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八十四章、江山入画

假如是刚认识时,游方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话,肖瑜根本不会理会,但如今却老老实实听他的教训,弱弱的答道:“我一开始也没想跑出来这么久,只想偷偷溜出来十天半个月,神不知鬼不觉的再回学校。其实都怪……怪你们!”

游方:“怪我——们?”

肖瑜似是撒娇般的说道:“是啊,怪你,还有屠苏、林音、陈军他们,我哪会想到能遇见这么多事,会这么好玩,有点舍不得走。”

游方不悦道:“好玩?你觉得好玩吗,我们可不是陪你找乐子的!而且林音遇到的事,不是什么好事!”

肖瑜赶紧抬头解释道:“游方哥哥,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游方语气稍缓道:“既然你只打算溜出来十天半个月透透气,怎么从英国跑回中国来了?而且还要租房子,一次就交一年的房租,有钱也不能这么乱花吧?”

肖瑜脸红了,再度低头道:“我以前也没有一个人出来租过房子,连酒店的账都没亲自结过。当时一问中介,张大姐就告诉我按年租,我心想反正就是租呗,也不贵。……今后不会再这样了,你们肯定觉得我特可笑。”

游方忍不住露出笑意:“看见你第一眼,觉得你应该见过世面,大事理很明白,却不讲究这些小细节。没人觉得你可笑,谁也不是生下来什么都明白,不清楚的话就多问两句也不会吃亏,不要没事愣冲大头蒜!……对了,你怎就这么巧找到这里来了?”

肖瑜:“我就是想到内地玩一玩,第一站就到了广州,结果在飞机场遇到了一位老伯伯,人可好可好了,我向他打听道,陪我聊了半天,是老伯伯告诉我可以住在这里,能见识市井人家,还告诉我该怎么找来。”

老伯伯?那一定是刘黎了,肖瑜可是看走眼了,刘黎那可是老太爷了!人可好了?也不知老头在肖瑜面前怎么装的。游方对师父的第一印象可不是这样,虽然明知道刘黎绝非坏人,但从来没想过给师父发好人卡。

……

此时此刻,正在白云山中闲逛的刘黎突然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

游方腹诽了师父几句,笑着说道:“你还真是遇见好人了。”

肖瑜很高兴的点头:“是的,我遇到游方哥哥了,还有屠苏妹妹,这段时间觉得很充实很开心!就真的舍不得走了,一直待到现在。”

游方叹了口气:“屠苏放假回家了,我也要走了,再过几天,林音和陈军也要回湖南,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赶紧回家认错去吧,只要态度诚恳,父母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你自己做的也不对,该受什么责罚就受什么责罚,别抱怨。”

肖瑜很失望:“游方哥哥,你也要走了?”

游方:“对呀,我也要回家过年,去看我奶奶。”

肖瑜很好奇的问了一句:“你老家那里,好玩吗?”

白马驿还有莫家原一带好不好玩?对于肖瑜来说一定非常好玩,但游方可不敢再逗这位大小姐。摇头道:“也没什么,就是普通乡下而已,你还是快收拾收拾,去找那位学姐,然后也回家过年吧。”

肖瑜皱了皱眉心:“我就怕回去之后,没机会再跑出来了。”

游方笑了:“腿长在你自己身上,你在英国念书,你家里人还能天天看着吗?但像这种事情,以后还是少干的好。”

肖瑜撅嘴道:“我不想在英国念书,回来读书不也挺好的吗?现在外面那么多人都回国内工作了,都说这里的机会更好,欧洲很不景气。”

游方:“不论在哪里读书,都要好好读,如果你想换地方,可以借这个机会跟父母商量嘛,我可帮不了什么忙。”

肖瑜拿来纸笔,给游方写下了自己家在香港以及自己在英国的联系方式,递给他道:“游方哥哥,你可别把我忘了,有空去香港或去欧洲,别忘了找我玩。”

游方伸手轻轻的敲了她的脑门一下:“不要尽想着玩,求你一件事。”

肖瑜:“你说,有什么事让我办?”

游方:“回家之后,这里的事情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要多拣你父母听着高兴的,比如你是怎么独立生活的,怎么去中山大学蹭课的。但还有一些事,尤其是关于我的,比如我会功夫,带你出去蒙面打架,一个字都别提。……我想你的家世不简单,说的太多,你父母很可能会派人调查我,我不想惹这些麻烦。”

这话很有道理,肖瑜偷跑到广州,与人合租了三个月,所幸没出什么事。“同居”者是普通人也就罢了,假如其中有人来历可疑,肖家很可能会暗中调查,否则也不放心。游方倒不怕肖家查他什么,但有些麻烦还是能省则省。

……

诚如游方所说,齐箬雪这两天很为难,将消息告诉肖家吧,就是对肖瑜失信,这丫头会不高兴的。但若不告诉肖家的话,肖家事后知道了消息,一定不会对自己有好印像,不论从哪个角度,还是应该通知一声,这也是对肖瑜本人好。

正在这个时候肖瑜主动来找她了,并且与她商量了一件事,让齐箬雪很高兴,原本是左右为难,现在成了左右逢源。她笑着问肖瑜:“你是怎么想明白的,自己要回家认错?”

