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一十六章、疑案

硝烟还未散尽的村委会废墟前,村民们好半天没敢靠近,谁知道还有没有残余的炸药,在这个时候会不会被余烬引爆?最后还是常书欣第一个走了过去,绕过残墙看见了那八个字,当场就断定这是人为纵火。

身为警察,在现场看见了这样的字迹,理所当然要给案件如此定性。

最关键的问题是——谁干的?村中的头面人物都站在这一堵残墙前面,脸色铁青一言不发,他们都不相信是“鬼”干的,肯定是活人作案!

尽管心里这么想,可是意识深处无法抑制的感到莫名的恐惧,心头就似压了一块大石般喘气都困难。有的村民认不全,有的村民没看懂是什么意思,在后面小声的询问,大家很快都知道出了什么事,许多人眼中掩饰不住狐疑惊恐之色。

只有常书欣感觉最轻松,甚至在心中暗骂费居村活该,对于无理取闹害得自己差点背黑锅丢饭碗的这伙人,他在内心深处厌恶至极。一方面常书欣根本不相信会闹鬼,另一方面,在潜意识中就算认为闹鬼,冤有头债有主,找也找不到他头上。

从私心而论,他甚至有些不想破这个案子,很感谢那个纵火者今天给他解了围。

骂归骂,案子还是要破的。乡间有人纵火可大可小,吵架泄愤点火烧了人家草堆的事情时有发生,那种案子很好破也很好处理。但是这个人动用了炸药炸毁了村委会,可不是山野间很难管的盗墓,也不是普通的纵火,而是重大的恶性治安案件!

处理的不好,一不留神可能会产生恶劣的政治影响与社会舆论炒作,作案者的胆子也太大了。县里、市里都可能会被此案惊动,常书欣深知性质的严重性。

身为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的警务人员,他有责任保护现场,展开第一手调查取证工作,记录案发当时的原始信息,这样才能交代的过去。

还没等常书欣发话,村民再度围住了他,这次不再是要他别管闲事,而是坚决要求他立即破了纵火案。听有些人的语气,他这位警察不立刻抓住纵火犯,就是国家的败类、社会的蛀虫、代表政府欺压百姓的贪官污吏。

常书欣也有火气,终于压抑不住的发作了,撩开上衣从裤腰带上拽出快生锈的手铐,指着吵吵最凶的村民费尽忠骂道:“你妈了个逼的,少跟老子龇牙!有人盗墓,你们村总是挡着闹事不让办案,逼着老子吃瘪?每次就你蹦的最欢!现在村委会让人炸了,又逼着老子瞪眼就破案?还是你鸡巴蹦的最欢!

想破案容易啊,盗墓贼用了炸药,纵火犯也用了炸药,这就是线索,这里哪来的这种东西?我看是一伙人干的!瞅你就像嫌疑犯,现在就到你家里面搜,搜出来炸药就铐走,我看你还犯不犯贱?”

一伙村干部赶紧大声呵斥费尽忠,几位村民推推搡搡将他赶走了,村干部们又劝道:“常公安,何必跟那种二傻子生气呢,他脑子有毛病,我们全村人都知道,还是办案要紧。”

反正已经开骂了,常书欣索性臭骂到底:“你们他妈的全是傻子啊?都站这儿看什么热闹,保护现场不知道啊?费米,叫人用绳子把这里拦上,谁也别让进来,你们也都出去。……不能就在这里办案,找个地方,我要问话做笔录。”

这一次村民们都陪着小心,谁也不再闹事了,连顶嘴的老娘们都没有。村委会都炸了,能上哪里办公呢?只能去村治安员费材开的招待所。一出事就是一连串,从村口走到招待所的路上,还处理了一起打群架的民事纠纷,原因让人哭笑不得。

这一把火不仅炸了村委会,山下接进村的电源线、电缆线、电话线都是从村委会二楼墙外的架子上过的,此刻全断了。除了村口还有手机信号之外,固定电话全断了,而且全村停电了,看这个架势,短时间内修不好。

天已经擦黑了,村民纷纷去小卖部买蜡烛和电池,还且一买就买许多,开小卖部的村民自己家还得用呢,后来就不卖了,一家不卖就去别家买,一次买的更多,最后三家小卖部就像商量好一样都不卖了,除非高价限量发售。

没买到的村民就不干了,在村子里叫骂,这家说那家不地道,那家说这家买多了,干骂也不顶事啊,有的人家还黑着呢,骂着骂着一帮妇女就揪衣服扯头发打起来了。费米陪着常公安路过恰好看见这一出,气不打一处来,呵斥着叫男人们把各家婆娘都拉开,问明情况之后现场处理,结果谁都说自家没多买。

还是一位从招待所里出来的外乡人出了个主意。这位外乡人四十来岁,身材不高往那里一站却很有气势,就像个对下属发言的领导或指挥球队的教练。他建议今天所有村民买蜡烛的钱都由村委会出,大家拿着蜡烛去会计那里登记报数。

