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七十八章、你会演戏吗

肖瑜既震惊又震怒,游方轻飘飘的一巴掌,竟然拍得她半边身子发麻,半天动弹不得,此人身怀绝技啊,住在一起这么久竟然没看出来!另一方面,既然游方身怀绝技,却眼睁睁的看着一对可怜的老夫妻受流氓地痞的欺负,连吭都不吭一声,还不让同伴动手,这算什么人?

等那一阵麻酥酥的感觉消失,肖瑜缓过劲来,三个地痞已经丢下几句狠话悻悻而去,几名大学生也被小吃摊老板拦住没有真动手。她向游方怒目而视:“你什么意思?”

游方面带微笑看着她,语气平和:“这张塑料桌受不了你一掌,刚才拍实了非碎不可,这一桌碗碟也都得打翻,抱不平不是这么打的。……你也看见了,那两口子根本不希望有人在这里打架,你是想帮人呢,还是想害人呢?”

肖瑜柳眉一竖:“打坏了东西,我赔!”

屠苏弱弱的说道:“小玉姐姐,不是这么回事,人家的生意还做不做了?……就算游方哥哥能打得过那几个坏蛋,今天教训他们了,也不能天天在这里看着。那些人吃了苦头,回头拿这对夫妻出气怎么办?你今天为这对夫妻出头打架,但人家还要天天在这里做生意啊。”

游方暗挑大拇指,屠苏越来越懂事了!肖瑜也回过味来,点头道:“有道理,那你说应该怎么做?”

屠苏一摊小手,可怜巴巴的说:“我不知道,也没那么大本事,你问游方哥哥。”

肖瑜又冲游方道:“你能有什么办法,就在这里干坐着,那些人早就没影了!”游方不说话,只是看着肖瑜,看得她有些发毛,又喝问一句:“这么盯着我干嘛,不认识吗?”

游方淡淡的问道:“小玉,你真的想管闲事?……那好,待会儿跟我走一趟,我教你怎么管。”

屠苏在一旁道:“游方哥哥,就不要带小玉姐姐一起去吧?你也要小心!”

肖瑜断然道:“几个不入流的扑街仔而已,就是我要管闲事,带着游方一起去。”

游方微微苦笑:“屠苏,你先回家吧,小玉恐怕晚一点才能回去,我办完事直接去上夜班。……吃饱了吗?……现在就走,乖,听话。”

屠苏有些不放心还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听话回家了。游方却没有要起身的意思。肖瑜不耐烦的催促道:“你还坐在这里不走?”

游方不紧不慢的答道:“你刚才没听见他们几个吃饭时说的话吗?要找牧师组队PK,当然是进网吧打游戏了,那种地方人多手杂,不好施展拳脚也容易误伤。……时间还早,着什么急?做事情首先要学会磨性子,该等的时候一定要等,事先想清楚,出手时不能犹豫。……再说了,打架之前不得填饱肚子呀?不能光生气不吃饭。……老板,再来两份烩面。”

游方一人吃两盘烩面,肖瑜坐在一旁瞪着他吃,突然眉头一皱,小声问了一句:“你不是怕给这对夫妻惹麻烦吗?但那三个家伙在这里见过我们,素不相识去打架,他们会怎么想?”

游方满意的点了点头,适时夸赞道:“很好,你考虑的太对了,这些事就应该先想清楚!”然后又恨突兀的问了一句:“小玉,你会不会演戏?”

肖瑜一怔,随口答道:“我在英国学过舞台剧。”

游方一笑,顺势追问:“你读的是什么专业,怎么还学舞台剧?”

肖瑜:“国际金融,但是辅修课程与社团活动花样很多,学舞台剧有什么好稀奇的?……你别想套我的底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游方笑意更浓,神情却甚是宽和:“你若不想让我知道出身来历,刚才那几句说的已经太多了。”

肖瑜眯了眯丹凤眼,有些狡狯的反问:“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实话?”

游方没有与她纠缠,摆了摆手道:“会演戏就好,我说个剧本,你记一下台词,自己也可以根据需要临场发挥。那边有商场,待会儿买件新衣服套上,十几块钱的文化衫就行。”

……

在珠江边的大道北侧,僻静的树影下,游方掏出了两块蒙面的纱巾,自己戴好一块,将另一块扔给了肖瑜。

肖瑜微微一撅嘴:“为什么你戴红巾,让我戴黑巾?”

游方:“你的皮肤好,黑颜色更配。”

肖瑜:“衬肤色?都蒙上了!”

游方:“你自己心里知道啊。”

肖瑜笑了笑,还是将黑巾蒙上了。

……

鸡毛掸子、金项链、墨镜这三个人从网吧出来,溜达到珠江边,站在江堤上,面对着珠江撒尿一边哼着小调。刚刚拉好裤子,就听背后不远有个姑娘的身音,抑扬顿挫宛如在念话剧对白:“哥——!就是他们三个——!上次在网吧调戏——我!”

听上去还挺押韵,游方也不敢乐,这戏演得也忒假了。假就假吧,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游方也学着肖瑜的腔调,挺胸提气发声道:“好大的——胆子!欺负我——妹子!瞎了狗眼——珠子!”

