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八十章、疯狂的华尔街

林音要筹钱,办法只有一个,和上次一样——卖房子!

她住的两居室,面积是88平米,出租的那套三居室,面积是106平米,想在短期内筹集一百多万,只能卖那套大房子。若将时间倒退一年,在2009年末至2010年初,出手倒是不难,但是在2010年末至2011年初这段时间,广州的二手房楼市相对很低迷。

在2010年上半年,国务院出台新政,将家庭购买第二套住房的按揭贷款首付比例提高到50%,并且不再享受优惠贷款利率,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囤房投资与炒作,尤其是二手房市场受到的影响很大。

还有一些事看上去很遥远,影响却就在身边。从2007年开始的美国房地产次贷危机到2008年演变为全球金融危机,稍微缓过半口气,至2010年又演变为欧洲债务危机,涌入境内楼市游资终于有分批撤离的迹象。

而中国自2008年末启动的投资刺激政策在2010年中开始转向,开始新一轮宏观调控,几年来受地方政府刻意推动、已经被过度炒作的房地产市场首当其冲。

表面上看房价并没有降多少,买不起的还是买不起,但快速上涨的趋势已经停滞,投机需求有所萎缩,特别是次新二手房市场想高价出手已经很难。

国际国内的大事似乎无关,林音关心的就是怎么能把房子快速卖出去,得到想要的一百零几万现金。周边这一带的房价不算低,二手房市场根据情况的不同,挂牌价格从八千到一万五每平米的都有,但是高价大户型房源成交很低迷。

林音如果不着急可卖可不卖,挂到一万多的价位未尝不可,但想在短时间内立刻拿到现金,恐怕得往万元一平米之下压价才有可能成交。再扣除手续费用,这笔钱是否够用也不好说。而且这套房子还有历史遗留问题,她已经对外出租了,租约尚未到期,现在想卖出,得和房客商量。

这天晚上,五个人又凑在一起商量这件事,三位房客倒没有纠缠租期的问题,反倒一起替房东林音操起心来。

肖瑜几次欲言又止,照说一百多万,她家肯定能拿得出来,并不算很大的数目,但直接掏钱有点不明不白,因为对方除了卖房之外没有其他偿还能力,要么是白送,要么林音还得卖房,最好的办法似乎是自己将房子买下来。

但是有钱也不是这么随便花的,肖瑜自己并没有收入,这次又是离家出走,身边也只有几十万零花钱而已。她现在既不想与家人联系,也没有理由白拿家人的一百多万给林音的父亲,为一位素不相识的犯案官员脱罪。

屠苏就更没有办法了,反倒是游方心里有数,不动声色的在琢磨一些事。有那三幅画垫底,一百多万不成问题,但眼前的事是个机会也是考验,既能试探出陈军对林音的真心,也能让陈军彻底赢得林音的芳心,就看他愿不愿意了。

追求林音是财色兼收,到底是怎样的真情,恐怕连陈军自己都说不清,换个人也会很认真的,但遇到这种事情,就能看清他真实的内心了。假如没有那三幅古画,陈军会怎么办呢?

众人在那里讨论卖房的事,屠苏问了一句:“游方哥哥,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你一向很有本事,能不能给林音姐想个好办法?”

肖瑜叹了口气道:“小苏,你真把游方哥哥当神仙了?有些事不能空想办法,你叫他怎么变出一百多万?”

游方突然笑了,不紧不慢的说道:“谁说我没有办法变出一百万?这套房子还可以继续租,我们还可以继续住,就看陈军愿不愿了!”

其他人都安静下来,陈军皱眉道:“游方,有路你就指出来,我走便是。”

游方悠悠的问了一句:“陈军,你还没有结婚,也没买过房子吧?”

林音与屠苏一头雾水,肖瑜眨了眨眼睛似有所悟,而陈军却一拍大腿道:“这倒是个办法!就是需要五十万资金,周转一个星期。”

游方追问:“你有多少积蓄?”

陈军很不好意思的答道:“我这几年赚的钱没怎么攒下来,手头只剩十几万。”

游方点点头:“我也可以借你十几万,剩下的找人凑凑,应该不难。”

肖瑜突然插话道:“你们俩一人出十万,我拿三十万,不就是周转一个星期吗,只要陈军愿意,这事就没问题。”

林音与屠苏瞪大眼睛不解的追问:“你们在说什么呀?我们一句都没听懂。”

游方笑着一指肖瑜:“她听懂了,让小玉解释清楚吧,不过是从银行快速套现而已。”

游方的办法普通老百姓也许想不到,但是原理并不复杂,就是陈军用林音卖房的钱交首付,买下林音卖的房子!相当于合谋左手倒右手,变出一百多万现金,过程如下——

林音将房子卖给陈军,作价每平米一万四千多,合计总价一百五十万。陈军没有结婚更没买过房子,可以申请银行按揭贷款,享受第一套住房的待遇,首付百分之三十,也就是先交四十五万。准备五十万应该够了,这笔钱在场的三个人先凑上。

