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九十五章、借天梯

吴琳琳扑哧笑了:“安琪妮可不是老太太,她只比齐董大两岁,还不到三十呢,是位美女,魅力与我们齐董有一拼。”

游方:“哎呦,那是我想当然了!这么年轻,就更不简单了。”

吴琳琳:“当然不简单,要不然齐董能特意请她来吗?我最佩服一点,她不说没用的,就谈实际的,所以那些领导愿意听她说,至于能接受多少,我就不清楚了。……她今天可能很忙,要不,我打声招呼,你自己去拜访得了。她就住你楼上,晚上应该在,安琪妮非常热情大方的。”

游方:“安琪妮在会上发言,用哪国语言?”

吴琳琳:“她的粤语说的很好,普通话不是很流利,讲英语的时候,都是齐董现场翻译。但是梅先生与她交流,当然一点问题都没有。”

“当然没有问题了,那就拜托吴小姐打个招呼,就说一位东方古典环境学者十分仰慕,想打扰几分钟。”游方暗自松了一口气,既然可以不说外语,交流就没问题,否则自己这海外归来风水奇人的身份就得穿帮了。

游方要找安琪妮,无非是江湖术中的“借天梯”的手段之一,所谓天梯就是自己够不着的高度,借别人之口去实现目的。游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私下里说的虽然好听,但是根本上不得台面。

如今鸿彬工业园的事态,不仅单纯是企业的事情,社会机构与政府高层都介入了,在那种场合,一位风水师别说发言权,连出席的资格都没有。今天一忙起来,连个招呼他的人都没有,只来了一位小助理问了一句。

吴琳琳抿嘴笑道:“没问题,我会告诉安琪妮,前来拜访的是一位东方大帅哥。”

游方又问道:“不知吴小姐能不能帮另外一个忙?”

吴琳琳:“那么客气干什么,有什么话尽管说。”

游方面色凝重道:“我有一番话,一定要转告鸿彬集团董事局主席段德璋先生,非常重要,生死攸关啊!”

吴琳琳吓了一跳:“段德璋那里,我可说不上话,都是高层领导才能联系得上。”

游方:“没关系,你把我的意思转告齐董,还有断头——段信念副总裁。”

吴琳琳见他说的郑重而神秘,好奇的追问道:“什么事情生死攸关?难道段老板要出意外?”

游方:“知道的太多,对你也不好,就别打听了。”

游方要以梅兰德的身份传话给段德璋,用的仍然是借天梯这一招,安的江湖惊门捶岗惊人的门槛,但不是巧借,而是硬往上靠梯子。以段德璋的身家地位,怎么可能轻易受惊,而且游方听说此人是小时候在火车站捡破烂出身,能混到今天这个程度,绝对是个老混混了。但是游方也没办法,实在没招,光着膀子也得楞上了。

吴琳琳办事很认真,游方吃完午饭,打印机就已经准备好了,还送来了游方所要资料的电子版。游方坐在电脑前开始做材料,神情一直若有所思,键盘声一直没有停下。过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停了下来伸了个懒腰,站起身舒活筋骨稍事休息。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来的是昨天中午见过的另一位姓郞的副总裁。这位郞总很客气的说了几句招待不周的话,又告诉游方最近几天发生事情很多,情况已经起了变化,等于在很婉转的解释:厂里来的各方面领导比较多,请“高人”作法这件事要低调处理。

听到这些,游方明白他已经被彻底晾在了一边,鸿彬集团请高人作法是大半个月前的计划,由断头催负责,如今计划没有变化快,这种封建迷信活动还是少搞为妙。难怪齐箬雪上午派吴琳琳来传话,隐约有早点打发梅兰德走人的意思。

郞总最后莫名说了一句:“刚才会议上讨论了半天,口干舌燥的。”

游方伸手示意:“柜子里有饮料,郞总自便。”

郞总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听亨铭集团的小吴说,您亲手倒的水,可以定神?”

“原来如此,郞总怎么不早说!”游方哭笑不得,原以为对方是真的想起风水大师还晾在迎宾馆,特意来看望一下,不料却是为了要水喝。他倒了一杯水递过去,以神识锁定对方,安抚理顺周身散乱的神气。

郞总果然自我感觉良好,称谢离去。过了不一会,又有人拜访,又是某位厂区高层,说了几句客气寒暄的话,无非是久仰大名、特来拜望、公务繁忙、招呼不周、恳请见谅云云,然后还是讨杯水喝。游方仍然如法炮制,来人满意而去。

接下来就热闹了,来访者络绎不绝,仿佛这位明面上被晾在一边的风水大师,私下里成了多么重要的人物。但是仔细琢磨不是滋味,来人的目的其实都是为了讨一杯水喝,游方几乎成了一位专事倒水的大众服务员。

拜访的人虽然一个接一个,但彼此似乎都有默契,不会有两个人同时来的情况,占用的时间也不会太长,总是一个人喝完一杯水走后,过几十秒,另一人才会按门铃。到后来,游方为了省事,干脆连门都不关了。

游方的房间里当然不会准备那么多水,但是服务员不知是按照谁的指示,搬来了两箱矿泉水,在酒柜边打开放好,非常尴尬的说:“梅先生,真不好意,打扰你休息了,我们经理让我送两箱水来。”

游方无可奈何的微笑:“你们经理应该亲自送水,怎么能让你一个小姑娘搬这么重的东西?”

