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一十章、对视

屠苏很忐忑,父亲昨天中午请游方哥哥吃饭了,还喝酒了,她却不清楚他们究竟都说了什么?晚上在姨妈家吃饭时,父亲问起了游方的学历,听语气似乎有点将信将疑。屠苏虽然也觉得以游方的年纪研究生毕业太年轻了,但丝毫没有怀疑过这一点,相反,她因此对游方十分佩服。

游方根本没有骗她的必要,况且这些事不是游方哥哥主动说的,都是她自己问出来的。屠苏读的人类学专业就有一门基础课《考古学概论》,小丫头曾就课本中不好理解的问题请教过游方,他回答的是既生动又具体,比讲课老师阐述的要透彻多了,屠苏对游方哥哥的专业水准没有丝毫的怀疑。

屠苏佩服游方的地方可不仅仅是考古学专业水准,在她眼里,游方哥哥简直是完美的,假如问她最崇拜谁?答案两个字:游方;四个字:游方哥哥。——屠索诚多少看出来了,所以才会更加不放心。

父亲怀疑游方的学历,私下里说几句倒可以理解,但如果在酒桌当面说这种话,是很不礼貌的,如果类似的话说的太多,肯定会得罪人。游方哥哥又不是她家什么人,只是救过她、帮过她而已,凭什么无端受此置疑?

昨天晚上游方一直没来电话,小丫头很担心,等到早上,她终于忍不住给游方打电话,通了却没人接,心里就更不安了。——她哪里想得到,她那位堪称当代青年楷模的游方哥哥,当时正光着身子躺在一夜情的女人床上,没法接电话。

屠苏去找游方,在家门口碰到了同样电话打不通,红着脸来道歉的谢小仙,这是她俩的第一见面。碰巧的是,她们俩都有这里的钥匙,谢小仙是从林音那里拿的,而屠苏还没来得及还。谢小仙见到屠苏第一感觉很惊讶——好一个美丽可爱的少女!原来小游子这半年来就和她“同居”在一起。

屠苏早就听说过谢小仙,对这位曾千里助人的警官很好奇,也知道她是游方与林音的朋友,一见面就很有礼貌的称呼“警官姐姐”,让人感觉十分亲切。而谢小仙也是有意套近乎,拉着屠苏的手一见面就显得很亲热,旁敲侧击打听这半年来游方的情况。

毕竟是公安局长,问话很有一套,不经意间就把情况摸的差不多了。谢小仙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有点暗暗担忧同时也有几分窃喜。游方对屠苏真是没的说,无私的帮助与照顾,同住一个屋檐下却没有占过小姑娘一点便宜,简直是个谦谦君子呀,哪里还像个江湖小混混?她觉得自己看错人了,或者说看对人了!

游方没找着,在这里闲扯太多也没用,都这么“晚”了人还没回来,她们都有些担忧,又一起去了林音家。这天是周末,陈军也过来了,谢天谢地,电话终于打通了,游方没出什么状况。

在林音家见到一个月没见面的游方哥哥,屠苏觉得是那么亲切与不舍,弱弱的问他昨天中午父亲都说什么、有没有什么话过分了、是不是惹他生气了?游方陪笑答道:“你父亲那么有涵养的人,怎么会说没分寸的话呢?冲你的面子,而且他也是长辈,不论说什么,我怎么能计较?你多心了,我还要谢谢他昨天请我喝酒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游方谢谢屠索诚请他喝酒,一旁的谢小仙脸腾的就红了,低下头竟有些不敢看游方。

屠苏对游方是再熟悉不过了,总觉得今天的游方哥哥有点不对劲,说话总是陪着笑就像不小心做错了事情,有点怀疑父亲真的说了什么过分的话,以至于游方哥哥在她面前变得生疏了?

她很着急的牵着他的袖子道:“游方哥哥,我爸爸是外交官,说话喜欢兜圈子,让人想多了。……搬回学校住不是我的主意,去年出来租房子没告诉家里,爸爸不高兴不是因为你。”

小丫头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脸色胀的微红,游方伸手刮了她的鼻尖一下:“我没想多,是你想多了,你爸爸确实是为你好,上大学还是住宿舍方便,集体生活对人也是一种锻炼。在学校里乖一点,有什么麻烦就来找我,游方哥哥帮你摆平。”

嗯,这才是游方平时的样子,屠苏总算松了一口气。谢小仙见他俩如此亲昵自然的举动,莫名感觉很不自在,却又不好说什么,干脆一撸袖子进厨房帮忙,来个眼不见为净,却被林音推了出来。

林音冲屠苏招招手道:“屠苏,你来帮姐姐做菜。”屠苏听话的去了,陈军系了条围裙装模作样的也躲进了厨房,客厅里只留下谢小仙与游方。

“小仙姐,你没事了吧?昨天把我吓了一跳。”还是游方主动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不知是酒没醒透还是别的原因,谢小仙一见到游方,脸上一直有点发烧,瞟了他一眼又低头道:“对不起,我昨天……真是不好意思,吓着你了吗?我不是故意的。”昨天她喝醉了,还靠在人家怀里哭来着,一想起这茬就臊的慌,而且她也不完全清楚,当时究竟都和游方说了些什么话,搞得今天见面感觉怪怪的。

游方从未见到谢小仙如此低眉顺眼的样子,神情带着羞涩,语气温柔的简直可以滴出水来,不由自主回想起昨夜后来的事情,心里一阵阵发虚,赶忙解释道:“昨天听说你执行公务时中了一枪,真的把我吓坏了,小仙姐,工作也不要太拼命,自己一定要注意保重啊!”

