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九十八章、导游

游方并不相信,自己杀了狂狐等人的事除了刘黎之外还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而师父他老人家是绝对不会透露风声的。但是狂狐计划带着梅瓶去广州参加元青花征集活动,事先未必没人知道。

然而团伙残余最重要的骨干易三并不清楚,说明狂狐其他的手下更不可能知情,那么知情的只可能是他的上线。游方带着梅瓶来到广州,替狂狐“完成任务”,此事虽然不公开,但也并非完全绝密,只要有心调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至少牛然淼、齐箬雪、周逍弦、罗谛客等人知情,而且征集活动现场的保安以及白云山中那栋别墅的服务人员都有可能无意中透露消息。狂狐肯定是出事了,另有一个叫梅兰德的人带着梅瓶去了广州参加了征集活动,这便是李冬平可追查的线索——同样也是游方企图追查对方的留下的线索。

这两个人,说不清谁是鱼、谁是饵!

想找梅兰德并不容易,这个“人”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直到游方认为线索已经断了,这才又用梅兰德的身份到了鸿彬工业园。以李冬平的身手,如果半年前就找到游方,小游子凶多吉少。而李冬平也过于托大了,可能自以为对付梅兰德是十拿九稳,不料见面却不是对手,自己还让千杯道人给宰了。

出了狂狐团伙案,警方不会不怀疑李冬平,只是没有证据证明这位美籍华人与此案有关而已。李冬平回国究竟为了什么?收拾残局、整理狂狐留下的资产以及存货,还是想重整旗鼓另立团伙?

总之李冬平一死,这条线索又断了。既然他与狂狐背后的势力有关,游方也不敢肯定,他南下追查“梅兰德”这件事,还有没有别人也知道消息?如此一来,梅兰德这个字号仍然是一个饵,但游方自己千万要小心。

游方现在担心两件事,第一就是有人顺着“梅兰德”这个线索追查到自己,来个突然袭击。第二就是那股势力发现李冬平也出了意外,干脆撤门槛彻底斩断线索,游方内心中还是希望把这些人给揪出来。

在火车上思前想后,游方觉得自己迅速离开鸿彬工业园是完全正确的决定,钓鱼这种事一定要掌握主动,不能一不小心把自己变成了被钓的鱼。所以梅兰德这个身份暂时绝对不能再出现了,等到有必要的时候再用它出来钓鱼。

领教了李冬平的本事,游方也不敢大意,谁知道那股势力有多大呢?当务之急,还是应该潜心修炼,早日突破“神气凝炼,移转灵枢”的境界,行走江湖结交各派高人,并整合寻峦派势力,这才更有把握对付那些人。此刻的游方还不清楚梅兰德的字号将会流传出去,让人真的误会成一位风水奇人,也有人说他是一位江湖巨骗。

既然存了这个想法,游方路过广州根本就没下车,一口气到了离广州三百多公里外的湖南郴州。他倒不是刻意要来此地,郴州是离开广东之后的第一个大站,总之先跨省在说。从郴州火车站出来,游方施展蛰伏之法收敛神气,如游鱼一般钻入人群快速离开,不管有没有被人跟踪监视,他都要保持足够的警惕,让梅兰德的行踪就此消失。

但是游方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感觉自己好像被人盯住了,不知是心里疑神疑鬼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总觉得有人在暗中跟着他,却发现不了是谁。假如这种感觉是真的,那么跟踪者一定对他相当熟悉,哪怕隔着闹哄哄的人群,一眼也能认出他来,而且此人的功夫和身法也一定在他之上,否则也不可能咬住不放。

想到这里游方突然松了口气,反而笑了,如果世上真有这样一个人的话,那么只可能是他的师父刘黎。是自己疑神疑鬼还是师父在踩他的尾巴,试试就知道了。

已经很晚了,他拐入了一条明显无人的街道,前方是一个公交车站,借着昏暗的路灯光看了一眼站牌,末班车还没错过,就在站台边等公交车。心中暗道:“师父啊,您老高明,但徒弟也不比当初了,我施展蛰伏之法坐车走,您老还能在城市里拔脚狂奔追车玩吗,附近打不着出租,也得跟着我上车吧?”

