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九十六章、偌大江湖

昨夜未睡,今天又是一夜未睡,也就是游方这种人还能挺得住。早上九点多钟的时候,终于一切准备完毕,这时门铃响了,来的是断头催,游方一直在等他呢,鸿彬集团请高人做法这件事就是由断头催一手负责。

段信念手里拎着一件家伙,不是普通的茶壶或水壶,这种带提手的塑料壶在工厂里装机油,也有人家拎着它去批发部打散白酒,在一些电视剧里,还有住在山边郊区的人早上拎着它去打山泉。规格有二十斤的、十斤的、五斤的,断头催还算客气,拎的壶只是五斤的。

游方昨天已经打过招呼,自己累了需要休息恢复,想来求水的请等到二十四小时之后。这位断头催倒好,一大早就拎着这么夸张的一个壶来了,对他这位从海外请来的风水大师尚且如此,平日对厂里的工人可想而知。

游方不动声色的笑了:“段总,您怎么拿来了这么一个空壶?”

断头催摸了摸小平头:“我听说梅大师昨天在这里分发定神水,也想多求点慢慢喝,俺们这厂子确实有点邪气。”

游方:“您难怕没有听保安部副总说清楚吗?要在我这里,当场将水喝完,才能起到定神的效果。”

“呃!”断头催吃了一惊,看了看手中的壶失望道:“是这么回事啊?”

游方站起身来,笑着拍着他的肩膀道:“没关系,我会想办法给你留下一壶,现在谈点正经事,鸿彬工业园的风水我已经看的差不多了,问题很严重,至于解决的方案我提供了一份详细的报告,您看,我们是不是召集相关人员讨论一下?”

断头催一皱眉:“我就是为这事来找你的,工业园的主要领导都被政府召集过去开会了,我再找一批管事的副手来吧,下午去多功能厅小会议室。请放心,只要你的办法有效,我会直接转告我大伯的。……梅大师,我听说你昨天说过一番话,说有重要事情要转告我的伯父,咋回事啊?”

游方:“不要着急,等开完会我们再私下里谈,与这里的风水有关。”

就在迎宾馆副楼的多功能厅小会议室,断头催召集了各部门的管事人,大多是副手以及他自己的亲信,风水大师“梅兰德”举行了一个内部的专场风水报告会。能看出来,断头催很愿意相信这套东西,因为他亲眼见过李冬平的手段,感觉那是相当的震惊。

既然如此,游方倒是省了麻烦,也不论在座的人能不能听懂,直截了当实话实说,开讲此地的“戾气化煞局”。他尽量以浅显的方式去解释,听的在座众人是目瞪口呆,有人将信将疑,有人惊恐莫名。

游方最后说道:“我与周洪道长查探过此地,道长承诺将尽力化解此地业已成形的戾气化煞局。但此局的成因不仅因为地势建筑,与工业园内的人气环境关系更大。我从风水角度整理了十七条建议,提供给诸位参考。”

在座的一圈人都凝神看着他,只听游方道——

“首先第一条建议是关于作息的,不需要厂方付出额外的投入。我研究了一下你们大部分员工上班的时间,从起床洗漱到出门去吃早饭,恰好在卯时,手阳明大肠经当令,主魄门开启、消泛沉疴,容易引起精神不振。建议向后推半个小时,延至辰时到来,值手阳明胃经当令,主转阴化阳,就算一日工作时间不变,大部分人感觉也要清醒的多。

除此之外,绝大部分员工都要加班,晚餐时间安排在加班之前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此时正值酉时,足少阴肾经当令,主藏精蓄锐。若匆匆就食,则容易意志恍惚乏感不消。我想请诸位明白,一日三餐尤其是晚餐,对人的意义不仅仅是吃饭,也是在消化一天的事情。

所以绝对不能匆忙,要有安然的环境与轻松的交流,否则难消一日之积郁,我建议至少将这一段时间间隔延长半个小时。如此一来,就算每天工作时间不变,人气感应也会大不相同,这是不需要任何成本的改善。

当然了,如果按我的建议,上班时间会后延半个小时,晚上加班的下班时间会延后一个小时。如果更进一步,工厂在制度上保持下班时间不变,砍掉这最后一个小时,那是需要付出额外成本的,就看诸位怎么考虑了,这个建议包含两层。”

游方第一条建议不需要工厂多花一分钱,所以放在最前面说,他还没说完就有人举手打断了:“梅大师,做出这种调整,就算是第一层,生产环节和后勤环节也会付出成本,一系列流程改起来非常麻烦。”

游方淡然道:“这里的麻烦还少吗?相对这一系列意外,这点小麻烦算什么?只是尽量减少戾气生成最简单的方式之一,远远斩断不了根本。”

又有一人开口道:“不要打断梅大师说话,梅大师,你说第二条。”

