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六十九章、为了孩子

刘黎所授的练剑之法十分诡异,称为六合剑灵术。

不仅仅是练剑,也是在习练内家拳意真劲,在“有触必应,随感而发”的基础上,达到“由感而发”的境界,身心与周边环境内外交感,以拳法劲意凝炼出一个无形的“人”。

这个人是不存在的,但对于练拳之人来说,又是实实在在的,元神清明所见,而非颠倒妄想,这是一种化境。只是拳法劲意凝炼成的轮廓,略具人形,但要有五官,有五官才能有灵气。一般人不论是练拳还是练剑,此人形五官都是自己的样子,凝炼的也是自己的拳法劲意。

但对于游方来说,情况略有不同,这个不存在的“人”,他已经凝炼成功,就是心像中所见的秦渔。所以最方便的办法就是以剑习练,锻炼自己的神识,同时赋予这柄剑更强大的灵性。

第一步仍然是以心神养剑,起身之后心法似收非收,秦渔的形象出现在他的面前。今夜所见的秦渔又有了与往日不同的变化,眼神中居然有一丝妩媚诱人的笑意,飘雾状的白纱裙竟化为丝缎般合体,勾勒出完美身材,挺拔、婉转、媚惑之处玲珑毕现,辐射出惊人的性感。

游方心中苦笑道:“秦渔啊秦渔,我来练剑,就是想收摄心神不再胡思乱想,难道你也要挑逗我吗?”随即又意识到,秦渔自不会主动挑逗他,心像中所见折射的就是自己的心猿意马。功夫到了这种地步,心神不能随欲念而走,否则便是入魔成妄,要时刻小心。

刘黎所说的“自在出入,化境而观”,就是指元神清明不受沾染。

游方深吸一口气,收摄心神运转劲力撩剑做了个起手式,表情似笑非笑,秦渔的表情第一次有了变化,也与他一样似笑非笑。这一瞬间,游方感觉全身的毛孔仿佛都张开了,周围一切细微的动静,哪怕远处墙根下蛐蛐在轻微的震颤翅膀,都清晰无碍的在神识中展现,但又丝毫不受其扰,恍若置身于无物之境。

秦渔的衣衫诡异的消失了,在身体的表面化为一层剑光。而游方手中的短刃发出清晰可闻清吟之声,随着的剑势连绵婉转不断。秦渔也动了,就在游方剑意所指之处,时而是一位妙曼的裸女,如缎的肌肤笼罩着神秘的光辉,时而整个人就化为一片回旋的剑光,似可随意遁形,拆解他发出的每一招剑势以及劲力。

游方曾说过,内家功夫分为练法、打法、演法三种,而刘黎承认他说的不错,但又指出其实另有讲究。他到此时才明白,其实这三法可以合一。

他是规规矩矩施展出一套形意五行剑,是标准的演法,但面对秦渔,他完全将劲力透过剑意发出,又是标准的打法。剑意发出之后,秦渔身形变换招招拆解,不让游方的劲力落到空处,呈含而不发之势,又是标准的练法。

在外人看来,游方是一个人独自在演练剑法,但是剑光流转之中带着劲力精意,随触而感收发圆转,隐约有混元抱丹之意。上下前后左右,游方以全身心感触秦渔的合击,六合剑意所向,就似真的与一个人在对练。

但世上不可能有一个真正的人有如此诡异的身法,能够随触移形。

游方练了这么多年的内家功夫,还第一听体会到三法合一的劲意,也终于明白当初与刘黎第一次见面,自己以搅蟒劲去缠对方的手臂却被崩开了,还差点将自己震伤,并非劲力上差了多少,而是拳意的境界不同,刘黎化解的很轻松。

游方感觉自己没有出汗,但是随着他身形移转,这一片空间已经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蒸汽状白雾。一套剑法演练完毕,游方吐息收劲,而身前的女子化为一道剑光倏然飞回到短剑中。至此还没有结束,需要继续养剑。

游方持剑端坐,周围很安静,但剑身上的光芒在闪烁流转,仿佛能感应到如人一般的脉搏,还在轻微的跳动,天上的月色与星光好似也被吸附于剑身。待游方养剑完毕收起秦渔时,这柄剑又发出最后一声清吟,仿佛是舒畅的呻吟。

养剑、练剑、再养剑,这个过程终于结束了,游方神气消耗极大,全身毛孔都凝结着浓郁的阴寒,是刚才练剑时被秦渔的煞气侵袭所致。继续运内养心法驱散阴寒,不能立刻起身就走,否则会落下暗伤的隐患。

练剑只有半个小时,内养行功却有一个时辰,当游方终于起身时,略有些疲倦,但感觉是前所未有的清晰畅快,他几乎也想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回去的路上,游方又想起了那家大排档的宋老板,能够将外家硬功夫练到精华内敛的境界,即使是游方也不敢硬碰硬与他正面招架。而此刻拳法精意更上一层,竟莫名有了一种想法。

游方也练过外家硬功夫,就是鹰爪功,但只是结合形意鹰形辅助习练,还是铁指寸劲的内家发力方式,并未专修外家硬功,手指也看不出异常。经过此夜,他的功夫已经逐渐过渡到内外无别的境界,不知能不能硬碰硬接铁砂掌?

