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九十二章、投狮问路

游方在心中暗道可不能让他跑了,万一他以后再来的话几乎没法防范,谁也不能总是看住这么大的厂区防止这种高手潜入。虽然占据上风,但游方也明白要想彻底困住对方并将之拿下,几乎不可能,只有先想个办法诈对方缓手,才能趁虚而入。

这人身手不俗,只有卸了对方手里的家伙,游方才有把握控制他,怎么处置可以慢慢想,最好借助此人的功力解决此地的戾气化煞局面,以游方一人之力完成这件事太困难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地气格局多年积累终于形成突变,欲想扭转绝非一人一日之功。

只听那红衣人不满的喝道:“朋友,你开什么玩笑,尽破此地戾气化煞局?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你我就算全力而为破解一处,另一处也会生成,化解速度还没有成局速度更快,除非你散尽此地积郁人气!……看在同道的份上,我可以避让,离开此地不与你冲突便是。”

游方叹了一口气:“我也无奈,受人之托只能尽力而为,我就是为了破局而来,你却在这里添聚煞气,既然如此,我能轻易放你走吗?”

那人语气突然一沉:“你不是周洪道长,更不是欣清和尚,你是梅兰德!请问你是冲着我来的吗,是受何人指使?”

游方微微一惊:“原来你听说了,今晚还敢在此行事,难道是有恃无恐?我不是冲着你来的,而是冲着这件事以及事中你这样的人来的。”

红衣人的语气不知为何变得沉静起来,缓缓道:“梅兰德,这么斗下去对你我都没好处,而且会惊动周围,请问你怎样才能住手?”

游方突然笑了:“你是为养剑而来,像你这种高手如果走了,我怎能防你再度潜回?只要此地戾气化煞局一日不破尽,对你我便一日难安心,所以才想让你留下手中剑为质,你难道不明白吗?”

红衣人似乎在考虑,想了半天说道:“既然如此,我可以把手中剑交给你。”

游方很痛快的点头道:“那好,你弃剑。”

红衣人:“请你先停手。”

游方:“你我以神识互击,一起住手。”

话音刚落,两人纠缠的神识同时分开,无形的力量在中间一阵澎湃似的爆发,就像看不见的手掌互击一记,然后借力同时后撤,在中间地带翻腾的煞气与戾气也平静下来。这么停手罢斗的方式,就是为了防止对方趁机偷袭。

隐藏在树冠中的游方踏前一步站在枝叶间伸出一只手:“剑,拿来。”

红衣人收敛神识,看似人畜无害的一挥手将剑扔向对面的空中,速度不急也不快,自然不是欲以飞剑伤人。但这柄剑刚刚飞出几米远却突然起了变化,发出一声狰狞的嗡鸣,似有看不见的狂风卷起,在空中奇异的打了一个旋又飞了回去。

与此同时,周围的戾气急速运转汇聚,神识中就似听见无数凄厉的呼啸声,中央煞气凝炼成形,如一道道锋利的剑雨汇聚成束,以前所未有的威势急射而去,威力比刚才大了好几倍,再看红衣人的神情,既得意又轻松。

他早就在等这一刻,两人同时停手再度发动的话,局势就完全逆转。别忘了他站在地气灵枢位置,也是这个风水化煞局的阵眼位置,只要稍一缓手,就可以运用此局包含的戾煞之气,转化为主动攻击的威力,相当于布下了一个天然的阵势为己所用。

与之相比,游方站在局外的半空中,就算秘法修为相当,却不拥有地势之利。红衣人打算趁此机会击落游方,就算不能将之拿下,至少也可以重创对方从容脱身而去,免了游方继续追击的后顾之忧。

他倒是挺诡诈,但游方也早有防范,伸在半空中的那只手臂突然一抖,变魔术似地展开了一幅画卷。煞气成形汇射而来,击在这尺许见方的画卷上爆发而开,以画卷为灵引,游方的神识随之蔓延,将他与红衣人所在的这一片空间全部奇异的包容进去。

红衣人惊骇不已,他不是没打过架,但从来没见过这么打架的,相当于不分敌我乱丢炸弹!对方手中那幅画竟然是一件风水法器,以之为灵引,可以展开物性将周围环境笼罩其间,此地汇聚的煞气全部被搅乱了,四散冲突。

红衣人利用风水局运转灵枢攻击游方,游方在地利上不占优势,干脆胡搅蛮缠,尽量打乱这里汇聚的煞气,使之在这幅画的笼罩范围内四散飞旋。红衣人发动攻击的同时,也要运转神识对抗风水局被搅乱的威力伤着自己,这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战术啊,这小子以为自己是铁打的不成?

