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八十八章、无形的牢笼

赵亨铭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和他上过床的艺员模特大小明星、各种职业与身份的美女,加起来也有三位数了。他素来以风流有魅力着称,欢场风流对他这种人来说不算什么,与他“正式”闹过绯闻的豪门名媛也有好几位。

赵亨铭受过良好的教育,表面上稳重随和,但骨子里是高傲的,刻意的内敛也掩饰不了张扬的习性。他对齐箬雪感兴趣,直接的说是感“性”趣,但是齐箬雪却对他的兴趣视而不见,这让赵亨铭很有些失落。

他是牛然淼的外孙,亨铭集团的拥有者,投怀送抱的女人不要太多,想追求什么样的女人,只要给点暗示就可以了,从来不需要太主动表达什么。他非常希望齐箬雪成为他固定的情人,齐箬雪应该能看出来,这一点,对于他和她都很有好处。

他不想像追求欢场女子那样追求她,因为身份与意义不一样,除去别的因素,齐箬雪也是一位称职的高层管理人员,是他打理亨铭集团的得力助手,老爷子对她的印象也不错。对于赵亨铭来说,齐箬雪的价值,远非单纯的卧室玩物可比。

事业上的得力助手,在生活中也能成为属于自己的女人,这才是最完美的,齐箬雪难道不明白吗?

她已经二十七了,在英国的时候,也交往过男友,如今怎么就对自己做出无动于衷的样子呢?难道是想证明什么,还是有更高的期待?无论如何,周围的人们早已将她看做是只属于自己的女人,他也在等着她投怀送抱的那一天。

……

游方下了飞机顺着人流前行,他穿着一身米色立领装,似是中山装的样式却微带收腰,显得人非常挺拔精神。穿这种衣服身材一定得好,尤其是身姿得端正,否则会不伦不类。而且成年男子穿一身浅色外衣,气质上也有要求,神情一定要自信从容不能游移闪烁,否则会显得过于阴柔。

他的上衣前襟镶着与衣料质地完全一样、造型非常别致典雅的盘扣,离得稍近才能看清,古典与现代风格完美的融合。这衣服是兰晴设计的,找专门的裁缝按画好的样式做的,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既然要装扮成海外归来的年轻一代风水奇人,装束也得符合这个身份。

形容走出机场的游方,一个字——帅,两个字——有派,三个字——好气度。

他远远就看见出口处很多举着各式牌子的接机人,其中有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女子,穿着一身职业装,长得倒也眉清目秀,手里拿着一张A3打印纸,上面有“梅兰德”三个大大的黑体字,应该是鸿彬工业园派来接他的。

那位姑娘老远就看见了游方,眼神中仿佛有一个惊叹号,特意向他举起打印纸示意。她不认识梅兰德,但一眼看见游方,下意识认为这人应该就是梅兰德,甚至隐约有些期望。很好,游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单手提着包走了过去,一面招手点头微笑示意。

“我就是梅兰德,请问小姐,你认识我吗,那么远就冲我挥手?”游方来到近前,笑着问那位姑娘。

“虽然没见过面,但是一眼看见,感觉您就应该是梅先生,看来我的直觉没错。……我叫吴琳琳,是齐董事的助理,齐董事就在外面等着呢,梅先生,请随我来。”吴琳琳与他握手,不知为何,脸上微微有点发烧。

齐董事是谁?不认识,想必是鸿彬工业园来接自己的人,规格还挺高啊?有助理接站,还有高层领导恭候。游方没问什么,跟着吴琳琳走出接机大厅来到露天停车场。前方不远有一位冷艳女子下了车,看着游方点头,脸上微微带着礼节性的微笑,神情却有些复杂,正是齐箬雪。

游方的第一反应,想拎着包扭头回飞机上去,身边的吴琳琳却介绍到:“这位就是我们亨铭集团的执行董事齐箬雪小姐,也是鸿彬工业园危机公关领导小组的成员,特意来接梅先生的。”

游方的反应也挺快,随即上前一步伸出手来,带着惊喜的笑容,语气不卑不亢:“半年不见,齐小姐更加风采照人!……只是鸿彬集团的事情,我没想到齐小姐也会参与。”

齐箬雪虽然早就知道来的人是“梅兰德”,但刚才在车里一眼望见,眼神也是微微一亮,心中暗道:“这个小骗子形象很不错呀,单看人的外表,欺骗性简直太强了。可惜啊,这样一个人,并不是没有本事,干点别的什么不好,怎么偏偏是个江湖骗子呢?”

见他主动伸手,齐箬雪冷淡而礼貌的伸手相握,还好,梅兰德也只是微微握了握也就松开了。齐箬雪道:“兰德先生的变化倒是很让我吃惊,你真是干一行像一行。”

游方没有理会她的弦外之音,笑容可掬道:“齐小姐过奖了,人就应该处理好每一个身份该做的事,我为此而来。”

旁边的吴琳琳张大嘴道:“齐董,原来你们认识啊?难怪您会亲自到机场来接,为什么不早说?”