林音卖出房子后,拿到的是全额房款一百五十万,然后再取出四十五万首付交给陈军,陈军将游方与肖瑜的钱还上,也就是周转一个星期而已。

林音并不吃亏,她等于在最短时间内高价卖出了房子,最终到手一百零五万,恰好可以拿去给父亲救急。

而这套房子就变成了陈军的,四十五万首付是用林音卖房的钱交的,他等于以自己的名义向银行贷款一百零五万,每个月需要交按揭。他吃亏不吃亏就很难说了,高价买房,但是首付不用自己掏,这笔账不好算。

更重要的是,陈军就这样很突然的买下自己的第一套房子,换一种情况,他可能不会在这个地方、以这种价格买房子,现在是为了帮林音。

肖瑜最后总结道:“这套房子还是你们自己的,有租金可收,你们俩也都有工作收入,还贷并不太困难,最重要的是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有意思的是,她没有单说陈军,而是说陈军和林音“你们俩”,能合伙干出这种事,彼此之间应该是完全信任的“一家人”才行。

屠苏樱桃小嘴张得老大,好半天才想明白其中的花样,思索着问道:“这不是等于把房子抵押给银行,贷款一百零五万吗?”

林音摇了摇了头:“看似差不多,其实不一样。直接抵押贷款我下午已经问过了,评估之后还要折价,手续时间长,拿不到一百多万,而且我也还不起。游方的办法,是最快最好的,只是让陈军这么做……”

她抬头看了陈军一眼,随即又低下了头,神色很是复杂,有感激、有尴尬、有祈求、有惭愧。陈军很自然的将手放在她的肩胛上,柔声道:“这么买一套房子也不错,我不用交首付,还解决了你的事,就这么办吧。”

林音没有抬头,弱弱的说道:“以后,我帮你一起还按揭。”

见此情景,游方鼓掌笑道:“好了,好了,问题解决了!大家别再愁眉苦脸的,晚饭还没吃呢,也都饿了吧?上午买的菜没做完,屠苏,你帮林音去做饭呗?陈军,往后你就是我的房东了,今天可得好好敬你两杯,想趁机给我涨房租可不行。”

……

这天的晚饭,还是五个人凑在一起,众人不约而同,都小心翼翼的没有提李秋平的事,仿佛今天警察就没来过,话题仍然集中在房产倒手套现上。

屠苏看着游方,以无比佩服的语气道:“你真有办法,让他们把房子倒一下手,马上就给林音姐变出一百多万来!陈军本来交不起首付,只能付的起按揭,你让他就这样买下了房子。”

肖瑜解释道:“明白其中的交易规则,也不算太神奇,无非是利用金融杠杆原理。一套房子一百五十万,首付只需要百分之三十,剩下的有银行融资,这就是金融杠杆,可以在短期内将资金放大三倍多,借五十万稍微周转一下就可以。”

林音沉思道:“也是因为我的房子没贷款,否则也不好这样做。”

游方突然笑了:“谁说不可以?贷款买房子,套现更容易。”

林音不解道:“那我就不明白了。”

屠苏撅嘴道:“我也不明白。”

陈军在一旁笑道:“游方说的是一种炒房手段,可以通过买房卖房,短期内套出一大笔现金,就拿我贷款买下这套房子举例吧。”他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

假如陈军就是自己买房子,花四十五万首付,买下一套总价一百五十万的房子,二十年平均按揭,每月还款大概七千。过了七个月,他将房子以二百万的价格卖给游方,游方交了六十万的首付。假如他俩是一伙的,套出了多少现金?

两次首付加七个月还款,总计成本110万,收回200万,套出90万现金。更有意思的是,陈军的本钱投入只有45万,其他的钱可以通过短期拆借解决,最终回来90万现金,忽略中间交易费用只谈原理,资金翻了一倍,而房价不过涨了百分之三十三。有了更多的现金,同样的事情换个地方倒手再玩一次,手里的资金会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多。

陈军最后说道:“你以为前几年,游资炒房团在全国各地轮番炒楼市,赚的是那一点买卖差价吗?他们是在利用金融,倒手套出了大量的现金。”

屠苏眨着眼睛追问道:“按刚才的办法,还是有问题呀,陈军将房子倒给游方套现,游方欠了银行那么多贷款,将来怎么还?”

游方接着解释道:“有两个办法,一是将房价炒起来,然后卖给最终的买房者。假如炒到最后没有接盘的,最终会砸在提供融资的银行手里。反正房子是抵押给银行的,不还贷款的话,银行把房子收回去好了,想套的现金已经套到手了。”

陈军苦笑道:“第二个办法更损,以损失别人的信用记录为代价,银行和整个市场也跟着倒霉。”

游方叹道:“这是三、五年前的手段了,如今政策变了,市场也变了,再想玩就得琢磨新花样了。”

林音很感兴趣的插话道:“陈军,我一直都不清楚,你是哪里人啊?”