游方又说道:“第二条建议是关于起居的,目的是凝聚人气增加生机运转,最简单的第一层建议也不需要厂方增加额外的成本。贵厂的宿舍安排制度,是让同一间宿舍的工人尽量错时上下班,减少彼此的交流,这在无形中画地为牢。

只要稍微调整一下,采用相反的思路,尽量同时上下班,以利于人气汇聚、交流……”

刚说到这里断头催主动开口打断了:“这是我伯父段德璋段主席的意思,他早年也是艰苦奋斗出身,什么事情都门清,这么做是为了防止那些工人私下串联,一起说厂子的坏话,私下琢磨怎么冒坏水对付厂里。”

游方冷冷道:“若有人其郁,则必寻其泄,既用人以利,却视人以恶,这里的风水局如何不会险恶?”

断头催摸了摸脑门:“梅大师,我没听懂?”

游方:“听不懂没关系,我在材料里写下来了,可以拿给你的伯父看。下面说第三条,关于厂区门禁空间以及员工活动范围的调整,只要一次性的改变,过后也不需要厂方继续付出额外的成本……”

这里的厂区实行的是大范围分区域门禁管理,不同的层级管理人员,不同的分厂员工,不能进入不同的区域,有时候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要经过好几道毫无意义的门禁检查。游方建议改为小门禁系统,将公共区域以及道路让出来,门禁范围收缩到具体的厂房和办公楼,大门禁只留厂区最外围一道,简化为两个层次。

在厂区内自由活动不需要经过门禁系统,上下班只需要一道门禁系统,其目的是为了增加整个工业园范围内的人气运转灵动。

第四条建议是关于分厂着装,第五条建议是关于男女联谊,第六条建议是关于员工结社,第七条建议是关于公开辩策,在他提供的报告中都有详细的实施方案,至此为止,工厂都可以选择不支付额外成本的做法,只要在日常制度中做出一次性改变就可以。

终于有人又插话了:“梅大师,按你这些建议,假如工人想造厂里的反,不是容易多了?”

游方苦笑:“人家都是来打工挣钱的,谁无缘无故会找饭碗的麻烦?”

另有一人挠头道:“梅大师,你谈的是风水吗?”

游方正色道:“怎么不是?我刚才讲解了戾气化煞局,此地戾气就是由人气所生,这一切措施,都是在增加生机灵动,缓解戾气生成。”

假如游方前天一到,就直接说这么一番话,可信度也许不高。但今天说出来效果大不相同,在座的这些人一个不落,昨天全部喝过他亲手倒的水,效果之神奇深有体会。因此游方的话不论他们愿不愿意听,都是愿意相信的。

其实在座的这些人,除了断头催的身份有些特殊之外,其余所谓的高层,不过也是级别高一些的打工仔罢了,他们也处在这个可怕的风水局当中,对游方的话很多方面都很认同。接下来从第八条建议开始,就需要厂方付出经营成本上的让步了,或多或少的增加投入。

游方一直说到第十一条,才涉及到通常人们所理解的风水格局。当他在投影仪上打开厂区地图,谈到各处建筑风水局如何调整改善时,基建与财务部门两位副手终于忍不住又插话了:“按梅大师的建议,在这张图的各个点上,有的墙角要移栽各种树木,有的路上要安置公告栏、阅报栏、自由张贴栏,将直冲的道路改成转弯迂回。全部实施的话,上千万也挡不住啊,我们的厂区太大了。”

游方一摊双手:“问题就在于此,你们的厂区太大了,各处建筑风水局都有类似的问题,这已经是最省钱的法子了,我还没有建议扒了房子重盖呢。但是你们一年上千亿的产值,投入一点预算,改善一下厂区环境是没有问题的,与其他国有厂矿相比,这个比例不算大,而且大部分是一次性的。如果不解决,风水上总是存在隐患。”

这些人又不作声了,游方继续往下讲,一直讲完十七条“风水”上的整改建议,在座的就有搞预算的人员,心里初略一合计,全部按梅大师的建议做了,每年两个亿也不够啊。但是相对四十多万员工的庞大基数规模,如果效果都能达到梅大师所说的那样,这笔预算还真不多,要知道,鸿彬集团每个月支付的员工工资总额,就超过十几个亿。

游方最后总结道:“此处风水煞局,主要是由人导致,环境已经非常险恶,我也仅仅就专业的角度做了最基本的建议,得失之间诸位自己衡量,如果这个煞局继续恶化下去,损失的可就远远超出现在要付出的。至于风水之外没用的话,诸位不能解决的问题,我也不说了。……详细的材料留给你们人手一份,段总,我这里也有一份专门的报告交给你。”