谢小仙暗暗松了一口气,仍然很腼腆的说:“半年前就说好了要请你喝酒,结果自己喝多了,让你结账还挨了一顿埋怨,真是丢死人了!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其实我在外面吃饭应酬,从来没有喝成那样,偏偏在你面前……”

游方打断了她的话:“这说明小仙姐信任我嘛,你工作压力大很辛苦,喝点酒和朋友感慨几句完全正常,但以后千万注意别再喝那么多,不仅让人不放心,对身体也不好。其实我也有喝多的时候,假如不小心让你看到了,可千万别计较。”

说这句话时他莫名想到一件事,假如,仅仅是假如,昨天酒后万一他对谢小仙“犯了错误”,今天可怎么是好?绝对是没有办法收场的,除非……唉,哪有什么除非!

谢小仙终于被逗笑了:“看你喝多了骑自行车过河吗?记住了,坚决不能酒后驾驶,不管是什么车!”

今天的感觉有点怪怪的,她以前与游方打交道,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温柔体贴”,而且以一种相互原谅与宽容的口吻说话。昨天那一醉虽然尴尬,回想起来心里却有那么一点甜丝丝的,昨天喝醉了在人怀里哭,怎么偏偏是他?也幸亏是他!

假如没有游方,谢小仙认为自己说不定已经死了,因为这件事而后怕,靠在人胸前哭一场,也没什么好丢人的。——她如是安慰自己,再看游方的眼神,不知不觉中竟有些带醉的风情。

这眼神让游方很不安,不知不觉中竟有些待罪的忐忑。——他宁愿再与齐箬雪上床,也不敢去招惹公安局长。

吃饭的时候,陈军问了一句:“今天喝什么酒?”谢小仙与游方异口同声道:“不喝酒!”然后对望一眼,都有些心虚的笑了。屠苏看着他俩,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似乎若有所思。

谢小仙却没有吃完这顿饭。坐下后她问游方:“你不是在做工艺品生意嘛?怎么一回来就去值夜班,赚钱也要注意身体,还要复习功课呢,不能太辛苦了。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了,大家又不是外人。”

游方脸色微微发红,低头解释道:“反正我也要睡觉,睡在哪里不是睡呢?睡一觉还有钱拿,有什么不好呢?”

谢小仙还想多说几句,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新上任的副局长真的很忙。接完电话之后她面带歉意的说道:“真不好意思,我参与的专案有新进展,马上就要去外地出差,这顿饭也来不及吃完了。……游方,注意身体,好好保重!”

陈军很关切的问:“谢局长,你要出差多久啊?”

谢小仙已经进房间收拾行李,随口答道:“怎么也得一个多星期吧,如果有情况,时间可能更长,我回来之前,会打电话告诉林音的。”她很快收拾完行李出门,楼下已经有警车来接,游方看得清楚,她将他昨天送的那枚紫晶石也带在身边。

陈军偷偷笑了,游方却暗皱眉头。谢小仙参与的“专案”应该就是狂狐团伙大案,涉及盗掘古墓、非法文物交易、跨国走私、黑市洗钱、暴力凶杀等一系列犯罪行为。易三半年前落网,该交代的早就交代了,而狂狐已死,连新出现的李冬平都不留痕迹的被杀了,会有什么新进展呢?

该不会是查出与游方有关的线索吧?他难免有点担忧,转念又一想,这不太可能,应该是与狂狐的上线有关。他见识过李冬平的本事,也不清楚幕后插手此案的还有什么高人,不禁又开始为办案的谢小仙担忧起来,但愿别再出什么意外。

谢小仙如今大小是个领导,还是个年轻的女同志,不至于再傻乎乎的冲在第一线。——游方如是安慰自己,这一顿饭吃得也不是滋味。

吃完饭后游方回家,屠苏却没有回学校,借口要收拾东西也与游方一起回去了。她租的房间虽然月底才到期,但是东西早就收拾干净了,分明就是找借口与游方单独说话。来到一起合租的“家”,屠苏坐在游方的床帮上晃悠着小腿说话——

“游方哥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林音姐今天在厨房告诉我,小玉姐姐年前走的时候根本没退房,新买的东西连电脑都没带走,她打算把这间房给小玉留着,还有八个月租期呢!……她还告诉我不用还钥匙,我想回来随时可以,如果晚上不回宿舍,住小玉姐姐的房间就行。而且她最近不缺钱了,剩下的房间也不打算再出租。

这样太好了,我还可以回来做晚饭,与游方哥哥一起吃。听谢警官说,你还在准备学位论文答辩,我告诉她,你上个学期晚上几乎没回来睡过觉,一边值夜班打工一边复习功课。我们都觉得你真的很辛苦,也很了不起。要是连饭都吃不好,身体会受不了的。”

游方笑了,他“很辛苦”这句话可能是谢小仙说的,至于“很了不起”这句话只能出自屠苏之口,他拍着自己的胸脯笑道:“以前不认识你,没人给我做晚饭,我的身体也棒的很,这半年都快被你惯坏了!屠苏,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屠苏很认真的点头:“你说。”

游方:“你爸爸让你回学校住,就是想让你的学习和生活都方便。你如果每天再跑回来给我做饭,还经常不回宿舍,他会担心也会生气的,不仅生你的气还会恨我。我可不想给他留什么坏印象,你也应该做个听话的乖女儿,对不?

