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二十八章、好大的误会

再上车时座位变了,池木铎开车,游成元坐在副驾驶座上,向影华坐在游成元的身后,游方坐在向影华的身边。那口装着建木与青铜剑的箱子放在了座位后面,这辆越野车后面的空间很大,可以当行李仓,还可以临时加上第三排座位。

池木铎与游成元都不清楚这姑娘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与游方又是什么关系?但看游方的意思,就是要让她跟着。游成元很自觉的不多问,池木铎却有些忍不住,在车上憋了半天问了一句:“向小姐,你也做过考古吗,是怎么认识徐凯的,这么巧能在这儿遇上?”

游方替向影华答道:“做收藏鉴定时认识的,也是习武的同道,她家就在这附近。池所长,你就别多问了,向小姐功夫非常好,这一路有她跟着,绝对安全。”

游成元心里直犯嘀咕,她可没看出来向影华会功夫,要么是这姑娘深藏不露,要么是另有绝技,总之游方很忌惮。但对方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在这种情况下,不起冲突最好。

游方这一趟只想办正经事,把姐姐、姐夫还有文物安全的送到地方,至于杀了孙风波的帐,一切后果由自己来扛吧。就算他没有受伤,以秘法相斗也绝不是向影华的对手,但是在车里这么窄的空间,如果拔出秦渔与游成元一起发动,拼着内伤更重,也不是没有可能制服向影华。

但这么做没有意义,而且后果可能会很严重,向影华只是在车上监督他们,同时也真是在护送,对于他们如今的处境来说更安全。游方已经受伤了,再来一个孙风波那样的人,他绝对无法对付,但有向影华在车上就用不着怕了。

池木铎也在心里犯嘀咕,心中暗道这姑娘会不会是冲着建木来的?但看她的样子又不像,因为从刚才到现在,向影华连看都没多看那个箱子一眼,于是渐渐放下心来。他刚刚打消疑虑,向影华突然开口道:“徐凯,你说的话我不信,那箱子里根本不是文物。”

池木铎吓了一跳,差点没踩刹车,游方却笑了,回身伸手解开旅行箱的按扣,把箱子打开道:“你再看一眼。”

看什么看?一百零八个建木零件都包着,青铜剑也打着包装,什么都看不见。向影华回头看了一眼有些诧异的点头道:“哦,原来还真是上古文物。晶石可以这么用,倒也算内行了,这箱子是怎么弄的,里面这层东西,究竟是什么?”

游方也很诧异,秘法修为高超、家学传承渊博如向影华者,竟然不认识凝炼后的阴界土。看来刘黎这老头子确实了不得,随随便便教给游方的东西,竟然是独门要诀,不愧为一代地师。

心中这么想,游方悄悄指了指前面两个人道:“一言难尽,等有机会,我再私下对你详细解说。”

前面的池木铎与游成元在反光镜中对望一眼,都有疑问之色,他们知道那是阴界土,但是不明白游方是怎么搜集加工的,据说能够掩盖文物的气息。这些有什么好隐瞒的,非得私下说?听游方的口气,两人私下还有点小九九,难道这姑娘与他……?

没听说成成交女朋友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成成的眼光还真的不错!但看现在的情景,这对小男女似乎在闹什么别扭。

向影华一路上再没有说话,过了半个多小时,前方已经是县城,池木铎问了一句:“我们是在县城里歇一晚,还是连夜赶路?”

游成元立即道:“找家宾馆歇一夜,徐凯受了伤,需要休息。”

游方问道:“向小姐,你的意思呢?”

向影华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我只负责把你们安全的送到地方,不干涉你们的行程。”

游方一拍前面的椅背:“姐夫,进城,打尖,住店。”

进了县城,前走不远有一家带院子的招待所,恰好可以把车停在院墙内不被路过的人发现,池木铎问了一句:“住这里怎么样?”

没等游家姐弟答话,声明不干涉的向影华却蹙眉答道:“这里不好。”

就是这么四个字,没有任何解释,游成元却笑了,对池木铎道:“找家干净亮堂点的地方。”

啥叫干净亮堂点?就是找这县城里最高档的宾馆呗!摇下车窗打听了几句,县城这几年开发山区旅游发展的还不错,新修了一家四星级大酒店,于是驱车前往。到了门前还没等进去呢,向影华冷不丁又说了一句:“这里也不好。”

池木铎与游成元又对望一眼,心中暗道这姑娘挺挑剔而且娇气啊,这已经是县城最高档的酒店了,还不好?哪来的大户人家小姐,成成是怎么认识的,一路上也没见他对外联系,怎么就能在半路碰上呢,难道是私下里打的电话?

游方却笑道:“池所长,按我指的方向,你开车便是了。”

凤凰就是凤凰,不是梧桐树它不肯落脚,你可以嘲笑,但是不服不行!向影华说地方不好,一方面是指条件不够干净,另一方面也是指地气不够纯净,松鹤谷的天之骄子,落脚的地点怎么可能不挑剔?

