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三十三章、我挺佩服你的

在这种场合就能看出酒量的重要了,游方是来者不拒,举杯与每一位敬酒者干杯,年纪轻轻却显得非常爽朗大方,很有亲和力。做为风门前辈,第一次在江湖同道面前亮相,出场前一系列铺垫以及现身后给人留下的印象非常好。

这既有孙风波无意中的“贡献”与向影华的“帮助”,也有千杯道人有意的“兴岗”,当然了,小游子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是个江湖老油条了,各种场面都能罩得住。

他已经知道千杯道人前几日来到松鹤谷都做了什么,心里明白这位长老应该与师父刘黎已经见过面,了解他的底细,特意赶来帮他的,但是在众人面前,一直没有机会细问。向笑礼担忧游方受伤初愈不胜酒力,最后还在一旁劝阻了不少敬酒,但是三十多名来客与几十位向家核心弟子轮番敬酒,游方也真没少喝。

但他除了额头微汗之外,目光明澈神色未变,海量令人佩服!其实游方也刻意控制了,绝对不可能在这个地方喝多,且不说再出上次“玩火”那样的意外,哪怕有些事稍微说走了嘴也是天大的麻烦。

这么多访客,松鹤谷中的清修之所几乎都已经住满了,游方这位前辈总不好住到谷外的向家村去,否则也太失礼了,向笑礼想了半天该怎么安排,向影华却主动让出了自己家的地方。

不要误会,向影华不是让游方和自己一起住,她的清修小院在东山的一片竹林中,右边不远是松鹤谷门主居住的院落,也是平日处理门中事务之处,现在熊家人也住在那里。而左边更近的地方还有一处清静的院落,是向左狐年轻时修炼之处,后来当了门主,仍在那里习炼秘法。

向左狐下落不明,但谁也不好说他不在了,这个院子一直收拾的很干净空在那里,向影华请游方住那里,也算是非常尊敬的接待了。

游方一口回绝,一开始向影华以为他是出于礼貌的谦虚,劝了几句才发现,原来“梅兰德”的态度很坚决,她有点奇怪,但也没有再勉强。按游方自己的意思,在西山脚下的客舍中,与千杯道人做个伴。

自从游方一进入松鹤谷,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向左狐,他心里有鬼,在向影华面前也有愧,哪还敢再住进向左狐的房子?另一方面,有些事还要找机会私下问问千杯道人。

……

“道长,喝了一晚上,您还没喝够吗?”游方与千杯坐在窗前说话,以他们的身份以及修为,自然不会担心有人偷听。

千杯把手中的酒葫芦放了下来:“这一晚上,大家都围着你敬酒,我老道都没怎么捞着喝,你没见最后,我没把酒往杯子里倒,都倒进葫芦里了吗?年轻英俊,真好啊!”

游方笑道:“道长何必这么说我?您的年纪也不大,正当壮年,为人也是仙风道骨器宇轩昂,走到哪里,都能倾倒一片女生。”

千杯瞪了他一眼:“有你这么夸出家人的吗?别呛着我!”

游方:“我看道长既喝酒也吃肉,应该不是全真道士。”

千杯:“那也是出家人,自然有戒,反正不能随便逛夜总会就是了。你今天谢绝向家姑娘的好意,非要跑到我这里凑热闹,就为了扯这个?……你知不知道,向影华邀请你住那个地方,酒席上的那些小伙眼神有多羡慕吗?就在她自己住的院子隔壁。”

游方干笑两声:“那是向家对我这个前辈身份的尊敬,又没有别的地方好安排,但我却不敢自视过高,否则容易得罪人啊。……其实今晚是想找个机会问道长,我走了之后,您在鸿彬工业园是否遇见了哪位同道前辈?”

这话分明是暗指刘黎,千杯道人干笑两声:“有些事,你我心知肚明,能不提就不要提,这才是慎独之道。”

游方一拱手:“多谢师兄指教!那就换一个说法吧,我刚从海外归来不久,有些事早有耳闻却不是很清楚,请问道长听说过当代地师刘黎吗?”

千杯扑哧一声笑了:“听说过,当然听说过,你若问今晚同席的那些人,谁不知道地气宗师的大名?你在海外获悉的一切传闻,都是真的。”

游方又问道:“我一直有个问题想找人请教,那刘黎前辈也是血肉之躯,不是三头六臂,就算修为再高,又如何能有那样的赫赫威名,我见到风门同道,提起这个名字哪怕是出于嘲笑,言语之中都隐含敬畏呢?”

