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六十二章、江湖要门诀

游方刚才就注意到屠苏有一瞬间的犹豫,不应该是房子的条件不好,大概是超出了心理价位,但她还是租了。既然林音耍小聪明来了这么一手,他就把便宜送给屠苏吧。

但是他做的太明显了,一开始挑最小的,听说房价有区别又改口挑最贵的,世上哪有这种傻子?张大姐和林音都看出来了,这小伙子分明在让着旁边的女大学生,连屠苏自己都看出了他的用意,一瞬间表情显得很不好意思,瞟了游方一眼低下了头。

游方选完房间,又怕这三个女人话一多节外生枝,主动道:“屠苏,你就住我隔壁吧,也朝阳,反正也小不了多少,租金还便宜。你的东西很多吗,能不能放下?”

见他已经这么说,屠苏倒不好反驳,再说心里也愿意面子上也下得来,暗自感激,低头弱弱的答道:“我的东西不多,这一间足够了。”

“那就先办手续,回头需要帮忙的话,我帮你搬东西。”游方截住话头把事情定了下来,立刻拿起背包对张大姐道:“一月租金一千,我交一年的,你们中介公司的佣金按一年算的话应该是一个月的房租,一千给你,一万一给房东,对吧?”

他挺内行,张大姐倒省事了。这是抽佣而不是包租,中介公司负责各营业点宣传、网上打招揽客户,并代理签合同、开发票、收房租、登记备案等法律手续,一年抽一个月的房租为佣金,不足半年的话按半年算,短期租住另谈。抽佣之后各扣各的税,再将房租转交给房东。

游方更直接,在屋子里现场点现金,把佣金和房租交给中介公司与房东本人,然后问了一句:“还用签合同吗?”

张大姐反问了一句:“小伙子,你要发票吗?”

张大姐又看了林音一眼:“你们是熟人,彼此信得过的话,不签也可以,大家都省税钱了。”

租房子签合同当然是为双方提供法律保障,既防止房客赖账又防止房东反悔耍滑,同时按照程序要在当地派出所登记备案便于管理,但需要扣除相应的税费。游方既不打算赖账也根本不担心林音会对他耍滑,所以玩了个心眼,不想签合同登记备案,这笔佣金就成了中介经纪人的账外收入了。

来之前他准备了另一张叫“李丰”的身份证,但是见到了林音和屠苏,还是得用游方这个名字,别的身份证也掏不出来了,但又不想给这个名字留下太多的可查线索。

张大姐很利索的从兜里掏出一个钥匙串,上面居然挂了一个便携式的验钞灯,手法非常熟练的将面前的钞票抹成扇面形,用验钞灯照了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了,就这样吧,反正你的钱已经交了,房东也放心,我也没什么不放心的。”又抬头问屠苏:“同学,你和我回去办手续吗?”

屠苏以前没租过房子,见游方这么办,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有样学样道:“我也租一年,这么办可以吗?但我没带那么多现金,能刷卡不?”这小丫头总算懂得财不外露,出来租房子没有带大笔现金在身上,游方在一旁看见了很满意。

张大姐有点为难:“刷卡得回公司办公室,我们可没配那种便携式POS机。”

游方大包大揽道:“屠苏,我这里还有现金,先给你垫上,回头你和我算账就行。”然后主动又点了七千七与七百分别交给了林音与张大姐,把事情全部搞定。

张大姐拿着钱很满意的告辞离去了,今天对于她来说真是顺利啊。关上房门,屋子里只剩下房东与房客,游方又给屠苏与林音做了个互相介绍,虽然是熟人见面感觉很亲切,其实打的交道都不多。

然后他又好意提醒屠苏道:“今天是租林音的房子,我又住在这里,你不签合同也就算了。假如以后出去租房子,一定要签正式的合同,通过正规的中介,明白吗?”

“我记住了,游方哥哥,谢谢你!”这小丫头答的倒挺痛快。

林音又提醒游方道:“你不要光顾着说小苏,你自己也不对,今后不要带着这么多现金出门,在广州很不安全,明白吗?”

游方哭笑不得,什么时候轮到林音来教训他这个老江湖了?他今天带着现金出来租房子当然是另有打算,而且行走江湖艺不压身,随身带着一笔现金也是为了在一些意外场合“买路”用的。但又不能不承认这话说的对,在屠苏面前只得点头道:“我记住了,以后一定会注意的,多谢提醒!”

闲聊了几句,林音给了两套钥匙,她也想帮忙搬东西,游方却说不必。其实游方没有什么东西搬,除了随身所带的旅行包之外,连床单被褥毛巾牙膏都没有,回头去商场现买就可以。而屠苏的东西在宿舍,游方主动请缨去帮她搬家。

林音指了指房间又说了一句:“我已经申请小区宽带了,过两天就能接进来,但是分户路由器什么的我不太会弄,应该三个房间都有上网接口吧?”

游方:“交给我来弄就行,至于上网费用以及水电媒气,合租分摊就成。……我看这三个房间收拾的很好,你一个人也挺能干的嘛。”

以前的林音什么事都听狂狐的安排,自己几乎没有独立的主见,就像是依附于他人的一件器物。如今一个人来到广州,向外租房的事情虽小,但安排的还算不错,也算她学会独立去面对生活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不料林音却腼腆的答道:“我什么都不懂啊,有事就打电话请教谢警官,她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谢小仙在燕园派出所干过民警,对学校周边租房子这一套业务倒是很熟悉,找她就对了。

游方又问:“接下来,你打算做些什么,先找一份工作吗?”

