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二十六章、疯狂的晶石

高手怕乱刀,那么比乱刀更可怕的,就是乱枪!

人能不能躲开子弹?假如听见枪响再想闪,再好的身法也是来不及的,因为在有效射程内,子弹比音速更快。想躲枪,理论上并非完全不可能,比如步枪,在三、四百米距离射击,子弹出膛到打中目标有半秒钟时间,看见对方想开枪,反应快的话有可能避开弹道。

当然了,一般人在这么远的距离不太可能看清,看不见的话,那就要看对方的枪法如何,赌自己的人品了。

但对于孙风波这种高手来说,是很难被打中的,因为子弹的速度不等于开枪的速度,动了杀机、拔枪、扣扳机也需要时间,他会有危险的感应,提前就会闪避。最稳妥的办法,是将他堵在三面高墙插翅难飞的死胡同里,直接用冲锋枪扫射,那种情况下别说是孙风波,刘黎也躲不掉。

但世间高人提前都会有警惕,很少会让人逼入这种绝境。可是话又说回来,不长眼的乱枪最难防,刘黎的大弟子朱涌杰尽得一代地师真传,在敌后侦查立功无数避过了很多凶险,但最终还是牺牲在抗日战场上。

游方此刻举起双枪连环射击向前奔跑的姿势,假如有旁观者看见,可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吴宇森,这个造型太符合这位大导演塑造的浪漫主义暴力美学的银幕形象了,比之汤姆·克鲁斯、周润发等人的潇洒劲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假如刘黎看见了,哪怕是谢小仙这种警察见了,都会皱眉道——这不是瞎打枪吗?几十米外别说射一个人,哪怕是一头大象站那儿,能打中都算运气超好。

五四手枪在手枪中子弹穿透力极强,但后坐力极大,射击稳定性不好,单手开枪几乎控制不了弹道,更何况是奔跑中一手一支枪,从来没玩过枪的人,没打中自己的脚面就算不错了。

游方不是没碰过枪,但经验也非常有限,至少从来没开过枪,所会的仅仅是打开保险扣响扳机而已。还好他膂力过人,柔韧性和协调性也非常好,能控制得住枪的震动,射出的子弹都是朝前飞的,没有偏离大概的范围,是朝着同一方向的乱枪。

游方没指望这不算密集的连续乱枪能把孙风波打倒,他只是收敛神气守护元神,尽量不让对方的秘法干扰到自己,产生判断上的错觉,借着开枪的掩护冲上前去。你还别说,他的运气超好,至少有那么两、三枚子弹理论上是能打中孙风波的,但几十米外的孙风波竟然闪开了!

子弹出膛神识中有感应,似乎不是打在空气中,而是打在流动的水中。不论什么子弹,在水中的射程都会大打折扣,弹道也会出现极速的抛物线下行,更何况有效射程很短的手枪呢?孙风波的身形往两边闪、同时往后退,这几枪都打进他身前的地里。至于其它的子弹,弹道也呈急速下坠之势。

周围似乎被奇异的凝滞力量包围,在山野中,连枪声都传不出去。

游方感到一丝骇然,那天夜间能够惊走孙风波,纯粹是撞了大运。自己手中还是五四呢,在手枪中子弹的侵切力算是极大了,若换成小砸炮,几十米外对孙风波几乎造成不了威胁。假如换成自己,在这个距离只能提前闪,子弹出膛后是没有那种功力避开的。

孙风波心中骇然更甚,他看见游方掏家伙的动作了,神识中也有危险的感应,以为他想取出那柄煞刃,但没有察觉到任何器物灵性的波动,紧接着却看见黑洞洞的枪口。高手怕乱枪,游方开枪时他极力闪避,并且以全部功力运转神识,扰动地气竭力阻滞乱飞的子弹。

风门秘法妙在运转地气灵枢,理论上来讲与格斗杀人无关,心术不正者可以之暗中害人,只有修为极高超者才能直接发动形神攻击。但那样做消耗极大,还不如一刀宰了省事,所以一般秘法高手生死相斗时,都是尽量干扰对方,然后出击得手。而游方更干脆,第一时间拔枪乱射。

游方虽然一枪都没打中,但孙风波受到的冲击也极大,后退中神识几乎运转到极限。理论上他不必这么紧张的,游方只有两支枪,而且是轮流扣板机,神识感应清楚对方的动作,每一颗子弹都可以从容的提前避开。

但这仅仅是理论,孙风波为求万无一失不挨枪子,这种场面他以前也从未经历过。他已经伤了自己,就似平常人猛然用力过度。

在这种情况下,他无暇发动秘法反击游方不让他冲过来。子弹打完了,孙风波已经后退着倒纵上了一棵水桶粗的大树。而游方毫不犹豫的将手中两把枪扔了出去,以暗器的手法带着最大的劲力砸向孙风波,人已经冲到了十米开外。

