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多美的落日

第二天上午,乡长来了,同行的还有一批乡干部、乡派出所的袁归途所长以及三名干警、四名协警、五名附近村庄的治安员,真是浩浩荡荡一大批,吉普车就有好几辆。

他们在村外见到的第一个人是池木铎,别看这位专家在村民面前似乎很无奈,只能挨家挨户苦口婆心的宣传文物保护法,但是对这批干部可是一点都不客气,站在进村的道路上将整个车队都堵住了。

他站在山路中央招手,点名道姓让陈乡长下车,当着在场所有乡干部的面,劈头盖脸一顿训斥,口吻和下来视察工作的市委书记也差不了多少。这场面让陈乡长很下不来台,池木铎也压根没想让他下台,而且他批评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让人无从辩驳。

面红耳赤的人反倒是池木铎自己,陈乡长陪着笑一个劲的点头道歉,显得既谦虚又诚恳。闻讯赶来的费居村村干部见到这一幕,竟然上前企图拍马屁,指责池木铎不应该这么和乡领导说话,结果挨了正在气头上的袁所长一顿臭骂,推推搡搡把他们全部赶回了村子。

池木铎这一番训斥还真有效果,一行人进村时憋了一肚子火,只能拿村中的不法分子出气。乡长道歉总得有点诚意,当天就有人将考古队的越野车修好了。在处理村中的事情之后,陈乡长与袁所长还带着从小卖部临时买来的慰问品,抽空带人来到山谷,对全体考古队员表示了亲切的慰问与诚挚的歉意,并且表示,一定要严惩不法犯罪分子。

伸手不打笑脸人,考古队员们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当然了,他们没有见到建木。

当大队人马进村时,游方就在招待所三楼看着,等他搞清楚这些人的身份之后,也就明白了用意。这些人是来平息事态的,不想把事情闹大弄成恶性案件,尽量在乡一级内部解决,那么对问题的定性肯定就是有人私藏炸药,不小心着火引起的事故。

搜炸药这种得罪人的活,还是交给常书欣去干,他带着几名邻村的治安员还真把炸药给搜出来了。袁所长的聪明之处是启用邻村人来干,既能转移矛盾又能解决问题,这些人对费居村可没什么好印象,又了解附近的情况,真想搜,不是搜不出来。

费居村的村民们将炸药藏在离村两里外的一个山沟里,那里原来有一处看山人的房子,院子里还有羊圈,三年前已经废弃没人住了。村子里搜不到炸药,有人就想起了那里,到了地方一看都吓了一大跳!

靠,军火库啊?这里堆了满满一屋子炸药,旁边还放着不少雷管,假如引爆的话,其威力恐怕能把旁边的小山包都给削平了,太吓人了!大家想到这里可能有炸药,但是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

常书欣立刻汇报领导,乡领导立刻派人设立了警戒隔离带,将房子看住。这些炸药怎么处理,当然要运走,可是谁来搬?常书欣与几名治安员在回村的路上,在手机有信号的地方收到一条短信:“炸药里有埋伏,乱搬可能会炸。”吃惊之下失声念了出来,其他人也听见了。

事情终于还是无法完全捂住,得向市里申请派防爆专家过来,炸药放在这里,附近其他村的村民也不能答应啊!但是当务之急,还是先破了案子再说,查出炸药是谁藏的?

一上午乡领导都在召集村领导开会,连威胁带恐吓劝说村民站出来自首,可是有谁会主动承认?这边开会呢,外面负责设置隔离带的常书欣回村后又把案子给破了,线索还是一条短信。

说来也好笑,昨天村民们在运送炸药时还发生了一场争执,这么多炸药放在一起,事后怎么分得清的是谁家的?有人想在上面贴名字,被“明白人”阻止,假如被警察发现不就全暴露了?争吵的结果还是村会计出面,将各家存放的炸药数量登记下来,记在一个小本子上。

常书欣收到的短信是关于这个小本子的,他带人一搜就搜到了,然后带走了村会计。他搞不明白为什么有知情人总给他发短信,看号码还是本地的,但对于破案他还是很热心的,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有公事公办的机会还能不办吗?

陈乡长、袁所长平时收了费居村不少好处,对此地的盗墓行为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弄不好就是穿一条裤子的。但在如今这种情况下,事情不能不处理,想包庇也包庇不了。假如换一种情况,弄不好连武警部队都给惊动了。

既然如此,常书欣为什么不查?反正费居村给领导的好处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反倒是背了好几次黑锅,巴不得把事情搞大。

案件的最新进展让陈乡长也有点措手不及,干脆都甩手交给了警方,现场指示:“要严肃处理私藏炸药事件,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另外,一定要抓几个盗墓贼的典型,震慑不法分子。”

