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九十一章、戾气化煞

中午吃饭的时候,游方侧面打听了一下,得知在他进入厂区的同时,段信念正在周洪道长的房间里请教“双修”之道,谈的十分热烈。而欣清和尚正在用斋,本来服务员要将斋饭送到他的房间去,而欣清却坚持亲自下楼,托着钵在厨房外面恭恭敬敬的等着。

如此看来,中午偶遇的那位高手不可能是欣清与周洪。游方目前并不知道这一僧一道的底细,却很清楚暗中的那个人至少掌握了神识。这人在鸿彬工业园做什么呢,难道是与张流冰前往永春堂一样,是为了修炼秘法?但此处根本不适合修炼秘法,或者是为了化解这里的戾气与煞气,又不太像。

从风水秘法的角度谈戾气与煞气,很相似,有时混杂交织在一起难以分辨,但理论上也有区别。煞气是一种物性,勉强形容与生气相反,它不仅能够侵扰人的元神,而且能够侵袭生机运转,无形中令人形神皆伤。假如凝炼成形达到精纯的程度,甚至可以“看”得见。

而戾气是看不见的,哪怕秘法修为达到“神气凝炼,移转灵枢”的境界,元神也不能直观而见,但可以感应到,哪怕仅仅是个普通人,潜意识中也有感觉。它是种种带着攻击性与伤害性的负面情绪交织,在环境中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地气,不仅仅是针对他人,也可能是某人针对自己的。

戾气不能直接伤人的形体,但它可以侵扰元神,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讲,假如环境中戾气过重,而人又处于神经衰弱的状态,很容易受到环境气氛的干扰。假如戾气凝郁不散,按民间的说法就是这个地方不干净,再严重一步,戾气由于风水格局的影响无法化解自然凝炼成煞气,那就叫戾气化煞,不仅仅是干净不干净的问题了。

这里大范围以及每个局部的地气环境都缺乏生机灵动,因此戾气不易消散,一旦凝郁成形却能吸引周边的戾气缓慢的汇聚,逐渐达到了戾气化煞的程度。这个过程可能比较长,根据环境的不同,可能需要几年、几十年,其间环境如果出现了剧烈的波动,可能还会被打断。

一旦到了戾气化煞的程度,对环境中人的干扰会相当严重。鸿彬工业园整个大范围的环境还没达到完全失控的程度,但有一些局部地点已经形成这种迹象,可见这里的地气环境与风水格局维持了多年未变。

按游方的计划,需要先解决这里的戾气与煞气汇聚成形的问题,至少先把每一处戾气化煞的格局全部破掉。这里的煞气处理起来需要费一番手脚,可以用神识去扰动,借助秦渔去凝炼运转,再用手中这幅画吸收风水灵枢中残余的煞气。但这么做很难暗中进行,不可能不惊动周围的人,看来还是在厂方配合下做一场法事更方便,周洪道长若是也掌握神识,应该有这个能耐吧?

至于戾气却很麻烦,它没有煞气那么伤人,却是一种环境情绪的交织互感,用上述的方法清除不了,尤其是对于仍在生成的、正在缓缓汇聚的、尚未凝炼成形的戾气几乎没有办法直接去化解。在元神观境中借助感应,发动小雷音咒也许可以消散一部分,但这不是游方最擅长的,等于自己这条鱼下油锅去煎,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将油耗干,太难受了。

和尚做法事所谓的超渡,消散的就是这种东西,但愿欣清大师真有这个能耐,游方也想见识见识。

话又说回来,就算把上述的问题都解决了,化了煞气散了戾气,破了所有戾气化煞的风水局。但也是治标不治本,导致这一切诞生的整个大环境并没有改变,新的戾气化煞局仍会逐渐形成,演化的速度可能会比以前更快。

无论如何,先解决第一步最直接的问题,这一点做的一定要彻底;再去解决第二步大环境的问题——人的因素,这只能尽力了。鸿彬集团给的那十二万报酬真不多呀,这笔钱挣的太不容易,幸亏冷美人齐箬雪很大方,又打算给十二万“封口费”。

他寻找那位暗中隐藏的高手,就是想知道对方的用意,否则的话可能会有麻烦。这人中午在以神识扰动地气灵枢,此地晚间却毫无异动,可能又去了别的地方。游方将附近查探一遍,也转身快速离开,赶往下一个“戾气化煞”的地点。

深夜里,车间的机器并没有停转,在极静的环境下,厂区可以听见细微的嗡鸣声,说不清是哪个车间发出来的,马达与齿轮的运转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种背景噪音,不注意的话听不见,但要刻意去听的话,是挺折磨神经的。

游方已经大概看过工业园的资料,晚间也在厂区“视察”过一遍,此刻悄然穿行于各个车间与厂房之中,感觉就似回忆起一部经典的黑白电影,卓别林大师的《摩登时代》。

这里普通员工的收入,包括底薪和加班费,都算上的话,比附近工厂的平均报酬要稍高一些,有两、三千块,而且开饷及时基本不拖欠,所以招工并不困难,工业园每次招聘都有数千人排队。