果然,当一辆公交车快要靠站时,游方突然往旁边一闪身,原来身后的小巷中闪出来一个人伸手就拍他的肩膀,差一点就拍中了。

他转身笑道:“师父,您老人家终于被我钓出来了。”

来者果然是刘黎,他气哼哼的瞪眼道:“你这个小游子,太溜滑了,怎么发现我的?”但眼角眉梢却带着笑意。

游方一耸肩:“其实我没发现您老,只是暗中怀疑有人跟踪,这种情况下也能跟上我的话,一定是功夫比我高,身法比我好,秘法修为更是令我高山仰止,对我也是非常熟悉的人,这世上除了您老还有谁呢?”

这算是拐着弯拍马屁了,刘黎笑呵呵的说道:“你下车的时候,我就在后面瞪了你两眼,估计是被你感觉到了,所以起了疑心。假如我真的不想让你发现,只要不以神识锁定触动你的元神,你小子也察觉不到。”

游方:“那当然了,您老的本事徒弟一向佩服!……不过,您老为什么一路都故意瞪着我,让我背后发毛呢?”

刘黎把脸一板:“我以为你要回广州呢,晚饭都没吃,就等着下车后去莲香楼尝尝烧鹅,结果饿着肚子被你拐到郴州来了,能不生气吗?”

游方:“弟子只是出于谨慎,不想留下行踪被人追查。”

刘黎:“梅兰德的行踪吗?那你可得小心点,别让人找到广州你那个小窝,我看你的样子还想回去见小姑娘,比行走名山大川还要上心。”

游方打岔道:“师父来过郴州吗?不知此地有什么特色风味,既然您老饿了,弟子就请你去喝一杯。”

刘黎训道:“你也不看看时间,都快半夜了!谁家还开门?”又想了想道:“嗯,我记得这里有一家老字号,血粑勾嘴鸭做的很不错,明天中午领你去尝尝,但愿还在。”

游方陪笑道:“烧鹅火大,还是鸭汤好,能滋阴降火,那血粑勾嘴鸭究竟是什么菜?您老真是见多识广,上哪都能找到吃的!”同时在心中暗道,自己这位师父,秘法修为与身份且不论,起码堪称九州大地最好的导游。

刘黎一扬下巴,很得意的说:“也不看我是什么人,多大岁数!”一边转身道:“什么菜吃了才知道,少废话了,跟我走!”

游方:“上哪?饭店不是没开门吗?”

刘黎:“就知道吃!先带你逛南塔岭。”

游方:“大半夜的,爬什么山啊?”

刘黎突然一转身,伸手就是一记爆栗:“原来你是真的瞎闯到此,不是特意来寻找阴界土,并借助地气感悟心盘!我在火车上还纳闷呢,夸你小子长见识了,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溜?也不枉我老人家饿着肚子陪你到郴州。搞了半天,你就是在瞎逛啊?”

游方一闪身避开师父的突然袭击,解释道:“刚才不是和您老说了吗,我就是为了掩藏行迹绕道至此。”

刘黎哼了一声:“那还真是巧了,假如你还赖在广州不挪窝的话,我也会带你来郴州一趟的,这一带感悟心盘,并感应阴界土所在的地气物性,最方便的去处就在郴州城外。”

游方提醒了一句:“师父,你还没有教过我心盘术呢,只是提过一次历代地师秘传心盘,难道现在就想教我?”

刘黎哦了一声:“我真没教过你心盘术吗?”

