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八十五章、一个都不来

寻找阴界土,需要走遍天下山川,还要勘察地脉、感应灵枢甚至动用心盘,才能发现可能埋藏有阴界土的地方。把它挖出来,又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仅凭一人之力几乎无法完成。

这个过程,对游方的秘法修为、眼界阅历、性情磨砺甚至武功境界都是一次巨大的考验,刘黎的用意无非如此。游方看穿了老头的用意,但他自有投机取巧之法,别忘了他姐夫可是文物考古部门的领导,主管野外古迹发掘与保护工作,管辖多个考古工作队,也经常被抽调到全国各地进行现场发掘,那些场合是最容易发现阴界土的。

池木铎只需打个招呼,就能省去游方百倍的艰辛,所以他一直并不着急,早就想好了这一招。

太聪明的人大多有一个缺点,他们能够看穿很多东西,回避不少麻烦,但也缺少了艰苦历练的过程,遇到必须硬着头皮顶上去的情况往往就露了怯。游方也许不适合用聪明两个字来形容,这小子太溜滑了!寻找阴界土这么艰难的事,他根本没皱眉头就把最大的困难给绕过去了。

老师碰到这种学生,往往是既喜欢又头疼。也只有吴屏东那样如春风化雨般的人格魅力,才能在点点滴滴中去感染他,让游方能够真正的自省不回避一些事,另一方面,只有刘黎那种手段更老辣的高人才能够收拾他,让这小子没脾气。

现在的游方至少有一个优点,他修炼不偷懒、遇事肯担当。找阴界土是投机取巧了,但游方准备了一幅画,将主要精力放在炼器与炼境上,并不违背刘黎的本意。假如老头知道了,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当那幅奇特的画打造完成之后,游方袖中携画先从自己的家乡开始,走遍周围的山山水水。师父说的没错,掌握神识之后,人生的境界确实不同,那些从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风景,此刻也有了全新的感受,都拥有了各自的灵性,生动无比。

游方展开神识沿途查探,每到地气灵枢汇聚之地,便展画而坐,以神识凝炼地气灵枢,并与观画的心境交融,这幅画似乎也有了地气感应,虽然很淡,却一点一点在积累、变化。

这是一幅立轴画,大约二十公分宽,展开约有六十公分高,画中山川流水似有数百里之广阔,其实观画与心境有关,你说它有数千里也完全可以,中国大家之山水就有这种妙趣。各种地势或参差、或缓转,或秀丽、或巍峨、或险峻、或幽森,方寸之间包罗万象,这也是游方选中这样一幅画来炼境的原因,它可以收摄各种灵枢地气。

游成元的笔法再妙,不可能超过董其昌,董其昌的笔法再妙,也不可能描尽天真自然,小小一幅画只需点出意境,未勾勒出的细微处神韵,在于游方自已如何去领略。

春节后的黄河沿岸仍是冬天,野外覆盖着雪迹,万物尚未生发,物性蛰藏。游方炼境对此也有深刻的体会,不禁想起了张流冰当初潜伏在永芳堂一侧离自己很近的地方,当时竟然没有察觉,其收摄神气之心法就是这种物性啊!秘术修行看似神奇,但万变不离世上的本源。

游方虽未学过寻峦派秘传“蛰藏”心法,但此刻却有类似的体验与感悟,这也算炼境过程中一个意外的收获。难怪刘黎要用这种方式来历练他,走遍天下山川,历经春夏秋冬,自己的体悟会更多,很多东西是师父没法直接教的,只能点出入门之径。

蛰藏心法的妙处在于收敛神气,尽量避开高手的神识或灵觉查探,所谓神气普通人看不见也摸不着,有什么用呢?不要误会它在普通人面前无用,既然对高手有用,对普通人的用处就更明显。

假设在一个公众场合,你周围有很多人,你第一眼往往就会注意到某些人,有可能留下深刻的印象,过了很久都不会忘记。原因与一个人的外貌特点、内在气质、言谈举止等综合因素有关,有一个比较流行的词汇叫“气场”。

还有一些人,你则根本不会留下印象,事后别人问你有没有遇见过这样一个人,也根本想不起来。

这些情况是自然发生的,但也可以人为的控制,比如蛰藏心法就有这种巧妙。游方有所体会之后,也无意中在试练蛰藏术。这天他与家人打声招呼到集市上去买东西了,前脚刚出门,后脚小表舅莫言就来找,然后也追到集市中。

莫言在集市中到处打听,有没有见到老游家的成成?结果绝大多数人都说没看见,有人说好像看见了但不敢肯定,还有人反问莫言——成成回来了吗?都是附近乡村的熟人,集市上有大半的人都认识游方,而游方刚才就在他们面前走过,这便是蛰藏术的奇妙之处。