游方虽然从未来过这里,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在街道中七弯八绕,然后停在一家有些年头的宾馆门口,是当地市委下属的国营宾馆,也是县城里最早的三星级宾馆,二十年前就开业了,两年前刚刚重新装修。游方对向影华道:“你将就点,在这里委屈一晚上吧。”

听见这句话,池木铎夫妇确定了一件事,游方与这位姑娘绝对有问题!老相识是肯定的,老相好的嫌疑也很大,至少他对她的生活习惯很了解,他选中的地方向影华没有再说不好。

将车停在后院停车场,绕回前台办入住手续,向影华独自站在一边没有凑过来,明明是要住店,她却连自己的身份证都没掏,也不知道带没带。游成元小声问游方:“开最高档的套房吧,你们是一间还是两间?”

游方却答道:“都住套房,开三间。”

四个人开三间房?池木铎有些没反应过来,游方又反问了一句:“池所长,你要和成元姐分居吗?”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池木铎夫妇住一间,游方与向影华分居。没用向大小姐操心,房间开好了,游方将房卡递给了她。向影华突然又说了一句:“你们就是为了保护这个箱子吗?徐凯受了伤,晚上将箱子放在我房间里。”

池木铎当然不放心,游方却一拍他的肩膀道:“就放在向小姐的房间里,对谁都最安全。”

三个人一起将向影华连着箱子送到了四楼的房间,一进门向影华就一招手,那串手链轻轻颤了颤,发出微弱却悦耳的脆响,这屋子里微弱的阴气、障气、煞气、燥气全部被驱散,地气灵枢在现有条件下达到最精纯的程度,就算没有掌握神识的人,走进来也感觉特别舒服。

池木铎夫妇将游方留在向影华的房间里,先到隔壁洗漱去了,约好半个小时之后下楼吃饭。游方也赶紧告辞出来,让向影华独自洗漱,心里明白姐姐、姐夫已经误会了。

半个小时之后四人如约下楼,游方已经洗了个澡,换了一套内衣,今天的杀气可是太重了,几乎缠绕形神,幸亏他以晶石为助洗炼身心,方能不受沾染。还有九枚晶石留在箱子里,放在向影华的房间,游方的身上只剩下最后两枚。

一枚七曜石、一枚冷云晶。七曜石物性至阳,却是纯黑色的,普通黑曜石中最完美的矿物晶,以神识激发可现七彩光芒,亦可相助洗炼腑脏元气。冷云晶物性纯阴,却是纯白色的,普通云母石中最完美的矿物晶,以神识激发可以遮蔽五官及元神感应,使人如堕云里雾里,另一方面,也可相助明澈元神。

这两枚晶石除了各自的用处之外,做为阵枢,可以布成一个威力玄妙的阴阳生煞大阵,这是游方身边用处最玄妙、灵性最强大的两枚晶石,黄昏时格杀孙风波,他留到了最后,但已经没有气力再砸出去了。

……

时间已经不早了,晚饭就在宾馆餐厅吃的,池木铎夫妇当然让向影华先点菜,看着她的眼神很柔和,态度也很客气,显然是当成游方的暧昧女友了。

向影华点了三盘菜,都是分量不多口味偏清淡的,吃饭的时候也有意思,她只吃自己点的这三盘菜。坐在同一张饭桌旁,气氛比车上缓和了不少,向影华也不再一言不发,偶尔以好奇的神情聊几句,大多是问一些考古发掘以及文物保护方面的问题,还穿插了一些古建筑方面的讲究。

不谈风水秘法,池木铎可是吴屏东的得意门生,学问那是没得说,态度也很耐心,回答的非常专业。到了这个地步,向影华也看出来了,“梅兰德”不可能在撒谎,至少这一对夫妻的身份以及他们经历的事情都是真的。但她却不动声色没有多说什么,仍然坚持第二天护送他们到桂东市。

当晚无话,吃完饭就各自回房休息,池木铎夫妇的房间在右边,游方的房间在左边,将向影华的房间夹在中间。入夜之后,游方取出七曜石与冷云晶分布左右,又展开了一幅画卷放在了身前,在房间里定坐滋养形神,他受伤颇重,换一个人早就没命了。

此刻他才享受到这幅画卷“炼境携景”的妙处,隐约带有那片山谷地气灵枢的特性,可以使他恢复的更快。就算是这样,短时间内也不可能调养过来,他打算明天去桂东市抓几副药,有可能的话,还是回到费居村那片风水宝地养伤最好,不过那要看向影华答不答应了。

从亥时定坐到子时,伤势未愈无法行功太久,这情景可不像电视武侠片演的那样,越受伤越能打坐,实际上带伤定坐不了太长时间,他也需要躺下来休息。刚刚收起晶石还没睡呢,床头的电话就响了,以为是宾馆的特殊服务热线,接起来竟然是向影华从隔壁打来的内线——

