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八十六章、真正的风水

莫正金年事已高而且赋闲多年,早就不想沾这种凶邪的事情了。但他本能的觉得风门中还是应该有人去看一看,不论问题是否出在这一方面,哪怕尽一尽地师的本份也好。莫正金问儿子莫言,结果莫言直摇头,坚决不愿意去,但又不愿意看老父亲失望,于是推荐了游方。

莫正金让儿子去找游方,但自己心里也没底,跑来找大哥莫正乾这位惊门高人给算一算,成成能不能接下这个活?两人正在讨论,游方自己上门了。

游方听完之后也是眉头紧锁,他明白那些知名风水师包括表舅莫言为什么一个都不去,其实谁去都一样,哪怕是自己的师父、当代地师刘黎,也照样得认栽!

一个事件,换一个角度想结果可能不一样。中国的自杀率大约是万分之二点二,这已经是好几年前的数据了,而且统计的并不完全,在国际上并不算高,但也不算很低。鸿彬集团所属这个工厂是一个国际超大型的代加工基地,总计有四十多万员工,相当于一个小县市的全部人口,从概率上来说很难回避某些事件的发生。

一个再高明的风水师,也不可能通过某工厂的风水局,改变整个社会的平均概率事件。就算风水有问题也能解决,也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概率事件。在江湖上混的谁都不傻,转念就能想到这一节,摆明了要砸招牌的事情,谁会去做呢?

但是用社会统计学的数字,不能解释鸿彬集团工厂的现象。中国的自杀率,农村明显高于城市,女性明显高于男性,有稳定职业的年轻人群体的自杀率相对低的多,而且原因大多是感情纠纷。在同一个地点,类似身份的人,以几乎相同的方式自我了断,事件出现的如此密集,绝对回避不了环境诱发的因素。

风水的精髓,就在于人与环境之间的互动,这种相互影响可能是和谐的,也可能是恶化的。最着名的类似事件曾发生在美国,吴屏东教授在课堂上讲过这个问题,还播放了三维立体投影课件,关于美国的两座桥——

第一座是举世闻名的旧金山金门大桥,横跨北加利福尼亚的金门海峡,悬索结构,巨大的高塔有两百二十七米,桥长两千多米,桥面宽二十多米,离海面高度有六十多米,建成于一九三七年,是世界桥梁工程史上的奇观之一,雄伟而壮丽。

但是自金门大桥落成之日起,先后已有一千三百多人在此投海自尽,平均每年超过两位数,高峰时每年有近百人。

还有一座桥没有金门大桥那么有名,是西雅图的奥罗拉桥。桥面高约五十米,横跨一个淡水湖,自从它建成之后,已有二百三十多人在这里纵身一跳,最近十年内就有超过五十起。这两座桥相隔遥远,一座跨海一座跨湖,但它们的结构按照风水局的观点,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首先视野极其开阔,风景很美很壮观,人站在它上面,恍然乎会觉得自己很渺小,有一种忘情于天地之间的感觉,假如就是为了看风景,确实相当震撼。另一方面,它悬在空中,且过于细长的凌空钢结构总带着轻微的震颤感,会让人无意中感觉脚下空虚不稳,心理上也会觉得无依无靠,尤其是一个人独自站在桥上时,这种感觉尤其强烈。

假如在心情非常开朗乐观时,站在桥上可能会很惬意的欣赏风景,但假如带着失落、抑郁、焦躁的心情独自来到这里,却很难得到舒缓,环境甚至会给人造成一种强烈的暗示——纵身一跃,什么都解脱了。

吴老去过西雅图,也亲自登上过奥罗拉桥,因此从建筑风水角度讲解的十分具体。但在游方看来,还有另一层讲究,那两座桥的地势很类似,其中有一端的陆地坡面非常陡峭,以很大的落差延伸到水面中。山阳水阴陡然过渡,阴阳之间的地气扰动也异常剧烈,如果恰好站在水陆交界处的上方桥面,一旦出神很容易有一种恍惚感。

心中一些微小的情绪,受到环境的强烈的暗示会莫名的放大,不仅仅是身体能感到脚下的桥在轻微的震颤,元神也容易受到地气扰动的侵袭。

当连续的事件出现之后,环境给人的暗示作用就越来越强烈,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这一事件,只要他心中有那么一丝念头,仿佛就像着了魔一般,很容易做出类似的行为。从风水上讲,这个风水局的煞性会越来越重,简直到了凝炼成形的地步。

听说西雅图市政府已计划花费五百万美元在奥罗拉桥上加装近三米高的封闭护栏,以防止类似事件继续发生。而金门大桥也有加装封闭护栏的计划,但是工程预算远远超出了奥罗拉大桥,至今也没有明确落实。

