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一十八章、空城计

游方在孙风波下楼时就被惊动了,他当时正吹了蜡烛闭目定坐,听闻山间天籁之音,神魂融入其中竟隐约证入空灵忘我之境,神识也得到丝丝滋养,就在这时他听见了声音,有人从二楼窗户下去了。

在这样的黑夜里,游方也看不见孙风波,甚至延展神识也感应不到他,这只能证明一件事,就是那人的秘法修为已经达到了“移转灵枢”的境界。蛰藏一类收敛神气的心法精妙,但修为不到地步总有破绽,比如张流冰擅长此道,但还是让游方发现了。

可此时游方的神识感应不到孙风波,说明此人在收敛神气之时,已经与地气灵枢融为一体毫无痕迹,只有达到“移转灵枢”的境界才有可能,游方本人也是两天前才刚刚有所体会。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离的很近,自然的灵觉以及感官有所察觉才能发现。

神识感应不到,眼睛也看不见,理论上孙风波是完全隐形的,游方发动蛰藏心法,与他一样都是隐形的,彼此处于双盲状态。对于秘法高手来说,还有一个办法能发现对方,就是延伸神识大范围触动周围的地气环境,那样谁都躲不过,但也等于彼此都暴露了。

游方既想跟踪又不想暴露自己,他还有一个办法——听。孙风波毕竟是人不是鬼,脚步再轻还是有声息的,掩盖在山野风声中几乎不可查觉,但游方在似忘非忘接近于空灵的状态下能听见,这既与神识境界有关,同时也因为他本身的感官就异常敏锐,内家功夫达到“有触必应,随感而发”的状态而自然有的反应,哪怕不动用神识也一样清晰。

孙风波下楼,他随后也悄悄的下楼,孙风波走向村后,村子里的狗发出了声音给了游方指示,此人果然是往后山去的,他也迅速从村外绕到了村后,提前进入了桑林间的小道。

孙风波很小心,一直在留意身后的动静,但他万万也没有想到,游方的跟踪出乎常理,不是跟在他后面,而是“跟”在他前面,一直保持一段距离。游方看不见孙风波,只能在行走中保持定境不失,听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以游方现在的状态,神识还没有完全恢复,其实就算他处于完全恢复的巅峰状态,现在也不可能是孙风波的对手。游方虽不了解对方的底细,但也不得不小心,想阻止此人的图谋,恐怕还得暗算才行。

黑夜里不点灯,往山谷里面摸,显然是冲考古队去的,且是一位秘法修为高手,用脚后跟想也知道此人图谋不轨,万万不能放他过去。

游方要想走的与孙风波一样快,在这种环境下有优势也有劣势,优势在于他的身法更好,内家功夫绝对在孙风波之上,劣势当然在于神识不够强大。但他与孙风波一样,都想到了借助琉璃珠的灵性,而且游方还有更特别的手段。

此刻的他,正与一个“人”并肩而行,这是一个不存在的女子,姣好的身形玲珑窈窕若隐若现,衣裙就似凝炼的月光,正是秦渔。她是心像所见并无实形存在,无视前方的树木阻挡,直接穿过道边的桑林而行,就似穿越空气一般,但秦渔所见便是游方元神所见,可以为他指路。

前面转一个弯绕过桑林就到达山谷,游方在这里停了下来,进入山谷前方是一马平川的空旷田地,在那种地形下一旦动手暴露身形,自己将处于绝对的劣势,以现在的状态无法与真正的秘法高手相斗,事情必须在这里解决。

……

孙风波行走中,手中的琉璃珠突然有奇异的感应,似乎“看见了”什么东西,神识竟然受到了扰动。正常人与盲人毕竟不同,在这种情况下都会下意识睁眼,结果真的看见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冷艳的女子,无可挑剔的完美身体披着一层如月光般朦胧的纱裙,在她的右手腕上系着一串璎珞,璎珞上也缀着一枚琉璃珠。

黑夜里看见这么一个人当然吃惊,而且他是不可能看见的,不仅因为周围根本没光,而且神识中感应的清清楚楚,前方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桑林,就算有人站在那个位置视线也会被完全阻挡。现在倒好,黑暗中看不见一棵树,直接穿越桑林看见了那个“人”。

高贵冷艳的神情,如此神秘性感的形象,当然不可能是正常人,更何况是这么诡异的出现,饶是修为高超定力不俗,这一瞬间谁都会惊骇不已,哪怕是换成游方也一样。

孙风波怎么会看见秦渔呢?情况太特殊了,是琉璃珠同样的灵性互相感应,激发了心像所见,假如换一种情况,就算是刘黎来了也不会看见。他不是以眼睛看见的,但感觉与亲眼所见几乎没有区别。

神识触动是互相的,他“看”见秦渔的时候,秦渔也“看”见了他,实则等于游方看见了孙风波。就在孙风波抬头睁眼的一瞬间,锐利的风声传来,孙风波反应也是极快,退后一步单掌一竖,周围的空气似乎在无形中扭动凝结,几块拳头大的石头在他的身前不到一尺处无声无息的碎了。

