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六十三章、鬼话真情

如今网上流行各种各样的鬼故事,什么鬼楼啊、凶宅啊、灵异传说啊,甚至每个城市、每个大学都有版本。这种现象一方面与网络资讯发达,以讹传讹众口加工有关,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现代都市人猎奇以及寻求刺激的心理。没事扯扯鬼故事听上去挺恐怖,其实是转移、舒缓平日心理压力的一种方式,与按摩身体时稍用力抻一抻筋腱道理是一样的,只不过放松的是心理而已。

譬如上海延安路高架桥有根柱子,是几层立交桥面交叉相会的主支撑,非常粗,表面有亮银色的不锈钢装饰,并饰以现代造型的盘龙浮雕,在周边一片灰色的水泥桥体以及其它裸柱的衬托下十分显眼。于是有人就说这是一根龙柱,打在了什么什么地方,施工的时候出了什么什么事情,又请了什么什么高人做法云云。在网上传了十几年,越传越邪乎。

其实这些离奇的故事大多都是牵强附会,网上口口相传编纂而成。就那根柱子来说吧,施工的时候确实出过问题,主要是因为打桩频率太快摩擦基岩导致热胀冷缩现象,后来请工程专家分析之后也就解决了。但是为什么要把它装饰成那样呢?从建筑风水的角度讲也是有道理的。

那根柱子贯穿支撑了好几层桥面,而且倾斜角度、转弯方向各不相同,空间结构非常复杂。假如不加修饰就是与桥体一样的水泥色,冷眼一看容易导致一种错觉——这根柱子好像被扭曲、剪折成不规则的好几截,不像是直的,好似随时会崩塌。这种视觉误差会给人造成一种潜意识的压迫感与焦虑感。

通常情况下这种影响并不大,路过的人冷眼望去只是稍感不适,但在特殊的情况下,可能会导致过往司机的一些多余动作,进而有影响交通安全的可能。将它装饰成上下一体的亮银色,并辅以美观的浮雕点缀,就会修正这种视觉误差。所以说它是一根风水柱也完全可以,只不过并非网上所传的那种离奇邪乎的“风水”。

吴屏东在课堂上讲解建筑与风水的关系时,专门举了上海高架桥那根着名的“龙柱”为例。至于广州市,在网上也风传所谓的“七大灵异之地”,包括荔湾广场八卦、沙河顶忠魂、仁和路咒怨树、和平路鬼屋、财校凶宅、华师荷花池芳魂、鹿湖魅影,大多是一些好事之徒在网上闲扯总结的。而其中排名第一的,就是中大康乐园。

中大康乐园的灵异传说上世纪就有了,远比网络时代出现的更早,似是颇有渊源。按游方的理解,那些所谓灵异之地的传说,除去神神鬼鬼牵强附会的扯淡成分,大多与特殊的地气环境、风水格局有关,正是他在锻炼灵觉的最后阶段所需要寻找的地方。

游方有没有撞过“鬼”?在沧州铁狮子面前以及洛阳古墓博物馆中的奇异经历,在他人看来就是见鬼了,但铁狮子不是鬼洛阳古墓中也没有鬼,无非是环境的影响以及游方自身的原因造成的。假如有一个地方的环境对很多人的心理影响都非常大,受不自觉的暗示容易产生各种错觉,那就可能成为传说中的灵异之地。

传说中山大学康乐园闹鬼最凶的地方有三处:第一处是在中轴线主干道上的岭南堂,据说施工的时候出过事,有人死于非命有人疯疯颠颠,后来请术士来改过风水才得以缓解云云;第二处是文科楼,这栋楼的正门很少打开,据传说这扇正门开一次中大就会死一位教授,还有人说施工的时候挖到过尸体,建成之后有人看见闹鬼。有些传说根据常识判断就是扯淡,但也不能说这些地方的环境没有问题。

第三处也是最着名的一处就是永芳堂,二十年前一位着名的爱国侨商捐资兴建,如今是历史系的教学楼,却号称广州最为灵异之地。有人说它门前的台阶夜里上来和下去数的数目不一样,又有人说它的建筑风格像个坟冢汇聚阴气,还有人说这里有怨灵出没夜间听见女人的声音云云,各种版本的故事很多。

屠苏也是刚报道没几天,偶尔听同学们闲扯,添油加醋唬得她心惊肉跳的,现在再将这些校园传说转述给游方听,俏丽的脸蛋上还带着怕怕的神色,同时却有点兴奋。游方听的直想笑,刚才跟着她走了大半个校园,其实在这里漫步感觉还是挺惬意的,不同地气环境之间过渡的非常好也非常巧妙,明显的风水恶局以及冲突扰动之处并不多,这里实在不应该是个闹鬼的地方,相反,是个不错的读书好环境。

但屠苏所说的几个闹鬼的地方,他们这一路上都没经过,游方打算一定要找机会去查探究竟,不能在白天,因为楼里人多、周围来往的学生也多,人气扰动过于杂乱,安静的夜间应该最为合适。假如屠苏知道游方心中有这个打算,一定会吓坏了,同时也会佩服的不得了。

