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二十七章、押送

游方转过身来,黄昏的山野里,终于见到了这位江湖传说中的月影仙子。

美若天仙?自然是夸张之语,这世上哪有天仙啊!但还有一个词叫“眼前一亮”,形容的却是非常传神准确,游方看见她,真真切切眼前一亮。

天色已经昏暗,西边的山际只留下一线余光,山峦野林影影绰绰,但是她站在面前,山野似乎增添了一抹靓色,仿佛能使人忘记周围的昏暗,古人用“明”来形容“媚”,这明媚二字用的真是太贴切了。

她的肌肤如温玉,气色很好,五官也很秀美,最重要的是她站在那里给人的感觉——就是明媚。她的年纪当然不大,但至少也应该有二十好几了吧?相容看上去却像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而且眼神特别清澈。

向影华的个头不太高也不算矮,大约一米六左右,穿着一身月白接近米黄色的半长风衣。游方的眼力很毒啊,透过衣服也能看出来,她的身材曲线并不是很夸张,但非常匀称柔美。然而最吸引他目光的,是她右手腕上带的一串手链。

一十三枚淡碧色的硅玉轮晶髓,每一枚只有菩提珠大小,却是完整无缺的风水秘法矿物晶。这种东西当然不能穿孔,若破坏了晶体内部结构就等于破坏了其物性与灵气,用一条精巧的银链镶嵌连接,戴在纤巧的皓腕之上,更能衬托她的明媚与娇美。

矿物晶的体积有大有小,太大与太小的,结晶形状保持完整无缺的都很少见。这么小的硅玉轮晶髓,完整晶体非常少,具备独特物性能成为秘法器物的更加少之又少,能凑齐一模一样的十三枚简直不敢想像,而向影华随意的戴在手腕上,就似一条普通的手链。

这条手链值多少钱?假如就用钱来衡量,杭州西湖边上一栋独门独院的别墅价格,都未必能凑够。

游方不懂行情,也不知这东西值多少钱,更不清楚自己刚才“砸”了多少钱,因为他那一兜子晶石来的太容易了。但他却是识货的,他能看出向影华这一串手链上镶嵌的晶石,灵性皆已洗炼到最纯净的程度,与他借助上古仪式洗炼成的那九枚晶石的情况一样。

硅玉轮晶的形状呈柔和的圆柱状,像一枚棋子,从中心到边缘,颜色的深浅有变化,就像一圈一圈的年轮,又似水波的涟漪荡漾而开。除此之外,还有金黄色的放射状纹路,从中心射向四周。其物性不仅能够延展神识,还能够凝聚地气。

而向影华这串手链,就是一个微型的、极其精妙的风水大阵,游方不知道此阵的名字,却感叹其用处太妙了,简直是对想像力的一种考验。向影华戴在手上,立地成局以自身为灵引移转灵枢之时,就等于有此法阵相助。

无论什么样的器物在她手上,都能极大的延展神识控制的范围,运转的地气灵枢的威力大增。而此时此刻,她手里什么都没拿,只需要带着手链伸手一指,无论是攻是守,游方都动弹不得。

“不瞒向小姐,我混迹在考古队中,阅历天下山川与先人遗迹,以便锻炼神识。此地楚阳乡费居村,有一片风水宝地,山谷边缘发现了绵延千年的上古墓葬,村民盗墓猖獗,政府派考古队来调查情况并抢救保护,日前出土了一件国宝级的文物。

此物的文化价值相当重要,填补了附近一带南楚文化考证的空白,害怕无知村民哄抢,考古队长亲自将它送到桂东市,组织文物专家会同鉴定。不料此人心怀险恶,在此拦路设伏。

我在费居村就见过他,暗中惊走了他一次,没想到他仍然凶心不死,又将我们连人带物堵在了这里。我侥幸识破其行藏问其来意,荒山野林之中,他依仗秘法修为高超,企图杀人夺宝。我迫不得已出手,不仅为了国宝,也是为了运送东西的另外两人的安危。”

游方只是看了她一眼,随即抱拳行礼,简要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向影华闻言眼神中有一丝诧异,这位年轻男子能说出孙风波的身份也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当然是一位江湖同道。他一开始直呼向影华其名,抱拳的时候称呼她为向小姐,向影华可从来没听过年貌相当的江湖同道这么叫她。

游方看见她眼神一亮,这很正常,但也仅仅是欣赏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奋。随即注意到她右腕上的手链,神色很专注带着赞叹,看来对风水阵法与器物灵性的鉴别是个内行。这就让她更意外了,因为游方的神色仅仅是赞叹而已,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与震撼。

江湖中恐怕没有第二个人,能戴着一串这样的手链随意行走,不仅仅是因为钱的原因。向影华自己倒觉得这东西没什么,但游方的反应还是让她意外,因为他只是看了一眼,随即收回目光抱拳行礼。

