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九十三章、清理门户

“原来是周洪道长,动静之间毫无痕迹,在下也是佩服的要紧!道长既要问话,那就请问吧。”游方不动声色的还礼答话,表面上没有露出任何异状,但心中却很是惊骇,听周洪道长的语气,自己上楼之前他已经上来了,刚才一直没有发现他就潜伏在附近。

刚才的情况比较特殊,如果换成自己只要以蛰伏之法事先藏好也可能办到,但周洪不可能早就在这个楼顶上待着。应该是与他们一起从另一侧上楼的,真有些高深莫测了。幸亏此人并不是红衣人的同伙,否则刚才从侧面暗算自己,后果不堪设想。

周洪尚未答话,躺在地上的红衣人却发出惊恐的声音:“千、千、杯长老!”

游方又吃了一惊,这个名号他在北京羊蝎子火锅店听刘黎提起过,千杯道人是江湖风门叠嶂派的供奉长老,也是叠嶂派的第一高手,论秘法修为与向左狐不相上下,在江湖上赫赫有名。叠嶂派是当年杨公的徒孙楚天都所创,有千年历史的秘传门派,规模并不是很大但传承极严,只要出师行走江湖的弟子几乎全是高手,因此谁也不敢小视。

所谓供奉长老,是指地位非常高,本人并不主事,在门派中受到一致尊敬的前辈。刘黎特意提到千杯道人的大名,说明此人在江湖风门相当有影响,虽然叠嶂门就在青城山附近,游方也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化身为做法事“捉鬼”的周洪道长。

千杯道人语气一沉:“畜生,你认得我?”

红衣人喘着粗气道:“见到卷风索和流觞葫,就知是千杯长老驾到,晚辈并没有开罪之处,望师叔念在家师的情面上……”

千杯道人打断了他的话:“你还好意思提你师父!先回答我一句话,你在此行事为何有恃无恐?你也清楚如今这里是什么地方,出了什么变故。”

这话有多层语意,红衣人也许理解错了,挣扎着答道:“是这里的副总裁段信念一定要拜我为师,还给了我厂区的特别通行证。”

游方一听就明白了,以红衣人的手段糊弄断头催那种人肯定是唬的一愣一愣的,说不定以为遇见活神仙了,想拜他为师也正常。红衣人略施小计就能在鸿彬工业园内通行无阻,根本用不着潜入,被巡逻的保安撞见了也无所谓,谁也不清楚他在做什么。

千杯道人沉吟道:“那个断头催?他知道你来干什么吗?”

红衣人:“我没告诉他,只是说想借此处地气修炼,他尽我方便。”

千杯道人又追问道:“既然如此,他请求你化解此地的煞局了吗?”

红衣人:“他根本不知道此地有戾气化煞局生成,我也没必要告诉他,说了他也听不懂。”

千杯道人叹了一口气:“那就说你自己吧,我师兄过世之后,听说你去了海外已成一方富豪,为何还要回来做这种事情呢?”

红衣人:“我是来谈生意的,顺便南下找一个人。”说到这里他瞄了游方一眼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忌讳。

千杯道人却没多问,径自道:“你的私事我懒得理会,我师兄程箜之憾,叠嶂门之羞,今日终可了结,平日不好对你下手,没想到你却自投罗网。我要给师兄一点颜面,所以不会为难你,有两个选择,你是想死个三天,还是想死个痛快?”

这道人好狠,口称不为难,却轻飘飘给了这样两个选择。那人惊恐万状,哆嗦的都快抽搐了:“师叔,我在国内外的所有资产加起来,总值上亿,只要您……”

“真有孝心,还是给你个痛快吧!”还没等红衣人把话说完,千杯道人袖中飞出一条黑索,如影子般抽在他的身上,只听空气中发出一连串如炮竹般的轻微脆响,红衣人体内竟似也发出同样的声音,身体抽搐陡然加剧,随即就一动不动了。

游方有些诧异道:“您就这么把他杀了,不再多问几句?”