游方笑着替她答道:“去年在广州,曾有过一面之缘。”

齐箬雪面容一肃,冲吴琳琳道:“上车!”又朝游方道:“兰德先生,您也请上车吧,我还有一件事要拜托,路上说。”

吴琳琳开车,齐箬雪这一次没有坐在前面副驾驶位置,而是坐在了游方的旁边,但却没有什么亲近的意思,这辆车的后座是带扶手的设计,她放下了后排座椅间的扶手。

“兰德先生,今天我特意来接你,是想请你帮一个忙。”齐箬雪还是这么称呼游方,语气中有几分戏谑的意味,仿佛在说——你的江湖骗子身份,我心中有数,就不揭穿了。

游方:“哦,不知我有什么地方能帮到齐小姐,您家风水有问题吗?”

“有些情况,兰德先生恐怕还不了解,亨铭集团在鸿彬工业园也有投资……”齐箬雪不兜圈子,直截了当的说明了来意,最后道:“鸿彬工业园给您的报酬是十二万,这里也有十二万,算是亨铭集团的一点心意。”

冷美人带着翡翠戒指的手,递过一个白色的信封,小小的信封自然装不下十二万现金,里面应该是支票或银行卡一类的东西。游方却没有接,侧过脸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齐小姐,我只是接受邀请,从风水角度去解决问题,您不能干预我的专业。”

这句话听着怎这么耳熟?装,你就装吧!齐箬雪心中暗骂,表面上却很客气的解释道:“我没有干涉兰德先生专业工作的意思,只想请您在对外界宣布结论时,能够说明鸿彬工业园的风水问题与亨铭集团承建的设施无关。”

游方却不动声色的反问道:“假如在风水方面,真的有问题,又应该怎么办?您很清楚,这是我的专业。”

什么意思,想借机敲诈吗?齐箬雪尽量温和的解释道:“如果你认为风水有什么问题,尽管对我指出,能解决的,我们都尽量解决,但是对外宣布您的结论时,不要对亨铭集团产生负面影响。”

齐箬雪在游方面前已经是退让了一步,按赵亨铭的原意,给十二万绝对将这个江湖小骗子摆平了,哪用得着多罗嗦!但是齐箬雪与游方打过交道,不论心中如何轻蔑,也清楚这个人不太好对付,甚至隐约有点怕他。

游方笑了,笑容中甚至有几分轻蔑:“齐小姐请放心,我来就是从风水的角度解决问题,期望能尽量阻止这样的悲剧,既然收钱接了这笔生意,不想与任何人为难。亨铭集团的建筑不论有没有问题,若有问题该怎么解决,我都会说清楚,至于怎么解决、怎么对外宣传,那是你们的事情,我不会、也不能做主。”

他是真的轻蔑,心中甚至在冷笑,这帮人平时高高在上,只顾着自己的地位与利益。当那些给自己带来这一切的人们发生悲剧时,第一念想的却是怎样与自己的地位及利益无关。若是齐箬雪第一句说:“假如鸿彬工业园的风水真有问题,请兰德先生尽量解决,减少悲剧的发生。”然后再委婉提出其他的要求,不论是真情还是假意,性质也是不同的。

齐箬雪当然读懂了他的神情,不禁有些恼怒,但又发作不得,也在心中暗叹这事做得确实不够光彩,连一个江湖骗子都会嘲笑!她突然想起“梅兰德”刚才的话为何会那么耳熟,自己昨天在赵亨铭面前谈到英国心理专家安琪妮女士,也说过几乎一样的话。

齐箬雪倒不是存心如此,只是站在亨铭集团的角度完成赵亨铭交待的事情而已。刚才之所以有那种态度,也是因为心中早就认定游方是个江湖骗子,结果人家做事倒挺认真,真是干什么像什么。

她的神情有些尴尬,但随即恢复了一贯的冷傲,带着同样轻蔑的神情道:“兰德先生误会了,这只是亨铭集团对你远来辛苦的一点酬劳,既然已经答应了刚才的要求,接受报酬是应该的,我不过是经手而已。”

游方的轻蔑是对事的轻蔑,齐箬雪的轻蔑是对人的轻蔑。游方当然知道为什么,也清楚对方在心中怎么看他,倒也不生气,看着这位冷美人反而觉得有几分可爱了。——无论是谁,找上门非要送十二万,都会有几分可爱,更何况是一位美女呢?