千杯道人不笑了,郑重道:“不仅在于人,而在于他代表的身份与道义,至于刘黎前辈本人,当年是真动手啊,不论私下有多么的嫉恨,江湖同道却无话可说。你以为九星派就无人恨你吗,就算掌门沈慎一心性纯正,事理与心境不纠结,九星派其他的人都会这样想吗?

贫道认为这不可能!但是你杀了孙风波,杀的顺理成章,当着江湖风门各派的面,堂堂正正而来,受到的只有欢迎和尊敬,九星派也只能表示心悦诚服,这就是事理所在。至于私下里其他的事,你也不得不防着点。

历代地师在江湖上曾受人景仰,但是命不硬手不狠可不行,几十年前刘黎受伤之后,功力不复鼎盛之时,虽仍能威震江湖,但行踪飘忽诡异,自然有他的苦衷。

人在江湖,不论是否有所做为,遇何事会有何想何为,心中皆有自设。若是你梅老弟或是我千杯,自然无需畏惧。但总有那么一些人,自设为孙风波、李冬平之流,尽管他们还不是孙风波和李冬平,地师也未来找他,却总是如芒在背。

这副担子不好挑啊,其中的得失,也只有地师传人自己心里清楚。刘黎已隐忍六十多年,天下时局多有动荡,尤其是近几十年变化太大了,而江湖中人不可能不卷入这时代洪流,世事变迁且莫谈利弊总有所得,所失只在于道心之守。

李冬平、孙风波之流近来层出不穷,江湖风门也需要自警自省了。刘黎前辈尚有未尽之职,你能明白就好,贫道就不多说了。”

千杯道人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最后来了一句:“兰德老弟,其实我挺佩服你的,这是实话绝非恭维,要不然大老远我到松鹤谷来做什么?”然后又打开酒壶,在窗前月光下默默的饮酒。

游方站起身来躬身行礼:“我明白了,多谢道长!”

然后两人都不说话了,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了半天,千杯道人突然问道:“咱俩也别当闷葫芦了,该说的话也说了,找点趣事做吧。你既然来到了松鹤谷,大后天的祭祖地灵枢仪式当然要参加,难得有这种开眼界的机会,这两天又打算做些什么呢?除了与各派同道结交,可不能白来一趟,就坐在谷中喝酒吗?”

游方想了想:“我想去见识一下附近的晶石矿。”

千杯道人呵呵一乐:“怎么,帮人家去挖矿?你不是矿工,再说以你的前辈身份,也不能让向家人陪着你往矿洞里钻。”

游方:“不进矿,就想见识一下特产各种风水秘法矿物晶一带的山川地脉,看看有矿脉分布的地气有何独特之处,或许会有所得。”

千杯道人点点头:“嗯,这倒是正经事,我和你一起提议,明天让他们陪咱俩去看看。”

本来以为这事还有点难度,向家可能不太愿意答应,不料第二天上午一说,熊家几位同道也非常感兴趣,纷纷要求出谷到附近一带观赏风光。尤其是几位年轻人,他们在谷中已经待了半个月了,而且自己家里也正在开矿,身为风水秘法修炼者,对各种矿脉的地气勘验自然非常感兴趣。

在场其他门派的同道听说他们要出谷去“游山玩水”,也很感兴趣,有一堆人要跟着凑热闹。向笑礼见大家兴致都很高,把手一挥,欣然说道:“那我们今天就组织一个旅游团吧,我来带队当导游,出发!”

在村子南端,松鹤堂西侧有一个停车场,里面停着不少车,大多是很高档的越野车,各派高人除了千杯道长,都不是走路上山的。游方看见自己那辆破摩托已经被向家弟子从村口搬过来了,放在前排中间很醒目的位置,占了整整一个车位,显得是那么“鹤立鸡群”。

熊居仕和游方开了句玩笑:“兰德先生,你还骑摩托吗?”

游方大度而温和的笑道:“这玩意是和乡里一个警察借的,在这种山区还真好使,否则昨天我天黑了都够呛能赶到。要不,今天我骑摩托带你兜风?”

陆月居在一旁咯咯直笑:“怎么能让兰德先生骑摩托带我师兄呢,师兄,你要是羡慕前辈的潇洒,就借来骑骑,带着我兜风吧。”

熊大维在一旁喝了一句:“不要没大没小乱开玩笑,快上车。……居仕,你看影华坐哪辆车,路上陪她聊聊天。”

这时向影华走了过来,递给游方一串车钥匙:“兰德先生,你就开我的车吧。……千杯长老,您与兰德先生一辆车,好吗?”

