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九十七章、断线

安琪妮所面对的,不仅包括鸿彬工业园的高层,还包括当地政府部门、社团机构,甚至还有中央来人。她的身份很特殊,本是齐箬雪请来的心理干预专家,但她的工作所涉及到的专业可不仅仅是诊所里的心理医生那一套,而是涵盖了社会干预的各个环节。

参与这一事件之后,她的专业水准得到了政府机构的危机处理小组的重视,同时接受了这一机构的聘用,将提供一份独立的调查报告。她的处境很微妙,一方面,除了提供独立调查意见给危机处理领导小组之外,她不并受这些人的管辖,另一方面,她的专业再权威,也不拥有处理这一事件的任何权力。

所以安琪妮的发言少了很多顾忌,非常直接。她的报告不像游方那样从最简单的说起层层推进,而是拣最难听的先开口——

她首先提了三条建议,是关于整个宏观制度变革的,在场的有一半人脸色都有发青。安琪妮随即把话往回一收:“这是在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中,需要改善的内容,但今天的事件应该成为一个契机,杜绝它产生的土壤。……就事论事,我还有四条建议,是关于直接关闭鸿彬工业园的社会成本与法律环境分析。”

这话一出口,在座的另一半人脸色也全黑了,等到她讲完才缓过一口气来。安琪妮等于在问所有人,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彻底解决这一孤立事件,以及从法律上采取措施的界限。

她又讲了四条建议或者说是四种情况的探讨:按最简单的思路,就是直接把鸿彬工业园关了,但是会造成什么样的社会压力与动荡,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后果是什么,需要支付的社会成本有多大,与法律规定有何冲突分析。

讲述了前七条建议之后,接下来就进入到解决问题的具体环节,安琪妮一共提出二十五条建议,由难到易排列。从必须由外界干预强制鸿彬工业园采取的措施开始,过渡到鸿彬工业园自身付出多大成本做出改善,最后以不需要成本的内部有效调整措施结束。

这也是一种表述技巧,如果一定要以江湖术来形容的话,就是人尽所知的“递台阶”。从上往下递,直到对方能够得着,然后再看对方上了台阶后还能走多高?

从最难办的开始,眼下做不到?努力实现!接着谈眼下能做到的,但要付出代价,各种措施的代价分别有多大,能承受到什么程度?有哪些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是必须承受的!最后,是完全可以做出的自我调整。

在这种场合,这种报告的力度,是游方在鸿彬内部提供的建议无法比拟的。在座众人一开始是脸色铁青,渐渐阴转多云再转晴,到最后是连连点头,只有一小部分人苦笑连连。

安琪妮的有些观点,游方也无法赞同,但大部分建议的思路,与他都是吻合的,两人交流了一夜的结果,心思不算白费。安琪妮做为独立调查报告人,发言有四十五分钟,然后将自己的报告提供给在座的所有人。这场会议,从下午一直进行到当天晚上,因为已有批示,要立刻拿出具体方案并且实施。

值得一提的是,安琪妮在发言的最后还说了一句游方事先没想到的话:“我这份报告中的大部分建议,得到一位叫梅兰德的东方环境学与社会人文学者的协助,他是从境外赶来,接受鸿彬集团的委托进行过详细的内部调查,但是没有出席此次会议。”

这话完全是画蛇添足,安琪妮毕竟是位老外不太清楚状况,这洋妞还挺仗义,没有忘了报告合作者的名字。游方以梅兰德的身份参与这件事,出现了两个不小心的意外,一件是一百七十多号人排队拜访来求定神水,另一件就是安琪妮的这番话。

这两个意外的结果,是将游方本欲废掉的“梅兰德”这个字号传开了,风水奇人的声名不胫而走,在港台一带尤其是风水业内流传,评价当然也是毁誉参半,这些后话暂且不提。

齐箬雪也在会议现场,她没有发言资格只是列席旁听,当听见安琪妮这番话时,很是诧异神色也很是复杂。就在这时,手机无声的震颤,她收到了助理吴琳琳的短信:“我已将梅兰德先生送到了车站,他托我向你转达歉意,不能当面辞行了。梅先生真好,还送了我一件最漂亮的礼物。”

“梅兰德”走的这么急?齐箬雪这才想起那答应好的十二万还没给呢!她虽然不知道梅兰德提供给断头催什么样的风水报告,但从安琪妮的发言来看,他应该是信守了当初的承诺,没有把任何责任推到亨铭集团的头上。这小骗子为何走的这么匆忙,连钱都不要了?