只有几个姑娘很确定的说看见游成方了,游家隔壁老李家的二丫头李小芳告诉莫言,成成哥在集市转了一圈,买了几样礼品,从北面走了。

看来蛰藏术也不是万能的,它在人群中只能回避无意识的关注,却不能直接遮挡人们的视听。假如是极其亲近熟悉的人,比如莫四姑,不论游方如何收敛神气,在集市中大老远就能看见孙子。再假如是一位绝色美女走到男人堆里,就算蛰藏心法再高妙,也会成为视觉欣赏的焦点。

李小芳与游方一起长大,从小对这位邻家哥哥就很有好感,今天在集市上卖货,游方一过来就被她注意到了,对他的行踪是清清楚楚。

游方今天要去莫公河北岸的风景区云踪观去看自己的大舅公正乾道长,顺手在集市上买了几件礼物还有香烛,毕竟是进道观嘛,先烧个香再唠家常。在云踪观住持的静室中,有两位老者在说话,一边喝茶抽着烟,抽的还是软中华。

其中一人穿着道袍,插着发簪留着长须,很有几份仙风道骨的味道,正是此观观主莫正乾,另一人穿着团福百寿纹绸棉褂,看面相很像一位学者,隐约透着几分高深莫测,是游方的五舅公莫正金,就是从小教他风水送他罗盘的那位。

莫正金:“大哥,让成成去接这笔买卖,合适吗?莫言嫌那个地方太邪乎了,不肯去。”

莫正乾:“你儿子是这几年日子过的太舒服了,他连附近的生意都接不过来,哪肯那么远跑到南方去冒险?但是干风水师这一行,真正想起身价,还是远来的和尚好念经啊。”

莫正金浅笑道:“你一个道士,怎么说起了和尚?莫言不愿意去,你说成成能应付的了吗?”

莫正乾:“五弟啊,你可别小看成成,他比你儿子强。”

莫正金叹了一口气点头道:“成成是我从小教出来的,心里当然有数,否则样式雷的老盘子也不能送给他,但听说他这几年并没有靠看风水混饭吃,四妹家传的那一套就够他混的,就不知他能不能处理的了这种事情?毕竟没经验。”

莫正乾:“你我也不是一开始就能镇得住场面,况且这次鸿彬集团的手笔很大,同时请了三个人,还有五台山的野树大和尚与青城山的周洪道长,成成可以跟着人家学点本事。”

莫正金点了点头道:“报酬给的虽不多但也算高了,成成这个年纪,该攒点老婆本了,在外面大城市买房子娶媳妇,如今都是不小的开支啊。”

莫正乾:“那是四妹家操心的事,你跟着起什么哄?成成没什么字号,所以也不怕砸了招牌,像这种事情,莫言就不肯沾手了。……我真的很奇怪,五台山的野树大和尚为何要蹚这趟浑水?他已功成名就,犯不着冒这种风险,万一又出状况,跟头可就栽大了。”

莫正金:“可能是事主给的钱能打动他吧,数目肯定不止成成拿的这十二万,或者真的是慈悲心肠发作了。……这种事情可得小心,既不能让自己沾了邪气,也要尽量解决事主的问题,有多大本事就用多大本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咳嗽。正乾道长赶紧把翘起来的腿放下端正身姿,将手中的烟掐灭,又将桌子中间的烟灰缸推到了莫正金面前,然后就听见门外有人笑道:“大舅公,五舅公,你们两位长辈编排我什么呢?”

莫正乾又翘起腿道:“是成成啊,快进来,怎么不去同学家窜门,跑到我这里来了?”

游方笑嘻嘻的推门道:“来拜年,顺便要压岁钱,五舅公也在,那就更好了。”

莫正金拉过一把椅子道:“你来的正好,我与你大舅公正在商量,给你一摞压岁钱,攒着将来娶媳妇。”

怎么一回家,长辈们都爱提这茬?过完年又长一岁,但按周岁算的话,等过了五月才二十二呀,现在连法定结婚年龄都没到。游方眨着眼睛问:“多厚呀?”

莫正乾:“不多,只有十万出头。”

游方吃了一惊:“这还不多!大舅公,你不是给人扶乩把自己绕迷糊了吧,啥时候变得这么大方?我以为你能给个千八百块就挺了不起,进道观只有掏香火钱的,没想到我还能带走这么多。”随即又反应过来道:“我在门外听你们说,要鼓动我接一笔生意,这十万难道是酬金?”

莫正金:“你听见了?我们正在商量这件事呢,莫言去找你了,找到没有?”

游方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的礼物道:“我出门买了点东西,就直接到这里来了,没碰见表舅,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家请人看风水,出手这么大方?”