三人转身被吓了一大跳,等看清来人却笑了,撇着嘴端着胳膊,走过来不怀好意的笑道:“哎呦,蒙面大侠耶?”、“这妞身材好正点,大半夜送上门让咱们乐一乐吗?”、“嗷!唔——”

最后一声是怎么回事?肖瑜可不罗嗦,见几人一脸猥琐的走到近前,立刻就动了。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走在最前面的鸡毛掸子左脸上被抽了一记,留下了半个清晰的鞋底印,随即快速肿了起来,原地转了半圈,眼冒金星连北都找不着了。

游方暗自摇头,立地起脚用鞋底抽人耳光,动作看上去很潇洒却华而不实,习练脚法时可以如此伸展筋骨,格斗中却不能乱踢。假如对方是真正的高手,这个姿势破绽太大了,往前缩肩一进步欺到腿内侧,就能让她失去重心,且全身的要害几乎都是空门。

但是对付这几个小地痞倒是很好用,而且显得很是威武泼辣。

另外两个地痞见这姑娘竟然敢踢人,惊吼一声,恶狠狠的扑了上来。游方也闪身上前却不动手,只是在一边提防着肖瑜失手吃亏。事实上也用不着他动手,肖瑜三下五除二,已经将三个大男人踹倒在地,抚手问道:“哥,现在怎么办,废了他们吗?”

游方戴红巾,一向爱唱红脸,摇头劝阻道:“他们还年轻,要给改过自新的机会,下次再犯再废不迟。……先问问他们都干过什么坏事,我这人既往不咎,太久远的就不必提了,就说最近这几天的。”

肖瑜上前抬脚又是一顿踹,连游方都替三个家伙打了好几个冷战,只听肖瑜吩咐道:“起来,都坐好了,把最近一个星期干的缺德事都交代清楚!”

这三个家伙哆哆嗦嗦还真就交代了,包括三天前在公交车上吃女人豆腐以及今晚在大排档吃霸王餐,……。肖瑜呵斥道:“你们给本姑娘记住了,这些坏事,如果再敢犯一件,下次直接废了你们!”

游方则“语重心长”的劝道:“你们做的这些破事,自以为很拽吗?这样下去,不仅害人,迟早也得把自己废了。已经废了一半,再不好好治治,就无可救药了!”

肖瑜一指游方道:“我家少爷盯上你们了,今天是好心,下次可就说不定了。”这一句话事先的“剧本”里可没有,是肖瑜临场发挥加上的,说完之后,两位蒙面人沿江堤扬长而去,很快消失于夜色中。

一边走,肖瑜问道:“游方哥哥,我把他们打成那样,你说,还有人能认的出来吗?”她不自觉中已经与屠苏一样称呼游方,其实她与游方同岁,只小了不到一个月。

游方笑道:“只看脸的话,一个星期之内,恐怕连亲娘都认不出来了,但是没关系,他们能认识自己就行。”

肖瑜咯咯笑了,笑声越来越开心,好半天也止不住。游方也很想陪她一起哈哈大笑,但想起刘黎的叮嘱,还是作出教导者的样子,收起笑容叹息一声道:“小玉,你觉得很好笑吗,我怎么笑不出来呢?……这种事,还是不要遇上的好,你说呢?”

肖瑜止住笑声,想了想道:“嗯,这种事的确应该越少越好,但是遇上了,就得解气!”

游方沉吟道:“不能只顾着自己解气,你想帮人也得会帮,否则反倒可能在害人。”

肖瑜又嗯了一声:“屠苏也是这么说的,谢谢你们,我今天又学了一招。”

游方没说不用客气,转而问道:“解气也得看情况,今天对付三个小地痞倒无所谓,但换一种场合也这么做,就太冒失了,弄不好自己会吃大亏,尤其对你这种女孩子来说更危险。以身犯险,从来就不是和谁赌气的事情。……你的身手不错,都练过什么功夫?”

肖瑜:“空手道、跆拳道,都是专业教练教的,还有蔡李佛,是我在香港的时候请师父学的。”

游方:“难怪招式这么杂,你的功底很好,动作到位也很协调,但是混杂了竞技、表演与格击的技巧,遇上高手一定会吃亏的。比如刚才用鞋底抽人耳光的那一招,看上去很潇洒很威风,假如在舞台上效果也很好,但只要格斗经验丰富一点,不用太高的功夫,都能趁机制服你。”

肖瑜:“那么轻松吗?来,我们拆解一下。”

游方摇头道:“不用拆解,你注意看我的动作就行。”

说着话他猫腰一缩肩突然向前一窜,右腿一趟随即站直,简简单单、幅度很小、速度非常快的一个动作,连手都没动。然后很严肃的说道:“只要对方能反应过来,像我刚才这么做,动作不必比你更快,力量不必比你更大,你却很危险。……你平常与人对练时,不会有人出这种招数,但是到了外面碰上歹人,可就说不定了。”

肖瑜的脸止不住的发烫,刚才那个动作确实没法去实际拆解,假如她左脚站立,起右脚企图以鞋底抽耳光的话,游方一猫一窜、一趟一站,等于用右膝顶在了她的左膝内侧最脆弱的位置,同时用左肩撞在了她的下阴部位。这一招既简练又实用,而且阴损危险,练拳时没有对手会用。

肖瑜呐呐道:“游方哥哥,你是高手,平常能不能教我几招?”

