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一十九章、古老的仪式

有一件事让游方这个“大行家”感到意外,灯光所在应该就是昨天被炸开的三座古墓的位置,白天他来过这片山谷,那里并不似这座庞大风水局的地气灵枢位置。虽然说地气灵枢需要以神识有切实的感应才能确定,但以游方对风水的了解,观察周围山川之后基本上就能确定地眼所在。

世上大部分风水先生并未掌握灵觉或神识,确定地眼也是靠勘验地势与理气推算。

这座山谷的地眼应该在距那座古墓上方五十米左右,缓缓延伸的山脚与陡峭拔起的山崖结合处。对面的贪狼巨峰,两面的环抱龙虎,来处的山梁桑林,以及中央这一片开阔的谷地,形成了一座独立的风水垣局,宛如世外桃源,是理论上最适合休养生息的所在。

但此垣局有个缺陷,就是缺水,水口所在并没有泉流,只在远处山梁两侧才有间歇性的山涧。而另一方面,这片谷地如果耕作的话,也最容易在雨季遭受水患,不适合安置村庄,虽是沃野良田,收成也难以保证。

游方毕竟不是普通的风水师,诧异片刻随即脑海中灵光一闪,就明白了原因。那座古墓是两千多年前的,那个年代此处的地形地势与如今不同,当初这片山谷的地气灵枢位置就在那里。而如今所见到的山谷,地面至少比两千多年前升高了几十米甚至近百米,应该是千百年来周围的雨水不断携带泥沙冲积累导致的结果,其中最重要的成因可能是一次或几次大规模的山洪爆发。

姐夫考察这一带古墓葬群之后推断,这里可能是南楚某个世系贵族的祖源地,也是其发迹地,在长达千年的战乱中绵延繁衍。当年这里的地形相貌不可能是今天这样,要么天然环境形成了完美的垣局,要么有人工的水利防洪及灌溉设施,使此地适于耕作居住,那才是真正的世外桃园。

游方在郴州南塔上领悟心盘,如今虽未发动心盘术,但眼力和经验还是有的,虽未运转心盘,却推断出这么个结论。那座古墓中到底有什么?竟唤醒了整座山谷沉睡的生机,隐约感应到两千多年前的地气灵枢运转。况且古墓应该是被阴气封存所在,打开之后怎会有此种生机勃发的感应呢,游方此刻是更加好奇了。

那座古墓前天就被炸开了,白天他也到过附近看热闹,却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当时人多杂乱干扰太大,另一方面是因为太阳尚未落山,来自天空以及周围草木的气息较为强烈,将这种感应给掩盖住了。当夜深人静所有一切都沉浸于黑暗中时,这类似于神识舒展般的生机才能被察觉到。

……

现代很多人对考古发掘工作有极大的误解,认识还停留在上个世纪所谓的西方探险家在世界各地进行掠夺式的破坏发掘上,世界上有很多文物遗址就是那么被“发现”的,也是那么被永远的毁坏了。

盗墓贼的所作所为一切是为了利益,但是当代的文物工作者,对古迹进行抢救与保护工作面临最大的困难之一,就是经费紧张。

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本身是不会带来直接的经济利益的,需要社会的投入,并不是所有存在古迹的地方都适合开发像秦陵那样的旅游项目,而且过度的商业开发与古迹保护本身就存在巨大的矛盾,处理的不好会形成第二次人为破坏。

当今很多人还有一个最严重的误解,就是不了解文物保护性发掘工作的程序。其实像池木铎这种考古工作者,没有权力私自发掘任何一座古墓,对任何文物遗址的勘测,都需要上报方案经批准后才能实施。野外发掘工作往往只是源于对破坏的古迹进行抢救。

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吴晗、郭沫若等人的鼓动下,中央批准开启了定陵,当时遭到了很多文物工作者的强烈反对,事后证明那也是个错误的教训,造成了很多无可挽回的损失。

今夜的池木铎,不得不带队连夜抢救清理三座被破坏的古墓,因为他知道,只要考古队一离开,这里所有的在爆破中幸存的东西将会再次遭到村民的洗劫与破坏,不知会流落到何方,有价值的文化信息也将永远失去。

但是清理这三座古墓的感觉却非常怪,队员们先从两边疑似陪葬墓开始清理,墓室中却没有发现任何陪葬品,只有两具没有棺椁的尸骨,还有一些丝织物残留的痕迹。对古代丝织物的考证并不一定要见到真正的丝织品,这种东西保留下来的可能性太小,池木铎是在尸骨旁两千年未曾有人触动的腐朽积尘上,观察到了纺织品的纹路痕迹。

