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二十二章、内鬼

池木铎一把抓住游方:“你是怎么知道的?”

游方微微一笑:“当然是推测,但也可以肯定,你也是这么猜的吧?别忘了刚才的故事,两千多年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整个山谷被掩埋了有近百米深,就凭那些村民,可不容易找到剩下的大批墓葬了,除非调大型工程队来把这个山谷全部掘开,把子孙赖以生存的田地全部毁掉。……且别说后果如何,但工程投入和盗墓产出不成比例,这种不划算的事情,他们再笨再蠢也是不会做的。”

池木铎的脸色终于多云转晴,小心叮嘱游方道:“你这个推断,可千万不要泄露出去,跟谁也别说!……就算无法大规模盗掘,那些村民为了碰运气,弄不好也会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挖的,万一真挖出来一两座也是造孽,而且把农田都毁了,关中平原上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事。”

游方:“我当然明白,跟谁都不会说,就是悄悄告诉你一声。我看你的样子像丢了魂似的,顺便给你唤唤魂。”

就在说话间,帐篷那边走出来一个打着手电的人,游成元远远的喝问道:“朱大有,这黑灯瞎火的,你往哪里去?”

朱大有吓了一跳,走过来解释道:“我们刚才商量过了,都认为这个发现太重要了,要赶紧通知县里、市里还有省里。这里没有手机信号,要到村口外打电话,看样子,我们一整天都要呆在这里,我顺便去取一些补给,包括吃的喝的。”

池木铎不动声色问道:“你好像忘了我是队长,这件事不汇报,怎么一出帐篷就想直接下山?”

朱大有陪笑道:“我没看见你们,以为已经下到墓室去了,再说心里既激动又着急,就想快点通知外面,这可是重大发现啊。”

池木铎点了点头:“这个发现实在太重要了,而且我们的处境很不妙!等于被困在山谷里。在犯罪分子眼里,这株青铜神树价值连城,很难不动心。……我现在宣布一条纪律,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不可以单独行动,不可以擅自与外界联系,每一个人与外界接触时,都必须有另外一人在场监督,直到建木安全的被送出去。”

游方看了姐夫一眼,心中暗道姐夫看上去温文尔雅,却不是一个迂腐书生,该做什么决定很果断,不愧是吴老的得意门生。今天的发现当然是考古学术界的重大成果,但在此时此地,不仅文物本身的安全受到威胁,就连考古队员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证,封锁消息绝对是有必要的。

朱大有却皱着眉头问道:“池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怀疑谁吗?”

池木铎:“我不是怀疑谁,只是不想有不必要的麻烦,对国宝以及队员的安全负责。如果有人将消息泄露给村民知道,或者传到不法分子耳中,你应该知道意味着什么?”

朱大有很激动的说道:“池所长,我干这行已经七八年,也是老文物工作者了!这一次和你一起来费居村,吃的苦头还少吗,我可曾有一句怨言?我要赶紧通知县文物工作站,让他们派人接应,这才是负责的态度,你为什么拦着我?”

池木铎:“我没有拦着你,但我是队长,通知谁、什么时候通知,应该由我决定。刚才宣布的纪律,请你遵守。”

朱大有:“什么事情该不该做,我当然清楚,用不着池所长你提醒。我是本地工作站的,在本地发现的文物,依照程序要及时上报,这也是我的工作职责。池所长是这次发掘工作的指导与领队,现场专业技术问题我当然尊重你的意见,但从行政角度,我不归你管辖。池所长拦着我,难道有什么私人目的吗?”

这位本县考古工作站的工作人员反应出乎意料的激烈,铁了心就是要出去,他说这话等于撕破脸了,池木铎是从外省抽掉来的技术专家,虽然是现场的领队,从行政关系上却管不着朱大有。朱大有拼着事后挨自家领导的批评或处分,就是不听池木铎的,还真没办法,考古队毕竟不是军队。

“依照程序要及时上报”,这句话一点也不错,但所谓“及时”究竟是什么概念呢?此时此地绝对不合适!

现在是半夜,在一个无法与外界联系的山谷中,出入山谷唯一的路是交通不便的费居村。假如消息泄露出去,能以最快速度赶到的,绝对不是上级考古部门的人。连查案的警察都还没有来得及进村,假如这时候有一批利欲熏心的歹徒进入山谷抢走建木,考古队员能有什么办法?