“公路边有一辆车停着,前面的树倒了,山梁那边有个男人与一口箱子藏在草丛里,我过来的时候,还有一个女人提着铁棍在树林里寻找,他们是什么人?”向影华不动声色的问道。

“箱子里装的是出土文物,省文物局要求送往桂东市,男人是考古队长,女人是考古队员,他们是一对夫妻。……你说他们分开了?池所长躲在草丛中,我得过去看看情况。”游方见对方没有还礼,也就放下手很坦然的回答。

接下来向影华的反应出乎游方的意料,只见她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巧的手机,拨了个号码说道:“二叔,我是影华,九星派的孙风波在落风坡被人所杀,我已经见到出手之人,他叫梅兰德,你对我提起过的。……派人来处理一下,我会查清楚原因的,并把人带回去有个交待。”

等她打完电话,游方苦着脸道:“向小姐,在这里发生了这种事情,我应该交待清楚,但前路未尽、凶险未知,我的任务也未完成,不好立刻跟你走。假如再出了事,还是江湖风门秘法高手所为,松鹤谷仍然难脱干系。”

向影华瞅了他一眼:“你说的话是否属实,还需查证,我自会处理明白,无须你来担心。”她走了过来,在几米外站定,伸出右手向外转了半圈,然后看了一眼孙风波的尸体,随即眉头微蹙将眼神移开。

游方观察的很仔细,这位绝顶高手竟有些不敢看死人,倒不是因为她的胆子小,可能是没见过这种场面。修为高不见得就杀过人,在野外见到一具七窍流血的尸体,感觉绝对不会很好,本事再大,也毕竟是一位大户人家的姑娘。

“这些是什么?那边有弹壳,原来是手枪!怎么会动枪呢?”向影华看见了散落在地的手枪零件,突然又问了一句。

游方答道:“若论杀人伎俩,枪可比秘法好用多了。”这话说的模棱两可,并没有承认这枪是自己拔出来的,看现场的情况,倒更像是孙风波开枪后退,最后还是被游方格杀了。

“会有人来查验与清理此处,这件事既然你做下了,就要担当,如今松鹤谷中恰好有江湖风门五派尊长拜山,会给此事一个公断的。梅兰德,你跟我来,去问问另外两人。”向影华转身向山坡更高处走去,似乎丝毫不担心游方会逃走。

“慢着,这件东西我要带走。”游方回身一指尸体手中的青铜短杖。

向影华没说话不置可否,自顾自离去,游方掰开孙风波的手拿起青铜短杖,跟在后面道:“向小姐,那两人是官方的文物工作者,为了保护与抢救国家文物古迹而来,与江湖风门没有半点关系。”

向影华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你说话就注意点,是真是假,瞒不了人。”

说完这句话她不再开口,绕过一道起伏的山坡,前方又是一片密林,陡然听见有人喝道:“什么人?”

“成元姐,是我,徐凯!”游方此刻中气不足,只能尽量大声喊道。

游成元提着探铲一闪身就窜了出来,看见向影华似乎吃了一惊,紧接着大步上前道:“你怎么受伤了,谁下的手?……这位小姐是谁?”

游方一指向影华解释道:“刚才那歹徒的功夫颇高,幸亏这位向小姐路过帮忙将他赶走,她是我一个朋友,江湖上习武的同道。现在已经没事了,快回去找池所长吧,你怎么把老公丢下一个人过来了?”

姐弟俩短短的几声招呼,传达了不少信息,首先游方提醒姐姐在向影华这个“外人”面前不要泄露了他的身份,因为他已经确定向影华并不知情,所以他还是考古队员徐凯。其次他暗示姐姐这位向小姐是高手,需要小心对待,至于他怎么受的伤,却没有详细解释,分明是不太方便。

而在向影华看来,梅兰德同样也是不太方便在考古队员面前谈江湖风门的内情,游成元是习武之人,她早已看出来了。在荒郊野外陡然看见游成元的相貌,她同样很吃惊,但是很有礼貌的没有流露出太多的异色。

游成元伸手要搀扶游方,游方却很客气的说了一句不必,三人结伴走出了这一片野地,并未经过刚才激斗的地方。来到山沟外,池木铎还在草窠里老老实实的猫着呢。

“老公,没事了,遇到一位高手帮忙,是徐凯的朋友,那个歹徒已经被赶跑了,国宝安全了,你出来吧。”游成元将池木铎喊了出来,又亲手摘去他头上和衣服上粘的碎草叶。

“池所长,我能查验一下你的证件吗?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核实身份。”这通常是警察才会说的话,向影华却直截了当的开口,虽然是问,但语气却不是征求对方的意见。

池木铎看见姐弟俩带着一位形容明媚的大姑娘回来,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游成元说此人是“徐凯”的朋友,但看情形显然又不像,居然要查自己的证件。他下意识的反问道:“请问这位小姐,你是什么人?我的身份不是什么秘密。”

游方在一旁劝道:“池所长,你就让她看一眼证件吧,我们把车丢在路边跑进野地里,确实需要解释一下,向小姐出手帮忙了,自然要问清楚。”

池木铎很配合把自己的工作证、身份证都掏出来递给向影华,向影华却没有接,扫了一眼点头道:“谢谢,我知道了。”然后在原地掏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打听楚阳乡费居村有没有来过一个考古队,带队的人叫什么名字?