他只是一想而已,并没真的打算去找宋老板搭手试功夫。又过了一天,他中午又去宋老板开的大排档吃饭,却意外的听说了一件事。

这家饭店除了老板宋阳与老板娘封弦诗之外,还雇了一个掌勺的厨师与跑堂的伙计,否则忙不过来。两口子来到广州已经十几年了,积蓄多年早已落户买了房子,有一个女儿叫宋引佳,今年十四岁,上初二。

中午时饭店还没有把桌子摆到外面来,客人也不是很多,老板娘在柜台后面骂人,声音反常的不是高亢而是充满愤恨,并不是在与人吵架。而宋老板第一次没有笑呵呵的与进店的客人打招呼,而是坐在饭店的一角默然不语。

游方一进店,就觉得全身毛孔微微一乍,很诧异的看了宋老板所在的方向一眼,只见他面无表情盯着眼前的桌面。这是真正的高手欲发力时才有的气势,宋老板不可能对游方有什么恶意,若游方没有掌握神识,以前是感应不到的。

是什么人惹怒了脾气如此之好的宋老板,让这位铁砂掌高手想打人呢?游方点菜的时候小声问伙计今天出了什么事,怎么店里的气氛如此反常,然后又凝神听了一段封弦诗的骂语,搞清了事情的始末——

昨天宋引佳放学后与两位同学一起回家,由于离的比较近不必坐公交车,步行一站多路就可以了。在广州很多路口,都能看见一些发传单或卡片的年轻人,红灯时将传单插在过往车辆的车窗上,绿灯时发给过路的行人,俗称“卡娃”,这三个小姑娘就遇上了这么一位。

这位卡娃只有十六、七岁,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少年,带着眼镜背着书包,就像一个小小年纪就抽空打工的高中生,看着就让人同情。他手里拿着一摞某商家打折的传单,看见宋引佳等三人,走过来以央求的语气道:“同学,能不能请你们帮个忙?”

宋引佳好奇的问:“什么事呀?”

那少年道:“我是附近六中的,出来打工帮人发传单挣点钱,今天晚上我以前的小学班主任老师过生日,早就跟同学约好了一起去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旁边一位女生反应挺快,反问道:“你要我们帮忙发传单吗?”

少年立刻摇头:“不用不用,我要立刻坐车走才能赶得上,你们帮我把没发完的传单送回去行不行?商家就是这么规定的,地方也不远,从这里走拐一个路口,就在鹭景宾馆的408房间,思娇化妆品销售部办公室。”

几个小姑娘都挺热情,一听对方是为了给老师过生日赶时间,也很愿意帮忙,就接过那一摞传单帮他送回去。拐了个弯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就看见了鹭景宾馆,挂着宾馆的牌子却更像一家私人招待所,进去之后楼道里感觉乱糟糟的。

上楼来到408房间,外面没有挂思娇化妆品销售部的牌子,但屋里的桌上放着几瓶化妆品。她们将传单放下,说明来意就想走,有一位中年妇女热情的招呼她们坐下,让她们试试思娇公司最新的高级化妆品,在每人手上都抹了一点。

然后这女人的脸色突然就变了,告诉她们这是非常昂贵的精华素,一瓶就要好几千,现在她们已经打开试用了,不买的话,也得一人交一百块试用费,说话时突然有两位面色阴沉的大汉出现在门口,狠狠的盯着她们。

三个初中女生哪见过这种场面,当场脸都白了,把身上的钱全掏了出来,央求了好一番才离开。出门的时候又被吓了一跳,对面房间走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盘着头发的女人,大大咧咧的冲这边喊道:“咦,你们拉来客人,怎么不介绍到这边试用护发产品呢?小妹妹,过来,给你们免费理个发!”

三个小姑娘吓坏了,就像受惊的小鸟飞也似的逃下了楼,宋引佳出门的时候还在街边摔了一跤,把膝盖都磕破了。她放学后一般先到饭店吃饭,然后再回家做作业,当时宋老板出去买东西了。

封弦诗见女儿回来晚了,而且裤子破了一块,走路一瘸一拐,脸色发白浑身都哆嗦,也吓了一大跳,搂过来问了半天才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当时气的也是浑身发抖。她立刻打了个电话给老公让他放下手里的事情赶回来,自己也顾不上店里,回家好好安慰吓坏了的女儿,宋阳则直接去了那家宾馆找人算帐。

宋阳在宾馆又碰见了另外两个孩子的家长,而要找的那些人已经退房离开。有一位家长向派出所报案,民警询问了一下涉案金额与具体过程,很为难的说还不够立案条件,后来又解释道鉴于情节特别恶劣,可以登记立案,但要把孩子带来做笔录,并且描述嫌疑人的相貌特征。

孩子们第二天还要上学呢,而且已经吓坏了,家长们哄都来不及,哪能经得起再折腾?看这个架式,人已经走了没有现场抓住,派出所立案专门调查的可能性也不大。公安部门的基层警力都是根据户籍人口的比例配置的,广州这个地方流动人口非常多,各类恶性案件频发,警力严重不足,确实很难抽人专门侦破这样一件案子。

游方听完后就明白了,那伙人在鹭景宾馆开了一间房设局行骗,不可能是专门针对三个中学生的,肯定还干了别的事。最后要退房的时候,搂草打兔子来了这么一手,但是所作所为太恶劣了,连孩子都不放过!