几位村领导点头同意,然后问题就解决了。支书要求每家领走几支,剩下的都留在招待所备用。

处理完这些倒灶事,在招待所的一间房里,常书欣把村主任、支书、治安联络员、会计等七八位村里的重要人物都叫进了一间房,关上门点着蜡分析案情,却不谈怎么破案,而是在分析案件的性质,他谈了两种假设——

第一种情况:村委会私藏炸药,火灾中引起了爆炸。村委会里有这种东西,几位村领导责任难逃,要接受调查,相关人员交代来源与用途,然后接受处理。

第二种情况:纵火犯自己拿来的炸药,故意用炸药炸毁了费居村村委会,那么性质很严重,是危害公共安全的恶性治安案件,警方绝对要下大气力严查。

最后他问道:“都是乡亲,诸位就交个实底,村委会究竟有没有私藏炸药?我汇报案情时上面也好确定侦查方向,给案情初步定性。”

在座的人都纷纷摇头否定,村委会怎么会私藏炸药呢,当然是纵火犯带来的!就算有人隐约感觉到不妥,也不愿意站出来给全村顶缸,况且这里还有盗墓案,一旦承认了私藏炸药,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常书欣在心中冷笑:“无知不可怕,可怕的是愚蠢的自私与贪婪,炸药的来源不同,此案的性质不同,侦查的力度就大为不同,真把事态搞大了,倒霉的说不定还是费居村。他已经暗示了,可是这些人都怕独自担责任。”

然后常书欣开始调查案情,起火时全村青壮都在山谷中折腾半天了,没有作案时间,村里只剩下老弱妇孺,也没看见有谁中途回来过。那么假定作案人当时就在村中,常书欣心里也清楚,就村里这些人的水平,恐怕谁也不能拣把笤帚顺手就在墙上写出那么漂亮的汉隶来。

那么嫌疑犯非常有可能是外来的。就书法来看,嫌疑最大的就是考古队那些知识分子,但他们不可能作案,当时都被村民围着呢。

今天有两个人进村,游成元和一位名叫徐凯的外乡人,这两人的嫌疑也被排除了。有小孩看见他们下拖拉机进村后直奔山谷,而且案发前游成元早就在乡亲们面前“审案”呢,不可能有作案时间。

至于化名“徐凯”的游方,也没有作案的可能,费大宝等好几位村民都作证他一直在现场看热闹,拎着一个大包,到的比游成元还早,后来跟着大家一起跑回村里。

其实费大宝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他中间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游方,却以为游方一直在身边。况且从山脚下穿过谷地、桑林、村庄,到达村委会跑个来回,最短也接近四公里,十几分钟时间干下这种事,大白天还能不被任何人发现,实在不可能,他连想都想不到。

招待所里还有三位来自外乡的客人,与徐凯一样自称是来收山货兼农家游的,是重点嫌疑对象,但是服务员作证,这几个人在案发前后以及整个下午,根本就没离开过招待所。假如服务员没撒谎的话,那就剩下两种可能,要么还是村里人作案,要么嫌疑人根本没在村里露面。

常书欣也怀疑几位外乡人是文物贩子,在招待所检查了游方与其他三人的证件与行李,却没发现什么破绽。——他们早就知道村子里出事了,有破绽也早就收拾好了,还会等着警察来查?证件没问题也正常。

常书欣站在村口用手机给所长打了个电话汇报案情,然后叮嘱村干部保护好案发现场,打着手电徒步回去了。夜间在这里的山路上骑摩托太危险了,他干脆把破摩托丢在村里。村主任也不放心,叫几个人打着手电送常书欣一起下山,顺便到镇上请乡供电所派人来修电线。

常公安一走,村里人可就忙开了——忙着往村外运送炸药!

谁也不敢再把炸药留在自己家里,常公安骂费尽忠的时候可说的清楚,谁家藏了炸药被搜出来,谁就是犯罪嫌疑人。就算查不出来盗墓或纵火,私藏炸药也是违法的,要处理。平时没人来查,但是明天说不定就有一群警察来搜炸药。

其实村民更担心的是另一件事,怕自己家着火把房子给崩了,村委会院墙上写的字他们都看见了,那可是触目惊心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谁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还是小心为妙。村子里已有各种传言在散布,其中也有游方的一份功劳。

……

游方回村之后被热情的费大宝趁乱拉回了自己家,搬出一堆瓶瓶罐罐让他看。游方在这一堆东西中还看见了琉璃珠,形制与他配在秦渔剑穗上的那枚差不多,但是没那么大保存的也没那么好,当然更没有“能激发心像所见”的特殊灵性。

不是所有的器物都有异常特殊的灵性,就算这些琉璃珠曾经有点灵性,出土这么长时间也渐渐散失了,只留下岁月沉积的物性,能感觉到那是几千年前的古物。封存千年的琉璃器出土后,虽不会腐蚀分解,可以保存下来,但色泽会渐渐变得暗淡,内部也会慢慢浑浊,这个过程只有几个小时到几天。

游方那枚琉璃珠有胡桃大小,就似大梦中刚刚睁开的少女的眼睛,不仅灵性未失而且流光溢彩如明眸善睐。而费大宝家这些琉璃珠,直径不到一公分,一个个就像咸鱼的眼睛,有些还有缺损。

他不甘心的问道:“这些珠子,还有更好的吗?”