千杯道人一耸肩:“还需要多问吗?你刚才已经想杀他了,我不过多留了他几分钟而已。江湖血冷,见此煞局不破也罢,只当我叠嶂门下没出过这么一号人,但行此推波助澜之事加祸万人,怎可不清理门户?”

游方一抱拳:“我没想杀他,只想将人拿下,很惭愧刚才是一时失手。久仰叠嶂派供奉长老千杯道人大名,万万没想到就是道长您,请问此人究竟是何来历?”

千杯道人看着地上的尸体似有些悲戚之意:“他叫李冬平,出自叠嶂门下,是我师兄程箜晚年的关门弟子。我这次特意从青城山赶来,就为了清理门户。……没想到你却先出手了,梅兰德先生,请问你又是出自哪位高人门下?年纪轻轻有如此修为,不应该没有字号啊。”

千杯道人问话时也微微有点吃惊,因为游方并没有称他为前辈,这倒是很意外。千杯道人的年纪虽然不算很大,但在江湖风门各派中辈份相当高,比如寻峦派张玺等人都是他的晚辈。

游方心里则咯噔一声,这个名字好熟啊!狂狐的堂兄不就叫李冬平吗?再细看尸体的脸,尽管有些轻微的扭曲,但五官轮廓依稀与狂狐还是有几分相似,就是他,错不了!

游方心里清楚却未多言,若从师父刘黎那里,他与千杯道人应该是平辈,但不敢托大,很谦逊的答道:“在下刚刚入门未久,师父他老人家有言,若历练未成,不得自称他的传人,也不得报他的名号。”

千杯道人皱了皱眉头笑了:“依你的修为手段,还算历练未成吗?本以为我叠嶂派弟子出师已经相当严格,而你这师承也太夸张了,难道还是一代地气宗师传人不成?”

乌鸦嘴还是神仙话?这老道说的也太准了!游方只得低头笑道:“千杯长老说笑了!”

千杯道人:“呵呵呵,就是开个玩笑,不是给你乱编排师承的意思。其实我想说你是孙悟空,你师父是那个菩提老祖,出来混不让报他的名号。”

游方讪讪笑道:“我若是孙猴子,我师父他老人家就是如来佛,并非在道长面前隐瞒,师命如此我也无奈。”

千杯道人一摆手:“既然如此,贫道也就不追问了。你自称海外归来风水奇人,我刚见面确实有点看不惯,甚至暗中猜疑是否是那畜生的同伙,今晚才确定你不是。刚才见你出手,当真是后生可畏啊!”

游方:“别说道长您看不惯,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别扭。只为行事方便而已。只是千杯长老威名赫赫,怎会化身一位捉鬼作法的道士?”

千杯道人晃了晃手中的酒葫,似自嘲般的一笑:“我可不是冒充,贫道俗名就叫周洪,只是极少有人知道,我很少在叠嶂派露面,连那些晚辈弟子都不清楚。平日行走江湖,总得有点营生换酒钱,所以我既是千杯也是周洪。”

游方陪笑道:“道长倒是坦率。”又一指地上的尸体:“人杀了,接下来如何处置?”

“生煞相化,阴阳消长,归散于地气之中。”千杯道人走到不远处,伸手拔出了那柄被打飞的短剑,然后飞快的在地上轻划,转眼间就布成了一个阵式。

见此情景游方有些庆幸刚才没有拔出秦渔与李冬平格剑互击,这柄剑的材质相当之坚硬锋利啊,也不知是哪一种合金?飞落在水泥楼顶上,竟然斜斜的插进去一寸多深,拔出来剑刃无伤。千杯道人灌注内劲用它刮水泥地的时候,看动作轻描淡写,一划就是一道浅印,就像刮软泥一般。

游方若以内劲注于秦渔剑身之中,也可以办到,但他却舍不得,多一道划痕崩一个细小的缺口都会心疼,秦渔在他心目中可不仅仅是一把匕首。

千杯道人画的是一个聚阴阵,一笔不添一笔不减,规规矩矩就是风水书上所记载的标准阵图,如果稍有出入,那肯定是书上画的不对。游方亲眼见过向左狐布下的聚阴阵,在身边插了六杆旗幡,如果不发动的话谁也看不清是什么阵势,说明阵法已凝炼于神识之中可以随心变化。

