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一十一章、化境

屠苏走后,游方坐在客厅中恍惚出神,犹在元神中捕捉那稍纵即逝的一闪灵光,竟与他这段时间以来习练的“炼境”秘法有关。

掌握神识之后,师父教他修习“炼境”心法,以期达到“神识凝炼,移转灵枢”的境界,才能称为真正的高手。但勘破此境界太难了,首先要功力足够深厚,其次要将玄理悟透,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要有切身的印证——这一点,仅仅依靠在家中行功习练是不够的。

很多人修炼风水秘法一辈子都迈不过这道门槛,成为不了真正的一流高手,同样的师父传授,有人练了几十年,却赶不上别人仅仅练了几年,原因无非如此。所以刘黎要游方去搜集三两阴界土,借此机会行走天下山川,也是在寻找突破机缘。

如何描述这“神识凝炼,移转灵枢”的境界?师父说的既抽象又形象,普通人看风景,能否将风景带走?那么在秘法修炼中,能否袖携风水、立地成局?游方当然能领悟,他打造了一幅奇异的立轴山水藏于袖中,打算行走各地收摄灵枢,曾在家乡一带行游,已经很有心得。

游方自幼习练内家功夫,又有江湖八大门特别是风门、册门的家传,修炼风水秘法的功底自然是极好的,悟性也没话说,师父只担心他太过聪明溜滑了,可是切身印证的机缘谁也没办法,需要自己去寻找。游方也明白,不可能总呆在“家”里练功。

这一次回广州,正如刘黎所说,他是真的想再见屠苏一面,把周围的人和事都安排妥当,就出发去各地云游,有感悟需要静静消化时再回来,然后再出发。他本打算先待个把月再说,本不必着急,不料刚刚回来一天,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三顿酒、一夜情!

他对屠苏说最近要出门一趟当然是实话,所谓要倒腾的土特产就是阴界土,之所以这么着急就要走,与此时此地的心境有关,他感觉在广州已经呆不下去了,必须换个环境。

在北京遇到谢小仙被铐进局子,他并无怨言,但到了广州却撞进了林音家租了狂狐的房子,然后谢小仙又来了,做了本辖区的分局长还参与狂狐的案子,无论是有心无意分明时刻在关注他。一到广州偶遇齐箬雪,在鸿彬工业园又重逢,萍水之交,昨夜竟然与她上了床。

为什么来来回回总被这无形的圈绕住,是挣脱不了还是不想挣脱呢?游方感觉自己不是在江湖中自在行游,而是掉进了一个鱼缸,所以他想摆脱这种心境,否则永远无法勘破“神识凝炼,移转灵枢”的境界。

反正屠苏也回学校住了,他本打算在屠苏离开后立即收拾行李,然而等屠苏出了门,他却在恍惚出神,隐隐约约在元神中想捕捉一丝感应,好似对“袖携风水、立地成局”那么一丝朦胧的顿悟,因为看见了屠苏手捧燕尾双晶明净石的一幕。

屠苏只是个普通人,却展示了人的灵性与晶石的物性天然相印,她就是一道风景,捧着晶石的她就是天成的风水局,屠苏带着自己的风景在行走。

那么游方呢?在秘法修行中“神识凝炼”功力已足,究竟如何才是“移转灵枢”呢?他突然站了起来,关上门窗拉好窗帘,连手机也关了,不想受任何打扰,收摄心神于房间里定坐,试图在空灵忘我之境中抓住那一丝闪现的灵光,以求真正的证悟。

说来也巧,他刚刚关了手机不久,就有人给他打电话了。

……

游成元看着窗外火车停靠的广州站,手机里却传来无法接通的提示音,微微皱眉自言自语道:“成成的电话怎么总打不通,难道五舅公交待他的事还没搞定?……算了,先办正经事,等回去的时候再联系他试试。”

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她接起来说道:“木铎啊,你又给我打电话了,不是告诉你没要紧事不用联系,等我回去再说!……那个山沟里没有手机信号,打个电话都要爬好远的山路,不小心摔着了怎么办?别总是傻笑!……我早就说过给野外工作队都配上卫星电话,你总是说经费紧张,下次我掏钱买自己付费,省得你那台总借给别的工作队。

什么?找着阴界土了!和成成描述的特征一样,但是样本无法采集?……我知道了,刚才没联系上他,也不知道他在不在广州,明天买完东西再联系。成成可能还在办事吧,等电话打通了,再叫他过去找我们也行。

你小心点,我看当地的山民很刁,附近的村子里赃物不少,我们在那边抢救发掘,他们明偷暗抢文物都有可能,凡事交给警察,你自己可千万别在那里逞强。……探铲?噢,我这里是有一套,怕你背着太沉,结果走的时候忘了,我再带回去就是了。”

打完电话,游成元站起身从行李架上拿下两个包,一个大旅行包轻飘飘空荡荡提在手中,另一个长筒状的包,装的似乎是高尔夫球杆、折叠式鱼竿一类的东西,看上去挺沉斜挎在肩头,信步走下了火车。