这里是八小时工作制,每天加班三小时,每周休息一天,一线员工自去年初以来工作时间几乎都是满的,也就是每天工作十一小时,主要是流水线上的活,据说生产流程控制精确到秒,具备所有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一切典型特征。

每天十一个小时工作,一天两天还可以,长年累月如此谁也不好受。午饭与晚饭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减去来回路上的时间,在餐厅领到装好的套餐只能匆匆吃完。而且这里的内部制度控制相当严苛,号称军事化,其实就是整个环境缺乏生机灵动,磨灭人的个性,青春就像镶嵌在流水线上的零件。

从风水的角度怎么改变它?游方不可能提出将整个工厂推倒重来的建议,尽管理论上是最有效的,这是社会发展中需要解决的问题,需要整个社会大环境来推动。游方只是在思考,如何从一个风水师的角度,在厂方能够接受的范围内,提出尽量改变人气环境的一些方案?

一边思考一边游走,已经查探过五、六个地点,这些地方有的已经发生过意外事件,有的并没有出过什么意外,游方纯粹是按照地气感应来调查。还剩最后三处了,在一栋很多窗户还亮着灯的楼外,他突然停下了脚步,隐藏在一株树后收敛神气丝毫不露行迹。

前方并不是厂房,而是一栋设计人员工作的办公楼后侧,这里也有一个戾气化煞局,不易察觉的戾气从四处缓缓的汇聚凝炼成形,运转的范围要比刚才几个地点都大得多,就在这一带的地气灵枢位置,有浓郁的煞气成形。情况很不对劲,此地的灵枢正在被人扰动,更确切的说是被人以神识控制并操纵。

游方悄悄上了树,动作比狸猫还要轻巧,站在枝叶掩护间向那边观望。

隔着一条道路,在办公楼后的绿化带里,两丛灌木之间坐着一个男子。此人大约三十多岁,穿着一身暗红色的衣服,全身肌肉块虽不明显,但身材匀称显得很精悍,假如游方能看清他的脸,会发现隐约有点熟悉的感觉。他手中拿着一把短剑或者说是匕首,形状与秦渔差不多。

这把剑可不是古传宝刃,离这么远游方也无法分辨,其实它的材质论坚韧与锋利程度,远远超过了古代金属工艺锻造水平,是当今科技水平下最优质的合金,经过多道工艺加工而成,打造这一把剑的价值,足以在这个城市里买下一套房子。

此人正在借助炼境之法炼器,打造一柄属于自己的煞刃,否则材质再好也缺乏灵性,远远比不上秦渔这种“法器”。游方能大概推断出此人的功底,与自己差不多,同样是掌握了神识还没有达到“神气凝炼,移转灵枢”的境界,神识的控制很精微,虽然超不过自己但也很不错了。

此人以神识凝炼煞气养剑,运转神识汇聚戾气快速成形,并且在身边布置了一个简单的“引煞阵”,使这个戾气化煞局飞速运转,周围很大范围内的地气都被牵动了。难怪游方离的很远就察觉到此处的煞气异常浓烈,简直比他在香山遭遇胡旭元时感觉还要强烈。

在荒山野外找个地方这么养剑,事后把阵式一撤也没问题,但在这里大环境本身就有形成“戾气化煞”的诱因,自然形成了煞局,他再这么一干,此局的煞性只会越来越重,无法自然消散。——周围全是人呐!这个煞局影响到的范围,是上万人工作、生活的密集区。

这里的煞气虽重,却不能与险山恶水中一些凶煞之地相比,毕竟是光天化日下人们生活居住的地方。但有一点是别处所不具备的,就是这里的人气汇聚,弥漫的范围非常大,通过这个戾气化煞局不断的运转,恰恰可控制在神识操纵的范围内,养剑极为迅速。

若最终将这柄剑如此养成,威力自然不小,但绝对是一柄凶邪之刃。秦渔的煞意虽凌厉无匹,而其灵性并不凶邪,这与游方炼剑的环境与心境直接相关。

这一柄贵重的现代工艺宝刃,在阴影中闪烁着蓝莹莹的光芒,就似无数细小的鬼魅在跳舞,化为飞丝状汇聚于剑身之中。红衣人正在凝神催动戾气化煞局,突然感觉到自己布下的引煞阵运转陡然加速——有人同样也在以神识扰动地气,大大的帮他加了一把力。

这种忙可不能随便乱帮,就相当于一种偷袭。红衣人赶紧收敛神识护住周身,手中的短剑发出一声类似金属摩擦般难听的嘶鸣,守住心神好险没被伤着。但周围煞气运转将他困在中心,就如千斤流沙从四面八方倾泻碾压。

有一个清晰的声音低低传到红衣人的耳边:“哪条道上的朋友,此时此地,你不出手破了煞局也就罢了,反倒在火上浇油?”