二度相斗红衣人越来越惊,看来这个“梅兰德”还真像是铁打的,好半天也没有神气衰竭坚持不住的征兆,好似在凌厉的煞气包围下根本无所谓,从形势上应该有利的他,隐约已经感到全身阴寒阵阵,似有星星点点的无数细针钻入肌肤、侵入经络腑臓。

其实游方的感觉与红衣人差不多,但别忘了他是怎么练剑的,平时与秦渔对练,等于夜夜都受凌厉的煞气蹂躏,虽然也得行功化解,但远比一般人能够承受。第一次出手偷袭等于掀了炉子将红衣人扣了进去,第二次动手,等于又掀了炉子将自己与红衣人一起扣了进去,这种打法估计对方根本就没见过。

红衣人心惊,游方也是暗暗心惊,因为这么斗下去也不是办法。对方占据了地利,发出的攻击威力远远比他更大,更难办的是,激斗波及的范围渐渐控制不住了。展开这幅画的炼境手段虽然玄妙,但他的功力毕竟不强过对方,况且这幅画凝炼的时间尚短。

假如拔出秦渔倒是能占绝对的优势,但局面也绝对会失控,别忘了红衣人身后不远,就是亮着灯的办公楼。就算现在这个局面,假如有人从这条路上走过,恐怕也会在猝不及防间当场送命。游方心念急转,看来应该想个办法放对方“逃走”,让红衣人自己离开戾气化煞局的中枢。

这是一场无声无息的激斗,周围听不见一点动静,然而身处其中却似千军万马冲杀的战场。假如站在十米开外,会发现路边有一棵树往下飘落了一片叶子,紧接着是两片、三片,落叶飞旋越来越多,有的在空中直接就化成了飞丝状,却感受不到一点风吹过。

继续斗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一片区域将会寸草不留。就在这时,只听咔的一声响,有一支碗口粗细的树枝突然断了,一个人影伴随着飞旋的落叶猝然摔了下来——原来是游方脚下的树枝终于承受不住压力。

这可是个极大的破绽,空中的游方一卷手中的画卷,弥漫的神识突然收了回来,山水的厚重气息似乎透过画面凝聚在身体周围,瞬间阻挡了近乎失控的煞气攻击。游方终于不乱丢炸弹了,在这一瞬间他的反应很快,收回神识转攻为守,让对方不能趁势攻击。

这是个天赐的良机啊,红衣人如果拔剑冲上去的话,完全可趁游方落地不稳的瞬间近身格杀。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挥出一剑发出最凌厉的攻击,然后转身就跑。红衣人这一击是全力而发,假如游方真是遭遇意外的突变,想不受伤都难。

但事实并非如此,树枝是游方自己踩断的,身体在空中随着画卷向后飘飞很远,避开了锋芒所向。等到一落地,就似脚踩弹簧一般向前跃步,收起画卷伸手拔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短剑,秦渔终于出鞘了!

红衣人飞遁的同时,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片凌厉的杀意将他包围,就似不可阻挡的寒流袭来。怎么回事?对方不仅毫发未伤,好像还带着一座移动的杀阵?他可不敢回头,也没看见秦渔,吓的是魂飞魄散,没命的飞速狂奔——跑的真快啊!

游方落地已经落后了十几米,可不能让红衣人真给跑了,拔剑就追了上去,顺着夜色中的厂区道路如一道流星。可那人的速度并不比他慢多少,一时半会还真追不上,一旦路上遇到什么阻挡让他逃离到神识所及之外,还真就没法再抓了。游方也有些着急了,第一次见到这么能跑的人,比张流冰还能跑,张流冰身法灵活,而这人的速度却要快的多!

远远看见前方的路口灯光大亮,附近的楼房有不少房间灯都亮了,人群在聚集,还传来警车与救护车的声音,不知又出了什么变故?坏了,看来半夜又出事了。这人如果跑到那个路口,就没法抓住他了。

就在此时,红衣人前方突然有人念诵了一声佛号,伴随着一声轻脆的钵响和淡淡的叹息,两侧楼房的暗影仿佛瞬间崩塌下来,如一堵无形的墙带着威压之势挡住了去路。红衣人身形一滞反应也极快,随即转向跑进了右侧的道路。

明知道在远方路口可以脱身,可前方有阻挡,他却不能减速,否则会被身后的人追上,那弥漫的杀气简直如跗骨之蛆摆脱不掉,速度一慢连神识感应都是一片战栗。红衣人真没想到后面那人身法竟如此之快,同时也有些许庆幸,刚才幸亏找了个机会脱身而走,看现在这个架式,就算有戾气化煞局可利用,自己也不是对手,久斗下去必定吃亏,对方不仅有同伙,还有绝招没使出来啊!