松鹤谷向家最擅长的就是风水阵法,向左狐在这一方面的造诣应该在千杯之上。但千杯布阵也有自己的巧妙与高深之处,没有利用任何布阵之器,就是随手画出阵图,落剑之时神识凝炼,汇聚地气为阵法灵枢,此阵威力不强只是暂用,但如此利索的手段让游方看的佩服不已。

转眼布阵已成,千杯道人持剑而立,这里可不是香山谷地,他布的也不是向左狐那种大阵,游方没有看见四面有蓝荧荧“鬼火”汇聚,只是在神识中感应到丝丝浓郁的阴气就像被一个漩涡吸引,都汇入到短剑之中,剑身上渐渐有光芒跳动,就似点点幽蓝的火焰。

刘黎从未教过游方布阵,他也从未亲眼见过高人完完整整的布下风水阵法,因此正在瞪眼看稀奇,唯恐错过每一个微小细节。而千杯道人二话不说持剑上前,俯身给了李冬平的尸身一下,剑上阴气散尽,这具尸体连这衣服也迅速的腐化、裂解,最后只剩下一层渣状的粉末。

千杯道人一挥袖,一道劲风卷起,粉末全部吹到楼下不见,地上只留下一串似蒙着一层颗粒状白霜的钥匙,看样子已经朽化的不能再用了。风门秘法高手毁尸灭迹,都会用这种手段吗?那可真是太方便了!但刘黎与千杯都有一个坏习惯,他们为什么事先不搜身呢?游方反应过来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道长,你此来是为了清理门户,对此地的事又是怎么看的呢?”游方在一旁问道。

千杯站在楼顶上环顾四周,神情很是怅然道:“仅就风水而言,来的有点迟了,此地戾气化煞局在多处成形,如今有渐渐相连成片之势,若再假以时日煞局全部蔓延相容,那就是转煞大阵,除非散尽人气断了根源,否则扭转不了。”

游方听着远处的警车与救护车声,再看着夜色下仍然静悄悄的厂房,殊不知在一位真正地师的眼中,这里就似烽烟四起啊,接近失控的边缘。他摇了摇头说道:“转煞大阵毕竟未成,只是各处的戾气化煞局快要失控,渐成星点相连了。以我的功力,很难成功化解,不知道长……?”

千杯道长点了点头:“我也看的明白,先破解几处要害节点,然后再逐一化解,勉强还能办到,只是要费些时日。”他又一指地上的铁狮子道:“梅老弟这件法器,灵性虽不甚强但却很精纯特别,你曾在沧州炼境吗?”

这老道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来历了。游方如实答道:“我曾去过沧州,但并未在当地修习炼境心法,正打算寻机再去。”

千杯道人:“哦,那你可真不简单啊!这件东西,能否借贫道用一段时间?”

这只铁狮子在高人手中有镇压地气的作用,正适合用来辅助破解煞局,游方也不小气,当即点头道:“道长尽管拿去用好了,用多久都行。”

千杯道人:“我破解煞局非一日之功,恐怕还要暗留此地一段时日,梅老弟恐怕不能总留在这里,我怎么还你?”

游方:“请问道长离开此地之后,下一站打算去哪里?”

千杯道人坦然答道:“我与寻峦派长老张玺有旧,反正离的也不远,此间事毕,我想顺道去广州找张玺聊聊。”

游方:“那就好办了,道长将铁狮子留在张玺那里,打声招呼,我有空去取便是。”

千杯道人:“你认识张玺?”

