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三十二章、映谷松鹤敛华容

摩托是江霞飞向常书欣借的,常警官这几天在费居村蹲点,反正也用不着。这辆车虽然破了点也旧了点,漆皮掉了很多,依稀可以看出“楚阳乡派出所”的字样,但是很结实抗造,在这一片山区道路上,应该是最方便快捷的交通工具,四驱越野车都没有它好使。

费居村距离松鹤谷,地图上直线只有十几公里,但是要绕过雄山峻岭,从路上兜过去得走很远,从湖南省桂东市到达江西省遂川市境内。

游方天不亮就出发了,骑着破摩托下山,经过破破烂烂的乡间道路,再上公路,进入江西省,然后又是上山,还是破破烂烂的乡间公路,比他骑的这辆摩托更破。进入松鹤谷的道路非常复杂,在山间的岔道口极多,若不是向影华早就说清了各种详细的路标,而游方的记忆力和查验地势的能力超强,一般人第一次来还真不容易找着。

一路上除了停车吃了顿饭,给摩托加了回油,游方一直在赶路,去人家拜山总不能太晚,那样也太没有礼貌了。

顺着山道盘旋而上,接近松鹤谷的地方,高山间的路修的却非常好,很平整的沥青碎石道路,可容两车错行。游方在飞驰的摩托上越接近松鹤谷,越感觉这里真是一派好风光!

山峦水涧、峰林叠翠之美自不必多说,灵气充盈且在自然的流转。山水之美也有不同,尤其在游方这种人眼里,如果是一幅没有灵性的画,画的再象也不过是丹青堆砌,而这里沿途的风景就似展开的、充满灵气的生动画卷。

这条路修的虽好,但走势非常起伏崎岖,弯道很多很急,游方还发现几处看似毫无意义的环道与岔道,一不小心就可能转向下山。这一段路向影华没有说路标,只是告诉他顺着山势地脉的方向走。

游方越走越是惊叹,此地虽在深山中,给人的感觉却一点也不显得偏僻森然,相反,随着道路的延伸,是一种悠远的意境。山路每一个转弯,都是一道风景,层层叠叠中移步成局。中国传统园林中移园造景的神妙,竟然通过竞秀的群峰,浑然一体的呈现,它就似天然的偌大园林。

阳历三月的初春天气还很冷,松鹤谷所在之处已经是海拔一千米以上的山区,游方骑摩托也没带手套和帽子,以他的体格虽然不会觉得很冷,但脸颊已经红扑扑的,呼吸带着白色的雾气,头发也被风吹的跟鸡窝一样凌乱。

穿过一片茂盛的竹林,又是一个急弯转过来,迎面的路旁有一座六角凉亭,亭中站着五个人。再往道路的另一端看去,深山中出现了一片少见的开阔地,是一个自然的村落,家家户户青砖碧瓦白粉墙壁,分布的错落有致,竟然隐约中形成了一个涵养生机、收敛神气的阵式。

向笑礼、熊大维、千杯道人、沈慎一、向影华等五人坐在凉亭中的竹椅上喝茶,听见摩托声已经站了起来。然后游方已经飞快的来到凉亭前方,看见这一幕嘎吱一声刹车,将破摩托往路边的树上一靠,径直走了过来。

这人是谁啊?向笑礼等人的眼力超常,早就看清了破摩托上的斑驳字迹,跨省办案也轮不到乡镇派出所啊?

还是千杯道人反应最快,大老远就喊道:“兰德老弟,你来的好潇洒!”

听见这句话各人的反应不同,向笑礼一愣,心中暗道这位同道也太率性了,在印像中还从未见过这么拜山的。而沈慎一有些惊讶却松了一口气,这人看上去很年轻,也就二十出头,好像没什么前辈的架子,否则他还真不好说话。

熊大维暗皱眉头有些疑惑。只有向影华不易察觉的微微笑了笑,她认出了这辆摩托,在费居村见乡派出所的常警官骑过。

游方一眼看见千杯道人也很意外,大踏步行走中抱拳道:“千杯道长,您也在呀?”

千杯走下凉亭的台阶,拉着手臂将他迎了上去,冲众人道:“兰德老弟,我给你引见一下,这位就是松鹤谷新任门主向笑礼,这位是云南鸣翠泉门主熊大维,这位是九星派掌门沈慎一,至于月影仙子,就不用我介绍了。”

向笑礼与熊大维拱手行礼,向影华有些迟疑的躬身道:“见过梅师叔,影华不知前辈身份,多有开罪之处,请见谅!”

游方瞄了千杯一眼随即反应过来什么,赶紧摆手道:“千万莫叫我前辈,梅某人年纪轻轻修为低微,担不起,折福折寿啊!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梅先生吧。”

千杯道人拍着他的肩膀呵呵笑道:“说的也是,你确实年轻,在江湖上让那么多老头子叫你一声前辈太显尴尬。但也不能乱称呼,先生这个词好啊,含义颇多,我叫你一声老弟,其他同道,就叫你一声兰德先生吧,上次见面,很多人就是这么称呼你的。”

一番话很巧妙的化解了辈份以及称呼上的尴尬,九星派掌门沈慎一容颜看上去如三十许人,但言谈气质显然老成的多,实际上已经快六十了。听见千杯道人这么说,他很见机的上前长揖行礼:“九星派掌门沈慎一,见过兰德先生,孙风波之事,向师妹已向我等转述,多谢您出手助九星派清理门户!请问先生的伤势如何?”

