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两头堵

地气宗师传承,这碗水果然很深,刘黎很随意的传授阴界土的讲究,向影华居然不知道,连游方自己都没太当一回事,还告诉姐姐、姐夫在考古发掘现场帮助自己寻找。

游方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向影华其中的玄妙,人家毕竟在帮他,这一路虽说是暗中监视,其实也是一种保护。刚才这番话,等于帮助游方交待清楚杀孙风波之事,她开口相求,游方也不好藏私拒绝。

既然说了,就要解说详尽,向影华是大行家,自然是一点即透,最后点头感慨道:“天地之间的玄妙,真无止境!纯阴之气凝炼为实形,见天日犹能经年不散。以我的手段,布聚阴大阵闭关一年半载,亦可凝炼阴界土成功,但松鹤谷中其余高手,便没这份修为了。

青膏泥于地底深处封存精纯阴气千年,自然之力而天成,秘法修为再高亦是人力难及。移转灵枢之妙、神念之玄,非区区一身之功,乃借天地山川造化。……梅先生,你随队参加考古工作,就是为了方便搜集阴界土吗?”

“果然瞒不过向小姐,我的确有此目的,但更重要是阅历天下山川与风土人情。……阴界土区区小技,向小姐却能说出这番天人之道,真乃当世高人,梅某也收获不小。……此物之密说穿了虽没什么,但毕竟是师传之技,你有恩于我,我自不会隐瞒,但若如无必要,请勿随意外传。”

游方一边答话,一边仍不住想起师父刘黎,颇有些腹诽。向影华的话中透露了很多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信息。师父说过,炼境之至立身成局,突破移转灵枢的境界才称得上真正的高手,而更高的境界,是神识化为神念,那就是当世高人了。

向影华感叹“神念之玄”,听这语气她显然已经达到“神识化为神念”的境界。

更重要的是,原来阴界土这种东西,不仅可以满世界去找,实在不行,还可以自己炼制!以游方此时的境界还办不到,而以向影华的修为,了解其成因及原理之后就想到了。真是好心有好报呀,今天幸亏没有在高人面前说瞎话,否则还会被师父继续蒙在鼓里。

收集三两阴界土,开玩笑?这太难了,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换一个人,哪能这么巧有池木铎这样的姐夫?游方到了有阴界土的地方收集之后,才明白这件事的难度之大。就算将费居村那片山谷中所有能收集的阴界土都炼化,且不说要花费多少工夫与精力,顶多也就能凑齐一两左右。

同样的奇遇,还能上哪里再找?池木铎的考古生涯中,这种大规模的遗迹发现也是可遇不可求。

搜集不到没关系,功夫到了可以自己炼制,这样虽然更艰难,但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到时候天下山川闯荡了,世事人心也阅历了,一番苦功还是非下不可!出师之时必有当世高人的眼界与修为,否则怎么对得起地气宗师的称号?

这一手,就是江湖门道中的“两头堵”,小小三两阴界土,刘黎玩的很精啊!小游子虽然精通各种江湖门槛,但还是玩不过老头子。今天向影华无意中说破,游方猜到了师父将来打的埋伏。

不提游方如何嘀咕,向影华道:“多谢梅先生坦言相告,影华自然不会随意外传秘法。还有一件事我很感兴趣,就是这两柄青铜剑与那个古老部族的传说,在饭桌上池所长语焉不详,我猜测那个古老的仪式与秘法有关,是梅先生发现的建木,能讲讲你了解的故事吗?”

向影华要听故事,游方伸手拿起了雄剑,指着剑格上嵌金的古篆道:“这柄剑叫楚阳,那柄剑叫南姒,是那个南楚部族两位祖先的名字。他们每一代都会推选出一男一女两位祭司,名字也和祖先一样,就叫楚阳与南姒,是建木的守护者。

这两柄剑是他们身份的象征,继承的部族巫祝之术应该是一种古老的秘法。他们守护的建木是部族世代相传的圣物,沟通天地人神的桥梁,求天地之灵庇护族人。

他们的风俗很奇特,这两柄剑的物性是相互呼应的,巫祝秘法也可能是相互配合。守护者中如果有一人死去,另一人也会以剑自尽,将这一对宝剑同时传给下一代祭司。这个古老的仪式流传了上千年,据考证,从公元前十二世纪一直延续到公元一世纪初。

大约两千年前,他们的家园毁于天灾,残存的族人遭到流放,世系传承断绝。离去之前,所有族人举行了一个古老仪式,将他们世代相传的圣物留下,最后一代楚阳与南姒这一对祭司决定以生命来守护部族的历史……”

游方讲述了那个古老部族的故事,他的口才很好。向影华听的相当入神,眼中似有水光在闪动,看来她也很有女人感性的一面,听完之后拿起那柄南姒剑在手中摩挲,好半天才低声道:“它们确实值得你我这一路护送,梅先生怎会了解的这么清楚?”