费大宝:“更大、更好看的都被收走了,这些小的、不好看的人家不要,留在家里给孩子玩呢。……徐老板,你看看别的,给个公道价。”

游方回头一看,可不是吗,费大宝的孩子正在院子里将琉璃珠当弹珠玩。给孩子玩这种东西,也不怕睡觉时多梦缠身,将来得神经衰弱!游方一边暗骂一边笑着与费大宝侃价,随口出的价他认为已经相当低了,费大宝却眉开眼笑就像拣着了宝。

聊了一会,邻居费尽忠从村口被赶回来,过来窜门,看见游方在这里谈价,请“徐老板”到他家也看看,于是游方与费大宝一起来到费尽忠家。闲谈中费尽忠说到了村口的事情,不无担忧的问道:“徐老板,你们都是见多识广的人,在别的地方听说过这种事吗?”

游方皱眉沉吟道:“炸房子可没听说过,我猜肯定是活人干的!但怪事倒是有,我听说一个专门盗墓的村子里闹过瘟疫,前前后后死了不少人,北京的医生都治不好,搞不清楚是什么病。”

费大宝:“真有这种事吗,我就不信了,我们村不就好好的吗?”

游方反问:“好好的村委会能让人给炸了?”

费尽忠:“你刚才说是活人干的,这不算!”

游方:“有些事情确实邪乎,不小心不行。……大宝叔,别给孩子玩那种珠子,不信回家仔细问问,孩子白天玩珠子,晚上是不是经常做怪梦?……哎呀,不说了,怪吓人的。”他突然打了个哆嗦。

费大宝也莫名打了个哆嗦,印象中还真听孩子说过,却没当一回事,转身就想回家仔细问。游方却拉住了他:“别着急啊,事情还没谈完呢。”

游方告诉两位村民,现在有警察在村子里查案,不方便收土特产,等风头过去再说。但是他们也别着急,已经把东西都登记下了,价钱也定好了,迟早会来收的。同时叮嘱他们今天私下里谈生意说的话,不要告诉别人。

两位村民心领神会的点头,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恰好有孩子跑来告诉费尽忠,他家婆娘在村里和人抢蜡烛打起来了,于是出门去看状况。

游方拉着费大宝陪他一起去招待所登记住宿,费材不在,前台的费材家婆娘看见游方的生面孔有些狐疑,费大宝则拍着胸脯保证“徐老板”以前就来过村里收土特产,于是游方就住下了。

游方在刚才的闲聊中已经打听清楚状况,费居村盗掘文物的交易都集中在这家招待所进行,由费材这个“治保主任”单线联系,来的文物贩子们并不和村民直接谈买卖,这是村委会集体决定的。

能当上干部毕竟不会太笨,也有那么一点反侦查经验。作为文物贩子来说,这种交易也不愿有那么多目击证人,有人集中组织货源还帮着侃价,而且盗墓的村民他们根本就没有直接接触,甚至可以推说自己根本不了解盗墓的事,何乐而不为?

费材在常公安那里开完会,听说招待所里又住进了收土特产的客人,上门来拜访,一见游方是生面孔,很是迟疑的问道:“这位徐老板,您以前来过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游方笑道:“我是前年和李老板一起来的,当时还只是个跑腿的马仔,现在单干了,你印象不深也正常,但总该记得这琉璃珠吧?”他取出一截璎珞,上面系着一枚胡桃大小的琉璃珠。

费材还真有印象,他就出手过这样的琉璃珠,至于这一枚应该是特别漂亮的那种,能卖好几百呢!于是点头道:“恭喜徐老板,如今发财自己当老板了!只是这几天村子里不太方面,土特产生意不能做,您看,是不是过一阵子再来?”

游方摇头道:“你们村里出的状况我也知道了,但这么远的路都来了,还在乎多住两天?这里空气好、山水好,就当疗养了。生意的事等考古队和警察都撤了再说,这里还有三位同行不也在等嘛,材经理,你不会担心我付不起住宿费吧?”

见游方取出了眼熟的琉璃珠,并且很熟络的称呼他做生意时的绰号“材经理”,费材也产生了一种错觉,朦胧的还真记起有这么一个人来了。

见他就要留在这里,想必是怕被另外的同行抢了生意,费材笑道:“说哪里话,你们都是大老板,我的小生意全指望你们捧场发财呢!……您先歇着,我今天还有事要忙,想吃野味还是有什么需要,就跟前台说一声,反正您也是熟客。……对了,一会儿可能有公安来问话,可能还会查证件,跟您打声招呼。”

费材走了,游方却很疑惑,主要是因为另外三个外乡客人的行为不合常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