但游方没准备今夜立刻就去,他是一个做事很谨慎的人,目前首要任务还是在流花湖公园将秦渔的灵性彻底休复,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灵觉也得到极大的锻炼。他对灵觉掌控已经足够精微敏感,唯一的不足就是还不够强大,延伸的范围以及运转的地气威力都不足,在有些特殊的地方忌讳很多。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屠苏混然不觉游方竟有了这种打算,两人说说笑笑来到宿舍搬东西。同屋的同学都很惊讶,心中暗叹屠苏这小丫头真了不得,没看出来啊,报道才三天,就已经钓上凯子当苦力了!东西并不多,游方一个人装包全能拿动,但几位女同学还有那位占据了屠苏床位的同学家长都很热情的帮忙,一直送出了学校的南门口。

找了个机会,游方凑近那位母亲压低声音道:“阿姨,你很走运呐!假如屠苏把自己的姨妈叫到宿舍来,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您是有阅历的人,自己明白。小姑娘很善良,而你稍有些欺她太善,大家各有各的困难有求人之处,我就不多说了。”

这话别人都没听见,游方说完话就走到前面去了。那位母亲的脸色稍微白了白,似有点惭愧但旋即恢复了正常,很有些诧异的看了看身前小伙的背影。

游方叫了辆车,拉着东西直接来到小区的楼下,付车钱的时候也没有刻意与屠苏争,而主动扛着最重的大包上楼了。到了家中屠苏很兴奋,铺床摆书架把自己的房间收拾利索,还把整间屋子包括游方的房间都打扫了一遍,却发现这里几乎是空的,诧异的问道:“游方哥哥,你的东西呢,今天不打算搬吗?”

游方:“我的东西不多,放的地方也不远,一会儿下趟楼,就全拿过来了。”

屠苏自告奋勇:“我去帮你搬?”

游方:“你不累吗?”

屠苏搓了搓小手:“一点都不累,感觉全身都是劲。”

游方笑了:“那你不饿吗?”

屠苏:“你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我刚才在路上看见离小区不远的地方有个市场,等会儿就去买菜做饭,厨房里有餐具也有液化气,就是缺点油盐酱醋,一会儿顺手就买回来了。”

游方倒也不阻止她,点头道:“那好吧,我们分兵两路,你去买菜买醋,我去搬东西,等我回来的时候,就能吃上热呼呼的晚饭了吧?”

出门的时候,游方止不住心中暗想:“这小姑娘看着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其实挺能干的,将来要是娶回家做老婆,再适合不过了!”

一念及此就忍不住想到了自己,莫名叹了一口气,他才二十一岁,闯荡江湖的生涯也刚刚开始,婚姻与家庭的事情根本没有考虑,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几年内也无法去考虑,谁知道将来会怎样呢?假如换一种女人,游方这个血气方刚又阅历相当成熟的小伙倒不介意来一场雨露风花。但对于屠苏,他不忍也不愿意这样做,再见面时那一声游方哥哥叫的他莫名温馨,似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萌动情怀。

还是好好相处吧,一切随缘,而他与她的缘份真是太难得了,不能让人家白叫一声游方哥哥。等将来嘛……将来再说,但现在要把这小丫头关照好了,人家也刚刚十八岁才上大学嘛。游方突然意识到师父刘黎为什么没有家室,这位老人家年轻时生活中一定也遇到过不少风景,他欣赏过享受过,却没有停留。

每代地师不会都是这样吧?游方莫名有些担心起来,随即又想到了历代地师的祖师爷杨筠松,虽然古代与现代已有很大不同,但杨公毕竟是有家室妻妾的,于是又稍微安下心来。

在附近找了一家大型超市,买了一套床上用品以及洗漱用具,还订了一台冰箱让他们明天送货上门,游方肩扛手提两个大包回到了“家”,饭菜已经做好了。因为时间比较仓促,准备的也很简单,就是一荤一素两个菜加热气腾腾的大米饭。

屠苏的厨艺自然无法与姐姐游成元或专业厨师相比,也就是一般家常口味,但游方却吃的非常舒服,刻意等屠苏已经吃饱了,才放开量将剩下的饭菜全部吃干净。屠苏以为自己做的太少了,游方却笑着解释道做的量刚刚好,就是自己觉得太好吃了,差点没撑着。

吃完饭屠苏还要洗碗,游方看出她已经倦了,轻轻一推,屠苏就不由自主走出了厨房,争不过游方。各自进房间休息之前,游方特意提醒她:“我要出去上夜班,如果有陌生人敲门切不可轻易开,睡觉的时候门一定要反锁好,房间的门也要锁上。”

刚才在饭桌上,游方还是对屠苏撒谎了,说自己是来中山大学进修的,顺便找了一份夜班看仓库的工作,很轻松待遇也不错,在值班室睡一觉就行,就是得经常值夜班。屠苏很好奇的问他在哪个专业进修,游方反问她知不知道考古专业?

不料小丫头很兴奋的答道:“当然知道,和我一个系呢,好多课都一栋楼里上,我还有一门专业课就是《考古学导论》。”然后回房间还把课本拿来了,好奇的问:“游方哥哥,我这几天怎么没看见你?”

