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八十二章、炼境

这句话把游方问愣住了,他练剑已过百日,这些夜里程序都是不变的:先以心神养剑,心像中秦渔出现,然后挥剑,秦渔时而是以剑光为衣的女子,时而幻化剑光移形遁影,与他拆解对练。剑就是秦渔,秦渔就是剑,不拔剑在手如何与秦渔对练,游方想都没想过。

刘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不能走到什么地方,都把秦渔带在身边吧?有很多场合是不能携带武器的,手中无剑时你有何凭借?今晚就试试吧,我找个地方睡一觉,醒了之后再来找你。”

师父走了,游方站在原地沉思良久,忽然一展双眉,似乎明白了什么。依然与往常一样,先定坐以心神养剑,心法欲收未收之际,元神之观又见到了秦渔。月光下那明媚的女子,以剑光为衣,身姿婀娜毕现与真人无异,一双星眸也正望向他。

游方起身还剑归鞘,手中无剑开始练拳,一招一式规规矩矩,是从小就练熟的、最基础的五形十二象拳法套路。秦渔没有消失,并不像往常一样化为剑光回到剑身中,也没有与他对练,而是站在原地看着游方练拳。——这是心像所见,此刻的游方就是在自己练拳。

等到一套拳打完,游方发出一声如剑鸣般的清啸,纵步上前一拳向秦渔击出。秦渔幻化为一片剑光在他的周身盘旋,游方的拳法配合神识所携剑意,四散着凌厉的煞气,此刻不仅是对练,也是合练。

刘黎刚才的话提醒了他两件事,以往那样对练,秦渔的煞气反侵游方,游方不仅在养剑,同时也是在以神识刻意控制这柄剑。如此习练不能直接用以对敌,只有在神识中也凝炼秦渔的煞气与灵性,才能够发挥此剑最大的威力,最终完全控制与融合这柄剑的灵性,秦渔,才完完全全是他的秦渔。

换作不久之前,就算明白这个道理,他也是办不到的,如今的神识不仅强大而且更加精微,已接近清晰无碍的程度。通过这么长时间的习练,秦渔的心像已完全养成,才能够勉强达到这种境界。

假如有人在一旁看着游方,在他的身形游走之间,月光似乎在周身凝炼成一层淡淡的剑芒,随着拳意吞吐闪烁,实为神识所化。等游方练拳完毕,收敛神识,周身的剑气也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腰间宝刃发出一声清越的长鸣。

这不仅是元神所闻,而是真真切切的宝刃长鸣,在夜空中传出很远。

随着这声长鸣,有一人如老猿猴一般,翻过高墙上的铁丝网跳蹦进了院内。游方回头苦笑道:“师父,您老人家不是找地方睡觉去了吗?”

刘黎笑呵呵的说:“就在墙根外面站着睡,不行吗?小子,今天我很满意,你真的练成了?”

游方上前躬身行礼:“多谢师父指点,您老一句话,抵我自己瞎琢磨好几年。”

刘黎捻着下巴掩饰不住的得意,既像在夸徒弟又像在夸自己:“也就是你的火候到了,我才会指点你,否则说也没用,你站好,我还有几句话要问你。”

游方规规矩矩的站好,刘黎在椅子上坐下,慢条斯理的问道:“练剑至此,是否已到尽头?”

这话问的,游方的功夫还差的远呢,怎么能说是尽头呢?但游方看了看四周,点头道:“确实是尽头,再这么练下去,无非功力日见深厚,但境界无法更上层楼。”

刘黎:“这里只有四面高墙,你所见也只是四面高墙,不行走天下山川,如何凝炼神识如有山川地气?你有一柄秦渔,于是炼成了秦渔,但做为一代地师,你的阅历还太浅,胸中所包容还远远不够。”

这番道理很浅显,就像作画一样,若没有见过山水,如何落笔画出山川神韵,还能让这幅画凝炼出灵性来?若是肚子里没学问,就是把字典翻烂了,也凑不出好文章。但同样的阅历,人和人也是不一样的,到某风景名胜区参观,有人能在胸怀中带走风景意境,有人只能留下瓜子壳和苹果皮。

游方有些为难的反问:“师父的意思,是我该走了吗?您叫我去寻找三两阴界土,其用意就是让我走遍天下山川,亲身感受地气灵枢,凝炼于神识之中,就像我今日练剑一般,对不对?”

刘黎嘴角一挑:“不愧是我徒弟,聪明!……其实你比一般人强多了,当初我追着你在华北转了半圈,看出你的阅历不俗,但换做今日,哪怕故地重游,感受也有不同。”

游方若有所思:“师父说的是,至少我就想回沧州,再看一眼铁狮子。”

刘黎拍着椅背道:“道理我已经点破了,该怎么办你自己去琢磨,我再问一句,依你今日之能,养剑到头了吗?”