在站台上站定脚步,左右望了几眼,身后不远处有一位戴着黄不溜红太阳帽的中年大汉走了过来,很热情的招呼道:“小姐,出站吗?我是工作人员,帮你拿行李。”

假如屠苏在这里,一定能认出此人就是曾借着帮拿行李,强行要她钱的那位大叔。游成元没回头,淡淡道:“谢谢,我自己拿,挺沉的,别闪着你。”

“客气什么,姑娘家哪能背这么沉的包,还是让我来吧!”说完话大汉也不管游成元愿不愿意,主动伸手抓住她肩上那个包,就往自己肩上扛。

游成元眉头一皱却没吱声,抬起胳膊手拎着背带随包走。那大汉将包扛到肩上,然后就听见噗通一声,他身子一软,双膝、双肘着地栽倒在站台上,腰闪了、脚扭了、膝盖磕破了,手也在地上撑破了。

怎么回事?游成元肩上那个包从背带下坠的形状来看似乎有点分量,但是一个女人背着似乎并不费力,看上去沉也沉不到哪里去,但其实要比大汉想象的沉得多。里面装的是传统洛阳铲改进成的探铲,铲头口径很小,是用来探测地底较深处泥芯的。

除了铲头之外还有铲杆,铲杆都是外径三公分的无缝钢管,每一节有七十公分长,两端有螺纹可以一节节首尾相接成一支长杆,拆卸之后携带起来十分方便。包中这套探铲一共有十二节铲杆,分量加起来有八十多斤,整个相当于关二爷的冷艳锯啊!

一条大汉卯足劲照说也能扛动这么重的东西,但他把包抢过去的时候,游成元一只手提着卸了大部分的重量,等到他将包扛上肩,游成元暗中一松劲,八十多斤的分量陡然都压在肩上,那大汉非趴下不可!游成元还算手下留情,手没有完全松,兜了一下没放的太狠,否则那汉子别想自己再爬起来。

大汉趴下了,包还在游成元手中,她又很轻松的背回自己肩上,就似什么都没发生,不动声色的迈步前行。那大汉单膝跪地勉强撑起身子,一脸痛苦的在后面喊道:“小姐,我受伤了,你不能走,陪医药费!——我们民工就这么好欺负吗?”

游成元回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谁欺负你了?早告诉你很沉别闪着,你还非得抢!还能爬的动吗?那就跟我爬去站前派出所,交待清楚你是怎么在站台上打劫的!”

就这回头一眼,将那大汉吓了一个哆嗦,好半天没敢说话,这姑娘从后面看着很正点,可是冷不丁回头瞪你一眼,也忒惊人了!他趴在站台上,引得不少旅客好奇的观望,而游成元已经不紧不慢的走远了。附近几位戴着同样太阳帽的大汉赶来,问了几句,却没有追过去。

游成元走出火车站,看着站前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微微撇了撇嘴角,心中暗道:“这地方可够乱的,成成跑到这里混,确实挺锻炼人。”她往远处望了一圈,朝着流花宾馆方向去了,与弟弟游成方一样,到了广州也选择在此处打尖。

……

游方在家中定坐,却怎么也进入不了那空灵忘我的心境,他这一天来经历的事情太多,身心受到的各种冲击与扰动都极大,别的不说,仅仅是昨夜与齐箬雪那近乎疯狂的缠绵,身体与精神都不可能完全的平复。

让他定坐行功恢复神气当然可以,但要进入那玄之又玄的空灵忘我之境却很难,半个时辰之后游方睁开了眼睛,自己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方才朦胧领悟到一些东西,却还不能印证透彻。

师父刘黎传炼境心法时曾提及:“若空中不得灵,则于定中求空;若定中不得空,则于静中求定;若静中不得定,则于动中求静;若动中不得静,则于灵中求动。是为风水轮转、生生不息,见境总有可证,化而相携。”

口诀的最后有点深奥,游方此刻却忽有所感,就按师父说的做吧。他不再于密室中枯坐,而是从衣柜里取出从郴州买来的五色丝线,坐在桌边开始完成一件昨天计划好的事情——给那枚蜻蜓眼琉璃珠编织配饰的璎珞,做为秦渔的剑穗。

五色丝线在指间穿梭,编制成精美的纹路与流苏,游方的手很稳、很灵巧,四寸长的璎珞共计九百九十九个结,动作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给秦渔配上装饰琉璃珠的剑穗,游方轻轻抚摸着剑身,就似抚摩着她的肌肤,然后还剑归鞘携于腰间,看神情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他自言自语道:“看这璎珞,我的功力已有,当以秘法印证感悟,我能做到吗?……无论如何应该出门一试,却不必走太远,天下何处无山川,机缘总在际遇中求。”

他站起身来,又将画卷藏于袖中走出房间,那些琳琅晶莹的矿物晶还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游方微微点了点头,伸手拿起了其中一枚燕尾双晶香花石。