肖瑜抱着她的胳膊说道:“出来这么久,应该回去了,不能让爸妈总为我担心,而且我也知道雪姐挺为难的,游方哥哥劝我这么做的。”

齐箬雪对肖瑜说的这个游方更好奇了,她可是了解肖瑜的脾气,三个多月时间,什么人能把这位大小姐教训的服服帖帖呢?就此事而论,还应该感谢这个人,她很感兴趣的问道:“你游方哥哥长游方哥哥短的,这人究竟长什么样啊?”

肖瑜一拍脑门:“哎呀,这么长时间,我都忘了给他照张像!……雪姐,求你一件事好不好,我上次跟你说的,与游方哥哥一起教训小流氓的事,还有他会功夫的事,不要告诉我爸妈。人家帮过我,我也不想给他惹麻烦,你明白的!”

……

肖瑜在广州待了三个多月,她的家人为什么一直没找到?原因就比较复杂了。她用的是海外银行的保密账户,随身携带的是跨行联名信用卡,转账消费记录不好查。想找她,另一条线索是查她的海关出入境记录,虽然麻烦点,可通过关系查这个信息是最方便的。

但这样也只能查出肖瑜到了中国大陆,肖家再大的势力,也不可能地毯式的搜索一个人。还有一个线索让人很无语,那就是肖瑜用自己的户照登记租房,中介公司按照规定是要到当地派出所登记备案的,派出所也应该将信息录入全国常住人口联网检索系统,很多流窜犯就是这么被抓住的。

中介公司办事也不严格,过了两个月才汇齐一批资料集中备案,假如天天跑派出所一个一个登记,不仅自己烦,办事的民警还嫌烦呢。而派出所办事也拖沓,到现在也没有录入联网,就算肖家再大的本事能够通过内地公安系统去查寻租住信息,现在也找不到肖瑜。

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刘黎认识肖瑜家的长辈,早就和肖家打过招呼。肖瑜的父母听说有一代地师这种高人在暗中关照,也就放心了许多,而且以刘黎的身份,他们也没法逼问老头肖瑜究竟在哪。游方虽在猜疑刘黎与肖瑜的关系,却不清楚这些细节。

刘黎此刻还没有离开广州,也在暗中盯着呢,就看游方怎么做?他叫徒弟指点并教导肖瑜,无论其它的方面做的多好,对一个离家出走的姑娘家,最后将人劝回去才算成功,假如游方离开了广州,老头自己也会通知肖家父母来接人的。而游方没有只顾着自己走,找个机会将肖瑜劝回去了。刘黎很满意,对徒弟的所作所为,左挑右挑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

游方回到白马驿,家里人都挺高兴,纷纷问他在广州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游方的行踪并不瞒着家里人,早就与父亲暗中联系过,说自己到广州“念”中山大学了,想体验体验南方的人文气氛。

游方这次回家带了一件特殊的礼物,就是那幅题款为董其昌的《临水观山图》,神神秘秘的对父亲道:“老爸,我带回一样东西,考考你的眼力,看你能不能发现其中的门道。”

游祖铭一打眼就知道这幅画是现代人的摹品,却对画功非常佩服,认为临摹者绝对功底深厚,却在题款、印章与纸质上留下了那么明显的破绽。儿子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讲究的,游祖铭非常好奇,连莫四姑都感兴趣。

奶奶与父亲琢磨了一个晚上,还真把这幅画的门道给揭开了,就是在工作室里用揭裱的方式,揭开了裱好的画纸一角,发现了下面的真迹。游祖铭拿着画对游方道:“小子,真有你的,能淘来这种好东西!”

游方笑道:“老爸若是喜欢,就留着玩吧!”

游祖铭大力拍着儿子的肩膀:“好儿子呀,这几十年真没白养,本钱回来了!”

莫四姑瞪了儿子一眼:“哪有几十年,成成十七岁就自立门户了,这幅画,奶奶替他收着,将来娶媳妇的本钱。”

游方笑嘻嘻的说:“奶奶若是喜欢,拿走也成,我要娶媳妇的话,用得着卖这幅画吗?”

莫四姑乐得嘴都咧到耳后根去了:“成成说的也是,就算你老爸不管,奶奶手里还有家底呢,给你娶多少房媳妇也够了!”

