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三十一章、天上一轮方捧出

沈慎一在松鹤谷的松鹤堂见到向影华,当着风门各派的面,情急之下有些失仪,站起身来越众而出,迎上前去问道:“向师妹,你终于回来了!孙风波究竟是怎么死的,希望你说清楚。”

向影华还没来得及与众人打招呼呢,就在松鹤堂门口被沈慎一堵住了,她不动声色道:“沈掌门请稍安勿躁,进去说话,事情的前因后果,我自会当众给个交待。”

沈慎一闹了个红脸,当即抱拳道:“沈某人失礼了,向师妹为了本门之事,接连奔波十余日探查缘由,九星派感激不尽!”

进了松鹤堂,与各派高人见礼完毕,沈慎一还没来得及说话,向影华先开口了。她取出一张照片问沈慎一道:“沈掌门,你认识此物吗?”

沈慎一看了两眼,点头道:“我有印像,是孙风波的随身法器,去年在九星派总堂试法,见他使用过一次。”

向影华微微一笑,摇头道:“你错了,这不是孙堂主的随身法器,而是费居村村民盗掘的文物,是警察在村主任家里搜出来的,我拿的是一张物证照片。”

然后她又拿出一张照片和一份报告递了过去:“这才是孙堂主的随身法器,是从他的尸体上取走的,我亲眼所见,与另一支青铜短杖几乎一模一样。据鉴定,它是一种上古祭祀仪式所用的仪仗器物,根据古迹壁画中的记载,是十二根一套,这是鉴定报告。

我不仅去了省文物局,亲眼见到了费居村出土的上古建木,也拿到了图文资料与官方发掘报告,一周前寄了回来。孙风波拦路企图杀人夺宝,却被海外归来的风门同道梅兰德所杀,他谋夺的就是那株青铜建木。

后来我又到了费居村的考古现场走访,并亲自寻问当时运送建木的考古队员,亲眼见到了建木出土的祭坛周围的壁画,还看见警方从村民家里搜出一模一样的青铜短杖,我想此事已经水落石出。”

向影华手里还扣了一张底牌,就是孙风波随身法器的资料,回到松鹤谷当面扔给了九星派掌门沈慎一,事情的前因后果再无疑问。她是有意回护游方,但就事论事,实情也确实如此。

当着这么多江湖同道的面,几位九星派门人羞愧难当,沈慎一长叹道:“此乃九星派之耻,有辱门风啊!……我师父在世之时,就曾暗中提醒,孙风波习秘法肯用勤苦之功,为人聪颖来日或许有所成就。但色厉胆薄、性狭好利,不可托付大事,但愿能平安善终!……师父后悔收了这个徒弟,叫我平日多加警戒约束,是我有负师命,有负掌门之责啊!”

逆杖堂堂主景年也开口道:“我于九星派执掌戒律监察门风,孙风波之事,是我失查之责!”

其余四位堂主默默无语,向笑礼一见这个场面,也不想让客人太尴尬,开口劝道:“树大有枯枝,孙风波的错,在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清理门户之事各派自古常有。在他恶行没有暴露之前,诸位也难查觉,如今行凶毙命是罪有应得,其人之罪非诸位之过,不必太自责。”

场面上的话还要说的漂亮,松鹤谷已经有了交待,总不能让人家下不了台。沈慎一对向影华深施一礼:“多谢月影仙子查明真相!请问那位同道梅兰德现在何处,清理门户之事,我还想向他当面道谢。”

他们不是警察,江湖人处理江湖事而已,孙风波自寻死路,事情也只能如此了断,至于后事,就由九星派与松鹤谷去处置了。九星派众人私下里还有什么想法,那是另外一回事。

厅中有些人听说过梅兰德这个名字,没听过的这几天也打听清楚了,据说是海外归来的风水奇人,前一阵子到鸿彬工业园看风水,接了一个非常烫手的活。很多人听说这件事时都在暗中哂笑,以为那人不过是一个江湖洋骗子。

前几天又听说是他杀了孙风波,都吃了一惊,看来这位梅兰德是真有本事,不知是何方神圣?

向影华答道:“梅先生受了伤,此刻正在调养伤势,但他答应我,三天后,也就是松鹤谷门主即位仪式第二天,会来此拜山。若其人言而有信,应当会来,如果他没有来,我想九星派也不应有什么怪罪之处。”

哦,原来梅兰德受伤了,想想也不奇怪,孙风波的死状那么惨烈,杀他的人如果毫发无伤,修为未免太骇人了,松鹤堂中的各派高手,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办到。

“什么?兰德老弟受伤了吗!”松鹤堂外突然有一人开口说话,随着话音向笑礼的长子向风华陪着一位腰悬葫芦的青衣道人走了进来。那道人一进门就抱拳道:“叠嶂派供奉长老千杯前来拜山,见过向门主,见过各位同道!”

千杯道人年纪不大,还不到五十岁,也不是叠嶂掌门,但是在江湖上名望和辈份都很高,且平时与松鹤谷并无太多交往。今天前来拜山,对向笑礼来说是相当有面子,他赶紧迎上前道:“千杯长老云踪至此,松鹤谷蓬荜生辉,快请!”