这可能是尸骨身上穿的衣物留下来的,两千多年后这些古代丝织品早已腐朽,却在墓中积尘上留下了痕迹。池木铎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织法,还能清晰的辨认出精美异常的鸟兽绣纹,高超的刺绣技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池木铎匍匐在墓室中,借着冷光源用放大镜一寸一寸的查看,然后用高清度数码相机拍照留存,心中感到一丝庆幸,看来盗墓者还没有来得及进入,否则他们一翻拣尸骨寻找殉葬品,在池木铎看来最有价值的痕迹信息就会永远被抹灭。也幸亏村民炸毁墓室时砖土没有落到尸骨附近,否则这些古代丝织品以及纺织工艺的信息是无法保存下来的。

但这两个陪葬墓很奇怪,从尸骨附近的腐尘痕迹来看根本就没有人动过,却没有发现棺椁。清理完毕之后分析辨认,一左一右两具尸骨竟然是属于一对青年男女,其它的物品只有两把青铜剑,也不像是随葬品,看落地的痕迹竟像是握在那两人手中的。

池木铎做出了一个惊人的推断,这两人并不是死后被安葬,而是通过某种特殊的仪式,自己在墓室中拔剑自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想在自己死后以灵魂保护中央主墓吗?古人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尤其在南楚一带曾流行各种奇异的巫祝之术。

两把青铜剑一把较宽较厚,长约五十七公分,另一把较细较窄,长约五十四公分,剑脊上有非常精美的瑞兽镂雕,看上去似乎是雌雄一对,最特别的是剑格上各有两个错金古楚大篆,池木铎一时之间没有认出来是什么字。这是这么多天的抢救发掘第一次见到的文字资料,是异常宝贵的信息。

青铜器比铁器耐腐蚀多了,大多保存的条件比较好,但出土之后也会有快速朽化的现象,首先是剑鞘很难保存下来,其次是器物表面会起一层类似盐霜的东西,就像是什么成分被析出了。这层“霜”的厚度、颜色、形状与器物的金属成份、封存年代、发掘条件、保存环境以及表面处理工艺有关,差异很大并不绝对,有些情况到目前为止还解释不清楚。

但是这两把剑保存的却非常好,出土后不仅一点霜都没起,连金属器物表面最常见的一层朦胧雾气都没蒙上,光泽丝毫未失,剑刃锋利异常闪烁着寒芒。池木铎指挥队员将两柄剑小心的收起,拍照之后尽量没有触动尸骨,按照一般的原则,墓葬需要在原地封存,尽量将盗洞处掩埋恢复原状。

接下来的清理工作印证了池木铎的猜测,这两座奇特的殉葬墓竟是与主墓连在一起的,却也不是单纯的耳室,因为它们之间的甬道非常狭小,别说人,连只猫都钻不过去。最合理的推断,这是供死后的灵魂出入的。

对于考古学家来说,本人是不是无神论者并不重要,得出的结论要根据古人的思维。

然后最困难的清理主墓的工作开始了,这一次的清理与通常情况不一样,可能会有危险。因为墓顶已经被炸塌了,池木铎要下去一点一点清理落下的碎石与泥土,假如这时候发生二次塌方很可能会把他埋进去。通常的程序是下探方将地表的土层挖开,然后再做发掘清理,但现在的情况来不及了。

池木铎没有让其他队员冒险,决定自己亲自下去,游成元拦不住丈夫,只能决定陪他一起下去,发生状况也好拉着他快撤,正在这里商量呢,就听山脚下有人喊道:“成元姐,我是徐凯,给你们送吃的来了。”

游方赶到了,他提前喊了这么一嗓子打招呼,因为分手时还没料到这么多事,通知姐姐自己在村庄里使用了化名的身份,等会儿说话不要露出破绽。游成元听见这声音面露喜色,悄悄在丈夫耳边说:“是成成到了,他化名徐凯,也不知发生了什么状况,等会先听我怎么说,不要露了破绽。”

其他几位考古队员都吃了一惊,这黑咕隆咚的大半夜,什么人能摸到这里来?幸亏还没上山就喊了一嗓子,看来是游成元的熟人,否则突然钻出来还不把人吓坏了?干考古的怕的不是鬼,而是心怀叵测的活人。

再往山下一看,走上来一小伙,哇,手里提了三只鸡两只兔子,都是洗剥干净的,还有一口大黑锅以及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装着椒盐葱姜等调料。他真是雪中送炭啊,这个点谁都是又累又饿,考古队的野外营地有煤气罐和蒸锅,但准备的东西并不多,只能做大米饭就咸榨菜充饥,想吃的丰富点还得回村子里。

从白天忙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做饭呢,现在却有人送来了这么丰盛的晚餐。游方手里的鸡是从村子里偷的,放了血在村委会的院墙上表演书法,兔子是在桑林里碰巧捉的,正宗的野味,至于那些调料是游成元的大旅行包里带来的,他还顺手拿了大宝家院子里晾的几块姜,在田地里拔了几根小嫩葱。

游成元已经迎了过去:“徐凯啊,你终于来了,白天哪去了,怎么没有一道过来?”