兰晴则在一旁插话道:“妈,时代不同了,又不是旧社会,您就别教成成学坏了。”

莫四姑嘿嘿直乐:“我孙子真想学坏,恐怕用不着谁教,倒是学好不太容易。”

这幅珍贵的古画被莫四姑挂在了自己的卧室里,声明不要孙子的东西,只是替他先收着,成成在外面乱跑若是弄丢了太可惜。莫四姑是江湖册门中人,自然喜欢玩赏这些东西,游方也就随奶奶的心意了。

然后游方又求父亲帮个忙——仿造同样的一幅画,但尺寸要缩小,卷起来之后可以方便的携带,甚至藏在袖子里。董其昌这幅临水观山图,虽然没有完全露出真迹的面目,但从模仿者的笔意来看,也能感觉到原作“天真浩然”的神韵,神识中感应到的山水地气与草木生机盎然清晰。

游方要仿造这样一幅画,却没有多说用途,除了尽量保留原作的笔法神韵将之缩小之外,对作画的材质有特殊的要求,越坚韧耐用越好,达到传说中的刀剑不入水火不侵就最理想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莫四姑左思右想,在她的记忆中有一种特殊的丝绸,按秘法加工之后相当坚韧,也可以防水,但是不能直接用火烧。兰晴则提了另一个建议,用现代高科技强力纤维材料,就是加工防弹衣的那一种,可以防水,一定程度上能防刀刺,也耐高温,只是不能用太高温度的火焰去烧,基本上可以达到游方的要求。

游祖铭综合了两者的建议,决定在丝绸上作画,然后装裱到强力纤维制成的卷轴上,卷起来只有二十公分长,携带很方便。游祖铭自己暂时没落笔,打算等女儿游成元回来。在游家,游成元的画功是最好的,这些年跟着池木铎走遍大江南北,也见识过各种秀美与雄伟山川,落笔更能描摹出神韵来。

又过了一个多星期,材料都准备好了,池木铎夫妇也回到白马驿过春节,对游方要加工这样一幅奇特的画非常好奇。游成元揪着弟弟的耳朵问道:“你又在玩什么花样,怎么想起来要弄这样一件东西,全家人都跟着你忙乎?”

游方打掉姐姐的手:“都嫁人了,还这么毛手毛脚的,没事总揪我耳朵干什么?”

池木铎也在一旁笑道:“成成已经是大人了,个子比你还高,别一见面就揪人耳朵!……我也很好奇啊,成成,你究竟想干什么?”

游方眨了眨眼睛解释道:“我想做个旅行家,见识各地山川风景,带着这样一幅画,收收灵气,不行吗?”

全家人都笑了,也没与他计较,都忙了起来。游成元看了那幅画好几天,这才正式动笔在丝绸上作画,并不完全是缩小描摹,也算是另一种创作。需要画完之后,才可以用秘法加工丝绸再去装裱。

游成元只作画没有题款,画成之后说道:“成成,你想在上面加什么题款?我的书法不太适合这幅画的意境,要说字迹苍劲,还是让老爸来写吧。”

游祖铭则拍莫四姑的马屁:“要讲究字迹轻灵中不失厚重,古意中透着清新,还是你奶奶写的好。……成成,你想在留白处题什么,就让你奶奶动笔。”

游方:“用魏碑体,写一篇‘寻峦诀’,奶奶,就请您动笔吧。”

莫四姑则给了孙子一巴掌:“一家人都帮着你忙,你自己干嘛呀?就算字写的不好,丑媳妇也得见公婆,这是你自己有用的东西,就自己写。”

游成元在一旁道:“奶奶这话我不爱听,啥叫丑媳妇也得见公婆?我觉得成成的字也挺不错的!……成成,你自己写!”

游方接过笔,半天没落下,摇了摇头道:“今天心境不对,难以一气呵成,我休息一晚上,明天上午落笔。”

莫四姑:“就你小子花样多,那就快去歇着吧!”

这个春节,一大家子人在一起其乐融融,游方要打造的这一幅奇特的画,也给家人增添了很多乐趣。他要这件东西当然有用,是为将来行走各地山川“炼境”准备的,他要以神识凝炼山水灵枢于其中,通过“炼器”来辅助“炼境”,并打造出一件对自己很有用的器物,也是施展法术时的神识灵引。

游方手中有秦渔,但这柄宝刃不能轻易出鞘,况且在很多同道交流印证的场合,也不能拔剑相向,他还需要别的东西——真正属于地师的“法器”,原理类似神话传说中的山河社稷图。神话自然是离奇而夸张的,但其中的玄机对游方这种人并非没有启发,况且他本人在西汉古墓中的壁画前,还有过一段奇异的经历。(注:详见本书二十九章、神虎噬女魃)

至于能不能炼成,凝炼到什么程度,就要看他的阅历、心境、功力以及用的功夫了。

池木铎夫妇还要上班,初五就得先走,临行之前游方求姐夫帮一个忙,哪里的考古发掘现场发现了阴界土,千万别忘了立刻通知他,并且详细对姐夫解释了阴界土是什么东西:地下封存千年的青膏泥层内表面,自然形成的一层薄膜似的黑色膏状物,哪怕重见天日之后很久仍然保持黑色。

白膏泥与青膏泥之间的变色现象,身为考古发掘专家的池木铎当然遇见过,但从未听过阴界土的说法,以前也没有留意过。听游方这么一说也很感兴趣,连他自己都想研究了,当即点头答应下来,并保证会对下属的各个考古工作队都打招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