游方笑了笑:“元辰船务公司的董事长,认识他的人很多。”

千杯道人又将那柄短剑递了过来:“此剑不错,打造之法相当难得,小兄弟若感兴趣就拿去吧。”

游方摇了摇头:“道长留着赏赐传人吧,丢了也怪可惜的。……破此地煞局有道长在,我也就放心了,今夜出门之时正在为此事犯愁呢。但是道长也应该清楚,此局不是天成,而是人祸所致,就算能尽破煞局,不过是割韭一茬,其根源未断。”

千杯收起短剑,打开葫芦喝了一口酒,神情肃然道:“世风人欲便是根源,受煞之人若来日得势,未尝不可成化煞之人,莫加人身便是莫加己身,彼此勾牵而制,此为古今世道之演进,炼境若你我,应作如是之观。”

游方:“杀一个败类容易,可惜……”

千杯打断他的话的道:“若如此简单,你我此刻不妨提剑去杀个血流成河,然后呢,此大局真的化解了吗?”

游方恭恭敬敬接着说道:“多谢道长指点炼境中世风人欲之观!但在下修为尚浅,亦非出家修士,心境不能、也不想如此超脱,就眼前所见请教。”

千杯微微叹息道:“在我看来,因他人之不幸,空显道义之姿,颇为廉价无趣。更有甚者,兴奋莫名唯恐事态不添,编排嬉乐之资,诚妖邪之属。我只是一捉鬼道人,门中败类便是鬼类,此地煞局亦是鬼类,那就捉鬼吧!……梅老弟,你是人家请来的风水师,能化转多少戾气成形之患,就去做。”

游方:“道长乃立足红尘世外高人,在下敬佩。”

千杯微微苦笑:“又何必夸我呢?能看出来,梅老弟心境与贫道不同,莫自损便是。你虽修为不俗,但毕竟功力尚浅,就不要添乱了,煞局交给贫道来破。此刻你身心已惫,戾煞缠扰形神,而是赶紧回去行功调养吧。”

他说的不错,游方今夜与李冬平三番激战,体力、精力的消耗极大,而且激斗中受到的戾气与煞气侵袭可比平日与秦渔对练严重多了,表面虽看不出问题,也需要行功调养驱散,否则会留下隐患。

游方再施一礼告辞而去,千杯道人仍站在楼顶自饮,天空飘起了细细的雨丝,阴寒夜风拂过,似瑟瑟风吹酒醒。

……

游方回到房间时,身上衣服已经湿了。他冲了个澡,换了一条衬裤,赤着上身走出卫生间,在套房客厅中端正身姿来回踱了几步,正准备发动小雷音化去缠神戾气,门铃却响了。他的客厅虽然亮着灯,可现在是凌晨四点,什么人会来呢?

游方已展开神识扫向门外,连件上衣都没披就去开门了。这个时候来访本身就是失礼,游方也懒得讲究。

来者是离都报业集团的女记者尹南芳,大白天看见她,穿着紧身羊绒衫与套裙长袜,很是性感勾人。大半夜再看见她,竟然换了一身很合体的浅白色职业套装,显得很有几分端庄秀丽,但在这个时间地点,分明更有一番引人想入非非的诱惑。

游方光着膀子,然而神情就似与衣冠楚楚没什么分别,很有风度的做了个邀请手势:“尹小姐请进!您怎会在这个时间来?很好,我也睡不着,正想找人聊聊。”

尹南芳见到游方的“打扮”便是一怔,随即就恢复了自然,瞄了一眼却又故意避开视线道:“我就住在斜对面,注意到梅先生才回来,是不是不方便?”

游方大大方方走到沙发上坐下:“我没什么不方便,就怕尹小姐觉得不方便。”

尹南芳一见这个场面,反倒不好多说什么,走到另一张沙发上坐下,也很大方的说道:“我最欣赏梅先生这种性格,不愧是海外归来,够爽朗潇洒!……梅先生不仅是个学者,体格居然这么健美,简直像大卫雕塑!穿着衣服真看不出来。”她的语气中带着惊叹。

游方的语气不知是自嘲还是嘲笑对方:“这就叫潇洒,那裸奔岂不是更豪爽,您是在夸我吗?但有一点道理我深有同感,很多事情,剥了外衣才能看清楚!尹小姐这个时候来,难道是想做采访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