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一十二章、礼物

也许是女人的直觉,齐箬雪觉得东西可能就是“他”送来的,不知道为何突然心又跳的好乱,赶紧道:“我去前台签收,你忙自己的事情吧!”然后在吴琳琳诧异的目光中,转身匆匆去了。

来者当然不是梅兰德,而是快递公司的送货员,齐箬雪暗自松了一口气,却又莫名感到一丝失望。但是看见快递邮单上的字迹,她又觉得呼吸不太均匀,微微有点喘息,收了小包裹赶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才定下心神,就似偷了什么东西害怕被人发现一般。

她的直觉一点没错,这就是梅兰德送来的礼物,装在一个小纸盒中,外面还用五色丝线打了一个燕尾双飞结,只有手心那么大,异常的精巧别致。

要想将纸盒打开,就得将这个结解开或剪断,齐箬雪迫不及待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却又舍不得弄坏这个结,用文具刀小心的裁开纸盒的边缘,将这个结连着系住纸盒的丝线摘了下来,挂在了面前的台灯上。

纸盒里有一块很漂亮的矿物晶,装在透明的有机玻璃保护罩中,下面还压着一个白色的信封。将矿物晶取出放在桌上,她拿起了信封,就是她装支票留给梅兰德的那一个。这么做是他的老习惯了,记得去年在流花湖公园被他“非礼”,自己也留下了一个装钱的信封,第二天他写来一封亲笔信,就装在那个信封里。

难道这里面又是一封“道歉”的信?齐箬雪随即发现它还真是一封信,而且就写在信封的另一面,分为上下两段,第一段字迹较大,竟然是用女人的眉笔写的——

“这笔钱,我已经不想赚,如果不好处理,就帮我把它捐了吧。很抱歉,最后还要麻烦你这么一件事!——梅兰德。”

下面一段是用铅笔写的,字迹很小很整齐——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斯为憾事!

这枚燕尾双晶香花石,能汇聚含情生发朝气环绕,洗滤衰颓杂扰,且与箬雪之质相合共鸣,有驻颜之神效。箬雪身心气质如一,此石之效长随。

行走时随身相携,常至身心俱感轻灵之地,其效更佳。安坐时可置于身后三尺之处,其高与心相齐,入睡时置于床头即可,心舒为宜不必强拘。

这次没有骗你,我真的是风水大师。”

假如这封信的内容是真的,那么这样一件礼物,简直可以点中世上所有女子的死穴。游方说的也不是假的,这枚晶石真的有效,尤其对齐箬雪的效果特别明显。它当然不可能是神话传说中的九转紫金丹,但至少不比在任何一家美容院常年做保养的效果差,至于有效到什么程度,连游方自己也说不清。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常年在某些地方生活的人,出落的总是比较水灵,神采自然而然保养的非常好,这与空气、水质、气候、饮食等诸多环境因素有关,游方当然不可能用一枚晶石完全复制这种环境,但运用的是类似的原理。

更特别之处,此晶石经过游方的神识凝炼,增添了一种灵性,恰好与齐箬雪的神气相合,在环境中有一种天然的共鸣,对她的效用特别明显。但假如齐箬雪今后心性大变,不再是此时的她,这枚晶石本身依然有效,但会失去对齐箬雪独特的神效。所以游方才会说:“箬雪身心气质如一,此石之效长随。”

……

游方怎会弄出这么一枚晶石来?情况非常偶然!是勘破“移转灵枢”境界的福至心灵,他当时没有用那幅画卷去收摄山川地气,而是用这枚晶石凝炼了独特的效用,这枚小小的晶石就是送给齐箬雪的如画山水,看不见,所赋予的灵性却存在。

如果刘黎看见这枚晶石,就能意识到徒弟已经勘破“神识凝炼,移转灵枢”的境界,同时也会叹息一声:“这小子泡妞,真舍得下血本啊!同样的功夫与机缘,完全可以炼制成对风水秘法大有神效的器物,怎么搞出一件对自己几乎无用的东西来?”

但是话又说回来,不如此,恐怕也不会有所证悟,独特的机缘很难得。此时的游方已然神气耗尽,一丝神识皆无法运用,从风水秘法的角度,几乎和普通人差不多。

他以燕尾双晶香花石为灵引,行走坐立中发动炼境心法,两天两夜未曾停歇,神气耗尽之时,堪堪化境成功,差一点就前功尽弃。白云山中回首,豁然开朗,他醒悟自己已在不知不觉中迈过“炼境”的门槛,暗道一声侥幸。

行游炼境如轻歌慢舞,但是两天两夜轻歌不走一个音、慢舞不踏错一步,确实侥幸!看着手中这枚晶石,假如让他刻意炼制同样的一枚,也很难再成功。虽然已经掌握炼境入化之道,就像学会了作画,却很难再重复一幅灵感泉涌时创作的作品。