费居村的大规模盗掘持续了数年,出土的文物不仅出现在潘家园,甚至出现在佳士得国际拍卖会上。村民们只不过坐在村子里卖“土特产”,其余的事知道的并不多,除了村民之外,不可能没有专业人员的参与。

游成元曾怀疑考古队中有内鬼,有很多事情,不像警匪片中的情节那样曲折复杂,朱大有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坚持连夜出去,甚至不惜顶撞与开罪池木铎,事情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可惜池木铎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与不法分子相勾结,也无权强制他不上报,只得摇了摇头道:“既然这么说,那你就去吧,路上小心。”

他让朱大有走了,也没派谁跟在后面监督,看着他走下山坡,然后转身向帐篷走去,游成元与游方对望一眼,也跟在池木铎后面。进了帐篷几位队员还在拆卸建木,池木铎问道:“朱大有怎么一个人下山了?”

其他几人都很惊讶的说:“有这回事?他只是说有事要找你汇报。我们刚才在这里议论,发现建木的消息千万不能让村民知道,否则就麻烦了,这个当口出什么意外,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怎么也要等到明天大批警察进村后,才能放心与外界联系,我们商量,这两天干脆就死守在这里,把吃的喝的也都拿来。”

池木铎噢了一声:“原来是这么回事,大有刚才走了,说要立即上报。”

这时游成元突然道:“夜间的山路很不好走啊,而且山里说不定会有野兽出没,朱大有一个人回村很不安全啊。”

游方也接话道:“是啊,假如路上出点意外,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实在太危险了。”

池木铎扭脸道:“既然这样,你还不赶过去与大有一起回村,路上也好有个照应。你是半夜自己过来的,也该回去了,记住,回村之后可千万保密消息,有什么动静及时通知一声。”

游方答应一声,拿起一把手电也走了,池木铎又道:“都累了一天了,你们轮流休息吧,这工作要求很细致,状态不能太疲劳。”

说完话与游成元一起走出帐篷,又准备去看残存的壁画,在山坡上望着游方迅速离去的背影,似是小声自言自语道:“有些事就不要再提,连打听都别打听。”

游成元拍了拍丈夫的后背:“你就放心交给他处理吧,一定比你处理的好。”

……

朱大有很着急,听徐凯的介绍,明天就有大批警察进村,偏偏今夜有了那么重大的发现,错过时间可就很难再下手了。他心中就像有火在烧,又像有猫在抓,那一株华美无比的青铜建木,就像一棵闪着金光的摇钱树,假如……那这一辈子什么事都不用犯愁了。

费居村这几年的盗墓,他一直就知情。三年前那位叫费材的村民拿着一个彩陶罐跑到县博物馆筹建处,神情闪烁的请他这位“专家”看看值不值钱、公家收不收?他当时就吃了一惊,不动声色告诉对方,这东西是古董,如果是盗墓所得,是违法的。

然而费材自称是祖传的,很慌张的立刻就走了,看到这种反应,他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后来,在附近的古玩市场中,他见到了不少同样的器物。

朱大有在一个小县城文物局工作,单位同时挂着县博物馆筹建处与考古工作站的牌子,却是个清水衙门,待遇很一般。然而平时很清闲,有大把的自由时间,他毕竟不是池木铎那种专家需要全国各地到处跑。

别看单位待遇一般,他在当地日子过得却很滋润,托这几年收藏热的福,他在县城里已经是很权威的文物鉴定专家了,有不少人看了电视,将家里老式的坛坛罐罐都抱来求他给鉴定一下,如果碰到值钱的真品不可能没有好处。

这些倒是其次,早在好几年前,利用工作与专业之便,他转遍了附近的文物市场,不论是公开的还是地下的,自己也搞一些私人收藏。收藏不是目的,最主要的是做一些收藏品的买卖,这一带的文物贩子,他几乎都认识。

这种行为很难说是违法,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的古董交易,不也是在合法情况下进行的吗?收藏以及古董交易本身并不一定违法,至于暗地里非法的勾当,他自然会小心,不能放在明面上。

经过几年的经营,朱大有形成了自己的古董交易渠道与网络,有不少在各地乡下收货的古董商都是直接与他联系,其中甚至有来自香港的走私商。朱大有具备官方身份,同时也有专业优势,做这种中间人非常便利。

费居村大规模盗墓的出现,对于他来说是个源源不断的财源!但是他很小心,从来不直接上门收购村民的东西,而是暗示当地熟悉的古董贩子去收货,然后在古董市场中收“来历不明”的东西,钻法律灰色地带的空子。

如今的他,是当地古董贩子们一个重要的出货联络人,大宗贵重货物出手大多依靠朱大有中介,如果朱大有自己吃不下,也会介绍外地买家。这种交易,就讲究暗地里联络。因此费居村出土了什么好东西,他基本上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外地大买家希望寻找什么东西,他也会叮嘱下线贩子让村民特意去找。

一开始他只是在法律的灰色地带赚点外快,到后来却越陷越深,已经卷入到非法文物交易以及向境外走私活动中。他做的很隐秘,表面上没什么破绽,仍在一家清水衙门里混日子,其实暗地里能影响的势力不小,一个电话,完全可以让近百号人行动起来。