有钱赚当然好,但游方不打算现在就收,否则有些事就不好做了,反正也不怕对方反悔,于是笑着摆手道:“齐小姐何必着急呢?我不习惯什么事情都没做之前就收酬劳,假如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齐小姐觉得符合要求再付钱。假如你给这笔酬劳就是让我什么都不必做,按你的要求说一番话而已,那我现在收钱就走,您自己将那番话转告鸿彬工业园好了。”

既然如此,齐箬雪也没有再坚持递过信封,想想也是,要等对方做完事情再付钱才合理,而自己太着急了,只想着早点打发了这个江湖小骗子。

说话间轿车已经穿过郊区来到城市边缘的鸿彬工业园,说是工业园,其实就是一家超大型公司的生产基地,范围有几平方公里,居住着超过四十万员工。齐箬雪的车有专门的通行证,门卫远远看见就打开了电控大门。

仅从表面看,厂区的环境不能说不好,既整齐又整洁,丝毫没有杂乱污浊的迹象。游方坐在车里,暗中展开神识查探沿途地气,神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到最后,甚至脸色铁青。

这里的地气有什么毛病?刚进门的时候,神识感应是一点毛病都没有,假如只停留在任何一处,这里的地气是没有问题的,虽不算很轻灵但至少没什么大问题。但是车走过一排排的厂房与宿舍,游方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场景变换中非常非常的不对劲!

可以打个比方,假如你做了一梦:早上一觉醒来,睡在一间整齐的卧室里。起床之后,旁边有一间整洁的卫生间。洗漱之后推门出去,有干净的厨房、收拾好的工作间。到此为止,没有任何问题,不论你是疲惫还是清醒,环境至少不会导致精神状态的异常,但这个梦继续下去就可怕了——

从工作间打开门出去,走进的还是那间整齐的卧室……一切仍然如此,周围好像有人又好像没有人,就算有人,也仿佛是与自己一般的影子。如果不能在这个梦中醒来,未尝没有疯掉的可能。

鸿彬工业园的地气,最大问题就是缺乏应有的生机灵动,这么大一片区域,几十万人,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风水上所讲的生气,是一种动态的概念,包含孕育、生发、绽放、敛藏中运转的生灵之气,越旺盛灵动,则生机越足。同样的道理,人越多的地方,则生气越盛同时也越杂乱,这就是游方曾借助火车站隐藏形迹的原理。

尘世中人气旺盛必然杂乱,不仅与人多有关,也与人们不同的心态以及情绪有关,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多姿多彩的,不同的人,就似山野中的草木,只是人的生气比一般的草木要强烈的多。但这个工业园是例外,这么大范围的环境却几乎没有生机灵动的变化,游方的感觉就似一条鱼快要窒息。

假如他真是一条鱼,这感觉不是被抛上了岸,也不完全像游入一潭死水,而是在一条透明管道中随着水流周而复始,虽然在游动,却只能毫无选择的向前,很累,很迷茫,甚至是恐惧。——神识对地气的感应是一种很玄妙的概念,勉强只能这样形容。

这里的地气,当然与地形以及建筑格局有关,但这种环境下最主要的因素,还是人气交织所形成。鸿彬工业园的风水果然有问题,与游方原先的推断一样,主要出在“人”身上。

如果一定要在地形与建筑方面找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一片地方太大了,缺乏生机灵动的人气聚拢的太多了,以至于凝炼成一个巨大的风水局,似笼罩周围的无形牢笼。别的地方可能也存在类似的问题,但没有如此凝炼成形的巨大规模,游方甚至在心中暗骂——世上怎会出现鸿彬工业园这种“风水怪物”?

人的因素就复杂了,肯定与工厂的生产管理以及内部制度等诸多环节有关,这是最让风水师头疼的,不好办呐!他虽然早有挣一笔钱砸招牌的准备,但也想尽力解决问题,现在看来,难度太大了,自己不知能起到多大作用?

他们进入工业园恰好是工人午间用餐的时间,路上有很多步履匆匆赶往食堂的人。人虽多却不显杂乱,穿着统一的工作服戴着胸牌,就像一条条顺着无形的管道行动的水流,路上的谈笑声甚至都很少,偶尔才能见到有几个人在小声的说笑。

再往前走经过一片宿舍区,行人明显少了许多,游方的神识感应到明显的戾气与煞气聚集,甚为浓郁凶险,在周围缺乏生机灵动的大环境中非常“刺目”。他的脸色变了变,与此同时,突然察觉到不远处有人以神识触动地气灵枢,略显痕迹便已消失。

这里有高人在暗中活动!会是谁呢?情况不明,游方也不敢太大意,缓缓长出一口气收回了神识。

齐箬雪有意无意一直在观察游方,她发现自从进入厂区之后,这个江湖骗子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变得越来越沉重,一言不发就像在和谁生闷气。等到了这个地方,“梅兰德”突然脸色一变,长舒了一口气。

齐箬雪想到了什么,冲前面的吴琳琳道:“靠边停车!”

吴琳琳很奇怪的问了一句:“还没到迎宾馆呢?”但还是在路边停下了车。

齐箬雪扭脸问游方:“兰德先生,你来过这里吗?”

游方伸手一指不远处某个地方:“我没来过,但那里很可能发生过意外事件,齐小姐应该比我了解。”

齐箬雪的神情有些奇怪,说不清是好奇还是鄙夷:“我也没来过,但我看过资料,能认出来,这里确实发生过意外事件,看来兰德先生事先也做过不少功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