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九十章、形形色色

入席之后,周洪道长坐了主座,游方和段信念一左一右,在座的还有另外四个人,一名办公室的行政助理,保安以及质检部门的主管,还有厂方另一名副总裁。本就不是为了什么好事而来,所以大家的话都不多,只有段信念一人扯嗓门谈笑风生,好似这间包房都装不下他。

段信念问周洪道长喝不喝酒?这位道士回答说随意,断头催笑道:“我也念过书,最崇拜的和尚是鲁智深,最崇拜的道士是丘处机。鲁智深喝酒,欣清大师不喝酒,周洪道长喝酒,不知道丘处机喝不喝酒?”

看周洪的神情分明是不想和这种人计较,淡然答道:“长春真人是全真道士,不饮酒近女色亦不食荤茹,贫道非全真教门下,未受此戒。至于欣清大师是苦行之人,持戒精严令人敬佩。”

段信念摇头道:“一天只吃一顿素的,真不是一般人呐,真不知道这日子是怎么过的?我是没法想像。”

周洪道长苦笑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也不知段信念听明白没有,恰好服务员推门上了一道鱼,段信念提着筷子道:“来来来,吃鱼吃鱼!……咱们厂的员工,要是都像欣清大师这样,那可就爽了,你们说呢?”

在座的其他人没有一个接茬的,全部默然不语。游方也看出来了,包括另一位副总在内在座的其他管理人员对这位段总都有些忌惮,心有厌恶却不想表达出来。游方也在心中叹息,这个姓段的在酒席上说话也太赤裸裸了。

喝了几杯话题又聊到了风水上,段信念问道:“二位高人,你们看鸿彬工业园的风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在座的其他人神情也很专注,这些人与齐箬雪不同,他们就是直接管理一线生产的,或多或少都信这方面的东西,事情又出在自己身边,不可能不关心。周洪道长不说话,却很感兴趣的看着游方,似乎也想知道这位海外归来的年轻一代风水奇人怎么回答。

只要信就好办,用不着像在齐箬雪面前那么麻烦,游方直接答道:“我还没有仔细查验,但今天沿途观望地气缺乏生机灵动,犹如画中山水,山无春夏秋冬,水无四时之流,人处其中,灵性困顿难以伸张,久而久之,形神皆生惫态。但人非土石,于消沉中求解脱,有轻生之忧。”

这话说的有点玄,却恰到好处的高深,周洪道长微微点了点头,突然接话道:“若惫态已成,元神最易受染,一旦煞气生成将凝郁难散。”

旁边另一位副总裁试探着问道:“二位的话我似懂非懂,只是我们在这里设厂已经快二十年了,为什么近一年总是出事?”

游方答道:“那我就尽量通俗的说吧,原因有两点,一是规模已成,戾气积累达到了一个极限,以前这里定然也发生过意外,但不像近一年频率如此之快,几乎成了定势。二是去年春寒,生发之气不足,而此地本就缺乏生机灵动,天时不合就似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周洪道长接着解释:“一旦意外接连出现形成定势,消沉戾气弥漫感染,甚至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段先生,请问法事几时进行,公开还是私密?”

段信念:“按我的意思,公开搞,让大家都看看。但是公司危机公关领导小组的意见,是私下进行,让大家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了,不必宣扬更不必公开。……道长,你自己的意见呢?”

周洪道长:“还是不要公开的好,旁观这种事情本身也是一种刺激,勾起人对意外事件更多的感念,万一再度激发感同身受的情绪,反而不妙。贫道此来,只是想收了这里凝郁的戾煞之气,而且越快越好。至于其余的事,要看这位小梅先生的手段了。”

这位道长说的很对,某人出了意外,与他相同处境的人回顾这一事件,很容易激发感同身受的情绪,这就是环境与心境之间的交叉互染,如果这种意外一再发生,感染就越来越强烈。环境如不改变,哪怕仍然与以前一样,意外发生的频率也会越来越快。

段信念皱着眉头道:“既然道长准备好了,那么我们明天就做法事,这件事就是我负责的。……梅师父,您什么时候动手破这里的风水煞局呢?需要做什么,打声招呼就行。”

游方:“也是越快越好,今日天黑之后,我就要查验此地所有的局势,请你派两个人给我领路,否则有些地方我不方便进去。”

段信念微微一怔:“天黑之后?没问题,保安部派两个人陪着你去厂区转。”

游方神情严肃的又说道:“但是有言在先,这里的问题的根子恐怕不是出在我们所谈的风水上,我既然来了自会负责,能想到的办法,不论是否与风水有关,我都会给贵公司提供一份详细的方案。”

旁边另一位副总裁小声嘟囔道:“这话也有道理啊,刚才说去年春寒时令不合,连环意外就是从那时开始。其实就在差不多的时间,国际市场压力很大,尤其是对欧元,人民币一直在慢慢升值,代工利润率越来越低,为了弥补利润,这边工人的劳动强度比以前更大。本来就是军式化管理,生产流程差不多快紧张到极限了,再绷紧一点点,很容易出事啊。”

段信念不满的一挥手:“别人家厂子不也一样吗,怎么就鸿彬倒霉?我看就应该请高人来作法去去晦气!”