以前朱大有一直很谨慎,也没有企图垄断这里的非法文物交易,外地文物贩子直接找到费居村来的情况也不在他的控制之内。但这种人毕竟比例较少,真正的大买家是不会直接来做现场交易的,还是需要当地文物市场可靠的中间人,朱大有掌握了信息与资源网络的优势。

可以说在大部分时间内,费居村出去的东西,都是他挑剩下的,外地直接上门的古董贩子要碰运气,除非恰好村民新挖出来什么,才能挑到最好的东西。而且费居村那种贩卖出土文物的方式,诸如单线集中交易、不允许文物贩子到盗墓现场去,都是他通过中间人建议的。

朱大有平常做事并不极贪,在文物转手的时候,往往只收一笔“鉴定费”,从名义上尽量规避法律风险。但是今天他顾不上那么多了,因为那株青铜建木实在太值钱了,意味着几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这么好的机会,可一定要截下来。

自古杀头的买卖总有人干,道理无非如此,总有人会因为巨大的利益铤而走险,一步步万劫不复。

他甚至不怕顶撞池木铎,那又能怎样?自己坚持按规定办事,谁也没有他违法的证据,真出了事,费居村的村民有最大的嫌疑,那些人犯的事还少吗?到目前为止,山外还没有人知道青铜建木出土的消息,假如事情做得干净,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内情。

朱大有尽量不去深想细节,心中却有着强烈的期盼,脑袋里甚至有点嗡嗡作响,身上也发热,一个人也敢在山间走夜路了。他一边走一边想:“出了村子,先向上级汇报这里发现了重要的文物,可以不说出是建木,顺便汇报白天的事件,告诉领导他们的处境很危险。然后……”

此时他已经穿过谷底走入桑林,还没等想的太明白,脚下一个不留神,绊在路边伸出的一根灌木枝上,身子一晃就栽倒在路边的树丛中。更倒霉的是,路边是一个向下的缓坡,他滚了一段距离才被一棵桑树拦住,手上和脸上都被荆棘划破了,一只脚也扭了,手电筒不知滚落到哪里去了。

四下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一阵阴风吹来,他终于清醒了,想起这里是野外山林,发财大梦暂时抛到脑后,深深的恐惧袭上心头,颤抖着声音喊道:“有人吗?帮我一把!……有人吗,快来救救我!……救命啊!”

这个地方哪有人,就算他喊破喉咙也没用啊!然而他的运气真不错,仅仅过了十几分钟,就在他的声音变得嘶哑的时候,前方不远传来了亮光,只听徐凯的声音喊道:“是朱大有吗?你在哪儿?”

“我在这里,不小心摔下来了,快救救我!”朱大有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呼喊。

……

游方的脚程很快,在谷底中央就熄灭了手电悄悄赶上了朱大有,跟着他一起进了桑林,然后,朱大有就莫名其妙的栽倒了、摔伤了。

游方又悄悄溜出桑林,在外面等了十几分钟,等朱大有的嗓子喊哑了,再喊恐怕听不见了,这才打开手电走进桑林,装作刚刚赶到的样子,“救”了朱大有,顺手把他的手机也摸走了。

此刻的游方只是认定朱大有是向村民通风报信的内鬼,还不了解他的具体打算,毕竟也只是刚刚认识,否则刚才那一跤,直接摔死他都说不定!

……

“徐凯”与朱大有走了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回来了,而且是徐凯将朱大有背回来的,朱大有受了伤不能走路,脸上、手上都有血迹。虽然没什么大碍,但看上去也吓人一跳,连池木铎都从祭坛里上来看情况。

“太危险了,朱大有在路上栽了一跟头,摔到山坡下面去了,幸亏我路过听见有人喊救命。……营地里有急救箱吧?快给他处理一下,还好没什么大事,就是脚扭了。”游方向大家解释道。

在一顶帐篷里将朱大有放下,给他处理了伤口,池木铎沉着脸道:“趁大家都在,我宣布一条纪律,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不可以单独行动,不可以擅自与外界联系,每一个人与外界接触时,都必须有另外一人在场监督,直到建木安全的被送出去。”

没有人表示异议,坐在地上直喘气的朱大有也不吱声了,他在暗中庆幸自己的企图还没有暴露,至少没有任何把柄被人抓住。就算出了山谷,只要建木还没有离开这片山区,总可以想别的办法,还有机会。

游方却皱着眉头道:“我得回去了,谁来监督我?”

池木铎:“我监督你,你也监督我!正好我也要回村,天亮后处理一些事,等警察进村我就向上级汇报,尽快找人将越野车修好,然后带一批吃的喝的回来,我们至少还要工作一天一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