大的口气!言下之意——我出手是给面子指点你,一定要看清楚了,别到时候稀里糊涂的下去,什么收获都没有。既然对方不客气,反正就对着吹牛呗,又不用上税,谁还吹不过谁啊?

听起来很狂,但也是一种嘲讽式的提醒,因为熊居仕做的不对在先。他抱拳之后就站在那里等着,等上菜呢?既然是向前辈请教,哪有让游方先出手的道理?

熊居仕脸色微红道:“是晚辈失礼了,前辈小心——画地为牢!”

话音未落他就出手了,取出一支六爪黄龙玉如意,朝天一挥,游方身形陡然一阵模糊,风声传来却感觉不到有风吹过,游方周围的空气仿佛成了旋转的毛玻璃。熊居仕展示了移转灵枢的境界,试法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如此,施展的是很高明的“画地为牢”秘法。

只要将游方困在当场不能挣脱,一盏茶的功夫就够了,然后收了秘法说几句客气话,表面上没什么高下胜负,但谁都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他的面子是挣足了,而且显得相当潇洒从容。如意算盘打的很好,一出手就尽了全力。

游方确实是等他先出手,一瞬间也被“画地为牢”困住了,他有感应,熊居仕的修为境界与他差不多,但功力却要深厚得多,同样的秘法游方施展不出这么大的威力。不愧是家学渊源自幼用功,占了不少便宜,至少这一手画地为牢术,游方就没有学过。

熊居仕究竟困住游方多长时间?说实话,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因为太短了,绝对不到一秒钟,估计也就在半秒左右吧!他刚刚出手,元神就一阵恍惚,紧接着周围的景物变了,仿佛置身于陌生的浊山雾水中,然后右肩一麻全身动弹不得,眼前所见又恢复了正常,仍然站在松鹤园林中。

天空有红、蓝、黄三色碎末撒落,手中的六爪黄龙玉如意已不在,周围众人皆是一脸惊叹之色,神情很是震撼,有的晚辈弟子嘴张的老大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却不是在看他,而是看着他身边的“兰德先生”,六爪黄龙玉如意就拿在游方的手中。

游方拍了他肩膀一下,仿佛很亲热的样子,笑呵呵的说道:“这支如意,拿好了,随身法器不能轻易脱手,摔碎了也怪可惜的。”

熊居仕身体再度一麻,突然又能动了,下意识的接过了六爪黄龙玉如意,神情就似梦游一般还没反应过来,又听见父亲熊大维在场外喝道:“居仕,还不多谢兰德先生的指点!”

所谓的试法切磋已经结束了,回过头来看,游方刚才的话一点也没有吹牛,熊居仕出手后根本没看清游方的反应,稀里糊涂的就下去了。谁也没有伤人的意思,但大家心里都有数,按照这个场面,假如真是生死相斗,熊居仕就算是有九条命的猫也得死翘翘,游方杀他多少个来回都够了。

熊居仕接过法器听见父亲的话,这才彻底恢复了清醒,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赶紧向游方躬身行礼致谢。他感觉到后背一阵阵发凉,一瞬间已经是冷汗涔涔,像他这种高手,试法中落了下风倒无所谓,最可怕的是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出手的?自己竟已经身陷必死之境!

不打你、不骂你,我吓死你!——这便是游方的手段。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熊居仕不知道,场外的高人却看得清楚。假如有录像的话,我们可以倒带回来,一帧帧仔细回放这半秒钟的“试法切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