游方:“我发现建木时经历了那个古老的仪式,如同身临其境,听见了他们两千年前的讲述。”

向影华抬起头道:“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从桂东回去后,我想去一趟费居村,最好也加入你们考古队,见识一下阴界土,也感受那里的遗迹气息。……孙风波的事,我会帮你交代清楚的,九星派定会派人赶来,你可以养好伤之后再去松鹤谷。”

这是好事啊,虽然知道自己躲不过与松鹤谷这一关,但游方不想带伤前去,万一与九星派赶来的人有什么冲突发生意外,倒霉的可是自己。

可是他心里却有些为难,向影华分明是自己不想回去,找个借口留在外面,往费居村后面的山谷里一钻,手机信号都没有,真是躲清静的最好办法。但游方并不愿意与她多打交道,原因很简单,她的父亲向左狐就是刘黎与他一起杀的,虽然该杀,但毕竟是杀父之仇啊,在她面前总有些心虚。

游方又不好直接拒绝,只能含糊的答道:“你要临时加入考古队?我可没有这个权力,我自己也就是个临时工,得问池所长。”

向影华却很干脆的点头:“那好,我问他。”

游方:“时间不早了,明天再说吧,我们先把建木拆开装好,动这东西可一定小心,国宝啊。”

……

游方猜得不错,向影华确实不想回松鹤谷,主要是不想看见家中现在的场面。她对游方说松鹤谷中五派拜山,其实还说少了,来的至少有风门九派。其中有五派是掌门带着弟子亲自前来“慰问”,出于礼节向影华也不得不见,至于其他的访客,都由向笑礼率松鹤谷门人接待了。

原因自然与向左狐有关,松鹤谷向家的门主于半年前与弟子胡旭元在北京失踪,松鹤谷门人私下查探也没有消息,终于在三个月前通知江湖风门各派,并请求素来交好的门派协助查找线索,至今却全无头绪。

按照法律规定,失踪后两年才能宣告死亡,但是向左狐这种人无声无息消失了这么久,谁心里都明白是凶多吉少。大家感到震惊的是——他究竟遭遇了什么意外,那么大本事却连个消息都传不回来,很多人还想起了六十多年前的寻峦派掌门陆文行也是这般失踪的。

松鹤谷一派事务不能无人主持,向家与当年的寻峦派可不一样,它以世代家族传承为主,而且还有一位能压住阵的向笑礼。向笑礼不能总是暂摄门主,如今也该正式成为下一任门主了,与之有结交的风门各派都是为这件事来的,交情特别好的五派,掌门带着弟子亲自前来。

新门主即位当然要有仪式,各派本应该恭贺,但在如今的情形下,祝贺的话又不好说,只能以慰问的名义。

向左狐为人世故老练,在江湖上人缘不错,至少表面上看起来与他打交道并不难,只要有好处就行。可是向笑礼为人刚正固执很有原则,原先在松鹤谷是护持门风掌戒长老,与各派的利益交往不多。

江湖中事,与世上的事没什么区别,向家的地位很特别,不仅掌握了晶石资源,还且还有最完备的风水阵法传承,交情好的话,有很多时候能用得着。现在换“领导”了,原先人脉关系还得重新打点一番,这也是很多人的来意,借着慰问的名义,其实是来送礼结交。

既然是慰问,当然要慰问向影华了。向影华半年前就去了北京寻找父亲,几个月时间将周边一带都转遍了,却一无所获。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她刚刚从伤痛中恢复表面的平静,却不得不面对这一出。慰问,有时候也是在唤醒痛苦的回忆,她知道这些人的来意,也不想看见这种场面。

但她也清楚,松鹤谷向家不可能没有门主,很明确的表态支持二叔向笑礼早日主持大局,然后借口闭关修炼秘法,尽量不见访客。但有些人是不能不见的,既是各派掌门又是向左狐的故交好友,这几天一连见了五拨。这些人还一直留在松鹤谷没走,等着参加向笑礼的即位仪式呢。

孙风波为什么会惹向笑礼不高兴?换谁也不能高兴!向笑礼以为他的来意与其他人一样,亲自出面接待,结果这位孙堂主却没搞清松鹤谷如今的状况,登门拜山却来了那样一出,难怪会讨人嫌。

孙风波刚走不久,向影华就听叔父提起这件事,当即眉头一皱道:“孙风波身为九星派穿杖堂主,不会无故开这种玩笑,此事定有蹊跷,我去问个清楚。”然后她就离开了松鹤谷。

她根本就没打算去找孙风波,就是想找个借口躲出来,眼不见为净。她是从松鹤谷后山的秘道离开的,这条秘道只有向家核心弟子才知道,出口处已经越过松鹤谷所在的江西省来到湖南境内,隔着一条公路,对面的地方叫落风坡。

