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六十八章、夜总会

永芳堂周边是一个开放的场所,市井传说中的凶灵之地,夜半无人之时一般人不会随便来溜达,但是游方这种人就说不定了。假如那夜有人不小心看见了他与张流冰,说不定也会认为自己见鬼了,关于永芳堂的鬼故事又会多了一个,鬼多了两条。

大凡这种地方,可能时不时都有习练秘法者光顾,这些年来此淬炼灵觉的绝对不止游方与张流冰两人,“鬼”也不止闹过一拨。地方虽“好”,但不够隐秘,游方可不打算再去了,至少不会在深夜里独自一个人去练功,再碰上什么人闹穿帮可就不好了。

现代社会,表面上似乎看不到传统门派、秘法世家的痕迹,但其传承的底蕴不可小看,听说向左狐所在的松鹤谷,向家自己就有各种适合锻炼灵觉的场所,传人平日习练很方便也很隐蔽,不必像游方这样跑到这种很可能会“撞鬼”的地方来。

张玺一门比不上整个松鹤谷向家,但是他的儿子继承秘法比一般人容易多了。游方的悟性再好,若不是碰上刘黎,如今恐怕还在懵懂困惑之中呢,能否入门都说不好。但游方也有自己的传承底蕴,若不是莫家原八大门的自幼“熏陶”,哪来如今的江湖小游子?

环境对人的影响太重要了,这便是人世间的风水。

游方住的那套房子,有最后一间还没租出去,但是房东林音已经不再关心了。广州这个地方消费不低,但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若没有住房按揭、子女上学等其他负担,每月一千七也足够一个人生活了,更何况游方与屠苏都是一次性付了一年的房租。

林音已经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寻找李秋平的“事业”当中,上网发帖寻人、登晚报打豆腐干、在人流很多的各大商场、超市门前散发印有李秋平头像的传单。她还去了三年前曾工作过的中学,也是李秋平作为校友曾捐助的地方,希望校方发动社会各界校友的力量,帮助寻找李秋平。

曾经的同事们几乎都向她投以异样的目光。在外人看来,这个女人不过是仗着年轻漂亮,不安于中学老师的本分,跟着一个大款走了,被人包养了三年玩够了、被抛弃的怨妇而已。校长很有涵养的问她:“小林,你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呢?”很委婉也很明确的拒绝了她的要求。

是啊,林音与李秋平没有法律上的关系,如今是不相干的两个人,她私下里寻人是自己的事,但是以什么身份与理由到学校寻求帮助呢,寻找曾经的包养者继续包养她吗?学校是断不会帮这种忙的。校长说话还算客气,但其他老师的议论与嘲讽就很不好听了,这不能怪别人没涵养,是林音自找的。

林音受尽了白眼,心酸自知,却没有放弃,有几次,竟然将传单发到了中山大学门口。游方见此情形有些后悔,不该将一年的房租都交了,林音这么找人当然需要花钱,日积月累也不少,平均每个月的房租都不够她花的,花完了怎么办?不论做什么,生活总该有个计划。

游方却不太好管这件事,只是告诉林音,无论是谁宣称有李秋平的消息,一定要先通知他,再与对方接触,并强调这是谢警官特意交待的,林音很听话的答应了。

屠苏对林音的遭遇十分同情,有一天放学后在校门外看见林音发传单,主动上前帮她一起发,回家的时候已经晚了。看见游方坐在餐厅里等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游方哥哥,你已经饿了吧?今天在学校门口看见林音姐发传单,手里拿了那么一大摞,天黑也发不完啊,就帮她一起发,所以回来晚了。别着急,我马上就做饭。”

这话说的,简直把游方当成等着喂的小猫小狗了。游方笑着起身阻止了她:“哪能天天吃你的饭,这么晚了你也挺累的,我请你吧,快去洗个脸再洗个手,我们下楼去吃。”

屠苏笑眯眯的问:“又去夜总会吗?”

游方点头:“对,就是夜总会。”

……

他们所说的夜总会可不是什么声色娱乐场所,而是小区门外不远的一家大排挡。这是一家门脸不大的饭店,白天在店里做生意,天黑之后将几张桌子搬到门外空地上,点上灯,就是常见的大排档,坐在这里吃饭比较凉快。

广州这个地方哪怕是冬天都不太冷,一年四季在一些小街边都能见到这种大排档,下雨天用折叠钢架支出来一个棚子就行,十分的方便。这座城市中有很多人下班很晚或睡觉很迟,来来往往吃宵夜的人不少,街边的大排档惠而不费,一直到后半夜都有生意。

在生活区附近开排挡,顾客大多都是附近的居民或周边单位的打工者,下了晚班或睡觉前来到大排挡,天冷烫壶黄酒、天热来瓶冰镇啤酒,下酒的小菜有煮花生、咸毛豆,稍奢侈点可以要碟卤水鹅翅或者点两个小炒,也是一天中难得的生活享受。