游方答道:“尚未到尽头,我虽已能完全掌握这柄煞刃现有的灵性,但能赋予它的,已无法更多。”

刘黎笑道:“还算你有自知之明,这就和画画一样,你的笔法再高,若胸中无物,怎能留下传世之作?人都受见知之限,功力再深,也很难突破此障,这柄剑的灵性如何增长,就在于你是否能赋予它更多,等到将来它的灵性无以复加之时,也算你风水秘法大成之日。我原先的想法,你到了那时候才能去搞定寻峦派,不过你这个小游子,真能钻空子,如今就下手了。”

游方也笑了:“凑巧,不顺势做点铺垫,未免太可惜了。师父,您老还有什么吩咐?”

刘黎收起笑容,神情少见的严肃而庄重:“当初在沧州见面,我就问你为何要习武,你回答我是为了享受人生。那么今天我再问你,为何要修习秘法?是为了练而练吗,还是纯粹的好奇,好奇之后你又为了什么?一条鱼行游江湖,它又在找寻什么?”

游方也不笑了,眨了半天眼睛,突然跪在了刘黎面前:“师父,别为难弟子了,您既然有秘法要传授,弟子聆听教诲!”

刘黎有些错愕,干笑两声道:“还真是个小游子,也太机灵了吧?就这么一问,你就听出我另有秘法传授,却不答我的问题。那我就替你答了吧,那是一种难以企及的境界,拥有之后才明白其中的玄妙,自是一种全新的人生感受,就像鸟儿不必去回答它为什么要飞,这种境界,称之为‘神气凝炼,移转灵枢’,便是你下一步要面临的门径。”

刘黎与张玺在同一时间,指点弟子同样的境界。假如没有刘黎交待给游方的三个任务,假如不是为了好奇,假如不是追求与人争斗,为什么要修炼神识?因为它会带来一种全新的人生感受,能够与山川地气以及各种器物灵性产生共鸣。

就像欣赏一幅画,别人看见的只是画,他却能够进入画中山水——这只是一种比喻。

从秘法修为上讲,它能够赋予人完全不同的气息,比如向左狐与刘黎相斗时,游方隔着山梁感觉是两只沧州铁狮子在对峙,这便是神识凝炼的威力与玄奇。另一方面,有了这种境界,也可以赋予身边的事物更多的灵性,越特殊的器物越容易做到,就像移转灵枢随身相携,称之为炼器,更高的境界,称为炼境。

风水风水,境界至此,人本身也是一种风水,能让自己的心,容纳所拥有的境。

张玺传授儿子的,是寻峦秘诀,而刘黎传授徒弟的,是炼境秘法,都是为了突破“神气凝炼,移转灵枢”的境界,巧妙却各不相同。

刘黎最后交待道:“我上回传你的两本秘籍,已经全部让你给吃了,今日再授秘法,够你消受几年。……自己安排好广州的事,我也不催你,什么时候去寻找阴界土,你自己看着办。至于你对肖瑜那丫头的指点,我很满意,没看出来,你还挺会教人的。”

在刘黎离去之前,游方突然说道:“师父,弟子欲答您所问,鱼在江湖所寻者,如鱼得水尔!”

……

陈军这几天四处奔波,游方出的主意虽好,但真要落实却不简单,有各种手续要办,还有各种麻烦要解决,幸亏他也是个混江湖的老油条了,需要的材料全部办好,游方与肖瑜也把钱给了他,就等着明天去办最后的手续了。

就在这天晚上,游方带着两幅画去了林音家,一个电话把陈军给叫来了。陈军进门时很不满的嚷道:“我在外面请人吃饭呢,完事还要请人出去娱乐,你有什么事非要把我叫来?电话里还不说!”

林音在一旁无可奈何道:“我也问他了,可是游方就不说,非要等你来。”

游方招了招手:“陈军,你过来,与林音一起坐好,我有一件大事要宣布。”

两个人一头雾水的在桌对面并肩坐下,抬眼看着游方,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游方将两幅画放在桌面上,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尽量温和的说道:“我拿走了三幅画,送回来两幅,假如那一幅能够卖二百万,你们俩还倒不倒房子?”

这两人有点傻了,过了半天还是陈军先反应过来:“你啥意思啊,这画是赝品,顶多去糊弄林音这种外行,连我都糊弄不了。”

游方淡淡一笑:“我只是问如果。”

林音笑了:“如果有二百万,当然不用这么麻烦了。”

游方双手按在桌子上,探出上身郑重说道:“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二位,千万要挺住!”

他不再隐瞒,讲了这三幅画的门道,并且告诉他们,已经出手一幅,打算以二百万的价格悄悄的卖掉。然后对陈军道:“你先偷着乐吧,等乐完了,给我一个账号等着收钱,一定要是干净的账号,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然后他转身走了,关上门,留下那已呈石化状的一男一女。游方没有回家,就在附近转悠,他在等——等那两人什么时候能反应过来,恢复正常。

时间不长也不短,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陈军来电话了,语气激动的都在发抖:“游方,你快过来,我刚刚和林音商量了一件事,就等着你呢!”