游方微笑道:“有空的话可以教你,不必学什么新东西,就是你以前练过的功夫,真用起来都有什么讲究?不能形成坏习惯。……但你要注意磨磨性子,否则习武不是好事,不仅不能防身反而容易惹祸。”

肖瑜很高兴的点头:“多谢游大侠,我先叫你一声师父了!”

游方:“师父倒不必叫,其实也用不着,我又没有教你什么新功夫。……你是香港人,在英国读书,为什么离家出走到广州?”

他直接开口点破了这件事,肖瑜倒也没有否认,略有些踌躇的答道:“我小时候经常听大人讲闯荡江湖的故事,心里可羡慕了。可是等我长大了,爸妈却要送我到英国念书,什么事情都得管着,我觉得太闷,一生气,就……”

游方闻言不禁想起了一部电视剧《武林外传》,这姑娘很像剧中的郭芙蓉啊,他笑着反问道:“你以为这就是闯荡江湖吗?”

肖瑜:“我也说不清啊,但今天找到一点感觉了,你说呢?”

游方感慨道:“其实你错了,江湖不在于大排档,也不在于小流氓,这仅仅是市井江湖而已。北大、中大是江湖,牛津、剑桥也是江湖,那些高楼大厦写字间一样也是江湖,只要你能闯荡明白。……很晚了,你回家吧,否则屠苏会担心的,我要去值夜班了。”

“游方哥哥,你值夜班,一个月工资多少钱?”肖瑜突然问了一个很感兴趣的问题。

游方:“你对你的来历保密,我也对我的经济问题保密。”

……

刘黎交给游方的任务,他完成的还算不错,就是暗暗有些担心,不知道这姑娘的家里人什么时候会找上门来,同时对她的来历很好奇,但是肖瑜却什么都不肯多说。

这段时间,倒是忙坏了另一个人。陈军是个玩电脑的高手,帮着林音在网上寻人,平常还总帮她上街发传单,自称在广州地方很熟。林音当然不会反对有人帮她找李秋平,就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怕耽误陈军的工作,还不时问他单位的情况。

陈军为了圆谎,一咬牙真的找了一家网络科技公司上班,专业倒是很对口,工作对于他来说也很轻松,应聘时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有单身宿舍。

游方曾经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林音手里的积蓄花完了,屠苏按游方的嘱咐提醒过她,林音一度有所注意。但是最近陈军一“帮忙”,寻人的费用陡然增加,林音除了最基本的生活费,手头实在没有余钱了。

陈军当然察觉到了,却什么也没说,默不作声的自己垫钱帮她打、印传单。林音感觉这样很不对劲,终于找了个机会,试图婉言谢绝陈军的好意。

不料陈军却乘机劝道:“我可以帮你找人,并不耽误多少时间,而你也有时间,自己为什么不去找一份工作呢?有了更多的经济来源,接触更多的社会关系,找人不是更方便吗?”

陈军虽不如游方对江湖门道那么精通,但毕竟也是江相派出身并不白给,他没劝林音不要再找李秋平,反而与她商量怎么找更好。林音动心了,却很为难的说:“可是我不会做什么,原先只会在学校教英语。”

陈军一拍大腿:“前几天还有朋友问我,能不能帮忙找一个中学英语代课老师,工资好商量,带两个班加起来每周十节课,就是要尽快。真是太巧了!”

巧什么巧,陈军蓄谋已久,这段时间将广州有什么中学要请英语老师的情况,摸的比教育局还清楚,就等着林音递出这句话呢。陈军果然给林音介绍了一份工作,在一家私立中学教初中英语,原先的老师恰好休产假了,需要临时找人代课。

时隔三年多再次走上讲台,林音有些生疏了,但渐渐找回了感觉。她是个做事很认真的人,从她寻找李秋平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来,备课认真、讲课认真、人长得漂亮脾气又好很有耐心,很快就受到学生们的欢迎。林音自己也觉得很开心,不知不觉中心境开朗了许多。

还有一个变化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林音原先的想法是以寻人为主,“业余”时间去代课。但等到真的工作了一段时间,她已经是以教书为主,只在业余时间寻人了。至于陈军,仍然“一如既往”的帮助林音寻找李秋平,两人的关系是越来越亲近了。

林音很感激他,偶尔听陈军在游方面前抱怨单位食堂的饭菜难吃,就时常请他到自己家来吃晚饭。林音的厨艺堪比专业水准,游方见此情景,也瞅准机会厚着脸皮,拉着屠苏与肖瑜一起去蹭饭。屠苏能帮忙打下手顺便学习做菜,肖瑜也终于学会安全的洗碗了,五个人坐满一桌说说笑笑很是热闹。

一切看上去如此顺利美好,林音在中学带了两个月的课,肖瑜住下三个多月了,游方练剑也日渐精深。就在学校放寒假前夕,远方的一场意外却突如其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