……

游方对案件的进展并不是很满意,他认为闹的动静还不够大,盖子还没有彻底揭开。象征性的处罚私藏炸药,抓几个倒霉蛋当盗墓贼典型,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是他不着急,先帮姐夫的把眼下的事情办好再说。

池木铎今天直接向省文物部门汇报了在此地的发现,接到的指示是小心求证、再度确认,如果有必要就将建木转移到市博物馆,假如不安全,可以向当地警方申请保护。

也不能说上面不重视,湖南是文物大省,马王堆就在长沙,一直很重视文物保护工作。但这是常规的做法,毕竟直接派人到楚阳乡来太远太慢,第一时间应该要求当地警方协助。另一方面,现有的通讯条件下,池木铎无法发送任何图文资料,只能在电话里口头描述。

建木这种东西考古实物太少了,几乎是绝无仅有,不是池木铎一个电话就能确认的,湖南省文物部门也不敢置信。考古发掘中现场鉴定的误会其实很常见,重要遗址以及国宝级文物的鉴别从来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的。

上级要求池木铎将“建木”转移到桂东市文物部门,就近组织桂东、资兴、郴州、汝城等地的文物专家进行初步的研讨与鉴别。假如能够初步认定,省里将组织一个大规模的考古工作队到现场来,展开全面的清理与抢救。

池木铎带的这个工作队规模很小,目的本来只是进行考察与勘测,没想到这里墓葬分布规模会这么大,更没想到会有这种重大发现。这里被盗的大墓就有近百座,就算全部简单清理一遍,也不是现有的工作队能完成的。

他们到这里不过十来天,只能做一些登记与勘探工作,选择几座有代表性的墓葬进行抢救发掘。现在情况起了变化,考古队还要留守在这里,但池木铎要将“建木”送进桂东市,并将详细的图文资料以及现场调研情况发往省文物局。

在招待所里,池木铎与游方商量该怎么办,是否请当地警方保护?游方不赞成,因为他不相信这里的警方,而且据他所知,乡派出所的袁所长本人就和费居村的盗墓案有牵连。

这里是湘赣交界处的偏远山区,就算请求当地警方保护,一级一级布置下来,任务还是得落到当地乡派出所头上。现在乡里一半的正式警力都在费居村呢,就那么几支破枪,且不说能抽出多少警力护送,其中既值得信任也能办实事的只有一个常书欣。

就算常书欣揣着那把破六四押车,真遇到什么状况也起不到多大作用,最好别把消息泄露出去。游方决定亲自开车护送,游成元也和池木铎一起走,带着建木与两把青铜剑尽快出山赶到桂东市,其他考古队员留守在这里。

今天早上午警务人员进村前,孙风波还有另外两名文物贩子已经走了,但游方还是有点不放心。

……

这天晚饭后游方又悄悄来到山谷中,考古队员们还在进行最后的拆卸工作,这株建木最后可以拆卸为一百零八个部分,除了九十九个叶片之外,树干也分为上下九节。包装好再填充空隙,装在一个旅行箱中,看着体积不太大,可是分量相当沉,这一系列工作直到第二天上午才完成。

游方来到山谷中也没闲着,在黄昏的余晖中提着一把锄头还有秦渔,在山坡上四处搜集阴界土。这种东西就算知道地下有,也很不好搜集,还好“勤劳能干”的费居村村民们帮了很大的忙,很多地方的土层都被挖开了,露出了有阴界土分布的地方。游方只需沿着这些断面延展神识切入,以琉璃珠摄取,偶尔也挖上几锄头将土层刨开。

以游方今日之功力,一次最多也不过炼化大半钱阴界土,然后得休息至少一周。然而他却没有尽全力搜集,搜集小半钱之后天已经黑了。他又来到离那座祭坛上方约六十多米高的山坡上,在两株灌木之间的空地取出昨日洗炼精纯的九枚晶石,布成一个灵枢大阵,然后在阵中定坐,感悟昨夜的收获。

这里就是如今这一片天地山川的风水灵枢位置,游方以阵法汇聚地气灵枢滋养形神,深切感受到师父传法时说过的一句话——“立地成局”。

这才是“移转灵枢”境界真正的妙趣,此刻的游方,就相当于昨夜的建木,他是以自身为灵引,激应这整片风水宝地的生机运转。此种心法,师父只讲述了原理与禁忌,比如炼境之至可立身为灵枢、惊雷天不得习练。

游方真正习练时,却有自己的独到之功,在模仿昨夜建木运转生机的感应,这恐怕是刘黎也想不到的。没有那个古老仪式的力量相助,游方也没必要运转心盘,布下灵枢大阵为协助,不去主动运转地气,而是化身为灵枢融入其中。

此时的游方,也相当于沟通天地人神的桥梁,这便是建木的灵性。从入夜到天色微明,游方感觉到这种方式对增强神识效果十分明显,看来这个山谷他还需要待一段时间,不仅为了搜集阴界土,也为了锻炼神识。