有人出手帮忙了,应该是那位欣清和尚,这位苦行僧半夜不睡觉竟然也悄悄到了厂区中。游方连一声谢谢都来不及说,也在最近的路口右转,追着红衣人继续狂奔。

跑着跑着,前方出现一个丁字路口,迎面是一栋七层高楼,向外延伸的窗台以及楼层分界线的设计,对于高手来说很容易攀爬。红衣人也豁出去了,加速迎面前冲,踏墙几个蹬步就到了三楼的高度,接着手脚并用,在外墙突出处借力,飞快的上了楼顶,这速度简直比普通人在平地上跑的还快。

就在红衣人的身形消失于楼顶时,游方的身形就似贴壁的飞影,收起秦渔手脚并用,已经到了四楼的窗台高度,再借力几个闪身就可以上楼了。这一栋楼里面有很多人,建筑加上杂乱的人气阻挡,只要让红衣人有机会跳到另一侧,就会完全脱离游方的神识锁定之外。

视线与神识暂时被阻挡的游方,此刻却没有察觉到红衣人并没有继续逃窜,而是拔出短剑收敛神气蓄势待发,就站在楼顶的边缘等着他冒头上来。

攀楼时在半空不好借力,无论怎么斗,都是脚踏实地的红衣人大占上风,尤其是在游方刚刚到达楼顶边缘的一瞬间,发动攻势简直是一击必杀,就算侥幸不死也得摔成重伤,他不可能在招架高手的攻击同时还能安然落地。

红衣人不白给,就算在逃遁途中也知道怎样借助地利反击,这二楞子追的这么紧,一味逃遁也不是办法,终于又一次抓住了机会,打算得手之后赶紧隐藏。短剑闪着寒光,身形似一张绷紧的弓,红衣人的格击功夫也是相当的高明,何况此时此地占尽优势。

红衣人的视线被楼顶边缘阻挡,同样看不见游方,但他也不用探头去看,内家功夫“有触必应、随感而发”的境界自然能察觉到危险的侵袭的接近,“梅兰德”上来的好快!

神识陡然有强烈的感应,仿佛有一只矫健雄壮的狮子跃上了楼顶,带着弥漫的威压之气直接跃到了头顶上空。——这哪里是人的功夫?对方不可能这么跳上来,除非他会飞!但这一瞬间根本就来不及惊讶,早已蓄势待发的红衣人反射般的一剑就挥了出去,随着剑势夜空中甚至凝聚出一片淡淡的剑芒。

神识所向,剑意化形,好厉害的一击,顿时击散了空中弥漫的威压气势,假如那是游方的话,此刻定然身受重伤,躲都躲不开。可惜这一剑等于是挥空了,跃上半空的不是游方,来者也根本没有对红衣人发起主动攻击,就是带着骇人的物性冲击神识感应。

弥漫的威压之势被击散,一件小小的东西飞过红衣人的上空,划了一道弧线远远的落在楼顶的另一侧,发出“啪”的一声撞击。那是一尊几厘米见方、带着底座的铁狮子。红衣人挥剑旋身看的真切,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来不及再回头,顺势再向身后挥剑,身形急速前蹿。

如今的游方,随身有三“宝”,是居家修行、行走江湖、防身杀人之良器:秦渔、画卷、铁狮子。这只小小的铁狮子是去年暑假期间,在沧州一家旅游商店买的纪念工艺品,精钢铸造,表面经过发蓝工艺处理,闪着黑黝黝的光泽,带着非常微弱的磁性。(注:“发蓝”是使钢材表面产生极薄氧化膜的材料保护技术,发蓝膜的成分为磁性四氧化三铁,厚度为0.5~1.5微米。)

当时它是旅游商店中价格最贵、做工最精致的沧州铁狮子仿制工艺品,游方很喜欢就顺手买了下来,一直带在身边。(注:详见第八章、好大的饭桶。)掌控灵觉之后,游方发现这小小一方铁狮子的物性有镇压地气作用,尽管微弱的几乎无法察觉。

等到掌控神识又得传炼境秘法,游方打造了一幅特殊的画卷,行走家乡一带的山水运转灵枢炼境入画,同时也在继续炼造另一件器物。定坐之时,将铁狮子放在身后三尺的地方,面朝靠山玄武位镇住周围的地气纷扰,有助于形神安稳,他也经常以神识运转环境中的雄浑威压之气凝炼其中。

游方赋予这只小小铁狮子的灵性,就是他切身感受到的沧州铁狮子那沧桑雄浑的气魄。这件“微缩赝品”如今的物性当然远远比不上真正的沧州铁狮子,但是以它为灵引、以神识激发出物性,突然扔出去足以冲击人的心神。