……

游方倒不是一定想拒绝这笔钱,告辞的时候断头催要派车送,他只说了一句:“希望谁接我来的,就让谁送我走。”结果吴琳琳开车送他了,齐箬雪还在开会呢。

假如告辞时看见齐箬雪,游方并不介意问一句:“齐小姐,您的信封呢?”但是在别人面前就算了吧,无论齐箬雪在不在,他都一定要赶紧离开。

且不说一等到晚饭点,还不知有多少人捧着水杯排队来求定神水,游方此时经不起那样巨大的消耗了,这两天两夜激斗、施法、劳神几乎没有休息。最重要的原因,他离开前甩的最后一招“捶岗惊人”,直接捶向了段德璋,捶完了赶紧溜,梅兰德这块招牌也不打算再要了。

……

梅大师说走就走,断头催也留不住,回头就打电话联系伯父,是助理接的,告诉他段主席正在处理紧急事务。断头催要助理转告伯父,这边的事务也相当紧急,抽空回个电话。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段德璋亲自回电话了,问侄子到底出了什么事一惊一乍的,是不是又捅娄子了?现在这个敏感时刻可不能乱来!结果断头催原封不动的转告了游方那番话。

段德璋足足有三十秒没说话,突然冷哼一声道:“这个混混,收了钱居然还反手一捶,降头下到我身上来了!信念,找几个人,好好招待招待他,让他知道行走江湖的规矩。”

断头催吃了一惊:“大伯,你什么意思?刚才还说现在这个敏感的档口不能乱来?”

段德璋:“我没要你乱来,但你还没搞清楚,那家伙是在装神弄鬼的咒人,想摆我一道。只是要你给他一个小小的忠告,但别把事情闹大,料他也不敢声张。……这些事情,还要我教你吗?”

断头催犹犹豫豫道:“那位梅大师确有真功夫,昨天现场分发了一百多杯化煞定神水,没有一个人不夸他神奇的,我们这么做,影响不太好吧?”

段德璋:“他要是没手段,也不敢这么干!谁叫你声张了,私下里把他请回来,给点小教训而已,要他以后做事注意点,难道还要我说的再明白吗?快去办!”

断头催硬着头皮道:“我先把他找回来,然后再按您的指示处理,但是大伯,您是不是也向那边的高人打听一下,到底有没有转煞缠神这回事?还是小心一点好,假如没有这回事,咱就给他一点教训,如果有这回事,还是让他把话说清楚。”

段德璋沉吟道:“我会找高手问一问的,你先把人留住再说。”

断头催放下电话心里很有点为难,他已确信“梅兰德”的确是一位很有本事的风水大师,不想轻易得罪,但伯父说的话似乎也有道理,还是把人请回来再说吧。再打梅兰德的手机,早就关机转人工秘书台了。

……

世上究竟有没有“转煞缠神”这回事?某些风水秘籍上有记载,还有不少民间传说牵强附会的故事,说的是神乎其神,意思与游方讲的差不多。若就事论事,其实它是不存在的,至少不像游方说的那般玄乎。

游方曾在风水书上看到过,将信将疑很难理解。直到掌握神识之后才明白其中的究竟,这其实是一种风水秘术,由人主动施展,类似于他突然催动引煞阵暗算李冬平的手段。鸿彬工业园的风水化煞局,自然不会主动缠上远在千里之外的段德璋。

但是这种事,谁又敢说一定没有呢?面对世上无穷无尽的玄妙,人人都是未知者。

在半路上,吴琳琳的手机响了,将车靠边停下把手机递给游方道:“段总找你,想请你千万回去一趟,他要设宴答谢,并且有另一笔生意要谈。”

游方摇了摇头:“请你转告段总,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赶时间离开,就多谢他的好意了。”说完话打开车门就下去了,自己拎着包悠悠的散步,根本没有接吴琳琳的手机。

吴琳琳无可奈何的对着手机答道:“段总,真不巧,梅先生刚刚下车,他有急事要赶时间。”然后挂了电话开车慢慢跟了上来,打开侧车窗喊道:“梅先生,上车吧!”

游方边走边笑:“腿长在我身上,吴小姐可以开车回去,您不会想绑架我吧?”

吴琳琳也笑:“断头催刚才要我把你追上,千万请回去。但我是亨铭集团齐董的助理,又不是他断头催的手下,追不上又能怎样?梅先生,我送你去车站。”

游方又上了车,吴琳琳好奇的问道:“您为什么不坐飞机要坐火车呢?”

游方:“离开这座城市,我还想去内地转转,拜访沿途名山大川,坐火车更方便。”

……

断头催刚刚给吴琳琳打了电话,手机又响了,还是伯父打来的。段德璋在电话里的语气有些改变,沉吟着说道:“我刚才询问了几位顾问,还真有转煞缠神这种说法,他们在帮我找高人查证。……把那个姓梅的请回来,先稳住了再说。”

断头催:“我怎么把人稳住啊?”