游方苦笑道:“我和你一起进山谷,一看当时的架式就没敢过来,怕和你们一起被村民用锄头拍,就冒充进山收货的古董贩子住到村里招待所了。假如你们真出了事,也好有个人通风报信啊!等到半夜也不见你们回去,想想不放心就摸过来看看,顺便送点吃的,大家都饿了吧?”

游成元回头冲池木铎解释道:“我在桂东市遇到徐凯了,听说我们在这里发现了这么大一片古楚墓葬群,非常感兴趣,也想跟过来见识见识,我们这里人手也不足,就把他带来了。”

池木铎笑道:“徐凯啊,你不是转行搞收藏鉴定去了吗,怎么还对考古发掘这一行感兴趣?来见识见识也好,你恐怕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先秦两汉墓葬分布。”

游方答道:“我对这行非常感兴趣,就是长年干吃不了那个苦啊,还是搞收藏鉴定轻松,一直对池所长佩服的不得了!”

池木铎又对其他几位考古队员解释,这位徐凯也是同行,以前在新疆的考古发掘中一起共事过,后来不做野外发掘工作了,转行搞收藏鉴定,算得上是老朋友了。他对游成元姐弟耍的各种花样早已见怪不怪,很默契的就圆了谎。池所长既然开口这么说,几位考古队员也不好怀疑什么。

游成元上前介绍其他考古队员给游方认识,三十六、七岁的男队员钟毅,来自湖南省博,四十多岁的男队员张人云,来自本市文物局,三十出头的男队员朱大有与考古队中另一名女队员江霞飞,就是本县博物馆兼考古工作站的。

江霞飞二十七、八岁,家乡就在附近山区,身材与游成元差不多,比当地大部分女人高出半个头,模样带着山里妹子特有的水灵与标致,脾气却很有些大大咧咧,上来就拍着游方的肩膀道:“好俊的帅哥呀!成元,你不是说这一趟要把你弟弟带来介绍给我认识吗,怎么换人了?”

游成元:“我弟弟也不知道干啥去了,在广州电话怎么都打不通,回来的路上恰好碰见徐凯,我们的关系也很不错的,就和亲姐弟差不多。”

接下来清理工作暂停,众人架起简易的煤气灶开始炖鸡汤,那边又点起一堆篝火烤兔子,诱人的香气弥漫在山脚,让人闻了忍不住流口水。在这寒冷紧张的黑夜里,增添了温暖而轻松的气氛,众人一天来的疲劳仿佛也减轻了不少。

大家围着游方问起村里的情况,游方详细介绍了村里发生的离奇爆炸案以及警察的调查经过,最后安慰大家道:“这一阵子村民起不了刺,明天就有大批警察进村,挨家挨户搜炸药问案情。”

江霞飞:“太好了,总算可以过几天安生日子!谢天谢地,这费居村总算遭报应了!但愿警察将那些盗墓分子一网拿下。”

朱大有却皱眉问道:“纵火爆炸案究竟是什么人干的,你在村子里就没听见什么风声?”

游方一耸肩:“我也是第一天到这里,哪了解什么情况?与村民一起跑回去的时候,村委会早就炸没了,就看见墙上那几个字。想必是这里的人作孽太多,遭报应了。”

朱大有摇头道:“我们是考古工作者,什么东西没见过,怎能相信这一套?”

游方不以为然:“我们信不信没关系,那是警察的事,这样的恶性事件能不仔细查吗?真要是在村里过一遍筛子,纵火案能不能破是一回事,那些盗墓案恐怕得查个底掉。”

说话间鸡汤炖好了,兔子也烤熟了,江霞飞从帐篷里取出几个不锈钢菜盆和铝质饭盒,大家一起吃东西。游方却说自己已经吃过了不饿,站起身来问池木铎道:“清理的怎么样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游成元道:“主墓有点危险,墓室穹顶炸塌了,怕有再次塌方,还没有人下去。”

游方走到附近往下看了一眼:“没什么问题,我下去吧。”

游成元追问:“你确定真没有问题吗?”

游方很肯定的点头,又给姐姐使了个眼色:“我下去的话,应该没有问题,你在上面帮着牵绳子,就一点危险都没有了。”

游成元趁机冲池木铎道:“想当初在新疆搞发掘的时候,徐凯是身手最灵活的,技术也是最巧的,比你和我都强多了,不如先让他下去看看情况。”

游方是真的想下去,而且是第一个下去,从山谷中走到这附近,神识中那奇异的感应一直存在,却没有因为距离的接近而变的更强烈,一直保持着若有若无的隐约精微状态,就是这一片风水垣局整体的共鸣,而激发它的灵引就来自墓室中。

在这座墓里,一定有常人难以理解与察觉的现象发生,刚才闲聊时听姐夫讲述清理两座陪葬墓的奇异发现,游方觉得非常震撼,难道是两千多年前的人们施展了某种不可思议的秘法,给后人留下了某种信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