虽然骗的钱不多,但对孩子幼小的心灵的伤害却可能相当严重,哪个家长不会暴怒,连老好人宋阳也不例外!看见宋阳的样子,游方未动声色,什么话都没说吃完饭就走了。

……

这天后半夜,在饭店后面的小巷里,有一个魁梧的身影穿着深色的运动服,伸展双手,全身骨节发出一连串的脆响,运劲力直透全身,然后弯下腰一掌拍去。墙角有一个废弃的液化气罐,砰的一声闷响,钢板焊接的罐体竟被生生打瘪了一大块。

“宋老板,半夜试掌力,也不怕把邻居吵醒吗?”巷口突然有一个人说话,声音不大但异常清晰。

“小游,是你吗?”宋老板一闪身站的笔直,望向巷口走出的一个人。

游方从阴影中闪身而出,点头道:“是我,特意来看你想干什么,什么人的帐找什么人去算,何苦拿一个罐子出气?”

宋老板似乎并不太意外,搓了搓手道:“好些年没有真的发力打人了,刚才这一掌只是把心中的戾气打出去,否则真说不定会伤人性命。……你是内家高手,怎看出我的功夫?”

“宋老板精华内敛,一身功夫并不外露,但是指节稍异常人,不是类风湿就是练过北派铁砂掌,我一见面就看出来了。”游方一边答话一边诧异的反问道:“您又是怎么看出我练过内家拳呢,我一直以为自己掩藏的很好呢?”

宋老板:“我没看出来,以前只是有点怀疑,但此刻见你现身就能确定了。”

“你根据什么怀疑呢?”游方也想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

宋老板答道:“你每次进出饭店,在街边的直道上走过,步伐如尺子量的一般精准,落脚着力也几乎分毫不差。”

原来如此!游方经常以跨步行桩之法练功,久而久之,平时走路也带着这种特征,尽管神气内敛,行止中还是有痕迹可寻,宋老板注意到了。正在感叹间,又听宋老板说道:“你看出了我的功夫,今天又见我神色不对,想来劝我不要太冲动吗?我无伤人之意,况且那些人已经走了,我没找到,只是在此发泄一番胸中戾气而已,你就放心请回吧。”

游方笑了:“我确实有劝你的意思,但不是劝你不要动手,而是怕你搞出人命,想在一旁稍微拦着点。我认识一个警方的朋友,了解一些情况,治安案件出了人命与不出人命大不一样,一旦有命案就是大案,警方的侦查力度会很大。您是成家落地的人,有些事要注意。”

宋老板:“多谢你的好意!但素昧平生,你为何要现身插手呢?”

游方仍然笑道:“江湖中偶遇,彼此看破行迹,无事却不点破,有事便是有缘。再说了,你家饭菜干净实惠,您要出了什么麻烦,不仅连累妻女,我今后都没合适的地方吃饭,帮你就等于帮自己嘛。”

宋老板也忍不住笑了笑:“就为这个?我已经说过不会动手,也找不到人动手,你的心意已领,请回吧!我也要回家睡觉了。”

游方又问道:“只为打一个煤气罐,用得着换衣服扎束气带吗?分明有夜行之意,你总不会是出去卖艺吧?我既然来了,就一起去吧。连我都不想放过那帮杂碎,就不信宋老板你自己能睡得着觉?”

所谓束气带,是习练外家硬功扎的一种腰腹带,足有半尺多宽勒的非常紧,辅助发力时运丹田气劲。宋老板身材微有些发福平时能看出点肚子,但此刻腰杆笔直一丝赘肉的痕迹也没有,显然是把束气带给扎上了,再配合这身深色的运动服,当然是要夜行出手了。

宋老板被说破行藏,叹息一声道:“非我欲惹是生非,但此事对一个孩子影响太复杂了,不利于她将来为人啊,就算为了世上的孩子,我也非出手不可!”

孩子遇到这种事,受到的惊吓很大,说不定会在心理留下阴影。作为大人的心态也很矛盾,该怎么安慰呢?告诫她不要相信任何人、不要帮助任何人吗?又担心她会变得自私冷漠甚至自闭,惧怕与外界正常的交流接触,成年后不能正确的接受与表达应有的善意。

因为孩子的人格尚在形成之中,这种影响,可能会类似于修炼秘法之人元神受伤。家长要想让孩子摆脱这种阴影困扰,正确认识这个世界,即学会保护自己,又能形成健康的性格,是相当费思量的。

那伙杂碎的行为实在太可恨,连游方都忍不住要出手,同时也怕宋老板惹出麻烦,故此深夜现身相见,要陪他一起去找人算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