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二十五章、困境

池木铎虽然是位学者,但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书生,最早的成果是研究楼兰古尸的,什么阴森恐怖的地方没钻过,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没见过?假如换一个人,此刻说不定真的会手足无措,但他还算镇定,游成元要他别问,也就真的没有再问了。

游成元扛起箱子,游方背起探铲,三人一起向山沟外走去,走出山沟时游成元问了一句:“成成,监察莫家原八大门传人行止,莫老太公将秘法传给你了吗?”

她虽然未掌握神识,但对有些事情并非一无所知,隐约猜到了什么。游方摇了摇头道:“监察八大门的秘法传人应是莫家子弟,怎么会是我?老太公只对我讲过江湖门槛,没有教过别的,我另有奇遇,有些事还是不牵扯家人的好,姐,你也别问了。”

说话时他心中也有几分疑惑,看来在费居村时就犯了一个错误,小看朱大有了,这是一个很严重的疏忽。

原以为朱大有只是一个勾结村民通风报信的内鬼,平日里私下做点非法的文物买卖,驱车离开费居村之后,也就用不着怕那些人了。没想到朱大有背后的水这么深,能调集这一带黑道上的势力,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假以时日,未尝不是另一个狂狐啊!

为了对付他们三个,怎会动用这么大的力量?三十三个带刀大汉,还有两把手枪!有可能是感觉到他们不好对付了吧,游成元功夫过人,徒手就能折断杯口粗的枣木锄头把,朱大有可是亲眼见过。而他半夜想离开山谷,却莫名其妙走不出去,心中不可能没有忌惮。

可是情况还是超出了朱大有的想像,这么多人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连打个电话与外界联系都没来得及。——这也是游方动手时最担心的,所以下手之利索令人瞠目结舌!

游方原以为那两个文物贩子与孙风波是一伙的,看情况似乎不是,最后那两个带枪的风衣人分明与朱大有是一伙的,而孙风波不过是以一个文物贩子的身份做掩护,进村有所图谋而已。游方动手时一直没有放松警惕,展开神识扰动周围地气,最怕就是孙风波这种人突然偷袭,将秦渔交给姐姐的目的也是如此。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在他神识扰动的范围之内,没有高手能够隐身,在山沟里神识延伸运转的范围受到很大限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

走出山沟,刚刚回答完姐姐的疑问,游方突然展开神识到极限,以非常微弱的力量扰动了这一片山林范围内所有的地气。漫无目标的搜索,总是展开神识运转地气的话,极耗精力与体力,游方也不可能随时随地如此,只能在走出山沟的同时来了一个瞬间大范围查探,就和突然袭击一样。

神识中听见秦渔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啸,心中也陡然升起一种危险的感应。游方的神情本来就阴沉似水,无论是谁无奈之下杀了这么多人都不会好受,此刻也谈不上变色,不动声色的卸下装着探铲的背包,交给游成元道:“姐,有什么人再冲过来,就像我刚才那样,运内劲推铲直杀过去,千万不要站着啰嗦。”

游成元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听游方这么说很是惊讶,接过探铲道:“又有什么情况?”

“在这里等我,保护好姐夫!”话音未落他已经闪身形飞快的消失在右侧的山梁上方,越过树丛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越过一道山梁,穿过一片密林,游方飞遁的身形突然定住,似被无形的力量挡下,站在原地看向对面。隔着半人来高的一片杂草丛,几十米外一棵大树下站着一个人,望着他面带似有似无的嘲笑,正是孙风波。

……

游方猜测的不错,孙风波与那两名文物贩子不是一伙的,九星派远在福建,他不是当地人,只是借助文物贩子的身份做掩护,来办自己的私事而已。

前文提到,游方转遍郴州城,在各经销矿物晶的门市点搜集到五十多块有用的晶石,已经有两年时间没有人这么干了。那么在两年前,最后做过同样一件事的人,就是孙风波。

两年前孙风波刚刚就任九星派穿杖堂堂主,他也算是在秘法修炼上狠下过一番苦功、颇有天赋的人,但不知为什么,上代门中的长辈对他总不是很放心。直到他四十多岁,秘法功夫在九星派已经成为仅次于当代掌门的高手,这才勉强被推举为十二堂之一的穿杖堂堂主。

人到中年,在江湖上方才有点地位,当然不忘云游四方结交秘法传承各派,既能混个脸熟,与各派高人的交流对自己也颇有好处。两年前他来到松鹤谷拜访向家高人,主要是想请教风水法阵,对方接待的很客气,但也不算很热情,关于风水法阵真正的高深玄妙淡(谈)的并不多。告辞时,向笑礼送他一枚特别的晶石做为礼物,并介绍说这是郴州特产。

离开松鹤谷之后到了郴州,孙风波也在附近搜刮了一圈,他没有游方那么好的耐心与运气,但也收获了十来枚可用之晶石。他看出来了,像这样搜集实在太费劲了,于是动了点小私心,想到附近山区原矿产地去找,于是在这一带转了一圈。

关于晶石的收获并不大,松鹤谷向家在此地历代经营,凡是有特殊晶石出产的矿脉,基本都有向家弟子插手监督,有些最重要的矿就是与向家有关系的旁系子弟开的,孙风波以九星派穿杖堂主的身份跑到那里去找,不是等于找刺吗?

