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三十四章、你就是这个命啊

原来是抓小偷,能从峡谷里跑到这个地方还真不容易,这么陡的山这么密的林,两人都挺狼狈。向笑礼冲那少年皱眉道:“这东西在外面不值钱,不过是个人爱好搜集而已,你偷它没有用处。”又朝向田华道:“案值太小了,不值得小题大作送公安,但什么事做了就应该承担后果,矿上不能留这种工人,打发他离开吧。”

这是人家的事情,人证物证都在处理的也很明白,在场的其他人谁也不好说什么。向田华回身扭住那少年的手臂喝道:“跟我回去,快收拾东西走人!”

那少年想挣扎,却哪能挣得过他,刚刚转过身,游方冷不丁在后面喊了一句:“华有闲,你爹娘在郴州找你!”

少年闻言全身剧震,奋力想转身,只艰难的扭过侧脸,想说话却发不出声来。向影华也是一愣,立刻道:“兰德先生,你认识他?……田华,快把人放开!”

就在这时,一直提着酒葫芦冷眼旁观的千杯道人,突然张口吐出一道酒箭,正打在向田华的肩头上,酒水并未飞溅全部浸入衣服中。就听向田华发出一声痛楚的闷哼,身子一晃,一只手臂软软的垂了下来,酒水从袖口流出顺着手指滴落。

几乎与此同时,向笑礼一闪身,已经到了近处一把将少年提了起来,往后一纵来到众人身前,使他脱离了向田华的控制。

众人都大吃一惊,向笑礼的身法很好,游方并不感到意外,他是见过向左狐的拳脚功夫的,想必与他齐名的笑礼先生也不会差到哪去。但是千杯道人在几米外喷出一口酒,竟然能够破了向田华的神识护身,而且将他的肩膀打脱臼了,好厉害的气劲!

游方以为自己的内家功夫已经相当了得,如此看来,这位道长的内劲绝不亚于他,真要动手的话就这一口酒箭就是极为厉害的暗器,假如事先没有防备,就算是游方在格斗中也很难躲开。内家功夫达到劲力外化程度,未尝不可破了高人的秘法,只是练到这种境界实在太难了!

“不过是偷东西而已,没必要杀人灭口吧?”见向笑礼已经出手把人抢了过去,千杯道人放下酒葫芦冷冷的说了一句,便不再言语。

原来在游方开口之后,正往山下走的向田华也是神色大变,手上有一个非常隐蔽的动作。一般人看不出来他想干什么,但是千杯道人立刻察觉到了杀机与凶险,二话不说直接出手。向笑礼本是一愣,很诧异向田华想干什么,千杯道人一出手他随即反应过来,立刻将那少年抢了过来。

向田华面如死灰,有点哆嗦的问道:“二叔,您老这是干什么?”

向影华上前,指着他道:“田华,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是个偷东西的孩子,是你们矿上的工人,哪怕你处罚的过分点,赶他走也就是了。被叫破身份为何要杀人灭口?当着这么多江湖同道的面,今天你必须交待清楚,不要狡辩说是千杯长老看错了,我也看得清楚!”

向田华:“哪有的事,我根本没想杀人,只想让他老实点,你们都在说什么?”

向影华:“暗劲打穴,运神识直透脑颅,冲击元神让人说不出话变白痴,这和杀人有区别吗?你究竟不想让他说出什么?”

向田华左手扶右臂,黄豆大的冷汗从额头上滚落,用哀求的语气道:“事关我向家隐秘,请门主单独询问好不好,您要怎么责罚我都可以,听我私下里把事情解释清楚。”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有些尴尬与惊讶,没想到状况会这么复杂。熊大维小声道:“向门主,需不需要我等回避?”

感到最意外的就是向笑礼,在这一瞬间他的脸胀红了,厉声喝道:“当着这么多同道的面,你如此阴毒,却说什么事关向家隐秘,我身为门主,怎会私毫不知?……诸位同道不必回避,今天一定要把话问清楚。”

话虽这么说,他也是个知道轻重的人,第一句没有追问向田华,而是转身问游方:“兰德老弟,你认识这小偷,他是什么人?”

游方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他,也从来没见过,但我曾在郴州火车站见到一对中年夫妇寻找他们失踪的儿子,我看过寻人的传单,记得相貌与名字,今天看见他突然想了起来,觉得极像,就开口喊了一声。……诸位若是不信,可以打一个电话,是寻人传单上留的,我如今还记得。”

游方顺嘴说了一个手机号码。还真有热心肠好管闲事的,九星派掌门沈慎一第一个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一边说话一边走到了华有闲的近前:“喂,请问是您发传单寻找儿子吗?……他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特征?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失踪的?……哦,我好像在江西遂川看见了,您别着急,我再确认一下是不是你儿子,然后再通知你们。”

沈慎一放下电话冲向笑礼道:“兰德先生说的不错,确实有这么回事,我能问这孩子几句话吗?”