游方攀楼时就收起了秦渔,上了一半就掏出腰间另一侧小皮囊中的铁狮子,一边以蛰伏之法收敛自身神气,一边运转神识激发铁狮子的物性蓄势待发,相当于“躲”在铁狮子后面上楼。到达六楼窗台位置,将铁狮子带着威压之气扔了出去,同时身形暗中向一侧飘移了好几米,到了隔壁的窗台边,手脚同时借力登上了楼顶。

这就是江湖人闯空门最常见的一招“投石问路”,但也绝对经典有效,就看你怎么用了,游方此时此地的手段用的是既巧又妙。

红衣人往后挥剑身体前蹿,游方从他身侧几米远的地方悄然上了楼顶,身形就像影子一般贴地滑行,避开剑势从下面一脚扫了过来——先把人放倒再说。红衣人的身手反应也颇为不俗,反手一剑落空立即蹬地腾空而起,空中剑光一转向下回旋,翻了个跟头转身落地。

这一剑当然伤不到游方,只是慌乱中自保,等他一落地与游方面对面,只见对方身形如箭已经冲到近前,立刻再挥剑一击。游方没有避让,迎着剑势一拳击出,拳劲如风竟带着剑啸之声。血肉之躯再强也不能直接撞剑尖,但此刻距离还有三尺多远,神识汇聚无形劲力于空中互击,红衣人被震退了两步勉强才稳住身形。

这一击之后,谁也来不及发动秘法攻击,比的就是近身格斗的拳脚功夫了。游方脚下不停欺身向左侧斜插避开锋芒,右臂如鞭甩出,指尖发力一弹将将扫在红衣人右小臂外侧,同时微抬右腿顶膝回旋,向对方腿腹间撞了过去。

看上去很像太极中“白鹤亮翅”的打法,却是形意中“鹞马合击”的一招。红衣人的小臂被鹞翅扫中,劲力透击骨痛欲折,短剑脱手飞了出去。他这还算功夫好的,急切间曲肘运内劲卸力,胳膊没受伤,同时身形向后飞纵了一大步,避开游方的侧撞。

游方一旦占据绝对优势便拳意不断如行云流水,向右前方揉身欺进,出左拳当胸直击,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这回没有任何花巧的招式,就是直来直去实打实的一拳。游方没有拔剑,一方面是因为赤手空拳也能放倒对方,另一方面也没想当场要他的命。

没想到,这一拳却打“实”了!高手实战很少针尖对麦芒直接硬碰硬,因为人发出的正面攻击力一般比自身的承受力要大的多,都讲究化解攻势趁势反击。可是红衣人很倒霉,根本拆不了这一招,他后退的同时,左脚踩到了一样东西,正是那只落地的铁狮子。

要是在平时,高手绝不会犯这种错误,但是红衣人蓄势待发的必杀一击不中,心神一慌,慌乱中剑又被打飞,已经心气虚浮,被游方一连串急攻从楼顶的一侧逼到了另一侧,恰好一脚踩中铁狮子,下盘不稳身形一晃,当胸一拳无论如何是避不开了。

忙乱中只能硬接,交张双臂运全身劲力向外一封,不提秘法修为,他的功夫就算不如游方也相差无几,但这种情况下没有半点胜算。内劲外吐相互撞击,连游方都被震退了半步,左臂一阵酸麻、肩关节及蹬地受力的右脚面隐隐作痛。

红衣人下盘不稳无法立足,惊叫一声凌空后仰飞了出去,此处离楼顶的边缘只有几步远,他却飞到一丈开外,又不是小鸟真的会飞,况且全身被劲力透入纠结,无法在空中转换身形,摔下去就是一个死,游方也来不及把他捞回来。

这栋楼不知是做什么用的,顶上并非是一片空旷,一侧架着三个大水箱,旁边还立着一个铁皮风机。说时迟那时快,水箱后的阴影中飞出一条毒蛇般的黑索,在空中一卷一抖,就把红衣人给卷了回来摔在游方身前。

刚才那一拳不轻,这一下摔得更重,红衣人挣扎半天抬不起身来,口中发出痛楚的呻吟。有一人从水箱后走了出来,左手提起一个葫芦,刚才那道黑索已经不见。

此人一现身形便竖单掌施礼道:“梅老弟年纪轻轻便修为高超身怀绝技,刚才那一手投石问路当真绝妙,贫道竟然一直没有出手相助的机会,佩服佩服!只是在你杀了这败类之前,我还有几句话要问他,问清楚再取狗命不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