他讲的都是很现实的问题,能解决多少就解决多少,既不想空谈也不想抒情,在这种内部场合没用的他也没必要说。一个人感冒发烧,可以自己吃药,但没见过有谁可以自己给自己开刀动手术,鸿彬工业园很多情况也是如此,游方还有十条建议没提,只能寄希望于安琪妮那边了。

这世上本不应该出现鸿彬工业园这种怪物,但它偏偏存在着,问题不可能仅从内部调整得到自发的解决。游方只是一位江湖小混混,不可能凭自己的意志与愿望,独力去运转整个国家机器,甚至是整个资本世界的游戏规则。

在鸿彬工业园这一局中,游方也罢、千杯道人也好,包括李冬平、断头催、尹南芳……以及在座的这些人,都是其中形形色色、各怀目的的小角色,围绕这一局,是一个偌大的江湖。

鸿彬的戾气化煞局由内部的人气所致,但是鸿彬工业园本身的出现,则诞生于一个更大的环境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世风人欲以及其运转的规则。安琪妮能行吗,当然也不行,她一样是其中的一个角色,但她至少能影响到更大的范围,这便是游方借天梯的原因。

游方这位曾在中关村站街卖碟的混混,自从行走江湖之日起,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有时在局外,有时在局中,但无论如何,都在同一个大江湖中。其中的种种困惑,他曾向吴老求教,而吴屏东的回答很直接——

“愚公移山的故事你听过吗?假如门前有座山,指责谁为何不是愚公没有多大意义,拿铲子出门修路吧,能修多少算多少。这个世界尤其是今天这个信息时代,谁也不是傻子,天底下最不缺的就是所谓的智叟,成堆聚集在山顶上宣布他们已经发现——应该将山搬走。

对于你身边的人,你就是他们的风水之一,对于所有人,所作所为就是人世间风水。当与人相处的时候,你在身边营造了怎样的风水?平日常谈世间事,当自己遭遇时,你是否真正能有所作为?”

游方自愧还达不到吴老那种人生境界,当导师离去后,回忆起点点滴滴,虽然常常很无奈、很遗憾,却能在江湖困惑中找到一丝清明心境。假如他是一条鱼,至少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游。在会议室中,完成了此行的“工作报告”,看着在座的人,游方不由自主又想起了吴老,惭愧啊。

在座的众人半天没言语,段信念一挥手宣布散会,会议室里只留下他与游方两个。断头催笑着握手感谢:“多谢梅大师费心了,提出了这么详细的报告,我代表我伯父还有我个人深表敬意,这些措施,鸿彬集团会继续研究决定怎样去落实。”

游方:“段总就别打官腔了,把你的壶拿来,我给你留满满一壶定神水。”

断头催叫服务员送来一箱矿泉水,一瓶瓶打开,游方一瓶一瓶倒入他那个壶中,直到灌满为止。断头催又是一番连声感谢,最后道:“梅大师要转告我伯父的话,究竟是什么?”

游方神色凝重,压低声音道:“当然与此地戾气化煞局有关,本来不方便透露天机,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一声。”

断头催闻言也很紧张,放下壶问道:“什么事,这么严重?”

游方神神秘秘的说:“此地人气化戾的局面若再不消解,将在造局之人身边形成转煞缠神之势,后果不堪设想。我告诉你一件事,曾经有位实业家,当年身家地位不比你伯父差多少,后来投资建了一个地方,环境极恶频出意外。

而他本人远在海外,却突然英年早逝,保健医生都不理解为什么,其实就是因为转煞缠神。这个人叫……,那个地方叫……,真人真事,你若没有听说过,可以问你的伯父,说不定他们十几年前还认识。”

断头催倒吸一口冷气:“梅大师提的这个人我听说过,他生前确实认识我伯父,但您说的什么转煞缠神,我倒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情况下谁都会遇到吗,我怎么觉得不太可能?”

游方:“不是谁在这种情况下都能遇到转煞缠神,说不准的事,但这里确实有这种迹象,我看见了不能不告诉一声。”

断头催:“你说的造局之人难道是指我伯父吗,那我呢?”

游方:“你认为呢?当然最主要的就是他,你也沾点边。以你伯父的身家地位,当然能请教更多比我更高明的风水大师,问一问是否有转煞缠神这回事?别以为只是我梅兰德杜撰。”

断头催一把抓住游方的袖子:“梅大师,你既然看出来了,那就帮忙化解了。”

游方直摇头:“此地人气化戾的局面消解,转煞缠神之势自然就会化解,若不然,我也没那么大本事,您伯父还是另请高明吧!……不该说的我都说了,这一壶化煞定神水就是特意为段总您留的,我该赶紧告辞了。”

……

同样在这天下午,安琪妮也在另一场危机处理讨论会上发言,参与者可不仅仅是鸿彬内部人员,那里的气氛,比游方所在的会议室凝重多了,在座很多人脸色铁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