……

齐箬雪看着这封“信”惘然出神。第一段文字是用眉笔写的,她卧室床头柜中就有同样颜色的眉笔,看来梅兰德当时就写了,本想将信封留下,却改变念头又带走了,随着这份特殊的礼物一起送回来。

她那天早上看似冷静,其实心里就像有两只小兔子在乱跳,现在回想起来,将支票放在床头柜上的举动,配合当时的情景,实在有点不对劲,人家会怎么想?她不禁在心中想象后来的场景:梅兰德下了床,打开信封看见了支票,眉头紧锁从抽屉里找出一支眉笔,伏在桌边写信。他当时还是赤身裸体,健硕的身躯就似完美的雕塑……

想到这里她的脸突然红透了,身体内竟有些发热发紧,咳嗽一声才回过神来,打开信封看见了那张被退还的支票,一时不知所措。

想了半天,她打开抽屉又取出了一封信,同样工整的宋代工艺书体写成,最后一句是“齐小姐妙龄貌美、身份娇贵,勿再行昨夜轻身涉险之举。”这是他半年前写给她的,齐箬雪还一直留着,她又将两封信反复看了很多遍,这才连那张支票一起小心的收好。

桌上放着那枚精美的晶石,齐箬雪有些不敢相信梅兰德的话,但在潜意识中,宁愿选择相信。回头看一眼,身后沿墙摆着一排玻璃门栗色实木文件柜,离她的后背正好一米左右,柜中有很多格,里面放着不少文件夹还有各种陈设工艺品。

齐箬雪站起身来,将正对自己身后的那一格文件柜清空了,将那枚燕尾双晶香花石单独放了进去,位置恰好在她坐下时与心相齐。——游方那封信,按江湖门道讲,是典型的“尖”、“里”并用。

……

游方在暗中远看着齐箬雪出来,亲自签收了那个小包裹,他才离开了亨铭大厦。此时的他不仅仅是神气耗尽,而且施展秘法过度几乎超出极限,再也无法动用一丝神识,若是一柄剑的话,就相当于空有灵性却无从发挥,自从习练秘法以来,还是第一次有这种遭遇。

秦渔灵性受损,游方以心神养剑休复,而他自己这种状况,单纯依靠行功内养恢复起来太慢了,原先的功力还有损失的可能,需要借助外界地气灵枢滋养。看来还是要去各地走走,阅历天下山川,感应地气运转,勘察地理脉络,汇聚天地灵气相助修炼形神,不仅能更快、更好的恢复,还能使功力渐深。

境界有了,就要看功力与经验了,也罢,回家收拾行李吧!

上街买了点东西回到家中,简单收拾好行装,除了一个双肩背包,重要的东西都随身携带——秦渔在腰间、画卷在袖中。

那么多晶石当然不能都带着,游方挑选了十八枚,剩下的仍然放在床下。他嫌原先的包装太占地方,都拆开了用面纱裹好,其中九枚放进旅行包。包中除了换洗衣服之外,还有那张在潘家园专门给秦渔弄的工艺品收藏鉴定证书,免得带着管制刀具碰到意外的麻烦。(注:详见本书三十四章。)

至于另外九枚晶石,游方藏在身上,反正冬天外套比较厚、兜也比较多,而且游方还在外套上做了点小文章,自己掏缝了几个小兜,试了试,每一枚晶石都可以很方便的取用。这些细节上的小习惯在平时可能显得多余且麻烦,但游方行事一向准备的如此“周到”。

此时的他还不清楚,这件外套将来会救他一条小命。

虽然暂时无法运用神识,但游方并没有太多的担忧,身心其他方面没受影响,他仍然是一位内家功夫高手,且拥有“有触必应,随感而发”的敏锐直觉,更重要的是,他本就是小游子,何惧走江湖?

出门时才想起两天两夜没开手机了,不知道会有什么事,也该给陈军打声招呼,刚一开机就收到一条短信,竟然是姐姐游成元发来的:“我在广州,你姐夫找到阴界土了,有空赶紧联系我!”

游方吃了一惊,赶紧拨通了电话:“姐,你到广州啦?不好意思,我前两天出门办事没开机,你在哪里,我马上就去找你!……什么,你已经退房要走,打算坐火车去郴州?……太巧了,我去火车站找你,一起走。……你直接去火车站买两张票就行,我很快就到,没什么好收拾的。”

过年时刚刚在白马驿见面没多久,姐弟俩又在广州火车站会合了,一见面游方就笑道:“姐,你不是考古队员吗,啥时候成搬运工了,这两个包有一百好几十斤吧?”

游成元:“少耍贫嘴,找你两天都不开机,现在才来!帮我提着。”说着话将手中那个鼓囊囊的大包递给了游方。

游方单手掂了掂,至少有六十多斤啊,问道:“你到广州来干什么了,什么东西这么沉?”

游成元:“工作队的探测仪坏了,到广州买个配件。”

游方很好奇的将包链打开一小缝,惊讶道:“什么考古仪器啊,用这种配件?全是好吃的,还有各种调料!难道要开野餐会?”

