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三十章、沸腾的楚阳乡

一到桂东,池木铎就忙了起来,游成元与另外两名“考古队员”顺便也帮点忙。游方私下里求池木铎,要一份建木、两把青铜剑、青铜短杖的鉴定结果以及详细的图文资料,还有发掘过程的官方报告,池木铎给他了。

建木的发现引起了轰动,三天后当池木铎返回费居村时,就不是一辆车四个人了,同行的还有三十多位文物保护工作者,由省文物局的领导亲自带队,县里的一位副书记陪同。还有一个班的武警战士,他们是去保护这一庞大的专家队伍以及发掘现场。

外地抽调来的专家池木铎不再是队长,而是一个小组的负责人。但他作为建木的发现者与保护者,受到了所有人的尊敬和赞誉。

这个巨大的荣誉本来是应该属于“徐凯”的,可是在游方的坚持与劝说下,池木铎没有在发掘报告上写他的名字,与其他的正式考古队员们一起享受了这个荣誉。有这样一个小舅子,真是太走运了!

正式的学术报告当然不可能现在就出炉,但游方给向影华提供的资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在离开桂东市之前,向影华发出了一份特快专递,并且打电话与向笑礼联系,说自己已经查出一些眉目,相关资料先寄回去,她还要做进一步的调查。——总之一句话,就是不想回家。

在桂东的这几天,游成元抽空拉着向影华去逛街,买衣物与生活用品,嘘寒问暖很是关心。向影华为人不算很挑剔,但是一般的东西自然看不上,陪她买东西可是苦差事,游成元乐此不疲兴致反而很高,女人天生就有逛街的天赋。

向影华的态度不算很热情,但也很感谢,至少心情难得如此舒缓与放松。游成元并不清楚她的身份与来历,以前还没有人像带着小妹妹一样拉着她逛市场,谈的全是与秘法修炼以及松鹤谷事务无关的事情。

游方却不愿意与向影华多打交道,借口身上有伤需要调养,能躲就躲不凑热闹,他也确实有伤。

回到费居村之后,这么多人住起来可就有点挤了。费材已经被警察带走了,但是那家招待所还在营业,一共只有十八个房间,除了领导和有地位的专家之外,其他考古队员只能两、三个人住一间。而游成元逼着丈夫“以权谋私”,给游方和向影华在三楼一人弄了一个单间,还是门对门的。

可惜这两人似乎不怎么串门,而且晚上几乎都不在房间过夜。

他们还是回来晚了,是下午到达的,就在当天上午,费居村又发生了一件不幸——考古队员朱大有,在前往山谷的路上,不小心在山沟里摔死了!

出了人命案,又够警方忙的了,费居村的案子乡里终究没捂住,不仅惊动了县公安局,而且惊动了市里的防爆专家,那么多炸药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要小看警方的办案能力,法医检验的结果,朱大有不是摔死的,在他摔下山沟之前,脑后已经挨了钝器的击打,这才是致死的主要原因。

这可不是游方下的手,他当时还在路上呢,虽然也没打算放过朱大有,但有人动手更快。想想也不意外,朱大有通知道上的“朋友”办事,结果三十五个人带着刀枪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连消息都没有一个,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怎能解释的清,又怎能躲得过去?而且在如今事情越闹越大的情况下,他本人也是一个警方的突破口。

作案的凶手到底也没抓住,但案件的性质却定了下来,朱大有死于犯罪分子的打击报复。这一点有警察常书欣作证,常书欣收到的有关破案线索的短信,事后经查就是朱大有的手机发出的,可惜朱大有的手机找不着了。

后来朱大有的家属召集一群人,捧着骨灰盒到有关部门闹事,闹来闹去,有关领导为了安抚,给朱大有弄了一个“烈士”的称号。这些都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游方听说了朱大有的死,找到向影华“请假”:“向小姐,你既然来到这里,我也不必立刻去松鹤谷。就算你不在,我也本打算伤好之后便去拜山,给江湖同道一个交代。你若信得过我,我要离开费居村一天时间去办点私事,一天之后定然回来,不会趁机逃走的。”

向影华抬眼瞅了他半天,这才说道:“事情的缘由已经查清,我没有监视你的意思,希望梅先生不要误会。我不是警察,松鹤谷也不是衙门,不能勉强你做什么。但是孙风波刚刚离开就死在谷外,我向家得给江湖同道一个交代。

你若亲自去松鹤谷,当着江湖各派同道的面,见到九星派的人当场交代明白,免得日后麻烦,对你自己也是好事,你若聪明的话应该能想清楚。你要办什么私事就去,不必对我打招呼,信不信得过你,不在我,在于你自己。”