“啪”的一声,他手中垂下的那条黄丝上系的琉璃珠也被打碎了。

真是高手啊,不服不行,反应如此之快,神识之力如此之强。游方暗中猝然发难占尽优势,以最快最急的手法打出三枚石子,而且是在孙风波陡然惊骇之时,带着凌厉的内劲哪怕是一头牛也能当场打趴下,普通的高手就算身手不亚于游方,也很难避的开。

孙风波却毫发未伤,运转秘法护身全部挡下,仅仅被打碎一枚琉璃珠而已。一切发生的太短暂,孙风波惊骇之下对前方的情况不明,先求防身自保,没有展开神识发动反击,甚至也没来及发现躲在更远处的游方。

琉璃珠一碎,秦渔立刻就消失了,不是她不见了,而是孙风波看不见她,同样的道理,游方也看不见孙风波。周围只有桑叶摩挲发出沙沙声,两人彼此谁也看不见谁,也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又恢复到双盲的状态。

好半天没有声息,离的这么远,两人都很小心没有动作,连呼吸声彼此都听不见。游方收敛神气静悄悄的站在路边一棵桑树下,孙风波却流冷汗了。

“松鹤谷的月影仙子吗?在下九星派穿杖堂主孙风波,路经贵宝有些私事,不敢惊动也未曾冒犯!若有开罪之处请月影仙子明言,孙某在此赔罪。”

……

孙风波的声音传来,躲在暗处的游方却愣住了,满脑门都是问号啊,心中暗道这人跟谁说话呢?九星派听说过,但师父只告诉他掌门沈慎一也算是江湖上的成名高手,孙风波却没说,只说九星派下设十二堂,对应杨公所传的寻龙点穴十二杖法,看来这位孙风波就是其中的穿杖堂堂主。

这堂主具体是干什么的,师父没细说,游方也不是很清楚。

至于月影仙子的名号游方可是记得很清楚,师父曾向他重点交待,松鹤谷向家有向左狐、向笑礼这一对堂兄弟,在如今江湖风门中算得上是前辈高手,但松鹤谷的第一高手却不是他俩,而是向左狐的小女儿向影华。

向影华自幼生活在松鹤谷,极少走动江湖,此人天赋极佳加之向家得天独厚的修行环境,此人在十八岁就突破了“移转灵枢”的境界,那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向影华的辈份不算低,在江湖风门与张玺等人同辈,但却非常年轻,据说美若月宫仙子,有好事者送了个“月影仙子”的外号,在江湖上传开来。

据刘黎说,向影华的功力,与他年轻时的鼎盛状态相比还有差距,但如今再碰上恐怕也得小心应付,一个不留神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与当年的陆文行不相上下。

他们一老一小这对师徒联手,把人家的父亲向左狐给宰了,虽然杀的是顺理成章,但出于种种原因并没有对外声张。向左狐毕竟是向家的当代门主,传出去整个松鹤谷颜面扫地,也会给尚未成气候的游方带来太多的不利,刘黎不得不忌惮,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徒弟的小命着想。

当初在羊羯子火锅店,游方愁眉苦脸的问刘黎:“师父,我要是撞到那位月影仙子手里,小命不就不保了吗?”

刘黎伸筷子敲他的脑门:“瞅你小子的出息劲,将来就不会比人家强吗?一代地师传人,不会连个小姑娘都不如吧?”

游方:“在您老眼中是小姑娘,在我眼中可不是!至少我现在这两把刷子,悬的很。”

刘黎挤眉弄眼道:“向左狐是该死,但不是松鹤谷满门都是坏人,松鹤谷向家还有一位高手向笑礼,为人素来刚正不阿,就是过于固执不讲情面,年纪也小了点,所以门主之位落到了堂兄向左狐手里,我都觉得可惜。

我与向家兄弟的师父还是故友呢,一起讨论过心盘,交情非常不错,况且人又不是你杀的。听说向影华这小姑娘也没有什么劣迹,自幼在松鹤谷中修习秘法,心性纯净的很,否则也不可能小小年纪就有这么高的修为。

她可是松鹤谷向家的宝贝,江湖风门中仰慕她的年轻才俊不要太多,要不是松鹤谷向家门槛高估计早就被踏断了。碰见她未必就是对头啊,好端端的你和她动什么手?我看你小子一肚子花花肠子,也算得上才貌双全,颇有几分我老人家年轻时的风彩,搞定她不就得了,这才配得上一代地师的手段。”

一代地师就这手段啊?可见老头子年轻时不要太风流!一百多岁的老头挤眉弄眼跟徒弟这么说话,确实够滑稽的。刘黎似乎对杀人之事看的很淡,但是游方想到向左狐就是向影华的父亲,对这种玩笑觉得很别扭。

孙风波暗夜中惊鸿一瞥,却误以为“秦渔”是松鹤谷中的月影仙子,让游方更感到哭笑不得。游方已经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因机缘巧合孙风波看见了秦渔折射的形像,心中暗道:“我虽不认识向影华,但人家大姑娘又是成名高手,能这么出来半夜吓人吗,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穿,这孙风波是不是脑筋有问题呀?”