游方一出手就等于暴露了自己的踪迹,那人大惊失色,目露寒光看了过来,知道游方在路对面的树上,却看不清身形。他低喝一声旋身,一个贴地旋风脚,把自己布下的引煞阵给扫开了,同时一挥手中剑,凌厉的煞气激射而出,冲开了游方神识的包围,直接向树冠上袭去。

身手相当不错,反应也相当快,这一剑好厉害!游方以前从未与这种高手真正比试过,见那人的秘法修为与自己也差不多,手中的剑不错,应该养成到相当的程度了,但与秦渔的威力还是没法比。

游方的袭击就像运转流沙将此人困在中间,这人的反击就是瞬间将这个漩涡给打散了,并卷起飞沙如狂风暴雨般射来。游方没有拔剑也没有下树,而是稳稳站在树枝上,迎着对方的剑势一拳打了出去。这两人离的至少有六、七米远,当然不可能够得着,但彼此的感觉却非常人能体会。

游方一拳挥出居然也带着凌厉的剑气,似乎居高临下飞出了一柄看不出的巨锥,沿途凌乱的煞气全部收束、压缩到一个尖端,震颤着向那人发动接连不断的攻击。周围的气温陡然下降了,好冷啊!

那人凭空被震退了一步,举剑向前做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似乎是站在风暴的中心极力稳定住身形。游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运转此“戾气化煞局”炼境攻击,连同站在地气灵枢中的红衣人一起“炼”了。

那人终于说话了,语气中带着骇然之意,在这种地气收束环境下声音很难传出去,只有游方能听清:“您又是哪条道上的朋友,无冤无仇,何故突然发难?”

游方反问道:“谁说无冤无仇就不可以出手了?请问阁下,这里的人与你又有何仇?就算你想炼剑,也不可如此歹毒吧?难道为了你手中那柄剑的威力,这周围万人的元神感应,你都不考虑吗?”

红衣人:“此地戾气化煞局非我所布,而是自然形成。”

游方:“那这里出现的意外,阁下如何感想?”

红衣人:“我在此炼剑不过三月有余,这里的意外,该发生的早就发生了。凡人心境自有缺,非我之过,你也明白此局不能杀人,否则此处早已是赤地一片。你看看这周围,万人仍然行动如常,心境有缺不可自救者毕竟极少,我没杀任何一个人,感想如何,与阁下无关吧?”

游方的语气带着戏谑:“原来如此,我听明白了,你没拿自己当凡人!对不起啊,我还要在这里散步呢,不想天天经过都闹心。你站在局中为阵枢,我想把这个局连你在内都端掉,按你自己的逻辑,我如何感想也与你无关,用不着问你同不同意,还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两人说话的时候,手底下可一点都没放松,游方连连凌空出拳,周身似乎闪烁着如月光一般的寒芒,那人站在灌木丛中也连连挥剑,如细丝般的诡异暗影环绕周身,不断被无形的力量打散,又从剑中祭出。看他们动作并不激烈也不快,却相当凝重,就似空气中充满了异常粘稠的阻力。

红衣人的处境,本相当于在熔炉中炼铁,却突然有人将火炉掀翻把他给扣进去了。他迅速撤了自己布下的引煞阵,相当于熄灭自己点燃的炉火,而外面那个偷袭者却在不断煽风点火,他只能以剑为引,运转化散飞旋而来的煞气,使之不能侵身。

两人所处的位置不同,这么斗下去红衣人很吃亏啊,他不得不语气一缓又说道:“朋友,秘法修炼不易,既然到了你我这种境界迈入高手门径,彼此之事再小也重,门外之事再重也轻,何苦为一点小事斗个两败俱伤?同道中人,有什么话不可以好好商量吗?”

游方:“在我看来,这事情可不算小。但想商量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那人立即道:“不如你我停手罢斗,有什么话你就说。”

游方:“想让我放过你也可以,只要将手中剑交给我,于元神观境中立誓切勿再犯,并助我将这里的‘戾气化煞局’尽数破去,我便将剑归还并放你离去。”

红衣人语气一变:“原来你是想要我手中这柄剑?何必以济世助人之名!”

游方冷笑道:“你那破玩意,我一点都不稀罕,只想留个质押,借你的秘法修为做点事情而已,若另有条件让我相信你能守诺,我可以不要这柄剑。”

这两人表面上冷嘲热讽加讨价还价的商量,其实心里都在打算盘——

红衣人没想到冷不丁冒出来一个同道高手,一声招呼都不打猝然发难,像个二愣子般就要和他斗。以他们两人的功夫,想分出胜负高下容易,但想在这里困住对方,并分出生死真章来却不太可能。且不说另一方付出的代价必然极大,而且到了那个程度就控制不住激斗的威力了,必然波及周围惊动整片厂区,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环境?

照说功力达到这种境界,在江湖秘法传承门派中也该是有字号的人物。难道这小子真是个二楞子,一句话就想让自己弃剑听凭处置?他以为自己谁呀,难不成还自比传说中的当代地师刘黎!几十年前的刘黎可能有这种威风,如今那老不死的也没这么神气了吧?

红衣人心里直番嘀咕,对面树上的“二愣子”确实难缠,他只想着怎么能诈对方缓手,解决麻烦尽快脱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