松鹤堂中有四个人辈份最高,分别是来访的八宅派掌门韩知子、云南鸣翠泉熊家门主熊大维、松鹤谷代掌门向笑礼,叠嶂派供奉长老千杯道人,在主位以及左右上首位落座。沈慎一有些疑惑的问道:“千杯师叔,您方才称呼那梅兰德为老弟,莫非你们是平辈论交,而且早是旧识?”

千杯道人笑道:“前不久刚认识的。”

韩知子也在一旁笑着解释道:“江湖上很多晚辈并不知情,千杯长老俗名周洪,就是那位青城山的周洪道长,前不久与梅兰德一起去过鸿彬工业园。我若猜的没错,千杯师弟,你们就是那么认识的吧?”

千杯道人:“师兄说的没错,我们就是在那里认识的,其人年纪轻轻侠肝义胆身手不凡,曾出手助我剪除叠嶂派败类李冬平。”

他向众人讲述了李冬平的所作所为以及当日在鸿彬工业园发生的事,最后劝慰沈慎一道:“沈掌门也不必太过羞愤,江湖败类自古常有,我叠嶂门也出了李冬平这种逆徒,传法择徒应谨慎,清理门户也不必手软。”

千杯道人的到来,不仅给了向笑礼好大的面子,也给了九星派一个很好的台阶。他抖出了自己门中的丑事,叠嶂派也出过李冬平这样的败类,当时恰好是梅兰德协助清理门户。众人纷纷感叹议论,气氛不再像刚才那么沉重郁闷。

议论的焦点,却集中在那位还未露面的梅兰德身上,向笑礼有些疑惑的问道:“千杯师弟,你可知那梅兰德的来历?又怎与他平辈论交?”

千杯道人答道:“他的师父曾远赴海外,是我父亲的一位故交,这位老人家不欲扬名,也只收了梅兰德这么一个弟子,并吩咐弟子未完成师命之前,不得以师父的名义自称江湖长辈,免得同道难堪。其中内情我倒是了解一些,但他人之私秘,倒也不好多言。”

看来千杯已经见过了刘黎,了解了“梅兰德”的身份,这番话说的很有技巧。刘黎确实是千杯道人父亲的故交,至于有没有远赴海外很难说,反正老头自称最近去欧洲转了一圈。不让徒弟随便打师父的名号也正常,因为江湖上就有一句俗话:“老师父,小徒弟,未出门的祖师爷,同道见面难伺候。”

千杯道人是他们这一辈江湖人中最年轻的一位,再上一代的高人,少说也是民国时期的人物,如果已经远赴海外,如今江湖风门了解情况的还真不多。既然千杯道人都已经这么说了,大家也不便再追问。

最意外的是向影华,如果按照千杯道人的说法,再见面时得称呼梅兰德为师叔了,感觉多少有些别扭尴尬。

闲话少叙,孙风波之事告一段落,如今松鹤谷中聚集了八宅、龙楼、卧牛、王屋、九星以及云南鸣翠泉熊家等六派掌门及弟子,还有叠嶂、形法、消砂、牵弓、三元等五派前来拜山的长老,再加上松鹤谷向家这个东道,一共聚集了江湖风门十二大派的高人。

两天后就在谷中的松鹤堂举行仪式,向笑礼正式继任门主之位,各派观礼道贺。祝贺的话又不能说太多,顺便还得安慰向笑礼以及向影华几句——向左狐吉人自有天相,可能困于某处不得脱身,来日未尝没有逢凶化吉的可能云云,说的人和听的人都清楚,这些不过是场面话罢了。

仪式之后所有人都没有走,都等着第二天见那位年纪轻轻的风水奇人梅兰德。向笑礼也有意留客,盛情邀请诸位同道参观三天后松鹤谷每十二年一度的“祭祖地灵枢”的仪式。

向笑礼以前在松鹤谷执掌秘法传承的内务,与同道各派打的交道并不多,如今意外执掌松鹤谷,确实也需要借此机会与同道高人多多交流联谊。各派掌门即位,邀请同道观礼,往往都有这种用意,倒不是单纯为了热闹。

而松鹤谷的“祭祖地灵枢”仪式,每十二年一度,届时将开启此地的“天机大阵”,运转整片山川的天地灵枢与生发之气。这座大阵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其各处阵眼与核心阵枢是松鹤谷历代先人早就布好的。

松鹤谷传承以风水阵法见长,这样一座大阵的运转,是众弟子难得的感悟机缘,风门同道自然不会错过开眼界的机会。这座天机大阵需要两名至少有“移转灵枢”境界的高人合力发动,发动之后它自然会运转。

至于如何发动,巧妙各有不同,就看两名高手怎么配合了,要做到神识相互呼应,还要同时激应阵枢,功力不足或者参悟不够,无法开启。

熊大维、韩知子等人曾不止一次参加过这个仪式,记得十二年前,是向左狐、向笑礼兄弟俩合力发动大阵。至于今年这一次,风声早已放出来,由下一代高手向影华发动,至于另一位主阵之人,将在来访的同道中邀请一位年轻高手。