这枚晶石与他送给屠苏的那枚燕尾双晶明净石外形与结晶形状是一样的,物性非常相似但有微妙的区别,另有其特点。它不是完全透明的,内部有芙蓉花瓣一样非常漂亮的纹路,呈波浪状分布毫不杂乱,以之为灵引凝炼神识,既可以汇聚环境中的各种地气缠绕,同时也能洗滤周围杂乱的物性干扰。

至于它能汇聚缠绕什么、洗滤澄清什么?晶石本身没有生命,在于施法之人如何运用,只要掌握了灵觉,布下特定的风水阵法时都可以借助它。另一方面,这枚晶石的材质物性偏冷,以神识激发却能感受到其中的暖意,来自芙蓉花瓣状的波浪纹路,含蓄、内敛、却有着绽放的激情。

如果不是用在风水法阵中,就将它放在环境中,又会与什么样的人产生什么样的共鸣呢?这枚晶石本身还缺乏游方想要的某种灵性,须移转灵枢化入欲炼之境。

游方带着画卷、秦渔与这枚燕尾双晶香花石出门了,一走就是两天两夜。

他先去了流花湖公园,在湖边一株垂柳树下展开画卷,静静的站了一个下午。这是他刚到广州时养剑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休复了秦渔受损的灵性,也是在这里“非礼”了齐箬雪。接近黄昏时他离开了流花湖,打了一辆车去了白云山。

白云山是个好地方,九州龙脉南支入珠江平原滋养生机之处,从风水角度看,没有这小小的山脉余势,没有山下流过的珠江,就没有人烟自然汇聚成形的广州城。游方在广州这么久,除了那次陪牛老吃早饭,竟然从未在白云山中练功,回想起种种缘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是白云山太远,也不是游方不识风水,可他偏偏没来!

在麓湖北岸的山脚下车,展开画卷、手托晶石,游方以跨步行桩之法沿路上山,走的就是齐箬雪去年坐车接他的那条路。道路有几个分叉通往不同的地方,游方走的这条路,尽头就是曾见到牛然淼的那座山庄别墅。

游方当然没有进去,在山庄外走入了林间野道,沿起伏的地脉向高处继续前行,身形消失在白云山深处。一夜过去朝霞升起、日照麓湖艳阳随波、日影移转又是黄昏、天地灵枢运转夜气重生,一天两夜,他始终没有走出白云山。

……

又是周一,公寓中已经收拾整洁,可是心情却不知怎样去收拾,齐箬雪又来到亨铭大厦上班。助理吴琳琳比她先到,正坐在外间的桌边看着一样东西,表情呈幸福遐想花痴状。那是挂在办公桌前、以玫瑰色的丝带编制成的凝望双蝠结,既精雅又漂亮。

看见齐箬雪进来,吴琳琳赶紧起身打招呼:“齐董早!……咦,齐董,你今天气色不一样啊?”

齐箬雪下意识的伸手摸了自己的脸颊一下:“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干嘛这样看着我?”

吴琳琳睁大眼睛,就似发现了新大陆,很兴奋的说道:“你的气色就像出水芙蓉,好滋润啊!周末去哪里美容了,什么新技术,能不能介绍我也去试试?”

齐箬雪莫名心中一阵乱跳,显得有些慌,却板着脸掩饰道:“琳琳,好好做你的事,别成天不务正业!”

吴琳琳很委屈的坐下了,拍马屁却拍到了马蹄上,简直怀疑齐董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刚才那番话是个姑娘家都爱听,吴琳琳还巴不得有人天天对她这么说呢!而且她也不是刻意奉承,说的完全是实话。

齐箬雪白皙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绯晕,就像打了很浅、很自然的腮红,整个人的气质冷艳高贵中仿佛添了几分羞涩娇艳,就似被雨露滋润的花朵,看上去异常有魅力。

说实话夸赞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齐董平时神情虽然冷谈,但言谈举止很有涵养,听见这种话只会很有礼貌的说谢谢,怎么会板起脸来训人呢?吴琳琳实在有些想不通。

齐箬雪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手扶着门框回头欲言又止道:“琳琳,你桌子前面挂的那个结……”

吴琳琳赶紧答道:“是凝望双蝙结,彼此凝望、相互祝福的寓意。梅兰德先生亲手编的,送给安琪妮一个,这一个本来是要送给你的,走的时候没见着你,就送给我了。”说到这里语气一顿,“齐董也喜欢吗?要不,您拿去好了!”

她在心中暗道,齐董不会是因为这件小事和自己生气吧,难道她和梅兰德关系不一般?假如顶头上司想要,她也不敢不给,但是说实话,她心里还真舍不得。

齐箬雪看着那个凝望双蝙结,心里各种滋味都有啊,有些走神的说道:“送你的东西,你就留着,但不要挂在这里,上班的时候总望着它发呆,影响工作。”

话刚说到这里,吴琳琳桌上的电话响了,她接听之后道:“齐董,有人送了一件东西给你,在公司前台,一定要你亲自签收,让他拿进来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