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三十五章、我请你吃饭

华有闲也清楚,很难徒步从这里走出去,沿着公路逃跑的话很容易被追上,于是他躲在了山道旁的密林中,打算等到黄昏时,趁机爬上一辆运送矿砂的大卡车,躲在矿砂堆里离开这片深山。

应该说他已经很谨慎了,逃脱行动非常成功,可没想到向老板的反应极快,而且竟然能在深山密林中追上他,一路往山上追,华有闲终究没走脱,却很走运的碰上游方等人。

华有闲虽然害怕,但此刻还能沉住气,缩着脖子躲在游方、千杯道人、沈慎一三个人之间,简要的诉说了事情的经过,虽然短时间内没法介绍所有的细节,但事情已经足够清楚了。

游方面无表情,看着华有闲眼神中却有同情与赞赏之色,这孩子的遭遇确实很可怜,但绝对是个聪明、有主见、懂得隐忍的可造之材,也许是父母太老实,没有教他太多东西,头一次出来闯世界就吃了大亏,还好他并没有认命,尽一切可能的努力挣脱,差一点就成功了。

也不能说差一点,虽然又被向田华抓住,但是恰好撞见游方等人,他已经成功了,接下来就该向田华和相关人等倒霉了!

众人皆一言不发,千杯道人看着向田华的眼色如两柄无形的利刃,向笑礼的脸色已经和冰箱里冻了三天的猪肝差不多了,这位刚刚即位的松鹤谷门主,以平静、舒缓、低沉带着莫名压抑的声音问道:“向、田、华,这些都是真的吗?”

向田华脸上的冷汗已经干了,他想逃跑,可是在这么多高人面前,根本没有逃走的指望,那么多眼光就像刀子一般,宛如站在无形的枪林弹雨中。向笑礼没有发怒,语气很平静,阴沉的让人觉得恐惧,这是已经动了杀机啊。

他已经懵了,这一瞬间说了一番也许是这世上最不该说的话:“二叔息怒,这些事左狐伯父也是知情的,但是秘法晶石极缺,他并未责怪我。有很多晶石都让他拿走了,这半年来,江湖门风同道从我这里私下交换的也有不少,有人就在这里,就不能站出来替我说一句吗?”

向笑礼与向影华同时喝道:“放肆!”这时一道人影窜出去及时拦在了向田华前面,是向笑礼的儿子向风华,他张开双臂劝道:“父亲、堂妹,请息怒,若此刻杀了田华,向家更解释不清!”

向田华这番话无疑承认了华有闲说的是事实,但他却把向左狐与江湖同道扯了进来,向影华与向笑礼如何不怒?这一瞬间就动了杀机,要不是向风华拦一把,估计当场就能把他宰了,那么这一番话就无从查证,反倒更加解释不清了,传出去绝对是更大的丑闻。

游方冷眼旁观,能看出来,这件事与向影华或向笑礼没关系,这两人一点都不知情,否则华有闲也不会有说出真相的机会。将华有闲从向田华手里抢下来的人是向笑礼,第一个开口责问的人是向影华。

见向田华欲推脱罪责,竟然扯上了早已失踪的父亲,向影华根本不敢相信,向左狐已经不在了,随便他怎么血口喷人都不可能再辩解,一怒之下差点要动手杀人。而向笑礼之怒另有深意,向左狐究竟与这事有没有关系,他并不敢确定。

假如向左狐与此无关,那么向田华就是胡说,假如向左狐的确知情,也不可能对任何人宣扬。此刻向田华说出这番话来,脏水可不仅是泼向向左狐,而是辱及整个松鹤谷向家,再乱咬江湖同道以求自保,随便说出几个名字来,这事可就闹大了,向家会得罪整个江湖风门各大派!

孰轻孰重,向笑礼分得清,在那一刻他还真起了杀人灭口的心思,但被儿子向风华拦住了,提醒他不要冲动,当场杀了人麻烦更多。

向笑礼长出一口气,缓缓放下已经抬起的手,尽量平静的说了一番话:“向田华,你自作孽还不够,心地也太险毒。……若有江湖同道曾在你这里换取晶石,那也不过是正常交往,于世间买卖并无什么不同,与这件事更无关系,请你莫要再提一字。……风华,他若敢再提及以私采晶石结交了哪些江湖同道,立刻宰了!”

向笑礼话说的清楚,开采晶石是一回事,开采晶石的方式又是另一回事。看来向田华私自采了不少晶石并没有交到松鹤谷,那么私下里与江湖同道肯定有所交易为自己谋利。如果有江湖同道用什么好处与向田华换晶石,那也与华有闲所说的事无关,不要扯进来。

这只不过是一种正常的交换而已,但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也不好听,所以向笑礼给儿子下了道命令,假如向田华再提这茬,就立刻杀了他!