天天夜里在这家大排档总能看见不少熟悉的面孔,彼此笑着点头打个招呼却大多叫不上名字。时间久了,熟客们形容这里是“天天夜里总相会”,简称“夜总会”。

游方很少夜里去,如果没有在康乐园蹭课的话,经常在中午去这家大排档吃饭,已经混得很熟了。这里的饭菜实惠,更难得是干净爽口,生意一向不错。饭店老板是宁夏人,叫宋阳,大约三十五、六岁,是一位胡子茬铁青的魁梧大汉,身材健硕膀大腰圆,只是微微有些发福了。宋老板说话声音洪亮中气十足,但脾气相当好,总是笑呵呵的。

开饭店总会遇上点麻烦事,偶尔有小混混上门捣乱或者吃饭不给钱什么的,这位平时一手拎一个煤气罐如拎小鸡一般轻松的宋大汉,却从来没有与人动过手。

老板娘大约三十出头,长的娇小标致,名字也挺雅致,叫封弦诗。但封弦诗的脾气和老公可大不一样,很有些火爆,骂人时一手插腰一手指人,骂半个小时也不带重样的,而且声音清脆不哑,相当不好惹。

熟人在私下议论时,都觉得这夫妻两人反差也太大了。宋老板好福气娶了个漂亮老婆,但在家里面估计也挺受气的,堂堂一条壮汉竟然这么没脾气。而游方的感觉却不一样,第一次见到这位宋老板,就发现此人双手十指的骨节有点异常。

虽然非常不明显,但普通人出现这种特征,一定是类风湿一类的症状,这双手根本不能干重活。而宋老板孔武有力似有使不完的劲,只能说明一件事,他练过北派铁砂掌。

这是一种入门时相当艰苦、炼成后杀伤力极大的外家硬功夫。外家功夫到了高深境界也有内炼之法,而宋老板除了手指节稍有特征之外并无其他异常可察觉,说明他的外家功夫已经到了精华内敛的程度。就算没有迈过相当于内家功夫“有触必应,随感而发”的门槛,也相去不远,绝对是个高手。

那么,宋老板的好脾气就不难理解了。不论是师父传授还是弟子习练外家硬功,都有三个基本条件:一是体格好筋骨强壮,二是个性坚忍能坚持吃苦,三是有涵养脾气好。第三个条件虽与练功的关系不大,但对于习练者本人的意义最重要,这种涵养不一定在于文化水平,而是一种气度心胸。

假如是个心胸狭隘、好惹是生非的人,你教他一巴掌能拍死人的高深硬功夫,除非是有仇,想害他或者害别人,同时也给自己惹麻烦。过去的年代,弟子在外面惹事引起死伤,经常会把师门都牵连进去,其家人当然也跟着受连累。

传统中所谓的“武德”,并不是一种抽象的、好听的空讲究,而是对于习武者很实在的、日常生活中需要的涵养。武功只是为了在关键时刻防身,在有所必为时发挥作用,不可用以平时治气。

游方的眼睛毒,看出了宋老板的“底细”,但是并没有点破。铁砂掌又不能当饭吃,身怀绝技也得有营生可做,人家自己不愿说,他人点破也是犯江湖忌讳的。游方却很喜欢到这家大排挡吃东西,看见宋老板,再想起藏身江湖的自己,感觉挺有趣。

……

“同居”以来这段时间,屠苏有好几次回家都晚了,游方就请她出去吃。一开始小姑娘很不好意思,游方笑着劝道:“我毕竟有工作有收入,还天天蹭你一个学生的饭,我都好意思你有什么不好意思?又不是很贵的饭店,就是小区外面的夜总会,惠而不费。”

屠苏很诧异:“夜总会?”

游方呵呵直乐:“不是那种夜总会,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屠苏到了地方才明白所谓夜总会就是这家街边大排档,后来游方又请过她两次,今天一说出去吃,屠苏立即笑着问是不是“夜总会”。天气有点闷热,两人来到大排挡没有进店,就在外面的桌边坐下,吹着晚风感觉清凉舒适,在这里吃饭本身也是一种休闲。

边吃边聊,就聊到今天帮林音发传单的事,游方试探着说道:“屠苏啊,你今天不是真的在帮她,其实对林音来说,劝她把剩下的传单拿回去,第二天再发更好。”

“为什么呀?”屠苏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很是可爱。

游方开始给她算账,印那样一张带照片的A4纸传单多少钱,在晚报登一小块寻人多少钱,林音一个人维持最简单的生活需要多少钱,最后说道:“她一个月的房租收入,根本不够开销,等手里的钱花完了,会陷入困境的。她只顾着寻找李秋平,却忘了怎样计划自己的生活。”

屠苏一听也露出愁容:“我还真没想过这些,只是觉得林音姐怪可怜的,想帮她又不知道怎么帮。可是现在劝她不去找人,又是不可能的,游方哥哥,你有什么好办法?”