服务员赶紧道:“话不能这么说,我们就是干这工作的。”

游方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累了吧,喝杯水,定定神。”

服务员是位来深圳打工的重庆妹子,闻言既惊喜又感激,接过杯子大口喝水,一不小心呛着了,连声咳嗽脸蛋通红,游方轻拍她的后背:“慢点喝,急什么!”

这天下午游方是来者不拒,只要谁进了这个门,他就给倒上一杯水,暗中以秘法安抚来者的元神。假如让游方在这里住上个一年半载,天天干这种“买卖”,手里的玻璃杯估计也能炼成一件法器了。

一个杯子这么多人喝水,当然有点不卫生,游方每次都会到洗手间冲一下再用。还真有讲究的,不少人自己捧着水杯来“拜访”,玻璃杯、瓷杯、磁化杯、旅行杯、纸杯、塑料杯、游方这天下午见过了各式各样的水杯,连紫砂壶都有,最夸张的是硕大的搪瓷缸。

游方微笑着,诚恳的对那位端着大搪瓷缸、恳求他一定要将水倒满的保安部副总道:“必须要在我这里当场喝完,才能有定神的效果。”

直到晚饭前,共有一百七十多位客人自称慕名前来拜访,游方也注意到,来的不全是鸿彬工业园的管理人员,竟然还有警察,尽管套着便衣,但是以游方察言观色的功夫能够分辨出来,还有一些人的神态谈吐,显然是机关里的干部官员,游方不动声色也不点破,反正就是倒一杯水的事情。

这杯“水”究竟有没有效?对于吴琳琳那种受了一点环境的刺激、暂时神气散乱的情况非常有效,简直是立竿见影。施展这种秘术,主要凭借神识感应的细致与控制的精微,这恰恰是游方最拿手的功夫。

但杯水怎会万能?游方当初伤了元神,刘黎教他小雷音咒,一方面是借机传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不可能通过简单的手段搞定。来者有很多与吴琳琳的情况相似,自然是满意离去。还有很多人本没什么大毛病,游方自然省事,但这些人出去之后也感到神清气爽,多少就是心理作用了。

场面很简单也有点好笑,客人道一声久仰特来拜访,游方说声喝杯水定定神。他没有一句夸张的话,也没吹嘘什么,但是外面那些人私下里传的可是神乎其神。据说梅兰德大师亲手倒的一杯水,不仅可定神、晚上睡觉不做噩梦,还可以防身不被此地的邪气所伤云云。

甚至游方离开这里很久之后,此地还流传着风水奇人梅兰德的故事,口口相传越编越玄乎,这些后话暂且不提。

游方也没想到,中午见吴琳琳受了点刺激神情恍惚,于是借一杯水安神,这姑娘回去之后也不知跟人怎么说的,又引来了郎副总,然后一传十、十传百,今天下午来了这么多人。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他想借天梯,这件事与这些人,不就是帮忙扶梯子的吗?所以游方来者不拒。

快到吃晚饭的时间,游方终于有点受不了了,尽管他对神识的掌控精微异常,做这种事比其他高手省力不少,但也架不住这么多人。就像普通人做俯卧撑,一个两个可能没感觉,但是一口气来上将近二百个不休息,谁都会累的。

晚上还有事情呢,需要精神饱满才行。游方用完了两箱矿泉水,很果断的点亮门铃旁“请勿打扰”的标志,关上门给迎宾馆前台打了一个电话,直截了当的说:“我是梅兰德,我累了需要休息,至少要等到明天这个时间才能恢复,请转告那些想喝水的人,二十四小时之后再来。……我点几样菜,将晚餐送到我的房间。”

刚放下电话,手机又响了,是吴琳琳打来的,这姑娘满怀歉意的说:“我今天不小心,将您给我倒了一杯水的神奇经过告诉了别人,然后郞总就去了……听说下午有那么多人去打扰您,实在不好意思。”

游方:“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下次注意就行了。……对了,安琪妮小姐那里,你打过招呼了吗?”

吴琳琳:“安琪妮就在我旁边呢,她说很愿意与您这位神秘的东方美男子聊聊,但是时间很紧张,晚上九点之后,大约有半个到一个小时时间。”

游方:“太好了,谢谢你!……吴小姐,能不能请你帮一个私人的忙?”

吴琳琳很高兴:“当然能呢,请说。”

游方:“帮我去附近的礼品店,买一卷包装礼品用的丝带,红色的,越漂亮越好,我想送一件礼物给安琪妮小姐。”

吴琳琳有点惊讶:“您要送礼物给安琪妮,自己打包装吗,用不着那么长的丝带吧?一整卷!”