然后他又冲游方长揖行礼:“多谢兰德先生,今日若不是你无意中喝破,险些让这畜生骗过,不仅恶行难止,假如来日事发,我松鹤谷也是有口难言。既然是您问的,就请您继续问吧。”

这下倒好,向笑礼为了避嫌,还是让游方来背这个苦差事,表面上却是感激不已。这话可不好问,一不小心也不知道会得罪谁。游方却不问向田华,继续问华有闲道:“这位小兄弟,你刚才看见我们为何不呼救?就算说不出话,使个眼色也好。”

华有闲也搞不清楚这些是什么人,他们说的话也听不太懂,却明白究竟是谁在护着他,游方问话他就答,有些畏缩的一指向笑礼道:“我听向老板叫他二叔,以为你们都是一伙的。”

游方接着道:“你误会了,这位大叔是好人,你逃出来了,那里面还关着多少工人?我们要把人全救出来。”

华有闲:“还有二十八个人,我问过,都是学过石匠手艺的,他们招工时就提了这个要求,我爹也是石匠,我从小就学过手艺。”

这时向影华忽然插话了,走过来柔声道:“小兄弟,你千万别害怕,我们不仅要救你,还要感谢你,你能不能回答我几句话?你在那里被关了多长时间,那个坏蛋一共找到了多少宝贝,都是什么样的?”

一见这位大姐姐长的好漂亮,人也和善,刚才开口也是想帮他,华有闲就实话实说了。他在峡谷里被困了十四个月,在此期间向老板一共挑走了二十三枚宝贝,他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名目是什么,但听他的描述,内行人却能明白。

就在这十四个月中,矿洞中的工人一共开采了十七枚钨光石、三枚黑钨晶、一枚银珊瑚、一枚萤晶石、一枚燕尾双晶石。华有闲的记性非常好,而且这是这段日子以来生活中唯一的大事,他描述的非常清楚。

向影华皱眉道:“这十四个月,如果我记得没错,向田华只交到松鹤谷十三枚钨光石。除了那个矿洞之外,此矿山中本就有钨光石出产,每隔一、两年偶尔可见到黑钨晶,上交的数目与以前大概也是吻合的。看来矿洞中采的晶石,都被向田华私自截留了。……今日事发突然,向田华并未做好准备,需要仔细搜一搜他在矿山中的住处。”

向笑礼点了点头,又问道:“诸位同道,此畜生该如何处置?”

众人都不说话,还是有意无意的看着游方,既然是他出头那就出头到底吧,这时候说什么话都不太合适。向笑礼也用询问的眼神看了过来,游方只得硬着头皮道:“依我看,废了修为,报案交给警察处置,让警方调查,谁都无话可说。”

这种建议还真让人无话可说,谁的事就是谁的事,它牵涉到重大的恶性刑事案件,而且矿山里还有三个工头与二十八个需要解救的工人,怎么惩罚、怎么赔偿、还牵连到谁?牵涉到太多的人了,不合适由向家私下去解决,如果向笑礼真的坦荡的话,那就公事公办交给公安。

有人点头,有人却皱眉。交给公安也是件麻烦事啊,因为普通警察无法理解向田华骗这些个工人回来,挖那些个不值钱的晶石想干什么?游方适时的又补充了几句:“大块整体矿物结晶,这些年在收藏观赏品市场中炒的也很热,品相好的很值钱。另外,我听说外地有黑心砖窑,专骗无知少年做苦力,那么出现在矿山也有可能。……该救的人一定要救,该抓的人一定要抓,该打点的事情也需打点。”

这番话听似莫名其妙,其实是在提醒向笑礼,也是让警方理解作案的动机。其实不论动机是什么,该处罚的是这种行为,别说是采晶石,哪怕是什么目的与好处都没有,干这种事也该枪毙!

说完这番话他突然扭头冲千杯道人来了一句:“你我在鸿彬工业园所遇,以为已经很黑了,没想到啊!”

千杯道人没搭这个茬,举起葫芦喝了一口酒道:“得失之间,在道心之守。”

向笑礼的脸色阴晴不定,终于叹了口气道:“风华,你立刻废了田华,我向家应主动去报警,命人悄悄进入峡谷盯好那个地方且勿惊动,无论如何,惩罚该罚的人,解救那些该救的人。……诸位同道,此事有辱松鹤谷门风,笑礼惭愧无已!就依兰德先生的话来处置,我向家绝无偏私,也请大家做个见证。”

沈慎一则劝道:“笑礼师叔,树大有枯枝,你也不必太过羞愤,听那孩子的讲述,此事做的极为隐秘,未败露之前你怎知其中肮脏处?今日兰德先生无意中开口点破,当众清理松鹤谷门风,也还你一个清白,否则的话日后泄露传了出去,那可真是好说不好听了。”

向笑礼曾经这么劝过沈慎一,如今这番话又还回来了,别人开口都不太合适,唯独沈慎一可以这样说,别忘了他就是因孙风波被杀而来的。

向风华随即押着向田华上了一辆车,还有几名向家弟子一起跟随,开着两辆越野车下了山。众人在山上看的清楚,其中一辆在岔道口奔山外去了,另一辆进入了峡谷。

众人都站在山上没走,并不说话默默的在等待什么,足足等了三个小时,屏息凝神中可以听见下方的公路上传来了警笛声,接着就看见了向风华的车领着几辆警车冲到了峡谷入口处,从车上下来的不仅有持手枪的刑警,还有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这场面可真不小啊!