陈军:“我的家乡,在浙江温州。”

肖瑜笑了:“你们刚才说的是成规模大资本套现原理,忽略交易成本的简化版,普通人家很难玩得了这一套。我在香港的时候,听说大陆的温州炒房团很厉害的,今天听你们一讲,总算见识到了。”

游方冷笑道:“不要把什么事都推给温州人,前几年在全国各大城市搞风搞雨的,几乎都是境外大财团游资挑头,境内民间资金趁机跟进而已,他们在全世界都是这么玩的,当年美国次贷危机就是崩盘开始,现在波及整个世界,终于玩大了。”

肖瑜沉吟道:“说的也是,现在欧洲闹债务危机,老百姓跟着倒霉,我以为主要是过度消费的问题,听你一说,金融过度膨胀也是主要问题。……等到银行察觉不妙,短期拆借市场一收缩,会接二连三的暴露问题,金融机构一家接一家的倒闭,冰岛、希腊那样的国家都破产了。”

他们俩谈到这个话题,剩下的三个人就不吱声了,只在一边睁大眼睛听着。游方笑着说:“我不是学国际金融专业的,在我看来,不论用什么术语,原理无非就是这些江湖手法,炒的不仅是房子,而是整个世界的财富。你不是想闯荡江湖吗?现在的江湖动荡的很,就在你所学的专业中,那可是真正的大江湖。”

肖瑜的神情有些腼腆:“我在学校的课堂讨论,可没有你和陈军讲的这么直截了当,都是在学各种金融原理和现象,觉得挺复杂、挺先进的。”

游方:“是挺复杂,手段花样也挺先进,但门道还是那么回事。你学的是规则,所以刚才陈军说需要五十万周转,你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算是没白学,对这方面知识的了解我肯定不如你。但是没有人会把自己公然行骗打劫的门道,明明白白写到教科书里。”

肖瑜:“公然行骗打劫?”

游方:“难道不是吗?聚集在美国华尔街的一撮人,这些年引导世界潮流,伙同各方权贵将整个江湖公然洗劫了一遍,崩盘之后留下一地鸡毛。表面上那些投资银行接二连三倒闭破产,但后面的高手都赚足了,全世界的老百姓跟着遭殃。……就像陈军刚才说的炒房一样,你认为一直玩下去,最后倒霉的人是谁?”

陈军挠了挠后脑勺,终于插话道:“要说前几年的炒房,我倒是懂门道,但是你们谈的话题有点太大了,我都插不上嘴。游方,这些事情,你又是听谁说的?”

游方叹了一口气:“我没那么有学问,去年这个时候在北京,与一位长辈聊起江湖局炒作,他老人家联想到当今世界的一些事情,说了许多,我有所体会而已。”然后又对肖瑜道:“你还在读书,等到将来经营产业时,很多教科书上没有的东西,家中长辈会教你的。”

肖瑜摇了摇头:“我对投机不感兴趣,连生意都不想做。倒是游方哥哥这么年轻就这么有见识,将来有机会未尝不可到华尔街闯荡江湖,成就一番大事业。”

游方一撇嘴:“那不仅是本事问题,更是本钱问题。华尔街幕后那帮崽子,是这个世界上最贪得无厌没人性的东西。我没兴趣在那种地方闯出字号,要是让我奶奶知道了,会把我的腿打断的。”

旁边几个人都笑了,林音笑着说:“你奶奶那么厉害啊?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但是刚才的话吹得也太大了!”

游方自己也笑了:“聊天聊天,不就是往天上聊嘛!关起门来都是自己人,吹牛过过嘴瘾,也没什么关系吧?”

屠苏则问道:“游方哥哥,为什么说那些人是世上最贪得无厌没人性的东西?很多人都是书上写的成功榜样呢。”

游方收起笑容正色道:“今天我们谈炒房的门道,是报纸上说的那么回事吗?江湖手段,为谋生行便或解困救急,有能耐谁都可以用,就像今天陈军与林音倒房子。但不能为了手段而手段,没完没了算计世上的人,到头来是无尽之壑,终成大患。”

肖瑜附和道:“这次已经炒崩了,全世界都跟着收拾残局呢,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今天这场讨论,不仅解决了林音的难题,也将她与陈军的生活与情感最终撮合在一起,而且肖瑜是真正的佩服游方了——他可不仅仅是会教训小流氓而已。告辞的时候,游方对林音说有话想私下问她,在陈军疑惑的眼神中,将林音单独叫进了书房。

面对有些意外的林音,游方直截了当的开口:“李秋平留下的东西,你愿意拿去救你的父亲吗?”

林音低下头:“我知道,房子是他留下的,但我……”

游方打断了她的话:“本来就是你名下的,话说到这里就完了,不必再纠缠这个问题。你家里挂了三幅画,我听你说对李秋平有纪念意义,你还要继续挂下去吗?”

林音抬头问道:“是不是陈军对你说过什么?这些画……我可以不挂。”

游方摇了摇头:“他没说什么,是我很感兴趣,可以拿走研究几天吗?”

林音想了想:“你喜欢的话就拿走吧,送给你也行,反正是赝品,就算是真的古董,我也不想再挂了。”

游方笑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自己不要,只是拿去用用。”

游方将另外两幅古画也摘下来带走了。陈军看见这一幕,眼神中有几分感激之色,只认为游方是不想让它们勾起林音对李秋平更多的回忆,此刻的他还不清楚画中的门道,被人算计于未知的幸福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