也不知她是通过什么渠道问的,很快就有人回电话,事情已经打听清楚了,确实无误。问完之后向影华朝三人道:“既然如此,我亲自护送你们去桂东市,就不会再有意外了。”

她说不会再有意外,另外三个人都是大感意外,游方赶紧道:“这真是再好不过了,向小姐功夫不俗身手过人,有你在这一路上押车,此地的歹徒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您才好!”

游方心里明白向影华的用意,她这不是押车而是在押人。想查清事实其实很简单,只要送他们到桂东市一观究竟即可,“梅兰德”不可能让整个国家文物部门从上到下来配合他圆谎。

但是向影华不嫌麻烦愿意这么做,让游方感到很有些意外。要论江湖中看人的眼力,游方当然是大行家,与向影华这种人打交道并不复杂,因为她做事情不习惯绕太多弯子。一方面她的修为非常高,另一方面在向家的地位也是非常高,有什么想法用不着拐弯抹角,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种性格,她可是松鹤谷的天之骄子。

这与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那种任性或刁蛮的脾气还不一样,向影华一点也不娇气,否则不可能有这么高的秘法修为。再好的资质悟性与环境条件,不下苦功也是达不到她这种境界的,虽然与习武之苦不同,但是讲究更多、要求更高。

这是一种自信与专注的体现,看起来做事似乎脑筋不转弯,但这种人绝对不傻,心里明白的很,却懒得多问多解释。刚才电话里说的清楚,她要把“梅兰德”带回松鹤谷,而且松鹤谷中还有江湖风门五派尊长拜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向影华很随意、又像是很有深意的答道:“你不必谢我,我确实不想让你们在这里出事,天快黑了,出发吧。”说话时有意无意看了山梁那边刚才激斗的方向一眼。

小游子那可是沾上毛比猴都精,看见这个动作就猜到了一件事,向影华之所以没有立刻要带他回松鹤谷,是因为她自己不想回去,但是不回去又不好,正巧找个借口在外面呆着,反正孙风波之死需要查清楚。一般情况下,这种事哪需要向影华亲自去查,难道与风门五派拜山有关?

见游方已经很热情的答应与感谢,游成元与池木铎也不好说什么,今天遭遇的变故已经够多了,简直让人反应不过来,此刻全听游方的吧。

游成元去草丛中拿箱子,池木铎的注意力突然被游方手中的青铜短杖吸引过去,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臂问道:“徐凯,这东西哪里来的?”

游方递了过去:“当才那名歹徒遗落的,你看看是什么?”

池木铎从兜里掏出一副白手套戴上,小心的接过去仔细观瞧,一边看一边道:“与南楚村出土的青铜器是同一风格的文物,太重要了!被盗的墓葬中这种东西很难留下,从文物考证角度需要多件器物作对照鉴别,我们发掘到的实物太少了。……这可能是祭司的法杖或部落首领的权杖,如果是这样的话,与黄河流域的文化习惯不太一样。……嗯,应该是一种祭祀仪式所用的仪仗器物,我有印象,在墓室壁画里见过,而且不止一根。”

游方笑了笑:“我在村子里见过那名歹徒,当时就怀疑他是与村民勾结的黑市文物贩子,看来果然不假。”

向影华看了游方一眼,眼中有恍然的神色,突然插了一句话:“这东西,是一年前出土的。”她的语气很肯定,就算不是文物鉴定专家,也能判断出这短杖上沉淀的历史气息以及灵性的变化,而且此物还经过孙风波的心神养炼。

刚才游方杀了孙风波,明知道松鹤谷中会有同道查问,却当着她的面取走了九星派穿杖堂主的随身法器,这是很犯江湖忌讳的一件事。然而向影华却没问也没阻止,更没有要游方解释,只是心存疑虑冷眼旁观,此刻终于明白了原因。

她不提醒与质问什么,恰恰相反,就是想看游方等人在做什么事情?——向影华的心态如此。

“向小姐也是行家吗,怎会知道这么清楚?”不明所以的池木铎很好奇。这时游成元已经把箱子扛回来了,向影华没有回答,眉头微蹙道:“时间不早了,还不快走!”

嗯?看来她是要尽快离开,不想与松鹤谷中赶来的人见面,游方当然也不想,于是招呼道:“此地不宜久留,池所长、成元姐,我们快走!”

游方还真猜对了,向影华此刻不想与松鹤谷中前来拜山的访客见面,碰到孙风波被杀之事,于是决定亲自“押着”游方查明情况。她艺高人胆大,也不怕他们玩什么花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