游方:“必须那么长,越长越好,否则我怕不够,就拜托吴小姐了,我不太会挑,没车出去也不方便。”

安琪妮是一位典型的西方美女,金红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鼻梁旁有几个俏皮的小雀斑,眼眶稍深,眸子是迷人的棕蓝色,身材很火辣有点西方式的夸张,腿很长,个头至少有一米七几。

她就站在吴琳琳旁边,听见刚才的话,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对吴琳琳道:“什么礼物,需要那么长的包装绳?”

吴琳琳一耸肩:“我也不知道啊,搞得神神秘秘的,把他自己五花大绑送过来都足够了。”

连不远处的齐箬雪都按捺不住的好奇,微微蹙眉看了过来,却欲言又止。安琪妮来了兴致:“走,琳琳,我和你一起去,挑一条好看的丝带。”——送礼能送出这种效果,游方是故意要引起安琪妮的兴趣与期待,这一手玩的很漂亮。

游方吃过晚饭,洗了个澡,然后定坐行功恢复神气,从半夜激斗紧接着半日劳神,游方的消耗相当大,虽未受伤,但没有十天半个月的精心调养别想完全恢复。一个时辰的内养行功也就恢复了六、七分神气,但这已经足够精神抖擞的去处理日常中的一切了。

出门之前,游方收拾利索,在卫生间对着镜子自言自语道:“帅吗?嗯,很帅!假如要用美男计的话,唉,也只能豁出去了!”

游方出门的时候,左手夹着一摞资料,右手提着一个鲜红的中国结。这个结打的太漂亮了,连穗有一尺多长,主体部分约有屠苏两只小手放在一起那么大,形状很像一对张开的翅膀,又似一双欲捧未捧的手,从香港到北京最高档的旅游纪念品商店里,也买不到这么精巧的结。他奶奶的手艺,名叫凝望双蝠结,游方得自家传。

晚上九点整,游方按响了门铃。安琪妮打开门眼眸就是一亮,看来吴琳琳一口一个“东方美男子”,形容的一点都不夸张,面前这位梅兰德先生的气度可不仅仅是帅。她随即看见了游方手中的凝望双蝠结,正是用自己亲手挑选的红丝带所编制,张开双臂惊叹道:“噢,迈高特!太美了——!”

游方微笑道:“看见安琪妮小姐的第一眼,我也是同样的惊叹。”

他进了房间,顺手带上门。安琪妮告诉吴琳琳,自己晚上九点后有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时间,原本是打算接下来再处理一些工作,然后就休息了。不料游方一进去,很长时间都没出来,也不知两人在里面交流什么。

直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四十,房门打开了,游方衣冠齐整的走了出来,彬彬有礼的转身与送到门口的安琪妮再度告别。一人门里一人门外,安琪妮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迎宾馆的走廊都有摄像监控,值班的保安看见了这一幕,在监视屏前眼珠子瞪的溜圆,既佩服又羡慕啊!

游方下楼走回自己房间时,精神饱满身轻体健,额角微微带点浮光,可见此行很顺利,收获超乎原先的想象。走进房间时他还自言自语吟了两句诗:“可怜夜半虚席枕,不问鬼神问苍生。”

果然是虚席枕,游方没有睡觉,连夜修改与准备材料。与安琪妮女士的交流,给了他不少启发,按照安琪妮的观点,建议要分好几个层次:有些是不需要付出太太成本的,就看鸿彬工业园出于自身的目的愿不愿意去改善,有些需要付出成本,要看鸿彬工业园在压力下能改善多少?还有一些事情必须由外界力量干预才能实现,这就不是内部建议了。

以游方的身份,唯一能给鸿彬工业园施加的压力就是“风水”,所以他提供的材料完全与风水有关,至少以他的说法都包含风水方面的因素,内容按照实现的成本由易到难排列,一共十七条。

从“梅兰德”的角度,能够给鸿彬工业园提供的风水改善计划就是这么多了,假如这家企业能主动实现其中的一半,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其他的事情,以他的发言权,说出来不仅没用,反而会影响到建议的专业权威性,不要忘了,这件事可是由断头催全权负责。

其实这十七条整改意见,已经改头换面去掉了其中的风水术语,从环境心理学的角度重新解释,出现在安琪妮的调查报告中。而安琪妮的报告中还有十八条其他的整改建议,其中有十条就是游方打算提出的其他建议,有的是游方与安琪妮不谋而合,有的是游方说服安琪妮加进去的。

明天下午,市政府、上级工会、劳动部门、民政部门、司法部门,将召集鸿彬工业园管理层,讨论研究这一系列事件的处理与整改方案,安琪妮将在会上做专业发言。这种场合,是“梅兰德”的身份插不上手的,只能借助安琪妮了,而且他想说的有些话,换个人还真不好开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