她刚刚走出松鹤谷,就发现落风坡半山中地气剧烈翻腾,有高人以秘法相斗,等她赶过去查探究竟,恰好看见游方杀了孙风波。这么大的事,向家不可能不理会,她决定亲自查清前因后果,打电话通知了向笑礼,自己跟着考古队走了。

……

她这一走,没有将游方当场留下与闻讯赶来的风门各派高人见面,可是闹了一个大误会。向笑礼赶到案发现场看见孙风波“惨死”的情景,当时心里就咯噔一声,暗自猜疑人是向影华杀的,却不好说出来,而在场的其他人也惊骇不已。

游方损毁的那些晶石,比如多方层解石、菱镁纯晶石等,化为粉末之后灵性尽失,混在杂草土壤中分辨不出来,但是最后三枚晶石的痕迹却留了下来,能在光秃秃的树干边找到辰红石、雄黄石、雀蓝石的三色碎末,有些还粘在孙风波的衣服上。

从孙风波的身上还搜出一枚秘法矿物晶,就是辰红石,而他身边还有散落的手枪零件,前方可见他倒纵的脚印和一路弹壳。看情形,他是开枪抵抗一路后退,最后祭出秘法晶石,激引的威力太大,连晶石都损毁了,但还是被人震散元神格杀当场。

孙风波虽然没什么江湖名望,但众人也知道他是九星派仅次于掌门的高手,修为早有“移转灵枢”的境界,功力相当深厚。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向笑礼第一念就怀疑是自己的侄女向影华,可能是见到孙风波之后,对方言语无状,有纠缠调笑之意,心情本就不好的向影华与他起了冲突动手。

向影华在电话里说杀人者是“梅兰德”,这个名字还是向笑礼告诉她的,当时是以嘲笑的语气当笑话说的。向笑礼听说“海外归来的风水奇人”到鸿彬工业园看风水,第一反应与千杯道人差不多,以为他是扯着“国际专家”的幌子忽悠人的江湖骗子,但看风水也扯上这一套就太可笑了。

没想到向影华说的“凶手”却是这个人,听上去太不靠谱。且不说梅兰德这个名号是真是假,这人有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他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但是这些猜疑,向笑礼不能对任何人说,只得转告大家向影华的话:出手杀人者叫梅兰德,向影华已经找到此人,正在追查前因后果,此事定然能水落石出,给江湖同道一个交代云云。

然后他命人收殓尸体,并通知远在福建的九星派掌门沈慎一。在九星派的人没有到来之前,暂时还不好轻易处置,向笑礼心中暗道可千万别是向影华干的,希望她真能查清楚、说清楚。

……

第二天吃早饭时,向影华问池木铎,自己能不能像“徐凯”一样,在考古队当“临时工”?还没等池木铎说话,游成元抢着点头道:“行,当然可以!”

见老婆已经答应了,池木铎道:“请你当然可以,但进入现场的话,你的证件呢?需要检查。”轮到他查她的证件了。

向影华还真带了证件,取出身份证递了过去,游成元接过先看了一眼,心中微有些吃惊,这姑娘的年纪比看上去要大很多,十八、九岁的样子,今年已经二十五了,比游方大了三岁。但想想也没太大的关系,不是有那么一句老话嘛,女大三抱金砖,只要成成自己喜欢就行。

夫妻俩对游方和向影华的误会显然越来越深了,考古队又不是好地方,工作在荒郊野外,条件既艰苦,环境还怪吓人的,向影华显然是冲游方去的,要陪着他。

其实加入考古队并不困难,每一次野外发掘工程,都会在当地聘请临时工,主要是挖探方、搬运杂物,有时候还会聘请有经验的内行协助清理现场。但临时聘用人员一般不会接触到古迹埋藏的核心部分、不会独自进行发掘、更不能自行处置发掘出的文物。

至于游方与向影华是例外的情况,池木铎自然有权聘请临时工,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大事,当然也不会将向影华当成挖探方的工人对待。见姐姐、姐夫已经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一旁的游方只能暗自苦笑。

向影华露出微笑,收回证件说了一句:“谢谢成元姐,谢谢姐夫!请问你们什么时候回费居村?”

池木铎:“可能要在桂东市待几天,组织赶来的专家会同鉴定,这一定是个轰动性的发现,应该很快就会赶回去,而且将带着一个大规模考古队。”

游成元:“影华,你连行李都没有,这可不行,等今天到了桂东,姐姐陪你去买些东西,待的时间长的话,换洗衣服肯定要有几套,顺便买些吃的、用的。考古现场的工作很艰苦枯燥的,不像想象的那么有趣。……不过也别担心,那里的风景很好,就当一次生态游,也是很不错的。”

吃完早饭出发,这回又换成游方开车了,游成元拉着向影华坐在后座。出县城、上国道,当天上午就抵达桂东市,直接将建木送到了市博物馆。游方终于完成了任务,却又面临另一个头疼的问题,在向影华面前,不得不时刻小心翼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