游方还礼道:“一点小伤,不碍事,已经好了。杀了贵派穿杖堂主,我来之前还担心会有些麻烦,需要好好解释一番,没想到沈掌门如此通情达理深明大义,我也就放心了。”

沈慎一:“兰德先生何出此言?向师妹回山之后,孙风波之事先因后果已经水落石出,该惭愧的是我这位九星派掌门,只有感激而已。”

熊大维在一旁道:“我们就不要在这里说话了,还有很多人等着见兰德老弟呢。”

几人出了凉亭向村中走去,游方很抱歉的对向笑礼道:“我本以为此番是一件烦心事,所以不敢打扰向门主的即位仪式,等到今天才来。先前一直在山中养伤,来的很匆忙,拜山连一份贺礼都没带,向门主请勿见怪。”

这话说的真直白,游方确实是空手拜山,他没什么家底,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礼物相送,除了秦渔之外身上只有十一枚晶石,总不能送向家晶石吧?人家就是开晶石矿的,去杀猪的人家拜年送副排骨,不是那么回事。

他这么出场,这个样子,说这种话,显得很有些穷酸啊,搞的向笑礼也不知该怎么接话,本来说几句谦虚的客套话就可以,结果一张口问了一句贼俗的:“兰德老弟,吃了吗?”

游方笑着点头:“吃了,来的路上吃过了。”

熊大维在一旁表情有点古怪,这哪里有半点前辈高人结识谈话的味道?然而沈慎一却觉得很有趣,年纪太轻辈份太高,容易眼高于顶惹同道反感,而这位兰德先生,倒是朴实的可爱。向影华闻言也想笑,却忍住了没笑出来。

向家村在松鹤谷之外,村子里的人也不全是修习风水秘法的,但这些年向家的产业经营的很好,一般人也不愿意住在这深山之中,要么住到附近县市享受舒服方便的都市生活,要么到山外打点经营各种产业。继续留在这里的,全是修习风水秘法的弟子,此村几乎成了一个隐秘的世外桃源。

山道穿过村子,尽头已是密林环绕的险峰脚下,村子的最南端是一座祠堂,一般人到这里,以为向家村的范围也就这么大了,根本察觉不了松鹤谷的所在。游方抬眼看见彩梁与雕砖,又打量了一眼周围,这栋建筑至少有六百年历史了,历代经过多次修葺与粉刷,看外表还很新,便是松鹤堂。

“向家是从明代就定居于此了吗?”进入松鹤堂的时候,游方顺嘴问了一句。

“确实如此,是影华告诉你的吗?”向笑礼也顺嘴答了一句。

向影华诧异道:“我倒没说过这些,梅先生是怎么看出来的?”这栋祠堂的画梁是近代重绘,围墙上的影格雕砖是清代修葺时换上的,在这种场合当着这么多高人的面,游方自然不可能做出以神识查探人家祠堂这种失礼的事。

游方伸手一指大门院内正厅的柱子道:“方形础石有半人多高,其上隼接木柱,这是典型的明代风格。此松鹤堂翻修过多次,但基础一直未动啊。”

向影华恍然道:“我差点忘了,兰德先生也是一位考古专家,对古建筑很有研究。”

游方进村的时候,各派高人刚刚吃过午饭不久,早就得到消息都在松鹤堂正厅中等着呢,他一进来众人皆有眼神一亮的感觉,再看游方,已不是进村时那副傻小子的模样了。

从村头走到村尾,不经意间,他的发形不再是乱蓬蓬的鸡窝状,整齐中却不失灵动,额前只有几根稍显凌乱的发丝。脸蛋也不再是红扑扑的,气息收敛有温润的光泽。周身上下无一丝风尘痕迹,虽然穿着很普通的厚外套,但气度雍容,步履与身边的两位平辈高人竟有相呼应的节律,似乎每一步踏下都能与地气灵枢相合却绝无一丝扰动。

谈笑进门,神情不卑不亢,既不傲然也没有一丝生怯。游方长的本来就帅,做为男孩子来说甚至有点过于清秀了,此刻却莫名多了几分豪旷的气质,真真切切就是一位年轻的前辈高人风范。

向笑礼等人侧脸注意到他现在的样子,也暗暗吃了一惊,刚才一路走过来没见他有什么特别的动作,运转神识洗去风尘之色,竟能控制的如此精微不引人查觉,只是非常小的改变而已,却已容光不俗。不愧是前辈高人调教出来的弟子啊,连向影华的眼神也有了几分讶异。

几乎不用介绍,一进门,厅中所有人理所当然的认出游方就是“梅兰德”,纷纷起身行礼。向笑礼一一引见,并且先打了个招呼,兰德老弟年轻且谦和,大家不必拘礼,晚辈不论长幼称呼兰德先生即可。

大家也不熟,无非是说几句久仰啊、不敢当之类既互相吹捧又表示谦虚的客套话。见礼完毕坐下喝茶,游方本是为了交待孙风波之事而来,结果来了之后却没什么好交待的,众人又聊起了两天后的“祭祖地灵枢”仪式,向笑礼热情邀请他留下来观礼。

游方发自内心的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停留,但此刻也不好推辞,就在向家村待两天吧,他也想见识见识开开眼界。聊了一阵子向影华说道:“兰德先生是第一次来松鹤谷,还没有进谷参观吧?”