游成元解释道:“噢,顺便给你姐夫买点吃的改善伙食,野外发掘工作太辛苦,经常吃不好也休息不好。”

游方又问:“你背的是配件吧,挺沉啊?”

游成元:“这是一套洛阳铲,配件在吃的底下,只有电池那么大。”

游方看了看手中那个硕大的旅行包,有点哭笑不得:“姐,你至于吗?究竟在什么地方搞发掘,连吃的都买不到,需要从广州带这么多?郴州我去过呀,不是南极洲。”

游成元:“可不是在郴州市区,远着呢!山里面工作条件苦,很多东西买不到,也不方便,上了车再跟你细说吧,路上要走两天呢。”

以现代的交通工具,从北京到纽约也用不着两天,但是从广州到湖南某地,却不止两天。池木铎所在的考古发掘现场,位于湖南与江西交界的罗霄山脉深处。在火车上,游成元取出地图册指给游方看,游方暗自有些意外。

因为在那个地点十几公里外,就是向家所在的松鹤谷,刘黎曾特意告诉他详细的地点。但深山中的十几公里直线距离,其实是很远的,且向家也没人认识他,所以游方并没有太多的担心,凡事小心一点就是了。

听说松鹤谷附近山川灵气极佳,倒是个修炼形神的好地方,正适合此时的游方。

到郴州天色已晚,找了家旅店休息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乘坐长途客车往东行,经过资兴、兴宁、彭市等地,山路越来越多,道路两旁的山势也越来越险峻,但在游方看来,真是青山秀水好去处,这一路竟似穿行在地气灵枢运转之中。

动静之间涵养形神,神识也在渐渐的恢复,虽很缓慢,但游方感觉比以前更加精微清晰,如果完全恢复的话,功力显然能更上一层楼。

在某个县城吃了一顿午饭,又换乘一辆很脏很破的长途客车,最后在湘赣边境的某个小镇下车,天已经完全黑了,向镇外远望,就是连绵的崇山峻岭。越往山里走,当地人说话的方言口音就越重,好在游家姐弟对各地方言发音都有所了解,还不至于如听外语。

在镇上唯一的一家招待所歇了一夜,游方夜间溜到镇外山中展画卷定坐。第二天早上再出发就没有大客车坐了,有当地人经营各个集镇间专门载客的敞篷车,在颠簸的山区乡村公路上,几十里路走了一上午。

中午在一个村子找到一家小饭馆吃饭,游方才明白姐姐为什么要带那么多吃的?这里的有些菜倒是很新鲜,绿色纯天然,但是做的很粗糙,很多东西都没有,碗筷也不算很卫生,而且在野外跑出来吃一顿饭很麻烦。

吃饭时多嘴问了几句,才知道考古工作队的越野车坏了,底盘不小心蹭着了石头,就算有车游成元也不打算让人接,最后那一段路非常不好走。

下午再进山,连农用敞篷车都没得坐了。别看游成元身强力壮,但也不想自己背着东西爬山路,能省事还是尽量省事。吃完饭在村子里找到一辆拉砖头的手扶拖拉机,商量好价钱坐着拖拉机又出发了,途中还加了一次水,黄昏时来到一个村庄。

迎面群峰巍峨,来路山势起伏,这一路要是换个娇生惯养的少爷,可能都要被颠散架了,但是游方的精神却越来越好。开拖拉机的山民都不累,他有什么好累的?况且在山川行游中随境滋养,对神气恢复大有好处。

姐弟俩在村外下了拖拉机,背上东西步行穿过村庄,再往前走,就只有山间小道了。落日的余晖下,村庄里静悄悄,没有多少人在外面走动,就连炊烟都稀稀落落,偶尔跑过几个玩闹的孩童,都用很古怪的眼光看着他们不说话。

这个深山里的村庄给游方的感觉却并不贫困落后,村里的房子虽然修建的比较粗糙,但大多很新,这一片山区里很少见的二层小楼就有几十栋,传统农村上门板式的大开门,却配着铝合金窗户。

百十来户人家的村子,有两家饭馆、三家商店、甚至还有一栋小楼的院门上挂着招待所的招牌,旁边就是村委会。这里明显比沿路经过的村庄更富裕,似乎也更加繁华。但是深山里的村子,又不是旅游风景区,开什么招待所呀?

最让游方吃惊的可不是这些,他一进村没走多远就站住了,指着旁边一户人家院子的墙根小声惊呼道:“姐,我没看错吧?汉代墓砖,还是带花纹的,用来砌墙基!”

这户人家的院墙用普通红砖砌成,很高很整齐,墙头上抹着水泥插着密密麻麻的碎玻璃片,但是露出地面的墙根部分是青灰色的菱状条纹砖,显得很厚实古朴。

游成元叹了口气:“当然没看错,你姐夫一进村也注意到了,没敢像你这么肯定,跑过去蹲在人家墙根下研究半天,差点没气吐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