莫正乾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招手道:“别着急,我先给你看一段视频,这事你接不接,看完了再说。”接着又长叹一声:“就算不是生意,风门也得有人去看看。”

大舅公从抽屉里掏出一台笔记本电脑,如今的道观住持也用上现代技术产品了,打开之后调出了一段视频,让游方坐在自己的旁边观看。看着看着,游方的脸色越来越凝重,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段视频太诡异了,很显然是某栋楼中的监控录像,光线背景很暗,画面有点发绿,记录时间是早上五点前后——

有一位年轻女子,披头散发穿着睡裙光着脚,推开一扇门走入楼道中,微低着头眼睛似闭非闭,身形摇晃走的非常不稳,加上录像镜头有些闪烁,看上去简直是在飘。从场景推断,这个人刚才应该在睡觉,而现在好像迷迷糊糊没睡醒,也有可能是在梦游。

这女子一出门,左手臂突然往右一甩,上身也一耸原地转了过来,就似突然被人拉了一把,然后摇摇晃晃向前走去,在前方不远的楼梯口踉跄了一下,又是很诡异的一转身,然后消失在楼道中,前后不超过十秒钟时间。

神识再高明,也不可能通过一段不知明的录像查探地气,但世上大多数风水师看风水,并不是依赖神识或灵觉,而是直接看场景推断。见此情景游方自然就有一种形容不出的感觉,仿佛那里的戾气好重,简直已凝炼成形。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能够直接侵袭人的元神,用最通俗的话来说,就是闹鬼撞邪了!

一旦凝神关注,高明的风水师自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游方的后背直冒凉气,下意识的伸手擦了擦额头,长出一口气问道:“这个姑娘,后来怎样了?”

莫正金道:“高坠死亡,而且已经不是第一个了,听我慢慢告诉你。”

监控录像中的地点是一家工厂的宿舍,从年初开始,这家工厂就发生了员工离奇自杀案,第一起自杀案迄今为止调查结果还不明确,警方只排除了他杀嫌疑。然后诡异而凄惨的事件接踵而来,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人自杀,出现在不同的地点以几乎相同的方式,已经快十起了。

一开始厂方只是低调处理,以为只是偶发事件,但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了,事态已难以控制。工厂内部几十万员工人心惶惶,外界的舆论也渐渐沸沸扬扬,说什么话的都有。假如不是这种事件不适合在公开媒体上宣传报道,也不方便往迷信灵异方面去联想,早就不知会闹出多大动静了。

到如今实在压不住了,必须设法制止,但这种事怎么制止?这是台湾鸿彬集团控股的一家合资工厂,无论是为了安抚内部的躁动,还是为了平息外界的舆论,或者就是报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控股方鸿彬集团的高层终于决定请“高人”作法化解“凶劫”。

他们心里也没底,但是为了安抚人心也是做给外面看,同时希望能起到效果,一下子就请了三个人。

第一位是五台山的野树大和尚,这位僧人很有名,称得上德高望重。现在有很多人议论厂房宿舍出事是因为怨灵不散,那就请一位高僧来超度,也算是平息员工的不满,哪怕是仅仅起到心理安慰作用也好。

第二位是青城山的周洪道长,这位道士在公开的场合声名不显,但在“业内”却很有影响,经常做一些“收鬼捉妖”的法事,据说很有本事。这些事自然不会现于媒体报道中,这次是通过“内部关系”请来的。

既然民间有议论是闹鬼,假如和尚超度不了的话,就请道士来收掉,算是有备无患了,让旁观者也无话可说。

第三位计划请一位风水大师,来看“风水”破“煞局”,因为有太多的人议论是厂房的风水有问题,南方特别是香港、广东一带,很多人尤其信这个。但奇怪的是,凡是民间知名的风水师,不论是内地私下活跃的还是港台公开挂牌营业的,不论是真有本事的还是忽悠人骗钱的,都拒绝了鸿彬集团的邀请,不接这一单生意。

原因也不难理解,民间的种种议论就算没有现于公开的报道,但影响已经相当大,除了在广州陪美女逍遥的游方之外,风水“业界”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不论功夫真假,这些人平时无一不摆着高人的架子,有骆驼不说马,有牛不吹猪,仿佛哪个地方的风水有问题,一出手就能解决。

不论风水是否有问题,不论问题有没有解决,事后也可以说自己搞定了,反正外行人也不懂,而且事主大多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花钱买个心安罢了。但这一次的事情很难办,万一跑去忽悠了一顿风水,后来又出事了,那可是栽了大跟头,往后恐怕会身价大跌,能不能继续接生意都两说——毕竟是人命关天。

风水师是江湖人,是要做生意的,犯不着冒这种砸招牌的风险。而出家修行人不一样,做事讲究结缘而且对生计的影响很小,顾虑要小的多。但对于五台山野树大和尚这种功成名就的高僧来说,出手也是有名誉风险的,万一去超渡了,事情却没解决,恐怕会影响他的声望说不定会连累到庙里的香火,甚至也可能连累佛教界的社会形像,所以莫正乾感到有些意外。

外商企业行为,只要不违法,政府也不好干涉。但有名望的风水师一个也请不来,这件事不能单纯看作一种“法事”或封建迷信活动,也是企业的公关手段之一,不能随便请个人乱对付。有人就想起了当年在省港一带闯出字号的“风水大师”莫正金,请已经回乡赋闲的莫正金走一趟,也算给集团高层以及外界一个交待。

声明:小说只是小说,本章内容纯属虚构,读者请勿附会现实中的任何事件!

也请管理书评区的几位副版主留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