就在这时绕着桌子一片铃声响起,众人都被吓了一跳,除了周洪与游方,其它五个人的手机在同一时间都响了。众人纷纷接电话,神色陡然大变,游方能听得见手机里传出杂乱的声音——就在他们吃饭的时候,厂区又发生了一起同样的意外。

其实自从游方听大舅公莫正乾提到这件事,到今天进入鸿彬工业园,这短短的时间内,此类意外又接连发生了三起,而今天刚刚来到此地,又增添了一起悲剧。段信念与另外三名管理人员打了声招呼匆匆走了,只留下一名行政助理。

游方与周洪对望了一眼,神色同样的复杂,桌上一半的残席,似乎在无声看着两位重金请来的“高人”,仿佛是一种讽刺!心头就似被无形的大石堵住,仿佛呼吸困难说不出话来。

……

迎宾馆给游方与周洪等人安排的住处都是三楼的套房,其规格与流花宾馆的商务套房差不多。游方上楼走出电梯时,脸色木然心情很是沉重,却意外的发现走廊远端有一扇门打开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微带恼怒的说道:“小和尚,我对你一片好意,何必不尽人情还不解风情?出家人慈悲为怀,你会遭报应的!”

房内传来一句清晰而简短的话,就一个字:“滚。”——语气平和淡然,与说“请”几乎没什么两样。

那是欣清和尚的房间,这和尚连爆粗口都这么风清云淡不带火气,游方站的位置离的比较远,那边说话的声音也不大,假如不是听力异常灵敏是听不清的。和尚在屋里与一个女子犯口舌,多少是一件尴尬事,游方故意站在原地没往那边走,仿佛根本就没听见也没注意到。

随着关门声,走廊里出现了一个女人,大约二十八、九岁,手臂上搭着一件轻裘大衣,上身穿着黄色的紧身羊绒衫,衬出两个奶子很傲然,下身是玫瑰色齐膝套裙和黑色长袜,双腿修长曲线很勾人。这身打扮也不能说很放荡,却透着含蓄的诱惑,她长着一张瓜子脸,化着精细的妆,五官称得上娇美,却带着一种妖媚的气质。

游方很纳闷,这是什么人呐?怎么往和尚房间里钻,还被人赶了出来?但表面上却装作没看见,站在电梯口对面看墙上的壁画。那女子本有些灰头土脸,伸手理了理额前披散的发丝,一抬头看见远处走廊上的游方,眼神突然又亮了。

她整了整衣裙,又特意挺了挺胸,面带媚笑径直走了过来打招呼道:“这位先生,您就是海外归来的国际知名环境学专家、传统风水人居研究学者梅兰德吗?”

这女人挺会说话呀,至少一开口两顶帽子送的就挺漂亮,游方很诧异,不知对方想干什么,转过身来笑着答道:“我就是梅兰德,请问小姐您是……?”

女子从裘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幸会幸会,我是离都报业的记者尹南芳,久仰梅先生的大名,您这次是被鸿彬集团请来看风水的吗?”

久仰梅兰德大名?那可真出鬼了,应该是听说了什么内部消息。游方既没点头也没摇头,委婉的答道:“我确实是接受邀请,前来研究这里的工作环境以及人居环境问题。尹南芳小姐?我似乎有点印像,您是不是写过一篇报道《论尊严的价值》?”

尹南芳的笑容呈可爱状:“梅先生很关心我们媒体嘛,您也读过,请问有何指正?”

游方不置可否道:“文笔很好,发出的呼吁也很激烈昂扬,但是太抒情了,提出的建议却不能解决这里的实际问题。我的看法是如此,请尹小姐不要介意。”游方来之前当然做过功课,确实也读过这位记者写的报道,印像并不算很坏。

尹南芳似乎毫不介意,饶有兴致的追问:“梅先生这么说,是认为鸿彬工业园的问题是出在风水上,您有解决实际问题的建议?”

对方的语气似乎有试探的意味,游方摇了摇头道:“我来的目的,不过是从环境的角度去发现可能存在的问题,并尽我的能力提供解决的思路,至于能否完全解决,还要看实际的情况,不在于我。”

尹南芳语气一转,弱弱的低声道:“如果鸿彬集团打算将悲剧产生的根源,都推到虚无飘渺的风水与灵异事件上,为这家血汗工厂还有这个社会开脱责任,请问梅先生怎么选择,您打算做帮凶吗?”