“梅兰德,你行功已毕,可以过来一趟吗?有些事,我想请教。”

游方哪能说不可以呢,出门到了隔壁,房间门没关,他轻轻敲了两下算是打了招呼,然后推门就进去了。

那一边隔壁的池木铎夫妇还没睡呢,白天经历了这么多事,夫妇俩晚上睡不着,正在小声的说着话,游成元却用眼神示意丈夫别说漏了嘴,泄露了游方的身份。虽然是私房话,游成元却明白,这世上有些人的知觉不能以常理度测,她本人的听觉就非常敏锐。

大半夜走廊里根本就没有别的声音,游方开门、敲门、推门的声音别说游成元,连池木铎都听见了。夫妻两人在床上相对一笑,都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原来是游方不好意思开一间房,半夜却摸过去一起睡了。

“刚刚受了伤,也不注意点身体。”游成元低声说道。

池木铎却面带笑容:“我看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流点鼻血吗?……别管闲事了,我们也关灯睡觉吧。”

游方受了内伤,游成元看出来了,却不清楚到底有多重,而池木铎当然看不出来,当时只注意到他鼻孔里还有血迹。

关上床头灯,池木铎在被窝里又说了一句:“如果是这种关系,那他不应该……”

游成元打断了丈夫的话:“叫我别管闲事,你也别管闲事,总之有原因便是了,有机会再私下问吧,姑娘家脸皮薄,别当面说这些。”

这两人闹了好大一个误会,而游方推开门刚刚走进房间,他身后的门就自动关上了,地气灵枢运转就以此厅为界,他一脚踏入了一个灵枢大阵,看着厅中一时目瞪口呆。

只见套房客厅里的茶几被挪开了,那株整个考古队花了一天两夜功夫才拆卸完毕的青铜建木,此刻竟然被完整的组装好放在客厅的中央,围绕建木有九枚晶石为灵枢布成法阵。

向影华坐在长沙发上,那两把青铜剑放在身边,侧面一张单人沙发空着,空箱子就放在脚边。一见游方进来,她欠身点头道:“梅先生,打扰你休息了,关于考古队的事情应该不假,我看见这株青铜神树,也能猜到孙风波为何会心怀不轨。……其实他又何必呢,布阵时以九九归一攒簇晶为灵枢,与建木的灵性是一样的,在秘法修炼中,应讲究立身为灵枢,建木只是参悟机缘,而非夺占之物。”

游方走到旁边那张沙发上坐下,沉吟着说道:“向小姐乃当世高人,一语点破关窍。但你有参悟,那孙风波未必有参悟,就算他明白这些道理,也未必肯放手。……此物不仅是一件沟通天地灵机的法器,走私到海外,也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古董,世人夺宝,往往不是为物用之神,仅为钱财而已。”

他们说话时,游方能感觉到向影华已经发动了手链上那个不知名的法阵,竟然能以阵合阵,与厅中的灵枢大阵相呼应,不仅将屋中这株建木的灵性完全收拢不被外界察觉,连说话的声音也丝毫都传不出去。

“池所长明天到了桂东市文物局,那边已有十几名文物专家在等他,关于这株建木的鉴定结果以及详细的图文资料,还有发掘过程的官方报告,请提供给我一份,对了,还应该包括这两把青铜剑和孙风波手中的那根青铜短杖的鉴定资料。我拿这些东西回到松鹤谷,无需解释太多,诸位江湖同道自然就会明白,此事可以交待清楚了。”

向影华不紧不慢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游方闻言是既佩服又感激。他当然不会责怪她擅自打开箱子组装建木,因为向影华必须搞清楚孙风波为什么要出手。而她做事既聪明又干脆,用了最简单的办法。

孙风波随身法器就是费居村一年前被盗的出土文物,而考古队新近发掘了一株无价之宝,你说孙风波在路上拦住这些素不相识的文物工作者能干什么?海外归来的风门同道梅兰德恰好就是考古队员之一,为防意外随车押送,将孙风波给宰了,向影华亲眼所见,事情就这么简单!

游方站起身来,躬身长揖行礼:“多谢月影仙子!”他应该是向影华的长辈,因为师父刘黎与松鹤谷向家上代门主平辈论交。游方见面只是拱手打招呼直呼其名,此刻是有所感谢,这才长揖躬身。

向影华也站起来,浅浅的回了一礼,一挥右手,游方不由自主就坐下了。只听向影华说道:“梅先生不必多礼,事情发生在松鹤谷外,我向家就有必要查清前因后果。请你来,还有些问题想请教,若是勉强的话,梅先生可以不说。”

游方:“向小姐是想问箱子里面凝炼的那一层物性,究竟是怎么回事?”

向影华点了点头:“正是,恳请赐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