他的神识精微敏锐不亚于世上一流高手,但是功力不够深厚强大,这是必须要下苦功弥补的,不能偷懒耍滑。搜集阴界土极耗神气,而游方此刻化身为灵枢的滋养之法,不仅能锻炼神识,而且能很快的恢复衰弱的神魂之力。

刘黎可真够黑的,竟然让游方搜集三两之多,就是逼着徒弟下这种苦功,不断的运用、消耗、锻炼、恢复、增长,等三两搜集齐了,估计差不多就该出师了。

游方有意搜集少量的阴界土运用神识,然后以一夜时间滋养神魂,当第二天到来时,他的体力与精力已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充沛状态。他终于体会到做为真正的秘法高手那种“大自在”的身心,微闭着眼睛深长而无声的呼吸,宛如在看不见的天地灵枢运转中游移的鱼儿,飘然下山。

……

那口装着建木与青铜剑的旅行箱,游方暗中还做了一些手脚,他在箱子的内表面以神识凝炼了一层极淡的、若有若无的阴界土,外表面也同样凝炼了一层几乎看不出来的公鸡血竭。

过去乡下几乎家家户户养公鸡,除了报晓打鸣之外,其实在民间还有一种说法,雄鸡啼鸣能驱夜气阴邪、破梦魇之镇。报晓打鸣的壮年大公鸡,毛色有油光、鸡冠鲜亮者阳气最足,其腿骨就是一种最简单、廉价的布阵法器。

这种公鸡的鸡冠血又称纯阳血,刘黎当初给游方的那块绸布,正反两面分别用阴界土与纯阳血竭凝炼过,有隔绝阴阳物性的奇效。阴界土之难得自不必多说,刘黎当初在沿途几十个村庄每一只报晓的大公鸡的鸡冠上,都取了一滴血,这才给游方鼓捣出那块绸布。

游方当初感觉神奇的不可思议,如今自己也成了行家,不用师父教,却也会如法炮制了。他当然搞不到那么多纯阳血,就算把全村的鸡都抓来排队放血也不够啊,退而求其次,用物性类似但远没那么精纯的公鸡血代替了,阴界土也只凝炼了极淡的一层。

这样当然不能完全隔绝阴阳物性,但可以扰乱神识感应,他又在箱子里放了九枚晶石,彼此物性相杂湮灭。他自己以神识感应这口箱子,也只能发现里面只是一些石头与金属器物,却察觉不到法器特有的灵性,这才让池木铎带着上路。

……

游方天亮前就回到了乱哄哄的村子,从招待所窗户上去,天亮后又从楼里面下来,结账离开了费居村。——连费材都因为私藏炸药被警察带去问话了,他这位“徐老板”当然得赶紧走人了。

池木铎夫妇是在他走后带着箱子回村的,同行的还有江霞飞和张人云两名队员。池木铎叮嘱江霞飞这名女队员就留在招待所,其他三名男队员轮流值守在山谷现场,总是保持两个人在场可以互相监督,等待他回来。

在村子里吃了顿饭,游成元开车载着池木铎离开了村庄,对外只说到县城里买东西。出了村口不远,在一个隐蔽的拐弯处,游方悄悄上了车,换他来开车,游成元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

从广州背回来的那套探铲居然也带着,装在长条状的包里,就放在游成元的脚边。池木铎坐在后座,旅行箱就放在身边,还用一只手扶着生怕国宝飞走了。出村的道路非常差,勉强只容一辆越野车通行,弯弯曲曲坑坑洼洼的机耕道,越野车走得不比拖拉机更快。

等到并入另一条道路,情况好了点,是三合土上面铺着煤渣的路,还算平整多了。但这一带是山区,道路崎岖起伏,而且不宽,哪怕对面来了一辆驴车都得减速靠边错行,车速当然不可能快。

午后他们到达乡政府所在镇子,简单吃了个午饭又上路了,这回总算见到水泥公路了,是通往县城的。虽然是公路,但仍然在群山间蜿蜒起伏穿行,路边时而是村庄、时而是田地、更多的是山崖峭壁与野树丛林。风景是极好的,但池木铎的神情却很焦急。

游成元笑着劝道:“木铎,你不用那么紧张,我们已经足够小心了,费居村的村民早就没影了,你就放松一点,欣赏一下风景吧。看那边,多美的落日!”

车在前行,西边一轮红日也在两山间游走前行,金色的辉光就似从天边直铺到眼前,山峦树梢也染上了落日的颜色,煞是好看。

池木铎却皱了皱眉头道:“看时间,我们到了县城天也黑了,是继续赶路还是歇一晚上?”

游方手扶方向盘,望着前方笑道:“我建议还是歇一晚上,尽量不赶夜路,虽然县城到市里有国道,但沿途还是山区,小心点总没有错的。”话刚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容却凝固了,眼神陡然变得阴沉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