游方很肯定的点头:“是的,您老人家没教,至少没有直接传授。”

刘黎挠了挠后脑勺:“这样啊?那为师多少错怪你了,我看你现在能耐不小,还会用转煞缠神来吓唬人了,以为你已经会了呢。反正已经来了,今天就给你讲解心盘吧。”

游方:“历代地师秘传心盘吗,是不是太早了点?”

刘黎扭头瞪了他一眼:“你自己也知道太早啊?当然不是,如果你学会了,就已经是下一代地师的身份了!我今天要传授的,就是江湖风门各派高手常用的心盘,虽然各派秘法都有其特色,但万变不离其宗。我看你现在能耐不小,还会用转煞缠神来吓唬人了,以为你已经会了呢。”

游方随着师父走出这条街道,拐了个弯又冲着火车站的方向去了,一听这话连忙问道:“您老连这个都知道,早就盯上我了吧?”

刘黎一边走一边道:“你这个小游子很警惕,谁想踩你的尾巴并不容易,对付你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守株待兔,张着网等你自己钻进来。”

游方苦笑:“师父呀,您老这句话放之四海皆准,对付谁最好的办法不是这样啊?我想问一问,您老是什么时候跟上我的?”

刘黎一晃脑袋,高深莫测道:“你猜!”

游方摇头:“我猜不着。”

刘黎调侃道:“我没有跟着你,而是在江湖上风闻梅兰德大师出山的消息,特意跑到那里恭候大驾光临。”

游方微微一惊随即反应过来:“您老知道我用过这个字号,原来早就等在附近,弟子惭愧,一直没有察觉。”

刘黎:“有心算无心,我一直也没露行藏,你没查觉当然正常。但为师还算欣慰,你在千杯道人面前没有打出我的招牌,遵从师命这一点做的很好。……嗯,你怎么是这副表情?”

游方哭笑不得:“您老还想要我有什么表情?大半夜我追着李冬平上楼,本以为一对一就我们俩个在单挑呢,不料水箱后面躲着一个千杯道人,现在才知道您老也在暗中猫着,简直快成围观了!”

刘黎嘿嘿直乐:“师父可是为你好,那李冬平出自叠嶂门下,千杯道人是叠嶂门供奉长老,谁知道他俩是怎么回事?千杯在暗中潜伏截路,万一是想对你出手,你这个小游子再大的本事,恐怕也不容易下楼。”

老头说话带着南方某地口音,“下楼”这两个字讲的就似英语“Hello”,游方也凑趣道:“您老虽然没对我说Hello,事情也OK了,千杯道人倒不是对付我,而是清理门户。”

刘黎似是安慰道:“你小子也别妄自菲薄,当时的场面很难遇。师父我就不提了,那千杯道人也是江湖上一等一的秘法高手,为师在附近,他大概也有所感应,神识中莫名有压力,所以没问几句话就下手杀了李冬平,然后打发你先走。”

游方叹了一口气,面露惭愧之色:“如此看来,这位道长为人很不错。但是师父暗中等我,究竟有何用意?”

刘黎:“别以为你有多稀罕,但我老人家好不容易收了个徒弟,总不能莫名其妙栽了吧?至于一路跟来,也想就此机会传授一种秘法,但此法有戒,千万不可滥用,否则就与那李冬平一个下场。”

游方有些意外:“师父刚刚传授我炼境之法不久,弟子尚未习练有成,怎么另有秘法传授?听您老的口气,还不是刚才说的心盘术?”

刘黎:“这种秘法,只有掌握心盘之后才能发动,而想真正掌握心盘,必须真正掌握‘炼境’之道。你的火候还没到,所以为师以前没有教你。但是今天机缘却到了,所以为师提前对你讲明白,等你的秘法修为突破‘神气凝炼,移转灵枢’之境,再去自行习练。届时为师也能省点心思,总不能天天看着你吧?”

游方:“对对对,您老不用天天看着我!今天要讲解心盘,究竟想传授弟子何种秘法,所谓机缘到了又是怎么回事?”