向影华不冷不热,反倒显得游方有些多心了,他当即告辞离开费居村。游方去干什么呢?他是为了楚阳乡的广播娱乐事业添砖加瓦!朱大有已经死了,游方却不愿意放过另外的人。

……

楚阳乡大部分都是山区,这几年搞了一个“三通工程”:村村通电话,村村通喇叭,村村通公路。这三通中最后一通还没有完全搞定,但前两通已经顺利完成了。深山中很多地方交通不便,乡镇府要求每个村委会都安上大喇叭,而且与乡广播室的线路相连。乡里有什么重要通知,全乡的村民都能在第一时间了解。

这一天中午,全乡各村的大喇叭里正在播放关于今年防汛抗旱工作的安排,刚讲了没几句,内容突然变了,成了一男一女的谈话——

男:“上次是小春陪的我,她还说乡长每次来都点名上她,花样可多了,讲得我可刺激了,就像上了乡长的女人,多给了她二百。”

女:“她吹什么牛,乡长每次来都是要我陪。”

男:“是陈乡长吗?你还挺有身价的嘛,还陪过哪位大人物?”

女:“派出所的袁所长每次来,也都是找我。”

男:“陈乡长和袁所长谁那玩意更粗更长,都是怎么干的,你好好说说,我听的来劲,就多给你钱!”

这段谈话越到后来越不像话,抖出来的事可不少,不仅有许多荤段子,沾边带角把陈乡长和袁所长收了村里的好处,放任费居村盗墓的事情也抖了出来。

假如袁所长本人听见了,能听出那个女的是费居村招待所的服务员小杏,至于男的是谁并不清楚,录音中没有线索,仅从声音也听不出是游方或者是“徐凯”。广播在谈话的最高潮戛然而止,又变成了关于今年防汛抗旱工作的安排。

全乡只有两个地方没有听到这段广播,一处是费居村,因为喇叭炸坏了还没修好,另一处就是乡政府所在的镇子,因为广播室的麦克是和喇叭直接相连的,没有通过全乡的广播网络系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谈话播出期间,乡政府没有人意识到出了问题,等消息反馈回来,录音已经放完了。

有趣的是,人们听见这段谈话时,不是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乡政府,而是竖着耳朵唯恐错过每一个细节。等到谈话播放完毕,整个楚阳乡沸腾了!

……

当天下午,气急败坏的袁所长给县公安局打电话,希望打报告申请通缉早已不知去向的小杏,话还没说完就挨了一顿臭骂——楚阳乡出的洋相还不够吗,全县都跟着丢人!

没过两天,陈乡长与袁所长双双被就地免职接受调查,原先有关系的干部都躲得远远的,连说句好话的人都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倒霉的可有一大票。在警方的重点关注下,费居村的系列盗墓案的侦破也有了重大进展。

与此同时,池木铎也向当地各级部门提交了一份由江霞飞执笔的《关于费居村山区小流域治理的建议书》。

关于江霞飞还有故事,她这段时间与进村办案的常书欣混的很熟,她对他很欣赏。两人都是当地人,而且也都是文学爱好者,平时喜欢上网写写文章,有很多共同语言,渐渐眉来眼去很有苗头了。考古能考出对象来,也算是一段佳话。

关于常书欣也有故事,不久后他被提拔为乡派出所所长,过了半年,又调到了县城工作。

这些都与游方无关了,他只是放了一段录音,充当了一回义务播音员而已,后来的事情都不是他干的,成绩和荣誉属于大家。

……

放完录音的这天晚上,游方回到了费居村,没有见到向影华,也没有留在招待所,摸黑直接去了后面的山谷。

山谷里比村里还热闹,沿着正面的山脚搭了几十顶行军帐篷,不少被盗的古墓上方都已经开挖探方,夜里也点着照明灯。费居村的人手不够,考古队还在附近的村庄里雇佣了民工。

游方来到离那座祭坛上方约六十多米高的山坡上,在两株灌木之间的空地,取出九枚晶石布成一个灵枢大阵,然后在阵中定坐滋养神魂。他的伤势不轻,一、两天好不了,但用这种方式恢复的速度最快,效果比预想的还要好。

山脚下虽然人多,但是顺着山坡到了几十米高的地方,已经相当清静了,根本没有人来。定坐中游方忽有感应,有人随着灵枢大阵的运转,既没有隐藏身形,也没有扰动地气,已经来到身前。

他收功睁开了眼睛,起身打招呼道:“向小姐,你好!”

向影华在黑暗中微微点头:“你回来了?如此养伤确实不错,但此地风水灵枢格局不够,如果去松鹤谷养伤会更好。”

游方:“你与松鹤谷联系了?”

向影华:“今天联系了,他们已经收到我寄出的资料,而且九星派掌门沈慎一已经带着顺杖、逆杖、缩杖、离杖、没杖五位堂主赶到松鹤谷。二叔问我,能不能把你带回去?”

游方:“我会去的,但这种情况,希望先养好伤再去拜山。”

向影华沉吟道:“这样也好,你先养伤吧,我不打扰,反正我也不想回去。如果你要去的话,我建议趁着各派同道都在场的时候,人多好说话。”

游方拱手道:“多谢提醒!”