千杯:“当然好了,可是我们俩都不认识路啊。”

向影华:“没关系,我来指路。”言下之意她也坐同一辆车。

熊居仕插话道:“影华师妹,你怎么能让兰德先生当司机呢?”

向影华平时很少开车,这一次出山,坐游方开的车有点习惯了,直接就把车钥匙给了他,一听熊居仕这么说立刻歉然道:“是影华失礼了。”

熊居仕一伸手:“兰德先生,让我来开车吧。”

游方问了一句:“熊居仕,你是自己开车上的山吗?”

熊居仕愣了愣,实话答道:“不是。”

游方又问了一句:“你们家那边的公路,也和这里一样吗?”

陆月居抢着答道:“不是不是,哪有这么险!而且我师兄有司机,平时都不摸方向盘。”

熊居仕无可奈何的瞪了师妹一眼,游方笑道:“那还是我来开车吧,这路可不好走,别乱开玩笑。”

陆月居已经拉住师兄的胳膊道:“那我们就上车吧,陪千杯师叔坐在后面看风景,兰德先生,辛苦你喽!”

游方开车,向影华坐在副驾驶位置,熊居仕与师妹陆月居陪着千杯道人坐在后面,其实也没必要指路,因为大家看似很随意的上了七、八辆车,但出发的顺序很自觉的就排出了先后。

向笑礼的车在最前面领路,是他的儿子向风华开车,他自己与熊大维坐在后排,后面紧跟着第二辆车就是游方开的。

从昨日的来路出山,自然又是一番好风光,向影华偶尔说几句话,讲解沿途的景致,熊居仕则适时的附和与赞叹。但只要他一开口,陆月居就会把话接过去,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搞得熊居仕只能苦笑。

离开向家村绕来绕去走了一个多小时,前方的山路比较宽,但是非常坑洼不平,不时有装满矿石的重载车轰鸣着路过,看这条路是通往深山中的。越野车队拐了一个弯离开了这条道,向山上一条简易公路上继续行进,在接近山顶一个平缓的地方,旁边有一个向外伸出的坡顶,站在这里的视野是最好的。

众人下了车,向笑礼伸手朝下方远处一指:“那里有一处白钨大矿,地方人开的,我向家也有投资参股,要看地脉全貌,站在这里最好。”

游方向前望去,好险要的地势!那是一条狭长幽深的山谷,两侧山势陡峭不可攀,其上云雾环绕,刚才那条公路就是直接通入峡谷再无别的出口,不时还能看见卡车进进出出,离的远,已听不清那轰鸣的噪音。

这个地方简直是与世隔绝啊,在起伏的山路上开车都这么远,若是步行到此就太困难了。

无论什么样的高手,都不可能延展神识到达那么深远的地方,将那片峡谷锁定,但可以感应近处的地气与远处的地势呼应,推断出很多变化。游方刚刚展开神识,却又无奈的蛰伏收敛,因为周围实在太杂乱了,灵觉与神识四处蔓延。

不是所有人都能将灵觉或神识控制的那么精微,也不能将神气蛰藏的那么好,有不少人一不小心已经扰动了近处的地气环境。

其实来的路上游方已有所感应,有矿藏的地方未必一定适合人居,就说这附近吧,地气冲突比较剧烈,灵枢运转中有断层或很突兀的过度。这符合钨矿的特征,它常以矿脉的形式充填在岩层间的裂缝中。

此刻不好动用神识,游方只是观望地势,就似一位普通的风水先生,也能看出端倪。在遇到刘黎之前,与五舅公学的风水术以及读的那些风水典籍并非无用,掌握秘法只是一种更好的印证、理解、运用方式。仅谈地理堪舆之道,普通人也可以学的,古人开矿,工程师也是地理风水师,未必掌握秘法。

倒不是说有这种地气特征就一定有某种矿藏,但是,有某种矿藏就一定有这种特征。至于是否形成风水秘法矿物晶,只有矿脉聚合处才有可能,想寻找的话,需要在开采时找到矿物晶簇生成的地方,再分辨物性是否浓郁,然后小心采掘勿使损毁,运气相当重要。

游方在相地望气,旁边的陆月居笑着问向影华:“那一车一车往外拉的,都是秘法晶石吗?”