两把黑黝黝的枪带着凌厉的风声飞过去,砸中的话不亚于子弹的威力,却在树冠前就像被奇异的力量扭曲,突然分解成一堆零件散落,其中有些不太结实的部件都变形了。

孙风波终于运转地气灵枢发动了反击,黄昏中的山影似乎在晃动,周围的地面仿佛倒卷而起要将游方吞没其中。游方觉得自己撞进了一个漩涡,四面八方无形的压迫让他窒息,天色其实还没有那么暗,此刻感觉却完全黑了,只要他的元神一昏沉散乱,孙风波跳下树就可以杀了他。

然而就在此时,树冠上方爆发出一团耀眼的银光,就似一个太阳炸裂,刺破黄昏中的暗影。原来游方并没有停止动作,扔出手枪之后紧接着又扔出了一枚菱镁纯晶石,此物最基本的灵性就是破夜气阴障,聚刚阳物性。

游方以之为灵引只攻不守,将运转灵枢之力发挥到极限,晶石所能激发的威力是有限的,超过这个限度就会损毁,在空中直接炸裂了。孙风波更是震骇不已,因为运转秘法需要时间,他还没来得及全力攻击游方的形神,游方却用了这种鱼死网破的手法,刚才受到的冲击还没平复,几乎等于又中了几枪。

而游方根本没管他是什么反应,另一只手一挥,一道紫光飞了出去,锐意如锥将所有力量集中在一个点,这是一枚能汇聚力量朝一个方向的紫晶石。

紫晶石飞出之后也直接在半空炸裂,碎片却集中在一个方向仍往前直射,孙风波所站的位置树叶全部飘落,他的身形露了出来,胸口就像挨了一片针刺一般。晶石可不是他弄碎的,而是游方将所有的力量集中,以灵引激发神识的时候一瞬间就把晶石给毁了。

就这么一闪念间,孙风波已经失去了发动反击的机会,再度陷入防守,连闪避都来不及。

紫晶石炸裂之后,贴着那棵大树的树干突然升起一道旋风,就似一只狂蟒绕树而上,树皮都被划出螺旋形的痕迹,一股束缚之力要将站在上方的孙风波捆起来。孙风波大吼一声挥短杖下击,砰的一声旋风飞散,这棵树上也似爆发了一朵烟花,满树的叶子和细枝都化为飞沫,只剩下光秃秃的主干和几根粗枝。

游方的右手上也噗的一声,一枚亮银珊瑚石瞬间化成了粉末。孙风波的还击震碎了这枚能够旋转地气、束缚灵枢运转的晶石。

上唇一热,游方的鼻孔中无声无息流下了鲜血,他受伤了,内伤。但他脚下没停仍然稳稳的向前奔跑,手上也没停,左手一举,围绕着孙风波突然发出一片急促的震颤嗡鸣声,就似一大群蚊子将他包围了,周围的空气也似被切割成无数细碎的小片,微弱的光线形成了种种折射,看上去似星星点点的闪烁。

游方左手上那一枚多方层解石也在震颤,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裂纹,然后化为粉末如流沙般从手指间泻落。

孙风波大喝一声,但嗓音已经哑了,身边的树杈都化为了一堆碎末片,可是他立在那里却毫发未损,只有额前几根短发飘落,手中的青铜短杖显得凝重无比,仿佛将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

游方也发出最后一声大喝,声音哑然沉闷,双手连挥似乎向天空抛出了什么东西,然后只见红蓝黄三色光环交织,紧接着往外膨胀爆发,中心地带便是孙风波。游方的手法之妙匪夷所思,同时扔出了辰红石,雄黄石、雀蓝石等三枚晶石,在空中瞬间布成阵式,未等晶石下落阵式自散,发动最后的力量激引阵法,晶石也全部损毁了。

三元法阵冲击神魂的力量却完全爆发出来,就在那么一瞬间。

游方的神识之强不如孙风波,于是借助晶石为灵引激发地气灵枢之力,他毕竟也是高手,且手法之妙、反应之快、控制之精、体魄之强、杀意之坚都超出孙风波的预料。

换一个人,就算不打架,叫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连扔出这么多块晶石,且全部精准的控制住,是难以想象的,至少孙风波就做不到,这功夫依靠的可不仅仅是秘法修为。

宛如铁打的游方此刻却再也控制不住身形,踉踉跄跄扑倒在离树干三米远的地方,单膝跪倒一手拄地,鼻孔还在流血,张大嘴急促的喘气,胸口发出如破风箱一般的声音。还有一道小伤口在他的额头,并不是孙风波所伤,而是一开始向前急冲时被枪膛跳出的弹壳砸中的。

只听噗通一声,有一个人摔落在他面前,全身上下毫发无伤,只见七窍流血,软绵绵的一动也不动,手中还紧握着那根青铜短杖。再看那棵原本近十米高、树冠茂密的大树,此刻只剩下了三、四米长的一截主干,树皮也被剥落了大半。

游方挣扎着爬了过去,伸手按在孙风波的颈侧,确定他已经死了,这才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好半天没有动弹。

孙风波的眼睛还睁着,眼角流血,神色中充满不可思议的惊恐。这种奢侈的死法是很多人做梦也想不到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被钱砸死的!