谎话就是谎话,游方差点摆了一个乌龙。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共有四个本科专业,屠苏就读的人类学专业是国家重点学科,其余三个专业分别是社会学、社会工作、考古学。他赶紧解释道:“我以前就是读考古的,想考到中山大学进修,正在复习呢。”

屠苏自作聪明的说道:“噢,我明白了,你是来考研的,以前上的是哪个大学呀?”

一句鬼话出口,总要用一连串的鬼话来圆谎,游方硬着头皮答道:“北京大学。”

屠苏:“你为什么不考北大的研究生?”

游方叹了一口气,低头道:“我的导师去世了,另一位老师建议我来南方,换个环境继续深造。”

“是这样啊……”屠苏也陪他一起叹息,随即又惊讶道:“导师?你这么年轻就已经是硕士,来考博士的呀!”

游方只得无奈的继续掰:“我上学比较早,小学还跳过级,硕士也是提前通过答辩的。”

“游方哥哥,你真了不起!”屠苏丝毫没有怀疑他的话。因为游方随身的大旅行包中有二十多本书,全是北大考古文博学院的专业教材,也是吴屏东教授前前后后送给他的,离开北京时游方一本都没舍得扔,全部背入行囊,是千里旅途中最沉重的行李,屠苏帮他收拾房间时也看见了。

夸完了,小丫头又鼓励道:“加油,将来我们就是一个系的校友了!”

游方点头:“有空我还会去中山大学蹭蹭课,复习复习专业,也熟悉熟悉导师,说不定我们在校园里会经常见面呢。”这最后一句倒是真情,自从吴老失踪之后,游方就再没有到北大蹭过课。今天参观了中大的校园,又听说这里有考古学专业,他又起了蹭课的想法,吴老一直希望他能够将系统正规的专业学习坚持下来。

想起吴老对他的期望,莫名的伤感又萦绕心头,屠苏却异常高兴的拍手道:“太好了!”

……

这夜在流花湖畔练功养剑,心像中所见“秦渔”的身姿逐渐凝炼恢复,不再那么飘渺好似随时会飘散的样子,身形气质冷艳高贵,可表情却生动了许多,竟有几分少女的娇羞可爱。

闲话少叙,游方一连在此养剑大半个月,不仅完全休复了秦渔的灵性损伤,而且更添这柄煞刃的威力。与此同时,他的灵觉感应也比以前更强大,至少不弱于曾经遇到的胡旭元。

释放灵觉不受整片流花湖夜间生成的阴气所扰,还能够汇聚运转之为己所用。炼到这一步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他只需要一个突破的契机化灵觉为神识。否则就算继续炼下去,进步也不会很大了,这一步的突破需要机缘,但此机缘不能只是空等待,也要靠自己主动去寻找。

至于“剑灵”的形象,已呼之欲出几与真人无异,但是“她”只是站在那里,不能与游方有任何直接的交流。其实游方想让她说话或者身临其境与之交流很容易,但此念一动便是元神自扰入了魔境,与做梦差不多,可对游方而言,其危害却比做梦严重太多了。

无法化灵觉为神识还算轻的,若沉迷其中,搞不好人都会变得疯疯癫癫的,世间秘法皆有大凶险,习练者不能光想着练成后的好处,那也太便宜了!

只有待到灵觉化神识之后,做到刘黎在第一本秘诀最后所述的“自在出入,化境而观”,才能与器物的灵性做直接的精神交流,当然也包括与他自己养成的“秦渔”交流。有了那种境界,恰好可习练刘黎在第二本秘籍中所授的练剑之法,就似专为游方与秦渔这一人一剑准备的一般。

……

这段时间,游方与屠苏过着幸福的“同居”生活,白天有空就去中大蹭蹭课,感觉非常轻松舒适。至于空着的那间房,仍然挂在中介,租价九百。来过几个学生看房,嫌它有点贵,来过一位附近上班的年轻女职员看房,嫌这里住着一个大小伙不方便。

半个月前中介领来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租下了这间房,是一家公司的业务经理,家在外地,人到广州来打工。他进进出出总在背后用色迷迷的眼神看屠苏,一转到正面就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没事总爱与屠苏搭讪、去她屋里坐着聊天、企图送一些小礼物,很晚也不回自己房间,还总想请她出去“玩”,搞得屠苏很害怕。

住了一个多礼拜,有一天不知撞鬼了还是遇上什么可怕的事,急急忙忙就搬走了,宁愿毁约不要押金,也不愿再住这里。他一搬走,游方就让林音将门锁给换了。

有天晚上屠苏问游方,清不清楚那人是怎么回事?游方一本正经摇头道:“不清楚,可能是被康乐园的鬼吓着了吧!”

屠苏用猜疑的目光瞟了几眼正在厨房洗碗的游方,回到房间后抿嘴偷着乐,小丫头似乎猜到了什么,也清楚游方很有“本事”,可什么话都没说也没多问。——屠苏很纯真,但是并不笨,很多事与阅历有关。

就在那人被“鬼”吓走后不久,游方也终于准备好夜探康乐园,去拜访传说中的“鬼”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