向影华必须主阵,因为在向左狐失踪、向笑礼继任门主之后,她就担任了松鹤谷的掌祭长老。那么另一个人会是谁呢?既然向笑礼都不出手了,总不能邀请熊大维、韩知子这些前辈,至于龙楼派掌门段鹏、卧牛派掌门牛月坡等人都有这份功力,但也不是年轻高手。

向影华还是个未出嫁的大姑娘,向笑礼如此安排难免引人遐想,与松鹤谷交好的各派只要是门中这等年轻高手,这次都带来了。但是这种人才确实不多,来的也只有五、六位而已,都是有大派世家传承、自幼习练秘法才能有此成就。

向笑礼如此安排自然有所考虑,而且也是善意,大哥不在了,侄女这半年来很是凄清啊,安排这样一个机会,试试看她能否找到意中人,话未明说用意却很明显。向影华的修为高、眼界高,一般人也确实配不上她,干脆创造个机会,将年貌与身份般配的“才俊”尽量都请来吧,看她自己的意思了。

访客有三、四十人,有的住在谷口外的向家村,关系比较亲近的前辈高人则住在松鹤谷中向家核心弟子平时的清修之所。向笑礼也清楚侄女的心情不会太好,前一段时间借故出门十来天,他明白是为什么,所以并没有着急催促,最后实在没办法,才命人找到费居村将她叫回来。

向影华在松鹤谷的东山半腰竹林中有一座单独的小院,而平日掌门居住的院落就在小院附近。向笑礼特意将自己住的院子分出来一大半,让给云南鸣翠泉熊家六位来客居住,用意很明显,就是希望有人能够多多安慰向影华,陪她说说话、散散心,顺便增加好感。

熊家与向家世代交好,是江湖风门并称的两大世家,向左狐与熊家还有一段渊源呢。向左狐刚出生时,这两家的长辈就定了娃娃亲,将来娶熊家的闺女。向左狐年轻时见过自己未来的媳妇,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况且这是两家联姻的手段,男女感情倒是其次,碰见自己满意的人很难得。

但是后来时局动荡,两家都受到了大时代环境变迁的冲击,婚事耽误了下来,向左狐的未婚妻意外亡故,令两家人都很遗憾。曾有一段时间,向左狐潜心修炼秘法,其余精力都用在经营向家势力,无心再娶,人过中年才正式结婚。他娶的是当地的一位官员之女,感情谈不上很深,后来离异了。向影华出生时,向左狐已经快五十岁了。

向影华成年之后,月影仙子在江湖上声名远扬,世代交好的熊家当然不可能不动心思。熊大维之子熊居仕一表人才,得家学传承,也是年轻一代令人瞩目的高手,今年二十八岁,他与向影华虽算不上青梅竹马,但也是自幼相识。

熊家在云南的家族产业经营的不错,原先是开旅行社和酒店的,最近又在开发黄龙玉。经营矿产向家很有经验,还派人过去协助与合作,关系自然是越来越亲近,也希望能够亲上加亲。熊居仕对向影华仰慕已久,自然是求之不得。

熊家家主熊大维率门中两位执事,鸣泉旅行社的总经理熊望张、鸣泉矿业的总裁熊前过,还有儿子熊居仕、女儿熊路仙、女弟子陆月居一行六人,早在半个月前就来到松鹤谷。

很多向家弟子都在暗中猜测,熊居仕已经是向笑礼“内定”的主阵之人,他与向影华确实很般配,身家地位都是门当户对,秘法修为虽然不如向影华,但不久前也突破了“移转灵枢”的境界,在年轻一代中相当难得了。

可惜这种事没法内定,毕竟已是现代社会,长辈不能包办婚姻,以向影华的性子,更加勉强不了。否则的话,向左狐在世时恐怕早就给包办了,上哪儿找熊居仕这么满意的女婿?

不能包办,撮合总可以吧?向笑礼就是这么想的,给这对年轻人尽量创造接触的机会,向影华如今正是需要人安慰的时候,一来二去、眉来眼去,说不定就有感情了呢?想得倒挺好,可是熊家人没来几天,向影华就独自出山了,似乎对二叔的安排不感兴趣——倒不是讨厌熊居仕,她现在确实没那份心情。

……

向笑礼即位仪式后第二天中午,十二派高人好奇又期待的年轻的风门前辈“梅兰德”终于来了。他不是骑着白马翩翩而至,也不是步履从容的潇洒而来,看见他时,等候在向家村村口的五个人都没想到,神色很诧异表情也很古怪。要不是千杯道人与向影华认识他,谁也想不到他就是梅兰德,还以为是来村里办事的乡干部。

游方是骑着楚阳乡派出所掉了漆的破摩托,一路“突突突突突”风尘仆仆,从山路回旋处一个急转弯,直接冲进了向家村村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