这话问的好直接啊,跑到人家的地盘这么问看似胆子很大。不过想一想也不意外,鸿彬工业园在这个时间就是要应对媒体的质问,必须解决公众舆论危机,对一些影响很大的媒体更是无法拒绝与得罪。而且鸿彬工业园的事件已有政府多部门介入,这里活动的各大媒体记者不少,住在这迎宾馆里的也不止尹南芳一个,有的说不定就是鸿彬集团自己请来的。

但这本应是一句义正辞严、大气凛然的质问,就算找不着这种感觉,语气上至少也应该说的冠冕堂皇,怎么从她嘴里吐出来是那么嗲声嗲气,就似在向谁撒娇?

游方答道:“尹小姐误会了,我没这个打算,只不过从风水师的角度尽我的能力罢了,就像你,从记者的角度尽你的能力。”

说话间游方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尹南芳站的离自己太近了。一般陌生人相遇,站定脚步私下交谈时,如果没有空间环境的限制,不是在车厢、教室、机舱一类的地方,距离应该在彼此伸手能相握,但又不能伸手直接抓住对方的位置。按一般成年人的平均身高与臂长,这个距离大约在六十公分之外到一米左右。

这是人潜意识中的自我保护决定的,一般熟人才会随意进入到这个距离以内,尹南芳显然“越界”了,他伸手恰好能勾住她的脖子。如果是熟人之间看上去倒不显过分亲近,但对于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这个女人,不论是故意还是无意,应该有接近游方的企图。

是想勾引他,还是……?只听尹南芳面似撒娇般继续问道:“梅先生能否接受一个私人采访?我会支付令你满意的采访费,至于访谈的内容,经过您的同意后才会发布,所以请你不要担心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游方相信她这番话才叫见鬼了,这位记者是想从他这里挖出什么猛料吗?当即摇头道:“对不起,我很忙,恐怕抽不出时间。”

尹南芳连忙摆手:“没关系,没必要是现在,晚上也可以,方便的话,我可以到您的房间采访。”

这是什么意思,大晚上单身女子自己送上门?似乎已经超出了记者挖料的必要,纯粹为了工作犯不着,难道还有别的目的?游方很干脆的回答:“不方便,今天我有工作安排,很多情况还不了解,得连夜加班,真的很抱歉。”又看了一眼名片道:“有机会的话,再与您联系吧。”说完举步欲走。

以他现在的身份,确实不适合接受私人采访,只能拒绝。但想到此行的目的,想尽量解决问题,未尝不可用某种方式借助媒体,但那应该在结束这里的事情之后了,暂时先留下联系方式吧。

尹南芳还想说什么,偏偏在这时手机响了,她接起电话道:“什么?又有一个!……好的,好的,我马上赶到现场!”

游方眼中有凌厉之色一闪而过,尹南芳听说了刚刚又发生了一起不幸的消息,但仔细体会她的神情与语气,感觉到的却不是震惊与惋惜,而是兴奋!兴奋中甚至带着难以掩饰的惊喜,就似一直在期待着事件的发生、买彩票终于又中奖了一般。虽然她已经竭力掩饰了,说话时还将身子转了过去,但怎能逃过游方敏锐的知觉感应?

尹南芳匆匆走了,当她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门后,游方将那张名片揉成一团,顺手扔在身边的垃圾桶中。

……

就算在广东最南端的城市,农历正月的深夜里,阴寒之气仍然很重,出门得穿上厚厚的外套。游方只穿着一身轻便的深色单衣,行走在夜幕下的鸿彬工业园中,身形敏捷如一条游鱼般穿行于宿舍、厂房、办公楼之间。

一边借助暗影隐藏身形,避免被巡逻的保安、加班刚回的员工发现,一边以蛰伏之法收敛自身神气,尽量不触动周围的环境,并以神识暗中查探。

下午的时候,齐箬雪派助理吴琳琳将厚厚的一摞资料送到了游方的房间,其中就有工业园详细的平面图。天黑之后,断头催又派两个保安领着他在厂区转了一圈。此刻游方将工业园的地形已经熟记于心,在中午与齐箬雪一起经过的那片宿舍区附近,他停下了脚步。

游方在一栋楼后的暗影中一抖臂,袖中飞出一个卷轴握在手中,再一抖便展开成一幅画。他举着这幅画静立片刻,眉头一皱又收了起来,没有施展任何秘术。此处有煞气与戾气凝郁汇聚成形,看似不是非常强烈,化解起来却很麻烦。

况且他今晚出行的主要目的不是“作法”,而是寻人,找一位隐藏在这片厂区来意不明的高手,白天就是在这附近,他察觉到此人的踪迹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