有不少美国团体提出异议,认为花一笔巨资装护拦,还不如加强社会心理干预与辅导,解决人们存在的心理问题。——西方很多人迷信于这一套,它也确实有些效果,但在游方看来,这与加装护栏完全是两回事。

心理干预与江湖疲门唤魂术差不多,而且还不如唤魂术那么直截了当。它能够解决一些心理问题,但解决不了产生这些心理问题的社会根源,民众心理压力总是存在的。很多人原先可能根本不会想到轻生,心理问题也远没有那么严重,是受环境因素的强烈诱发而导致。

就像马路上有一个大坑,不把它直接填上,而是呼吁将填坑的工程费,用在加强司机的视力保护上。听着彷佛有道理,司机的视力也需要保护,但事情这么论,就是一种扯淡式的表演秀。放着那么明显的一个风水煞局不去破,至少在地师看来,是不负责任的。

当人们用一套东西遮住自己的眼睛时,就是一种迷信,美国人有美国式的迷信。

而鸿彬集团工业园区的具体情况,与美国那两座大桥显然不一样。从原理上来讲虽然都可能包含环境的因素,但那里人群密集,是几十万人在一起生活、工作的场所,从建筑、地势角度就算有问题,而风水真正的含义是环境,在那种环境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人!

按游方的推断,应该是人的因素起到了最主要的作用,那情况就复杂了。它可能涉及到工作环境,劳动强度,公司制度,企业文化,经营理念,管理方式以及相关的社会大环境等各种方面的原因。一个风水师不可能通过一场法事去改变这些问题,虽然它就是最重要的风水,却不是大多数人所理解的风水。

这种问题,在当地很多类似的工厂中都可能存在,有些地方可能比鸿彬集团工业园还要严重,但由于人口规模的原因,没有这么大的概率集中爆发。一旦同样的偶然事件连续发生,环境中就会形成连续的强烈暗示效果,所谓看不见的煞性会越来越重,直至神识可清晰感应的程度。

究竟是不是这样,要去了才清楚,以游方的性格,遇到这种事通常绕着走是不会沾手的。但是大舅公再问他愿不愿意接这单生意时,游方看着电脑屏幕面无表情的点头道:“我去,但不能以游成方的身份去。”

五舅公莫正金,这位年迈的风水大师神情很欣慰,轻轻拍着游方的肩头道:“好孩子呀,谢谢你,了结我一桩心事,你要是像莫言一样不肯去,我也没办法。……这不仅是生意问题,钱可以从别的地方赚,但既然学了风水,遇上了这种事,还是去看看的好。”

游方也叹气道:“其实我很清楚,去了也解决不了大问题,但如果不去的话,有负一位尊长的教导,他老人家如果还在世的话,一定会去的。本来我想管也插不上手,现在人家花钱来请,就借这个机会有多少力尽多少力吧。”

莫正金纳闷道:“一位不在世的尊长,你不是说我呀?”

游方:“不是说您老,当然了,也要多谢您老的教诲!……鸿彬集团究竟给多少钱呀?”

莫正乾:“听上去不少,但对于这件事来说还真不多,给你这个风水师的肯定没那两位出家人多,十万做法事的报酬,另外车马费、法器置办费两万,共计十二万。而你只需要买一张机票,反正也要回南方,十二万等于全到手。”

莫正金补充道:“本来是请我这个乡下老头的,给这笔钱已经不少了。……你要去的话,准备以什么身份?”

游方:“身份已经有了,叫梅兰德,今年二十六,剩下的,您老看着包装吧。”

莫正金点了点头:“你放心好了,我会找你七姑商量,材料和事迹都会编好,你要什么证书都有,等到了地方你就是海外华人圈中归来的、年轻一代风水奇人。”

游方笑了笑:“这种事情查无实证,出入境记录都没有。”

莫正乾道长摇了摇头:“在国内做这种事情,查无实证又怎么样?神秘一点更好。莫正金老先生大力推荐,业内几位知名风水大师一致称赞附议推举,就足够了。”

告辞之前,游方又摇头道:“梅兰德这个字号,恐怕会砸在这件事上,但那家公司这件事做的也扯淡,以为这样就能解决吗?”

莫正乾也苦笑:“一请就是僧道俗三个人,简直像演戏一样,但这与你没关系,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游方又问莫正金:“五舅公,您老还有什么吩咐?”

莫正金沉吟道:“既然你存了废字号的念头,就别管别人怎么说了,至于风水,你怎么学的就怎么用,在这件事上就算负责。”

游方点头:“明白了。”

……

鸿彬工业园邀请风水大师到达的时间是正月十五之后,那时所有的员工早就结束休假回厂上班了,这场法事明显带有公关的痕迹,否则会暗中悄悄的进行,而不是公开让人们都知道,表面上却又故意不大做宣传。

在家里又待了一周,正准备动身去洛阳,乘机南下到鸿彬工业园所在的城市,广州突然有人来电话了。游方在白马驿把号码给换了,连手机用的都是另一部,广州那边唯一能找到他的人,就是早就熟悉底细的陈军。

陈军说话都快带着哭腔了,有一连串的语气助词:“游方啊,你回来吧,我快受不了啦!谢小仙那个警察是你招惹的,你自己搞定她!再不回来我都要跳楼了,要不然就把你给卖了,别逼我不够朋友啊。”

游方惊讶道:“怎么回事,她不就是来广州出趟差吗,过年还不回去?”