他叫你姨父看着你,就是不想你再溜出来调皮,你乖乖在学校住一段时间,好让他放心啊。这里离中大那么近,我还可以去吃食堂,你每天不也吃食堂吗?有什么事来找我当然没问题,但这一阵子尤其是晚上就不要总过来,你不回去住不好,太晚回去的话我又不放心,还得送你,是不是?”

屠苏不是不懂事,听游方这么说也觉得很有道理,她可不想游方哥哥给自己的父亲留下什么坏印象,于是点头道:“嗯,我听你的,你要是去学校食堂打饭,也可以叫我一起呀。在夜总会吃饭也不错,就是总去太浪费。”

然后皱了皱眉头看了门外一眼道:“林音姐姐今天还告诉我,你和谢警官都是好人,当初你租这里的房子,就是帮谢警官的忙,也是帮她的忙。……谢警官真了不起,这么年轻就当上分局长了,我听林姐姐说,在北京的时候你和谢警官就是好朋友。那时候我也在北京念高中呢,可惜还不认识游方哥哥……”

游方苦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林音还对你说了什么?”

屠苏一摊双手:“没有啦,做一顿饭的功夫,哪能说那么多话?”又不无担忧的问道:“但是林音姐和陈军迟早要结婚的,谢警官不会搬到这里住吧?我原先的房间还空着,林音姐又说她不打算往外租。”

游方摇头道:“不会的,人家大小是个副局长,单位会安排的。”

屠苏笑了:“说的也是,我不是不喜欢谢警官,但她是公安局长,住在这里肯定人来人往事情很多,游方哥哥学习和休息都不方便。”

唉,还是小丫头知道疼人啊!游方笑道:“我会好好复习,也会注意休息的。但最近我要出门一趟,你正好可以在学校好好呆着,这样我也放心了。”

屠苏诧异道:“游方哥哥要去哪里、多长时间?”

游方解释道:“我也不是总值夜班,偶尔也出差,顺便在各地倒腾点土特产。可能十天半个月吧,也说不定,要看具体的情况了,我回来之前会给你打电话的。你放心,我一向很会照顾自己的。”

“这样啊,我知道游方哥哥本事大,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就是工作不要太辛苦了。”屠苏说着话突然又想起一件事,眨着眼睛问道:“你昨天送给谢警官的晶石好漂亮,听说这里还有许多,能不能让我也看看?”

游方从床下拿出旅行包,把屠苏叫到客厅,将那些矿物晶一枚枚取出来放在茶几上。“哦!好漂亮啊!太可爱了!”几乎每看见一枚晶石,她都拍着手发出一声赞叹的惊呼,看样子喜欢的不得了。

“喜欢吗?你认为哪个最漂亮,就拿去好了。”游方在一旁笑着说道。

“真的可以吗?”屠苏用好可爱好可爱的眼神看着他。

游方莫名有一种冲动,真想把她一把抱过来,搂在怀里好好亲一番,这冲动让他感到有点惭愧,只能柔声道:“当然可以了,能送谢警官,为什么不能送你呢?而且要送最最漂亮、最最可爱的,你自己挑吧。”

屠苏没有客气,也没有矫情的说要付钱,甚至没有太多的思考与犹豫,伸手就拿起一枚晶石道:“就是它了,我最最喜欢的,谢谢游方哥哥!”

游方暗自惊叹一声,这丫头拿的可真准!屠苏手里棒的,就是那枚在风水阵法中用处最广、也可以凝聚神识几乎能辅助施展任何秘术的燕尾双晶明净石。

一堆矿物晶中最“有用”的一枚被挑走了,游方不仅不失望反而感到很高兴,因为这枚晶石明净的物性,与屠苏纯真的气质简直是天然的绝配,就似大自然准备好要送给她的礼物。没有生命的晶石捧在屠苏手中,似乎突然有了灵性,而捧着晶石的屠苏,周身的气息也变得明净而生动。

这不是纯粹的感觉,虽然换一个普通人看见此时的屠苏可能也有这种感觉,但它同时也是神识中真切的体验!

人是万物之灵,往往也是环境中最具灵性、最生动的风景,游方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但在秘法修炼中,想堪破如此天然相谐的境界并不容易,因为他自己也是“人”,受修为与见知所限。今天不经意间看见手捧燕尾双晶明净石的屠苏,灵光一闪似顿悟一般,他愣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