……

孙风波脑筋倒没问题,就是此刻胆有点小。游方清楚情况,他可是一头雾水,根本就没想到是被人跟踪了,也没想到有人炼器能炼出一个秦渔来,只以为自己的行踪以及来意已暴露,有高手就守在谷口等着他,刻意拦他的去路并给予警告。

秦渔如此现身,不像人又不像鬼,而孙风波内心中忌惮的就是向家高手,第一念就想岔了,以为来者就是向影华。这女子如月光般的冷艳而明媚,却带着无形的威煞,让人不能不震撼,又出现在此地,他想来想去,除了传说中的月影仙子简直不可能是别人。

秦渔当然不是人,说“她”是鬼也没什么不可以,人没有那么现身的。但孙风波可不会这么想,因为向影华的秘法修为在他之上,在江湖上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手段也完全正常,这情景也许就是他尚不了解的境界呢?

孙风波在原地说话,过了半天也没有人回答,“向影华”就似从未出现过一般,这显然不是什么友好的反应。孙风波的冷汗已经干了,周围只有沙沙的桑叶摩挲声,黑暗中不知还潜伏了多少高手,他不敢轻举妄动,就算只有一个向影华,也不是他能对付的。

“此地不是松鹤谷,孙某来此绝无冒犯向家之意,若有打扰月影仙子之处,请开口明示。”孙风波终于硬着头皮又说话了。这话说得连他自己都心虚,这里虽然不是松鹤谷,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牵涉到秘法高手所为,向家都脱不了干系。

他大半夜的如此鬼祟的举止,人家不怀疑才怪呢。而且听说这位月影仙子为人孤傲的很,对上门求结交的仰慕者从不假以辞色,甚至连话都懒得多说,更何况此时的情景呢,估计也是不想多啰嗦。

孙风波干站了半天,最后拱手道:“孙某夜闯贵地,惊扰了,在此赔罪!九星派与松鹤谷向家素无过节,今日无意中冒犯,改日登门赔罪。”

说完这句场面话,他小心翼翼的退后,见周围没什么反应,这才转身从原路返回。躲在桑林中的游方松了一口气,收起了秦渔与另一只手握的一枚晶石。能吓退他最好,否则真动手结果难料。竟然能闹出这种误会来,实在出乎意料之外,他甚至有点暗自感谢向影华的名头了。

诸葛亮使空城计吓退司马懿,情况差不多也是如此吧?

游方跟在孙风波后面走出了桑林,仗着身法更快,从村外绕道赶回了招待所。果不出他所料,孙风波回来后还在三楼外趴窗户看了一眼,窗帘已经拉上了,黑暗中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以神识扫过,“徐老板”好端端的睡着并无任何异常。

孙风波至此便没有再把注意力放在游方身上,开始为向家高手出现的事操心了。

又过了一会儿,游方装作起身上厕所,出去又进来,趁机打开了房门,然后收敛神气潜行,尽量不发出任何一点可疑的响动,以很慢的速度再次下楼。他今夜必须赶到考古发掘现场去,搞清楚那里究竟出现了什么东西,引得孙风波这种人暗中动手?

游方这一天可没少忙活,到现在也不得消停,在桑林深处又取出了几样藏好的东西,两手拎着走出山谷。一出山林远远的就看见两里外的亮光,那是考古队营地的柴油发电机点亮的灯光。离的太远,这灯光照不亮近处的任何东西,就像黑暗中引路的标志。

走到谷地正中的位置,大约还有一半路程,他突然停了下来,站在那里闭上了眼睛。因为神识的感应异常奇特,甚至可以说是前所未有,就来自远方有灯光的地方。

还有一里多远,就算游方的神识已完全恢复,也不可能主动感应到那么远的具体事物,而是从那里蔓延至此的一种独特灵性触动了他的神识。老天爷,那是什么东西?就算是高手以器物为灵引施展秘法,也不至于如此夸张吧?周围一里外全部包容!

当游方闭上眼睛站定身形才体会清楚,范围可不仅仅是灯光周围一里外,他感应到的竟是四面群山环抱的整座山谷在黑夜中沉睡的生机!这不是任何一件法器本身所能具备的灵性,而是这一片“风水宝地”整体的环境共鸣,以灯光所在之处为灵枢。

这种感应非常微弱,但是精纯而清晰。假如游方收敛神气潜行,与环境不互相触动竟然感应不到。他是因为快到地方不想再隐藏身形,收了蛰藏心法这才感应到的,怎么形容呢?这一片风水宝地就似人一般的活了,而且是一位顶天立地的秘法高手,沉睡的生机就似“它”舒展的神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