游方:“我正想求你帮个忙,有机会劝劝林音,不是劝她不要找人,而是劝她把事情计划好,能够坚持找下去。你可以这么对她说,假如第六个月才能找到人,第五个月就山穷水尽了怎么办?她应该能听进去。”

屠苏:“游方哥哥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为什么自己不去呢?”

游方笑了:“我一个小伙子,去找一个单身女人,商量居家过日子的事情,有很多话说起来不方便,还容易引起误会。你就不一样了,这么可爱一个小妹妹,就当找姐姐聊天了。”

屠苏连连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我这几天就去找林音姐聊聊。”然后又皱眉道:“我们已经把一年的房租都交了,林音姐还有一间房子没租出去。我和她商量一下,能不能改成租金每月一付,这样就算她自己控制不住,每个月还有个起码的生活保障。”

游方赞道:“你想的比我还周到,就这么试试吧。……快吃饭,菜都凉了。”

游方很清楚现在无法阻止林音寻找狂狐,让屠苏去劝她,无非是希望林音在寻找的同时,能够在没有狂狐的日子里将自己的生活计划好,从偏执中渐渐恢复正常,只要做到了这一步,寻找狂狐的过程就是她找回自我的过程。

林音若想真正找回自我,与她想不想找狂狐无关。要么她自己从目前这种状态下真正解脱出来,要么有另一个人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取代狂狐。第一种情况当然好,更好的是两种情况都发生。至于游方,却没兴趣成为那“另一个人”。

刚想到这里,冷不丁听屠苏说了一句:“游方哥哥真会关心人,想帮一个人也知道该怎么帮。我也认为林音姐要找的人是找不到了,旁人都很清楚,就是她自己不愿意明白。其实林音姐最好的归宿,就是再遇到一位像游方哥哥这样的好男人,能真正对她好。”

这小丫头挺聪明啊,经历的事情越多,明白的事情也越多。游方正在咽一口菜,闻言差点没噎着,喝了口水才答道:“希望不再是李秋平那样的男人,祝她好运吧!……你可别给我发好人卡,我最怕这个。”

屠苏很俏皮的说:“我又没说你是好人,只说你是会关心人的好男人,难道你不是男人?”

游方一点脾气都没有,点头道:“是,当然是!”说话时视线从她俏丽的脸蛋上滑落,瞄到胸前衬衫下柔软的曲线,这丫头发育的不错呀,太诱人了!虽然视线很快离开,在心中暗骂了自己一声流氓,但还是难免有所遐想。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晚风吹拂着屠苏的发丝,隐约闻到她身上散发出少女特有的清幽气息,游方心里莫名有些痒痒的,连身体的反应都有些蠢蠢欲动。唉,还是去练剑吧!军营里为什么每天训练的那么辛苦,除了备战,不就是为了让一帮大老爷们没空胡思乱想。

……

有了永芳堂前的经历,游方切身体会到刘黎为何在秘籍中对练剑之地提出如下要求——四面高墙,鬼神无窥。

这样的地方在广州可很少见,但只要用心,总能找的到。游方在市郊一处偏远的地方找到了一家农机厂。工厂早在很久之前就停产了,但厂房一直扔在这里没有处理,厂主已经打算好,等市区发展扩张到这一带,届时就做最牛的钉子户。可惜这几年广州市政府的规划没有涉及这片偏远的地方,厂主尚未迎来计划中去激烈对抗的拆迁。

工厂前门传达室雇了个老头,象征性的看着早已空荡荡、连窗户都不剩的厂房,而穿过厂房离前门很远的后院根本没有人,连一条大狼狗都没养。院子很大场地很平整,院墙很高,顶端还插着碎玻璃、缠着已锈得快糟朽的铁丝网。

这里是符合要求之处,地气环境还不错,只是阴煞之气稍重,毕竟好几年没人活动了,但正合适游方练剑。

游方潜入这家农机厂后院已经好几天了,收拾堆放的破烂杂物,拔去荒草夯平场地,还搬来一张小桌、一把休闲椅、撑起一柄很大的休闲太阳伞,就与白云山庄前平台上见过的一样。累了可以休息,下雨天也不怕淋着,准备的很充分。

上次秦渔的煞气差点控制不住,等回过神,游方也明白了,以前自己根本没有发挥出这柄宝刃真正的威力。等到灵觉化神识之后,才能够完全激发这柄剑的物性,但秦渔数百年来积淀的煞气太重了,而游方就像一个三岁小孩轮动一柄沉重的大铁锤,控制起来很吃力。

这说明他的神识还不够强大,通过养剑赋予秦渔全新的灵性也还远远不足。练剑就是锻炼游方神识的过程,同时也在继续养成秦渔的灵性,人与剑一起炼。

与屠苏在“夜总会”吃完饭的这天夜里,游方赶到了练剑之地,取出秦渔在手中摩挲,自言自语道:“秦渔啊秦渔,今后这段日子,这里就是你与我的夜总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