刘黎一扬脖子:“你猜!”

怎么又是这一句,老头今晚在玩脑筋急转弯吗?游方苦笑道:“您老人家高深莫测,弟子猜不着。”

刘黎这回却把脸板起来了:“这回你非猜不可,假如猜错了,看为师怎么收拾你!我的弟子,这点悟性都没有吗?我看中的徒弟是小游子,又不是二傻子。”

“游方”这张身份证的正主,还真是一个二傻子,谢小仙已经查出来了。然而小游子却眨了眨眼睛,带着疑问的语气说了四个字:“转煞缠神?”

刘黎笑了,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我要教你的便是转煞缠神这一招,风门秘法中最阴损、使用起来最忌讳,对人有害无益的手段便是转煞缠神。别看现在你还算个高手,但论秘法境界还远远施展不了这一招,恐怕连那千杯道人都很勉强。

你以转煞缠神设门槛惊人,不懂的会被你唬住,如果真正能打听出门道,又会被吓住。但我清楚你的底细,自己都不明白的手段就信口开河忽悠人,一旦有真正的明白人来探底细,三言两语就会露了馅,到时候岂不难堪?你毕竟是我的弟子,假如闹了这种笑话,将来岂不是砸地气宗师的招牌?”

游方的神情惊疑不定:“师父,你既然在暗中关照弟子,我与李冬平交手你一定看见了,弟子掌控神识之后,回想起风水秘籍中对转煞缠神的描述,原以为与我当时施展的手段类似,难道还真的另有秘法,与传说中一样吗?”

刘黎的神情有点好笑:“类似?鸟枪和火炮原理差不多,你认为效果是类似吗?真正的转煞缠神术,虽不像传说中那么离奇,但也够玄乎的。它以人为灵枢,运转煞气汇聚依附,缠神不散,假如遇到这种手段,那可真就是鬼上门了,你说可怕不可怕?

施术之人必须是炼境高手,能神气凝炼,有移转灵枢之功,而且随境运转地气引煞聚于一身,十有八九连自己都会伤着。此乃自古风门五忌之一,这么对付一个人,必定有深仇大恨不死不休,其实远不如一刀杀了更干脆。

当年寻峦派掌门陆文行一身功夫超绝,寻峦诀秘法修为几乎已是巅峰,比你遇到的向左狐、千杯道人都要强多了,否则也不敢来暗算我。这样一个人,怎会死的那样荒唐?其实为师发动了转煞缠神术,他的伤一直好不了,又往那种地方钻,突然引动煞气翻腾,一个没留神就交待了。

这些内情,不到时候本不想告诉你,今天既然有此机缘,就让你小子提前长长见识。为师今日功力已经大打折扣,远不如春秋鼎盛之时,再发动转煞缠神术也很费劲了。唉,也就留着地师的名号镇一镇场面,否则向左狐那种人也不敢在我面前猖狂!我着急寻找传人继承地师衣钵,想必你也能明白为师的苦心吧?”

刘黎本来是在教训徒弟,但是说着说着,自己也感慨起来,语气中有一丝悲凉。老头的苦心游方这聪明孩子早就猜透了,否则也不能这么心悦诚服的拜他为师,见这个话题引得师父心情不好,就想打岔逗趣。

郴州火车站前这条东西向的街道叫作升平路,别看已经这么晚了,马路两边还有很多店面亮着灯,灯光迷离泛着粉色。他们恰好路过的一家店门口,坐着一位三、四十岁的妇女,画着眉毛涂着很醒目的口红,像是老板的模样,冲过往的行人神神秘秘的招呼道:“老板,进来玩玩,放松放松,舒服一下嘛。”

这生意是怎么吆喝的?应该叫两个年轻漂亮“服务员”的坐旁边啊。游方故意打趣道:“师父,您老人家也别这么苦大仇深了,既然路过,就在这里放松放松,弟子我请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