千杯道人附和道:“对,就别在这里坐着了,进松鹤谷吧,这才是待客之道。”

向笑礼连忙点头:“是我疏忽了,兰德老弟,我们还是进谷一叙,今晚就在谷中略备薄酒一尽地主之谊。”

众人起身向松鹤堂后走去,出了后院就是山脚下一片竹林,杯口粗的翠竹郁郁葱葱,生长的不疏不密,林间地上散落着一层枯黄的竹叶,并没有路,众人直接从林间穿过,脚下沙沙作响,却没有留下一个脚印。

出了竹林地势已经很陡峭,一般人很难立足攀登,迎面是挂满藤萝的原始丛林,仿佛亘古以来从无人迹至此。拨开藤萝山林间却有一条隐秘的小道,似是大树下没有生长灌木的空地自然形成,沿着一株株大树七弯八绕看似没有尽头也毫无规律,其实走的并不远。

绕过一株大树,阳光洒下如重见天日,一道山梁的半坡上出现了一座六角凉亭,与向家村村口那座亭子几乎一样,亭中有两名向家弟子向众人拱手行礼。游方有一种感觉,这座凉亭隐含一座风水大阵,六根柱子就是阵枢,看似与村口的一样,其实柱子高了三尺。

走过的时候,他莫名想起向左狐在香山谷地中布下的那六根旗幡。

凉亭旁出现了整齐的青石台阶,竟是向山梁下走去的,此时听见了淙淙的水声,前走不远是一条清澈的山涧。青石路沿着山涧上方的不远处向前延伸,大约走了一里远,山涧左侧有一条如玉带般的小瀑布倾泻而下。

道路在瀑布旁左转往上,右侧林间水声不断,是瀑布上游汇入刚才山涧的另一条支流,沿山势流过落差较大。青石阶渐行渐上已来到山梁顶端,密林间看似已无路却突然右转,一座石桥迈过溪流上的深涧,眼前豁然开朗!

此处的地形地势竟与费居村是惊人的相似,也是前村后谷,区别主要有两点:有一座看似很幽险的山峰掩住了山谷的入口,谷地另一端左右两侧各有一湖一潭,湖大而浅、潭小而深,分别呈日月形状,是半人工半天然的两座小型水库,也是两条溪流的发源地。

此地的风水垣局更加完整,甚至是完美,经过历代精心巧妙的营造浑然若天成。

“兰德老弟,此处名为松鹤谷,可知松鹤在何处?”今天游方是主客,向笑礼很热情的与他把臂而行,率先走过石桥进入山谷。

游方朝前一指:“对面靠峰为松,两侧翼峰为鹤,形法气势俱足,不愧松鹤之名,世外风水桃园呐!”

说话间有鹤鸣声传来,环山多古松,谷中真有丹顶鹤栖息,游方谈的却是风水形法,后面形法派长老云飞絮会心的呵呵一笑。

进入这片山谷,游方隐约有所感应,各处灵枢汇聚呼应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有收拢凝炼天地灵气使之更为精纯之效,使此谷无形中自成洞天。天地精纯灵气在阵法中有规律的运转而不破散,与巨大的天然风水垣局相融合一,呈拢烟霞之势。

天地之间如此巨大的法阵,简直不像是人力所能完成,可它偏偏带有历代人工的痕迹。游方很自然的想起了北京八大处,也明白了向左狐为什么要带着弟子胡旭元去北京八大处“参观”,那里的格局也包含着千年营建而隐约形成的一个风水大阵。

但是八大处的风水大阵非一派所建,历代修造中有意与无意暗合玄机,只是一个隐约的雏形并不完整,且范围非常大非人力所能发动。向左狐带弟子去那里考察印证,胡旭元会有很多的收获与感悟,对松鹤谷阵法理解的也能更加透彻。

这是向左狐指点胡旭元的印证机缘,而刘黎当时也约游方去八大处,同样是指点弟子的悟道机缘,就看各人的缘法了。结果……唉,麻绳穿豆腐——没法提!

松鹤谷中的大阵游方感应的并不真切,虚虚实实若隐若现,他也不可能像参观八大处那样到处查看人家门派的隐蔽之地。这就是刚才闲聊中提到的天机大阵吗?听说它可以发动,游方最感兴趣的就是这一点,否则也不会留下。

当晚在谷中平日众弟子集会的浮梁居设宴,款待诸位江湖同道,山珍野味美酒佳肴都是山外难得享受到的,类似的宴席近日已经有十来场了,换个普通人家不被吃穷才怪,但对于向家来说只是小菜而已。今晚的主客当然是游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