向笑礼一拍华有闲的肩头,这少年混身一哆嗦,赶紧离开向笑礼躲到了游方身边,哑然开口道:“我就是华有闲!”

沈慎一:“你父母叫什么名字?”

华有闲:“我爹叫华望闲,我娘叫刘灵芝。”

沈慎一叹了口气道:“向门主不必多心,我只是确认兰德先生所言非虚,剩下的话我不再问了。如果真的事关向家隐秘,叫我等回避也可以,相信向门主一定能够处置妥当的。”

场面僵在了这里,问吧,担心向田华真说出什么向家的隐秘丑事,不问吧,反而更显得向笑礼心里有鬼。而且看千杯道人和兰德先生的表情,显然不想放过这件事,这么多同道在这里,肯定不能让向家私自处置华有闲。

向笑礼为了表示坦荡,转身道:“兰德老弟,这孩子既然是你认出来的,那就由你来问吧,不必忌讳田华那畜生说了什么。”

见众人的眼光都望向了自己,游方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耳边只听见千杯道人轻声道:“兰德老弟,你就把这事弄清楚吧,唉,你就是这个命啊!”

这话什么意思?命运、使命、还是指游方总是遇到不得不出头得罪人的倒霉事?游方冲华有闲招了招手,尽量温和的说道:“你别害怕,我们是好人,我在郴州还见过你父母,答应帮他们把你找回去,你能不能告诉我,是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的?”

这一问,可是捅了一个大篓子——

原来这少年跟着老乡出来打工,在广州火车站遇到一伙“招工”的,自称他们工厂的待遇很好,包吃包住每月工资很高。就是工作的条件艰苦点,在山里面挖宝贝,如果任务完成的好,还有额外的奖金。老乡不感兴趣,华有闲却动心了,跟着他们坐火车来到了郴州,然后再换汽车到了江西省这处深山钨矿中。

与华有闲同行的还有几十个被招来的工人,年纪都在十八、九岁,都是从外地偏僻乡村到广州来找工作的,大多是第一次出门。他们到了地方才知道上当了,包吃包住倒是真的,每天能管饱,三餐中还能见到一顿白菜炖肉片,但是住的地方在深山峡谷尽头一排与外界隔绝的工棚里。

峡谷最深处近两年挖开了一个非常隐秘的山洞,当矿脉开采没有经济价值,没有聚集的钨砂带,但洞壁上的岩缝中有各种矿物结晶生长,假如就是为了开采矿物晶,按正规采矿方式成本非常高。

华有闲这些人一到这里就被软禁了,根本走不出这片工棚的院子,每天都带着专用工具在山洞里攀爬岩壁采掘矿物晶,假如不小心把一块完整的晶体敲碎了,就要受到监工的打骂责罚。

开采下来的大块矿物晶聚合体,要尽量分解成完整的单个结晶形状,会有专人来检查。如果有谁采到了“宝贝”并完整的加工出来,会有“奖励”——第二天晚饭多根鸡腿。

工作条件是相当艰苦危险的,满是矿物晶的洞壁就像长满了锋利的刀口一般,稍不留神就会被扎伤。而且很多矿物晶生长在高处,还得架梯子或者徒手攀爬,曾经有两个工人从高处摔下来从晶丛上滚过,当场就血肉模糊没了命。尸首抬走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工头只说把骨灰送回了家还给了一笔巨额抚恤金,要大家以后干活都小心点。

这工作是不分昼夜的干,反正山洞里也不见天日。吃了睡,睡醒了就干活,实在干累了接着吃饭,吃完饭睡一觉起来接着干活,永无休止的轮班倒。每人每天都有额定的任务,完不成就要受责罚,而且这种工作不仅危险大、环境恶劣,要求也是相当高,哪怕完成了任务却损坏了矿洞中其他的结晶,同样也要受惩罚,非打既骂。

有人不想干了想逃走,结果被抓回来打个半死。想结工钱也没门,工头只说干完两年一起算,在这里拿钱也没用。华有闲提了个要求,自己不要钱,工钱能不能寄回家给父母?这里的负责人向老板答应了,把每个人的家庭地址与联系方式都要走了,却从来没有见到汇款单的回执。

华有闲是个聪明机灵的孩子,但是第一次离家出远门根本没什么经验,一念之差就陷入了这个陷阱。他看出来了,什么干满两年一起算工钱都是屁话,死人的事都亲眼看见了,这些凶神恶煞般的工头还能放他们走吗?恐怕得一直在这里干到死。

但是这里看管的太严了,三名监督的工头都是会功夫的,而且手里有家伙,他们处在峡谷的最尽头,通往外面矿区的门总是锁着,围墙很高别想出得去。见到两名企图逃跑的同伴被打的半死,工头说送他们出去养伤后就再没了消息,华有闲也明白那两人是凶多吉少了,再也不敢流露出要逃跑的意思。