陈军:“你一走,她就来了,第一天就让林音领着她去了你住的地方,结果扑了一个空。后来我和林音回湖南了,她也回北京了,没想到刚过完年又来了,真够敬业的!这朵警花不好惹呀,查出了我在北京的案底,有把柄捏在她手里,又要我说出你的底细。”

原来谢小仙春节后又到广州,仍然是配合广州警方协同办案,回北京的这段时间,顺手查了一下陈军的案底,结果吓了一大跳,这小子有五次在色情场所被抓现形的经历!他是游方的朋友,那么游方……?

谢小仙又动用公安系统的网络去查游方的案底,一无所获,却发现了另外的疑点。她只查到游方这个身份证曾在北京一家四星级饭店登记住宿,晚上登记第二天早上结账走人,这不明摆着是嫖娼吗?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生气,一气之下又去追查,结果却啼笑皆非。

游方的身份证不是假的,按号码查询,世上还真有这么个人。在陕西与河南交界处的一个偏僻山村,真有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子叫游方,身份信息也完全吻合。但此人是个先天性痴呆啊,原名叫游二小,四年前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家人跑到乡派出所给他改名叫游方,办了第二代新身份证。

偏僻的山村,一位一辈子都不可能走出山的先天性痴呆,假如不是谢小仙花了大气力,甚至违反纪律去查游方的来历,谁也不会注意到这种事与这种信息。

谢小仙为了确认“游方”的身份,以协助案件调查的名义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当地的乡派出所,要他们核实游方这个人的情况。小小乡下派出所的民警也是一头雾水,那个二傻子除了能帮家里干点简单的农活,成天就是坐在村头傻笑流口水,他能犯什么事,还惊动了首都警方?

谢小仙得到反馈消息,解释说查案时同名同姓,可能是搞错了,感谢对方的协助云云,同时心里也明白游方这个名字不是真的,“小游子”用的是一张真正的“假证”。

本来这种闲事不必管,可谢小仙按捺不住的想查个究竟,于是私下里一再追问陈军。陈军有把柄在她手里,本无所谓,警方早就处理完了,谢小仙又不能再抓他。但陈军自我感觉在林音面前的形像已经太完美了,他害怕谢小仙在林音面前戳穿他的原先面目,所以实在没招了才给游方打了个电话。

游方也是一脑门的官司,谢小仙对他的“兴趣”显然是过了头,也许对于一个警察来说,侦破迷局就是一种潜意识的爱好,更何况是生活中出现的一位谜一般的人?他想了半天才答道:“陈军,你是想要我杀你灭口,还是你想杀谢小仙灭口?”

电话那边的陈军一张脸都快成苦瓜了:“什么灭口不灭口,说的怪吓人的!你就别开玩笑了,快出个主意吧,要不然就自己回来搞定!”

游方:“你慌什么,才多大点事?我先问你几个问题搞清楚状况,第一,谢小仙有没有劝你离开林音?”

陈军:“没有啊,林音遇到的事情还有我和林音的关系,她都清楚,也管不着,就是私下警告过我,不许骗林音……”

游方:“行了,第二个问题,依你看,她和林音的关系怎么样?”

一提这茬陈军就火大,提高声调道:“林音朋友本来就不多,出了事之后,除了我们,帮她的就只有谢小仙了,关系能不好吗?……她到广州出差,不花公费住宾馆,却住在林音家里,我都不好总去找林音了,你知道的,我这人见到警察总是有点打怵。”

游方:“原来你是为这个抱怨?是林音自己请人家住她家的吧?又不是常住,你这段时间不去林音家也好,就当小别胜新欢了。”

陈军:“别乱用成语,是胜新婚!在说你的事呢,谢小仙抓了我的把柄,追问你的底细,你说我倒霉不倒霉?”

游方笑了:“我才倒霉呢,交友不慎!实话告诉你,以我对那位警察阿姨的了解,你那点破事她应该早就告诉林音了。现在的状况,是林音不计较过去的事,甚至都没在你面前提这茬。既然如此,你还怕谢小仙威胁吗?”

陈军愣了愣:“也有道理啊,但你敢肯定吗?”

游方:“六扇门敲打人的那一套,你不懂吗?我当然可以肯定,不信你找个机会单独试探一下林音,不就全清楚了?我发现你怎么有点变傻了,难道传说中恋爱,真会影响智商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