至于向家势力之外的矿藏,找到特殊晶石的可能性非常小。况且当地开矿的主要目的可不是为发掘完整矿物晶,这只是一种矿石中的副产品,一车一车的原石拉出来,保存完整的矿物晶数量极少,其中有用的晶石数量就更少了。

晶石的收获虽然不大,但孙风波却有意外所得,在桂东市一处旧货市场中,他发现了一枚琉璃珠,保存的非常之好。孙风波能看出来,这东西是刚刚出土不久的,不仅有沉淀数千年的物性,灵性也未失去。

他花五百块就买下来了,出乎预料的便宜,立即以心神滋养炼化为一件有用的法器,就是被游方偷袭时打碎的那一枚。

孙风波又动了心思,暗中追查琉璃珠来历线索,在文物市场蹲点守候、跟踪潜伏,最终查到了费居村。于是他摇身一变,成了到当地收土特产的文物贩子,他收的东西虽然不多,但私下里总能给费材一些好处,比如不收文物时也给点消息钱,从外地带点真正的土特产,交情看上去倒是不错的。

身为九星派穿杖堂堂主,当然不能一年四季待在费居村,他后来结识了朱大有,也成了外地的一位买家,大部分时间由朱大有提供信息。孙风波在福建开了一家小公司,主要做台湾水果贸易,日子虽然过的不错,但毕竟财力有限,并不是一位大买家。每年只要有空,孙风波总会自己来一趟费居村,这样既省钱,也容易发现有用的好东西。

这一次发现的东西非同小可,一开始孙风波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他感应到了那整座山川沉睡生机的微弱运转,一定是一件特殊的宝物,远比他以前在此地搜集到的器物加起来还要珍贵。白天村民闹事他没机会下手,等到夜间再潜入,却碰见了向影华拦路。——孙风波当时深信不疑,以为自己看见的就是向影华。

这一次得罪人可是得罪大了!自己这两年偷偷摸摸潜伏到距向家这么近的地方,私下弄点好处也就罢了,但是参与不法交易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如今又干出夜半潜入企图出手谋夺宝物的事情来,向家第一高手出手阻止,孙风波觉得自己不得不有所交待。

他这人的秘法修为非常高,但是私心重胆子也比较小,有时候想事情想的比较多。第二天他就离开费居村去了松鹤谷登门赔礼,松鹤谷所在已经是江西省了,别看在山中直线距离只有十几公里,绕的路走起来可得有大半天。

孙风波来到松鹤谷拜山,目前暂时主事之人向笑礼见了他一面。孙风波只说自己到附近云游,在山区练功,恰好遇到村民盗墓,似有灵性特殊的器物出土,动了好奇心夜半前往查探,不料却惊扰了月影仙子,特来告罪云云。

不料这次拜访却很尴尬,向笑礼闻言之后态度变得很冷淡,直截了当开口道:“孙贤侄休再多言,我侄女影华这几日一直在松鹤谷中修习秘法,从未迈出谷中一步。江湖同道年轻才俊拜访者颇多,我还从未听过贤侄这种借口,你既是九星派穿杖堂堂主,还是好好打理门中事务,莫要想入非非。”

向笑礼显然是误会了,以为孙风波是来找借口结交向影华的,这几年江湖同道中年轻才俊登门拜访者不少,都有各种各样的借口,有的是炼制了什么特殊器物,请月影仙子赏鉴,有的是发现了什么宝地灵枢,邀月影仙子游玩。

至于孙风波这种离奇的借口,向笑礼显然是没听过,胡诌一个故事上门来赔罪,然后说一段奇文引起向影华的兴趣,顺便邀请她出山查探宝物出土,便有了接近交往的机会,这一招玩的挺有趣啊。孙风波已经老大不小了,在江湖上也算不得什么人物,还动这种心思?向笑礼很厌恶。

也难怪向笑礼会误会,就算向影华长成游成元那样,江湖上这种人也少不了。松鹤谷向家的财富与地位倒是其次,更重要的是风水阵法的传承、掌握的各种资源,都令江湖风门各派很是羡慕。而且向影华是松鹤谷第一高手,还是一位涉世不深的单纯姑娘,能与这种人结交,想到与想不到的好处都太多了。

更何况江湖传闻中,向影华美若天仙。

孙风波碰了个不冷不热的钉子,闹了场不尴不尬的误会,灰头土脸的告辞离开松鹤谷。但此行也并非没有收获,他了解到松鹤谷向家根本就没人插手费居村的事情,那么昨夜肯定是自己搞错了,另有人下手把他给惊走了!