众人只是在无声的观望,这时华有闲凑到游方身前弱弱的问道:“这位好心的大哥,我不敢留在这里了,能不能先送我走?我一辈子都会感激您的大恩大德。”

这孩子也看出来了,他得罪的是个有钱有势的大家族,在现在这个场合好像还安全,回头一旦落了单,谁知道会不会遭到打击报复?谁能保证向田华的同伙中就没有漏网之鱼?看样子游方是个信得过的人,说话也算数,他想趁机赶紧离开,这种心态完全可以理解。

他以为自己说话的声音很小,可是周围都是知觉敏锐的高人,大家几乎都听见了。向影华突然开口了,先对向笑礼道:“二叔,此案若说人证物证,已经足够了,可以放这孩子走,他吓坏了。”又朝游方道:“兰德先生,我能否请你一起送他离开遂川。”

游方还没答话,华有闲已经扑通一声跪下了,一边做势欲磕头:“谢谢恩人大哥,谢谢神仙姐姐!我一辈子都会记着你们的好,有机会一定会报答!”

他称呼游方为恩人大哥倒不令人意外,但称呼向影华为神仙姐姐倒是很有意思,月影仙子之名也不完全是虚传啊,在这位陌生的乡下少年心目中,她就是这种形像。

向影华一摆手,当然不能让他真的把头磕到地上,歉然道:“小兄弟,你不必谢我,其实我也姓向,你说的那个向老板,是我的堂兄,是我们家的人对不起你!”而游方已经顺手把他拉了起来。

……

还是游方开车,向影华坐在副驾驶位子上指路,华有闲坐在后排。虽然是在颠簸的山道上,但这一次游方的车开的很快,简直有一种坐战斗机的感觉。出山的几十公里路非常难走,但是并入一条大道之后路况就好了许多,进入遂川县内大约是在两个小时后,此时已是华灯初上。

游方在车上把自己的手机借给了华有闲,让他给父母打电话,约好在什么地方见面,华有闲在电话里一边哭一边聊,约定的地点还是郴州某处,他要父母在那边等着,他自己连夜赶过去。

好不容易打完电话,游方提醒华有闲告诉父母立刻关机不要再与外界联系,向影华突然问了一句:“华有闲,向田华答应给你工钱,还欠多少?一笔一笔都算清楚。”

华有闲掰着指头算,基本工资每月一千五,找到一块宝贝、所有工人每人奖励一千,找到的那个人再多得两千,半年后向田华给他涨工资了,每月是五千。筛选工作不算,华有闲亲手找到了八枚“宝贝”,除了他已经要来的两万,算来算去,应该还欠他六万八千元。

向影华让车停到路边,这时银行已经关门了,但自动取款机还可以取钱,找提款机将六万八千块一笔一笔取出来也够麻烦,向影华拿了钱回到车上递给华有闲道:“虽然不是我的错,但我向家有责任,这笔钱补偿不了你什么,只是你应得的工钱。”

游方在车上看着,暗自有所感叹,区区这笔钱确实补偿不了华有闲所经受的苦难,但论起来也与向影华无关,她不给又怎样?华有闲是自己要走,不去警察那里做证追偿,实际上就等于放弃了。而向影华还是把“工钱”结算了,就按华有闲自己说的数,甚至没有多说一句话,至于被华有闲花掉的那两万,他算成是已经领的,那就由他算去。

领钱后前走不远,游方也停了车,在路边一家商场里买了一双鞋、一条裤子、一根皮带、一件外套、一顶帽子、一个旅行包,回到车上让华有闲换了衣服,然后看着他将钱分成好几摞,贴身仔细收好。

本来应该吃晚饭的,可是华有闲哪有吃饭的心情,游方给他买了几个肉包子装在袋里,亲眼看着他上了一辆过境遂川前往郴州的长途汽车离去,这才放下了一件心事。

临上车前他还在耳边悄悄的叮嘱华有闲道:“刚才打电话,我听说你家在重庆万县,但父母都在外面打工,那就换个地方继续打工,见面之后不要留在郴州立刻离开,也不必着急回家乡,你是个聪明孩子,原因无需我多说。虽然可能没什么事情,但还是谨慎为妙。”

华有闲走了,游方朝向影华道:“孙风波之事,我深为感谢,今日之事,我万分佩服!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没吃东西,能否赏光请你吃顿晚饭?听说此地特色风味瓦罐煨猪脚不错,既然来到遂川,正好可以去尝尝。”

白天一闹腾,大家都没吃午饭,现在已经是晚饭点了,而游方竟然有闲情去品尝江西特色风味。向影华本想拒绝,可是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也没有抢着要请客,而是淡淡的点头道:“兰德先生想的确实周到,影华也饿了,那就多谢您的好意了,我们去吃饭。”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向影华却没有接也没看,等到对方挂断,她把手机关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