与之相反,他表现出非常天真乖巧的样子,对工头所说的话深信不疑,经常诉说两年后赚够了钱回家的美好生活憧憬。另一方面,他是所有工人中干活最认真的,身子骨最灵活手也最巧。在他所开采出的矿物晶中,向老板挑中的“宝贝”最多,因此也最喜欢这个孩子。

而且他也不是一味的逆来顺受,除了相信工头的话认真干活之外,每次超额完成任务找到了更多的“宝贝”,总是提出各种要求,比如要奖金啊,要求多睡一会啊,来只烧鸡来瓶酒解解馋啊。向老板一高兴基本上也都答应了。

久而久之,与三名工头混的也比较熟了,对他盯的就不是那么紧,渐渐放松了警惕。而且华有闲还有一个优点,这活干的久了,自然就能在一堆看似都很完美的矿物晶体中,挑出可能是向老板想要的“宝贝”,这就是一种感觉,有时候很不靠谱,但有时候却非常准确。

正因为此,省了向田华不少事,有更多的时间在外面处理自己的业务,来的时候越来越少了。挑选晶石的工作都让华有闲去做,让他尽量将有可能是“宝贝”的晶石都挑出来,包括别人开采的,向田华只是定期来这里,在挑好的一批晶石中再检查一遍,挑出真正的“宝贝”。

所有开采出来的物晶体,普通人看上去都差不多,但是往往数千枚中才有一枚是向老板想要的“宝贝”,华有闲自然不可能精确的辨认,但经过他挑选一遍,大致上百枚中就有一枚,极大的省去了向田华的功夫。

华有闲的“本事”还有个特点,他虽不能精确的分辨,但基本上都不会漏过。而且只要他敢绝对肯定的,一般八九不离十,只是这种能确定的情况非常少。

这也许就是一种自发而不自觉的天赋吧?假如把当年未曾习练秘法的游方也抓进来,每天什么别的事都不干,就专心做这些,练个大半年估计也能有这本事,而且绝不亚于华有闲。

到后来,向田华干脆不让他进洞采矿了,专门干筛选矿物晶的活,好吃好喝还有单独的工棚住,待遇明显与其他的工人不一样,还口头通知他的工资翻了三倍。华有闲试探着要领一部分现钱,向田华还真的给他钱了,但是在这个地方有钱也没处花。

华有闲最聪明的一招就在于要钱,有钱之后他自己虽然出不去,但可以托三个工头帮他买东西,吃的喝的用的都买,而且中间好处、感谢多多,东西买来了大家一起享用。华有闲大方的很,三个来月时间,先后要来的两万现金几乎都这么花掉了,身上只留了几百块而已。

这一天向田华不在,华有闲却在一堆晶石中挑到了一枚“宝贝”。这枚晶石八面十二棱,结晶形状堪称完美,对着阳光一照内部也毫无瑕疵。再走进山洞到了没有光线的绝对暗处,却能看见它发出非常微弱的浅蓝色荧光,恰恰能照清楚指纹,过了十几分钟才暗下去。再拿出来对着阳光照一会儿,然后再进山洞,仍然是这样的情形。

这枚晶石不仅从外观上绝对符合要求,而且华有闲凭经验感觉它绝对又是一枚“宝贝”!这个矿洞里出现过各种“宝贝”,但就是这种“宝贝”数量最多,华有闲最有经验。

矿洞里快一个月没有出现“宝贝”了,向老板来催过好几次,甚至连工头都骂了,底下的工人有不少都挨过打,他特意通知一旦发现宝贝赶紧送去。华有闲拿着晶石就去找三名工头,有一人不在出去买东西了,另一人提着家伙在矿洞里监工,还有一人在吃饭兼守门,倒不出人手出去。

华有闲以讨好的语气对守门的工头笑道:“向老板就住这附近吗,你给我指个路,让我给他送去得了,弄不好一高兴,又能要一笔奖金当赏钱,顺便给大哥你多买几瓶好酒。”

这名工头吃饭时多喝了两杯,一高兴头脑犯糊涂,再加上对华有闲已经没有多少警惕心,竟然打开院门指着前方道:“你看见那边白色的二层小楼了吗?对,只能看见一个角,从这里走过去再拐个弯不到一里路,向老板就在那里,估计正在吃饭呢。你快去快回,要赏钱的话,得看看老板高不高兴,能多要就多要点!”

华有闲揣着钨光石兴冲冲的去了,在小楼边上转了个弯消失在工头的视线里。他不了解这里的情况,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与向田华一伙,不敢贸然在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峡谷中呼救,而是挑了一处相对容易攀援的山壁迅速爬了上去,躲进了深山密林中。

这一年多来,华有闲的身体并没有变得虚弱,相反,比初来时健壮敏捷了很多,尤其擅于攀援,这也是刻意锻炼的结果,矿洞里那么艰险的环境都挺过来了,后来“生活待遇”也还不错,他早就在做逃跑的准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