向影华被她逗笑了:“那些都是矿砂,至于秘法晶石,可遇不可求之物,只能随缘而遇。这样一座矿,一年能得十余枚钨光石就不错了。”开矿的主要目的当然还是开采矿砂赚钱,假如以开这么一座矿山的成本,一年只为找十来枚晶石,那是不可能的。

段鹏问道:“此处矿山向家有参股,有没有派弟子驻守矿脉,随时寻找钨光石?”

向笑礼:“当然有了,如今这矿上的副总就是我堂侄向田华,平时负责现场生产,当发现矿物晶聚生之处,他都会嘱咐工人整体开采,然而仔细感应鉴别,若物性浓郁纯正,则指挥工人小心分解为矿物晶,这样未必能找到钨光石,但已是最有效率的法子。”

牛月坡感叹道:“这可是个苦差事啊!”

常年驻守矿山,生活条件自然不能太好,更艰苦的是要时常以神识或灵觉感应数量巨大的矿物晶,所耗精力与体力甚巨,而且反复如此却未必能有所获,一年才能找到十余枚钨光石。

向笑礼点头道:“谁说不是呢,往年都是门主指派弟子轮流驻守,每人一年不可推脱。但是田华主动请命,已经快三年没有轮换了,前一阵子我问他是否需要换人来接替,他还说不必,当初答应我兄长左狐,自愿在此驻守。”

游方突然插话道:“虽然艰苦,但未必不是历练,运用神识常达极致,感应物性务求精微,每每总有所得慰藉心怀,这也是修炼秘法时勤中取巧之道,就看各人如何领悟了。”

他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自然是对刘黎交给他“三两阴界土”任务的感触。与之相比,向田华的任务简直太轻松了,有事没事指挥人挖点东西,仔细检查一番就行,而且在矿山做个副总,收入与各种好处也不能少了。

当然,多余的话游方没说,只谈秘法修炼中的道理,一语拨云见日,真有前辈高人的见地。众同道纷纷附和赞叹,向笑礼面带微笑连连点头道:“兰德老弟说破关窍,确实如此啊,指派弟子轮换就有此用意,别处矿山如今仍是这般,但田华这孩子确实不错,有悟性肯用功!”

还真巧了,就在这时下方山林中突然有人喊道:“臭小子,你往哪儿跑?站住,否则我不客气了!”

众人都吃了一惊,向影华讶道:“二叔,是田华的声音。”

刚才这么多高人都没发现,是因为各位晚辈展开神识与灵觉扰动了环境,神识强大的高手也就没有凑热闹。另一方面,此处山高林密,地势崎岖障碍很多,离得远确实不易察觉。

随着话音,大约百米远的地方,从路面密林里连滚带爬钻出来一个人,看上去是位十七、八岁的少年,灰头土脸衣服也脏兮兮的,黄布棉袄被树枝划了好几道口子,神情很是惊慌。他一出林子只见山路上方停了这么多车,站了不少人,扭头就往这边跑来。

游方看见此人有点诧异,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但总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

此人刚跑了几步,身形突然一滞,就似撞进看不见的网中被裹住了。游方分辨的清楚,是有人以神识运转地气扰动,拦住身形让他动弹不得。紧接着路边又窜出来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身上的西装也被树丛划破了好几道,显得有些狼狈,一把抓住这少年。

“田华,你怎么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向笑礼一边喝问一边走了过去,穿西装的男子竟然就是刚才提到的向田华,众人也都跟了过去。

“二叔,怎么是你们,带朋友来玩也不声招呼?”向田华抬头也吃了一惊,然后从少年的棉袄兜里掏出来一样东西,走过来恭恭敬敬递给向笑礼道:“都两个月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枚钨光石,这小子趁我中午出去吃饭,竟然溜到我房间给偷走了,幸亏发现的快一路追上了山。”

那是一枚白钨矿物晶,呈八面十二棱立方菱形半透明结晶状,向笑礼拿在手中以神识激应,此晶石突然变得如玻璃般完全透明,发出柔和却很有穿透力的浅蓝色荧光,大白天太阳底下看的也是清清楚楚。

向笑礼点了点头:“确实是钨光石,已经两个月没有出现了!他又是什么人?”

向田华解释道:“矿上的工人,见我这个领导总是用心搜集这种东西,以为是什么稀世珍宝,趁机偷了逃走。其实对于一般人来说,就是块矿物晶而已,矿里有的是,根本不值钱,其他老矿工都清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