游方言而有信,离开费居村一天后就回来了,没有趁机闪人。向影华也说话算数,接下来的日子里没有打扰他养伤,跟着池木铎带领的考古小组一起工作。大队人马来了,池木铎等人的工作轻松了许多。

游成元也不想让向影华往古墓里钻,怪渗人的,除了清理一些出土文物的工作,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拉着她在附近逛山水看风景,偶尔还弄点野味回来请她尝鲜。游成元很会照顾人,可以说关心的无微不至,还不惹人烦。

向影华本就是出来散心的,这几天心情开朗了不少,说话也有了笑容。原先叫“成元姐”只是随口的称呼,感觉有些别扭,到了后来越叫越亲切自然了。她也看出来游成元对她和游方的关系有些误会,解释过几句,游成元却没当一回事,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假如家中无事,向影华真想在这里多呆几天,但她在费居村只留了七天。

七天后,村子里又来人了,在招待所找到了向影华,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向影华独自进入山谷,找到游方,把他叫到山上单独说道:“不瞒梅先生,松鹤谷最近有事,我是故意不想回去的。家父向左狐半年前失踪,至今仍无下落,我二叔向笑礼即将继任门主,江湖各派同道都是为观礼而来。

两天后就是即位仪式,我不好不参加,今天松鹤谷门人找到了这里,我得回去了。这一次出山,很高兴能碰见你们,替我谢谢成元姐,还有池所长。

我没有告诉他们你在费居村,至于孙风波被杀一事,就我所知的情况,会转告各派同道。我能看出来,梅先生还没有完全恢复,不必随我一起回松鹤谷,如果你不愿意去,我也不勉强,这就告辞了!”

游方赶紧道:“请向小姐转告一声,梅某人将在三天后到松鹤谷拜山。”

向影华抬起清澈的眸子看了他一眼,又低头淡淡道:“那好,我三天后恭候大驾。请放心,那里是松鹤谷不是九星派,不会不讲公道。”

向影华下山离去,游方看着她的背影暗自叹息。当初在林音面前,他无法说出李秋平早就被自己杀了,如今在向影华面前,他同样无法告诉她向左狐的下落。人在江湖,总是有这么多无奈,向左狐呀向左狐,你为什么偏偏干那种事?

游方为什么要约在三天后,算算日子,到那时他应该完全恢复了,而且恰好是在向笑礼即位仪式的第二天,既不打扰人家的正事,各派同道也还没来得及走。

……

向家的人怎会找到费居村来?

九星派分为内五堂与外七堂,顺杖、逆杖、缩杖、离杖、没杖这内五堂主要处理门中事务,而穿杖、斗杖、截杖、对杖、缀杖、犯杖、横杖这外七堂都是秘法传承的一支,除了传承秘法之外平时各有各的营生,一般的外人是不清楚的。

接到消息,掌门沈慎一立刻率领内五堂堂主赶到松鹤谷,并且与各派高人一起重新仔细查验了“案发”现场,有了新的发现。除了给孙风波收尸之外,向笑礼并没有动这个地方,还派人守护现场,就等着九星派来人呢。

游方射出的子弹全部从地下给找出来了,从弹道的方向来看,应该不是孙风波开的枪。向笑礼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与向影华没什么关系,她根本没有带枪,从小到大连碰都没碰过。

众人分析的结果,是有人手持双枪攻击孙风波,然后又以秘法相斗,孙风波祭出晶石被损毁,最终还是神气枯竭,被生生震散了元神。这样的解释更合理,否则那人的修为也太可怕了,饶是如此,也不可小瞧啊,绝对是位高手!

恰在这时,向影华寄出的资料到了,解释说孙风波参与盗掘文物交易,并企图劫道杀人夺宝,被海外归来的江湖同道梅兰德杀了,她亲眼所见。至于孙风波要杀什么人、想夺什么宝,向影华都说的清清楚楚,还有建木的详细资料、官方鉴定结果与发掘报告的副本。

她还留了个心眼,并没有说“梅兰德”就在考古队中,也没有把青铜短杖的资料寄回去,并且说自己还要详细调查此事的前因后果,一定要完全确证。

这封信让沈慎一等九星派弟子非常尴尬,如果是真的,当着各派同道的面,可是一大丑闻啊!但证据放在这里,又不能说是假的,他们希望向影华早点回来,最好把梅兰德也带回来,当面把话说清楚。

向影华偏偏没回来,只是打了个电话问资料收到没有,自己还在调查。其实想查证资料上的东西并不难,建木的发现以及费居村大规模考古工作的展开已经不是秘密,看当地的报纸就知道了。既然建木是在费居村出土的,那么向影华就有可能到费居村查探情况,向家弟子顺着线索还是找到了费居村。

向影华见松鹤谷有人找来,两天后又是门主即位仪式,不好再不回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