游方再一次来到林音家,这回就跟特务接头一样,没有留在厅里,而是直接进了书房还关上门把窗帘也拉上。陈军一把攥住游方道:“真的吗?”

游方反问:“这种玩笑,能随便开吗?”

陈军给了他一拳:“你怎么不早说?”

游方解释道:“我也是这几天刚刚发现的,当时也不敢相信,特意找专家鉴定过,确定无误才敢告诉你们,另外一幅画,我已经送出去了,卖不卖,听林音的。”

林音的眼圈是红的,显然是哭过,却不知是为什么,嗫嚅着说了一句:“游方,你可以不告诉我的!”

游方苦笑:“我承认,有那么一瞬间,我不是没动过私心!但想到陈军要背银行一百多万的债,分几十年来还,还是厚道点吧,如果你们觉得过意不去,那就表示表示,我是不会反对的。”

陈军与林音对望一眼,似乎刚才已经商量好了,陈军拿起一幅画塞到游方手中:“送你一幅,千万不要拒绝,否则朋友就没得做了。”这三幅画,卖一幅留一幅送一幅,倒也处置的十分妥当。

游方没拒绝,收起那幅画也没打开看,然后冲陈军勾了勾手,把他单独叫了出来。下楼出了小区,走在夜晚的街边,陈军低声问道:“游方,你早就知道这画是真迹,对吗?”

游方笑了笑:“也不算太早,但恰好在林音准备卖房子之前。”

陈军:“谢谢了!”游方不早说,折腾了他这么久,白跑了那么多地方办了那么多手续,到头来他还是充满感激。

游方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客气,你明白我的用意就好,总算没白折腾你一回。”

陈军微微有些吞吐道:“那个,你刚才说的那个二百万,什么时候能到账?”

游方:“最快明天,不会耽误林音的事。你以前也是个坑蒙拐骗的高手,经常给全国各地的手机发中奖短信,找一个干净的账户倒一下钱没问题吧?”

陈军:“账户倒没问题,但一次汇二百万,恐怕引起银监的注意。”

游方:“那就十个账户,每个户头汇二十万,你自己麻烦点回去准备好,我明天上午就要。……这件事情,不要在外面说。”

陈军:“这我当然明白,刚才已经提醒林音注意了,画的事情就我们三个知道,如果有外人问这笔钱的来历,就说是我问家乡的朋友借的。”

……

次日上午,张流冰坐在父亲办公室的外间“值班”,来往的员工都觉得很奇怪,他自己也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在时间并不长,刚刚坐了半个多小时,手机就响了,还是个陌生的广州本地号码。

“李丰前辈,是你吗?”张流冰拿起电话,又惊又喜的问道。

“张流冰,一天不见,你学会未卜先知了?我还没说话呢!”游方在电话那边笑着反问。

张流冰赶紧解释道:“是晚辈唐突了,我一直在等您的电话。前辈昨天送来的那幅画,堪称绝妙,家父已读出纸后的‘寻峦’之意。……前辈稍等,家父就在身边,想与你谈谈。”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起身一路小跑进了张玺的办公室,连门都没敲。

张玺见此情景当即会意,站起身来顺手将电话接了过去:“李丰前辈安好,在下流冰之父,寻峦派长老张玺。听闻前辈寻回本门传承信物,千里迢迢上门告知,再下代表寻峦一派深表谢意!……前辈此番驾临广州,指点流冰秘法修为,深谙寻峦要诀,我父子也感激不尽!”这话说得挺漂亮,于公于私都表示感谢。

游方笑着答道:“久闻张玺长老大名,果然是如今寻峦派中最出色的全才,昨日画中一点小门道,自然难不住你,看来此番试探,我倒是多此一举了,望你莫多心。”

张玺:“前辈何出此言?画里画外意境之妙,令人称绝!昨日留书有‘待价而沽’之语,难道有出手之意?若是前辈在广州有何需要,尽管知会我父子一声。”

游方打个了哈哈:“哦,近日偶遇一事,欲暗中为人解困而已,老夫身无长物,唯以此画资人。我此番出山行游,管的闲事多了,也不能总麻烦别人,都来求你帮忙也不合适。”

张玺趁机道:“前辈既然有出手之意,张玺十分希望购得此画,在他人眼中,不过是珍贵古玩,但在我们父子眼中,妙趣大不相同,万望前辈成全。”

游方在电话里笑声很爽朗:“把画交给你们,本就是想让你帮个忙估价转手,你自己要买下,如此甚好,甚好,不至于明珠暗投!”

张玺:“前辈前日在广州惩恶的义举,张玺也略有风闻,请问此番助人解困,需要备足多少义资?”这话说的婉转,既提到了李丰惩治易三的事情,带有颂扬之意,也没有直接问对方想卖多少钱。

游方也不拖泥带水,说的很干脆:“二百万。”

这个价很公道。黄公望的真迹在市场中见到的极少,如果是在拍卖会上刻意炒作的价格,或某些显然是明清高手所作赝品的成交价,并不能作为收藏界私下交易的参照。游方一点都没多要,但也不算吃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