段德璋:“你告诉他,有一笔大生意要介绍,报酬非常优厚,请他到这里看风水。……还有,他昨天分发定神水的事情经过,你详细对我说一遍。”

……

游方已经到了火车站,吴琳琳执意要送他。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又响了,还是断头催求她千万要把梅兰德请回来,哪怕是追上站台喊人。吴琳琳答道:“段总,我已经在候车大厅了,正在找梅先生,但是他没告诉我要去什么地方,这么多人很不好找。”然后挂了电话冲游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在检票口告辞时,游方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样东西,与昨天他送给安琪妮一模一样的凝望双蝠结,不过是用玫瑰色的丝带编制的,笑着说道:“这卷丝带是你挑的,那么这个双蝠结就送给你,多谢这两天来的关照!”

吴琳琳昨天与安琪妮每人各挑了一卷丝带,游方打了两个凝望双蝠结,鲜红色的那一个送给了安琪妮,剩下的这一个本想告辞时送给齐箬雪,现在改变了主意。

吴琳琳昨天就好奇的要命,不知道游方要包装什么样的礼物,不料丝带本身就是礼物,她今天上午看见了安琪妮房间里挂的凝望双蝠结,既惊叹又羡慕,喜欢的不得了。没想到临走时梅先生也送了她同样一个,高兴的都快飞起来了。

她突然伸手搂住了游方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啵”的亲了一口,以游方那么高超的身手,居然没有闪身躲开!

……

断头催第二次打电话催促吴琳琳,让她把梅兰德请回来却没有回音,心里非常着急,已经打算亲自带人驱车去火车站了。恰在这时段德璋的电话又来了,他的这位伯父,从来没有接连给他打过三个电话。

段德璋在电话里说道:“已经找到几位高人,把话问清楚了,明白是怎么回事。……信念,我想了想,现在这个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让那个姓梅的走吧,我们不必理会这种人。”

游方已经走了,断头催乐得省事,松了一口气赶紧点头道:“就按大伯的意思办,您还有什么指示?”

段德璋的语气有点迟疑:“工业园的整改措施,今晚才能拿出方案,不论最后怎么定,梅兰德提供的报告,第一条如果能办,就由你负责尽快落实。……对,就是第一条,报告内容我还没看呢,能办赶紧办,不能办就汇报,其他的再结合整改方案一起考虑。”

……

此刻的游方,已经坐上火车离开了这个城市。在车厢里看着窗外向后飞退的景物,他在考虑另一件事,与那位被千杯道人清理门户的李冬平有关。

千杯道人问话时,李冬平回答他是回国谈生意,顺便南下找一个人。当时躺在地上的李冬平有意无意瞟了游方一眼,似乎欲言又止。这个细微的动作因为角度和光线的关系,千杯道人没注意,游方却看清楚了,甚至在神识中还有莫名的感应。

李冬平回国,接管了狂狐留下的生意以及不为人知的财富,那么他南下又是来找谁呢?按照常理,他找的应该是李秋平,可是那一眼瞟过来,游方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再联想起与李冬平在厂区突然遭遇时,对方喝了一句:“你是梅兰德!请问你是冲着我来的吗,是受何人指使?”

后面这两句话问的非常突兀,游方已告诉李冬平自己是受人所托来破风水煞局,李冬平猜出他是梅兰德并不意外,但后面两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李冬平早就听说过“梅兰德”这个人,而且有所怀疑?

当时情况紧急未及多想,后来又一直太忙,直到此刻游方才细细回想起这件事,突然想明白了——李冬平真是来找他的,更确切的说,是来找梅兰德!到鸿彬工业园养剑可能是偶然,但李冬平听说“梅兰德”也要来之后,十有八九就在那里等着他。

游方杀狂狐这件事并不是没有留下线索,而且是游方自己故意留下的,就是那只赝品青花梅瓶。他初到广州时化名也是梅兰德,带着梅瓶参加元青花征集活动,其用意就是查探狂狐背后更大的组织。不料却摆了一个乌龙,赝品也被鬼手周逍弦识破,他顺水推舟完成了吴老的另一个遗愿。

其后游方没有再以梅兰德的身份出现,直到抓住易三,得知接管狂狐生意的遗孀潘翘幕及堂兄李冬平与狂狐团伙没有任何关系,对易三的试探毫无反应。线索至此完全断了,连游方自己都放弃了追查,直接将易三扔给了警方。

但是今天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潘翘幕且不论,李冬平绝对与狂狐幕后的势力有关,当时在易三面前玩的是“撤门槛”。也就是说李冬平很清楚狂狐出了意外,出于谨慎,装作对堂弟的非法活动一无所知,与团伙中剩下的人也斩断了所有联系,显得自己相当无辜清白,就是从海外归来收拾合伙人的合法生意,连警方都不能把他怎么样。

游方一直在广州,离这么远警惕性也不算高,这一手,差点连他这个江湖小游子都瞒过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