他越想越后悔,当即决定悄悄返回费居村暗中一探究竟。在回来的路上他突然察觉到有人潜伏,于是就近下车悄悄绕了回来,暗中窥探这些人在干什么,结果偷听到重大的消息。

费居村出土的竟然是上古建木!而且将由几名文物工作者运送到桂东市去,今天就要路过这里,那些歹徒想拦路杀人夺宝。且不说建木对风水秘法的修炼以及施展有多大用处,这件东西是价值连城啊,假如走私到海外艺术品市场,意味着一辈子花不完的财富。

孙风波于是在暗中潜伏,他没想自己先动手,打算等那些人得手之后来个黑吃黑,暗中下手突然抢走或者偷走,这伙不法分子恐怕也是哑巴吃黄连,背了黑锅却没地方找他去,警方要追究的话也追不到他头上。

另一方面,孙风波也有些疑神疑鬼,不知道前天夜里出手惊走他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历,所以也想暗中看一看,让那些歹徒试试底细,再决定怎么动手。

歹徒们让孙堂主失望了,挥舞砍刀杀气腾腾追进山谷,却突然被人反杀回来,不到一分钟时间全部被收拾完毕,那人好厉害的枪马功夫!不就是村里见过的那个文物贩子徐老板吗?后来游方毁尸灭迹之时,走到谷口外最后那两剑,孙风波看见了,发现了他手中的那柄煞刃以及剑穗上的琉璃珠。

虽然不明白前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看见的到底是什么人?但见到这枚琉璃珠,孙风波却隐约想通了当时大概的情况。看来这位徐老板不仅功夫高的惊人,也是一位修习秘法的高手同道,但是看他的出手功力尚显不足,自己完全能够对付。

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呢?孙风波收敛神气,藏在下风口的山梁上偷听他们谈话,游家姐弟走出山沟时说的那番话他也听见了。正在琢磨怎样暗中偷袭突然解决掉游方,然后再把建木拿走,同时他也很疑惑,因为神识感应中察觉不到那口箱子有什么异常,难道这些人玩的是声东击西调虎离山计,真正的建木不在这口箱子里?

他正在琢磨和犹豫间,游方突然神识暴涨,瞬间主动运转周围的地气,查觉了他的所在,然后拔腿就冲了上来。孙风波虽然不怕游方,但对此人的功夫也是很忌惮的,假如近身与他格斗,应该不是对手。

孙风波向后急退,同时运转神识阻挡游方,穿过一片密林之后,两人都站定了身形。

……

“我该叫你徐老板呢,还是叫你游小弟?原来你出自莫家原八大门,倒和江湖风门有点渊源。那个会功夫的考古队员是你姐姐,从一开始你就在村里玩鬼花样,村委会也是你炸的吧?年纪轻轻有此能耐,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孙风波首先开口说话了,同时伸手取出了一支青铜短杖。

这支短杖的顶端浮雕着奇异的人面造型,杖身上有嵌金的纹路,其风格与那两柄青铜剑非常相似,看来也是费居村村民盗掘的文物之一,却落到了他手里成为了一件施展秘法的器物。

游方的脸色本就阴沉,此刻心也沉了下去,刚才这一番急冲,已经试出了孙凤波真正的实力。这位籍籍无名的九星派堂主,神识之强大超出了他的意料,比之向左狐、千杯道人相差也不太多。

虽然从山梁下穿过树丛、灌木、荆棘往上冲,在态势上游方有些吃亏,但这是他最擅长的。孙风波在后退,地气运转中,游方脚下的山坡似乎在发软,周围草木的影子仿佛也从四面八方缠绕住他的身形。

游方的速度已经很快,但总是被拉开了相当的距离,很难受,不好拔剑发动攻击。前冲之势一弱,游方立即站定,收敛神气守护心神。孙风波也站住了,好整以暇取出青铜短杖,看着游方的眼神就像猫看着一只被戏弄在爪下的老鼠。

换一种情况,游方可以当机立断转身就走,他不信孙风波能追的上。可是他无法逃避,姐姐、姐夫就在身后山梁的另一侧,而且听孙风波的语气,对方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与来历。这是小游子行走江湖以来,所遭遇的最大困境,明知是网也要往上撞了,哪怕是鱼死网破。

“穿杖堂堂主孙风波,你可知九星派戒律,可知地气宗师监察天下风门行止?”游方反倒沉静下来,冷冷的问道。

孙风波笑了,带着嘲笑的口气揶揄道:“年轻人,你以为你是谁,刘黎那个老不死吗?你叫出了我的名号,看来前天夜里在费居村外装神弄鬼的人就是你。如今之计,老实交代你当时是怎么做的,并告诉我真正的建木藏在何处?看在江湖同道的份上,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哦?游方明白了孙风波为何还没有动手,箱子有门道,他不敢肯定建木在不在里面,怀疑被游方这个高手给偷梁换柱了。游方面露狐疑之色问道:“埋藏建木的地方只有我知道,告诉你,能放我一条生路吗?”

孙风波闻言面露喜色,然而还没等他开口说话,神情陡变挥动青铜杖往后急闪。游方在他气势一缓的瞬间,突然拔出两把手枪,朝着他的方向冲来,双手连扣扳机,枪声不断一口气将弹匣全部打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