游方随身携带的九枚晶石,经过上古建木发动的那个古老仪式的洗炼,是世上灵性最为纯正的风水秘法矿物晶。其中任何一枚,都是相当珍贵的,如果想花钱买的话,恐怕一辆进口高档轿车也换不来。

更难得是九枚齐聚一体洗炼而成,布成灵枢大阵,是移转灵枢滋养形神最佳的辅助,换成其它的同类晶石效果也没这么好。假如好整以暇布成法阵,正式运转开来是很难损毁的,而游方几乎拿它们当炸药用了,拆散了对自己最为有用的灵枢大阵法器,一连损毁了七枚。

可怜小游子闯荡江湖这些年,好事坏事都干了不少,却没有攒下多少身家,至今没车也没房。今天他等于左手一辆宝马、右手一辆奔驰,接连不断的砸了出去,砸到自己实在砸不动了,硬生生也把对方砸死了。

想象一下,弄一堆秦渔来,发动煞意灵性,却当飞刀连着撇,那是什么效果?游方舍不得秦渔,却舍得晶石。

当然了,最初那出其不意的一轮乱枪,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孙风波虽未中枪,元神却受到了些许冲击,接着在一轮又一轮爆发式的冲击之下,失去还手的先机,只能依仗浑厚的功力苦苦支撑,最终神气枯竭,被生生震散了元神。

……

“你听见枪声了吗?”山沟出口处,游成元皱眉问丈夫。刚才山梁那边的枪声虽然微弱,她的直觉敏锐似乎听见一点动静。

池木铎摇了摇头:“我没听见,不要管我了,你赶紧去帮他一把。”

游成元:“应该是成成开的枪,他刚才在那伙歹徒身上搜出了两把手枪。”

池木铎:“动枪?成成不会轻易这么干的,你去看看情况。”

游成元解下背包,取出几节铲杆迅速的装好一只长枪,拎着箱子藏进树丛中,对池木铎道:“你也藏到那边草窠里去,离箱子远远的,不是我和成成叫你别出来。”说完话提着长枪也大踏步走上了山梁。

游成元动身的时候,那边的激斗已经结束了。黄昏的天色还没有黑,但密林中光线已经很暗,游成元走上山梁,远远的看见一处树丛上方有一群飞鸟惊起,于是赶了过去,却走错了方向,游方不在那边。

……

游方坐了一盏茶的功夫,终于深吸一口气,吐出一口淤血,伸手抹去上唇与下巴上的血迹,又把自己的手搓干净。这一次他想搜身了,然而手刚放在尸体的胸口,还没来得及拉开上衣的拉链,动作突然停住了,双肩微耸后背微弓,处于一种发力的凝固状态,一动也没动。

他受伤了,内脏受震动牵连,虽然这内伤要不了他的命,但短时间内也很难与人动手了。还有微弱的神识之力,但是连拔出秦渔激引琉璃珠中的阴气毁尸灭迹都做不到了。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感应到自己被若有若无的神识锁定,同时也察觉到身后不远处有人走出树丛,正站在那里看着他。

“有触必应,随感而发”的直觉还在,而且那个人根本就没有想隐藏自己的身形,锁定游方的神识虽然微弱但却精微异常。游方莫名有一种感觉,无论自己怎么动都挣脱不了那人的控制,这么微弱的神识可以控制的这么精微,是相当了不得的境界,在一瞬间可以化为强大的力量,将他牢牢的束缚在当场。

只有师父刘黎才会给他这种感觉,但这人显然不是师父,游方察觉不到致命的危险,却能感受到对方的告诫与监视之意,在这种情况下他不能妄动。

“你是谁,他又是谁,你为何要杀他?”耳边听见一个轻柔悦耳的女子声音,语气中有几分好奇,却冷冷的就似审问。

“他叫孙风波,是江湖风门九星派穿杖堂主,我也算是江湖风门同道,按江湖上的字号,你可以叫我梅兰德,行走江湖至此,化名徐凯。……请问你就是松鹤谷的向影华吗?今日事出有因逼不得已,你若想知道缘由,我可以细细告知前因后果。”

游方没有回头,却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同时缓缓的站起身来,收摄心神不带任何一丝敌意,强忍着全身骨节的酸痛,调息凝神站直了身体,眼前隐隐有些发黑似有金星乱闪,他尽量安稳神气,才勉强恢复平常自然的形容。

“梅兰德?我不久前听过你的名号,据说来自海外风门,看来真的身怀秘法传承。他就是孙风波?此处在松鹤谷附近,孙风波是九星派弟子,今天刚刚拜访过松鹤谷。出了这样的事,我向家难脱干系,必须给风门各派一个交代,不可能放你离去。你自己说清楚实话最好,在我面前,不要企图逃遁。”

向影华并未追问游方何为能叫出自己的名字,说话的同时远远运转神识安抚游方略显散乱的神气,让他感觉好受了许多,一口气终于喘匀了,但仍然若有若无的锁定,戒备他趁机妄动,让人分辨不出是恶意还是善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