林音看着窗外有些出神的答道:“当然是去找秋平,他告诉我要来广州,我就在这里找他、等他。”

游方微微一皱眉:“人海茫茫,你打算怎么找?”

林音:“在网上发帖,去报社打寻人,上街边发传单,所有的办法我都会想的。”

游方暗自叹息,这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寻找,狂狐已死,而杀人凶手就坐在她对面,这一幕是如此的荒诞!狂狐的另一面李秋平,自有其吸引人的魅力所在,否则林音怎会为他如此痴迷守候?对于此刻的林音来说,寻找李秋平,就是她的生活目标与精神支柱,否则她一个孤身柔弱女子很可能会支撑不下去,游方也不好多劝什么。

但是林音在广州这么复杂的地方,如此寻找一个人,却可能会找出问题来。假如有人知道她的底细,故意以李秋平的消息为诱饵,设局引她上当,林音非常可能会吃亏,谢小仙的担忧不无道理。

出来租房子,却碰到林音这样的房东与屠苏这样的房客。他本打算在广州养剑休复秦渔,待到化灵觉为神识之后,就出发去寻找阴界土,在寻游中练剑,待到将秦渔的灵性完全养成之后,再回来搞定寻峦派。如今又添了一种想法,至少要教会这两个单纯善良的人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中如何保护自己,然后他再去云游。

……

林音走后,屠苏好奇的问道:“游方哥哥,你与这位房东姐姐很熟吗,是怎么认识的?”

游方:“在北京认识的,他的男朋友一个多月前说要来广州,然后就没有了消息,她是来找人的”

他简单讲述了林音的遭遇,屠苏很同情的说道:“林音姐姐好可怜呀!”

游方:“不要说别人了,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来租房子,刚才都没来得及问。……不要坐这里讲,我陪你去搬东西,边走边说。”

屠苏本不好意思再麻烦游方,但是想到自己还欠了人家八千四百块房租钱,路过银行的时候可以顺便取出来还他,也就同意了。在路上屠苏讲了宿舍里发生的事,但对姨妈家的事却语焉不详,游方根据只言片语也能猜到大概的情况,就没有多追问。

最后提到中奖的事,屠苏很兴奋的说道:“游方哥哥,你真是太神了!我去买彩票了,中了三万,扣税之后还有两万四。我爸爸说一定要谢谢你,我自己也一直想联系你,是你救了我,又是你要我去买的彩票,我才能中奖。这两万四我们一人一半好不?我那一半已经租房子了,还打算再买些东西。”

这小丫头居然要和游方分奖金,能看出来她是很诚恳的,并不仅仅是为了说几句客气话。也许换个人可能会拒绝,因为面子或者其它的原因,但游方这个老江湖想法不一样,他既不想收钱,也不打算拒绝屠苏的善意,反而在转念间想起了江湖要门的讲究——

“要门”是江湖八大门的最后一门,从字面理解就是要饭行乞的意思,讲究的是落魄之道。这一门的学问深奥,时运不济时该当如何自处又如何渡厄?是八大门中最难学透的。过去很多江湖人,落难之时多少都会使用要门手法,沿途筹集盘缠回家。

但从江湖术的角度,它真正的诀窍在于如何面对这世上的善意与恶意,以及如何使用自己的善意与恶意,秘诀的精髓也是历代要门的规矩,只有很简单的两句话,总共十个字——取舍善与人,无仇不恶索。

要饭的,必须要对方能做出表达善心的行为,才能要得着,这实际上就是利用世人的善意,无论对方行善出于什么目的,为了面子、身份、他人的赞扬或发自内心的怜悯。在通常情况下,要门中人必须要让对方行善得善,给他实现目的应有的满足,这一点非常重要!

比如某一家人施舍一碗饭,只要不是故意给馊的不能吃,哪怕是冷的、很不好吃,要门中人不想吃也要当面诚恳道谢。哪怕出门偷偷倒了别给人看见,再去下一家要,这是古代要门的规矩。

为什么要有这样的讲究?假若世人行善不能得善,反而把自己搞的很难堪,久而久之,谁还愿意再施舍,也封死了其它人得到帮助的可能。还举上面的例子,假如过几天再有一个已经很饿的乞丐到那一家乞讨,他是愿意接受那样的施舍也愿意吃的,要留余地让他能够得到需要的帮助。这就是“善要”。

那什么是“恶索”呢?屠苏在广州火车站借手机给那个自称落难的小姑娘打电话,结果手机却被骗走了,这就是典型的“恶索”。它在利用一个人善良的行为,让对方收获的却是伤害。

其实这种事情伤害的不仅仅是屠苏,假如发生的多了,有一个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可能同样的场合就根本得不到他人善意的帮助了。这种行为不仅伤害了世间行善者,也伤害了所有真正落难需要帮助的人。他们可能掌握一些江湖要门术的门道,如此设局行骗,正因为是这样,游方这种对江湖术诀窍理解更深的高手,才会在心中骂这些人为“杂碎”。

除非是有仇,想报复或教训某人,否则要门中人不能恶索。

现代社会广义的要门术运用可不仅指要饭,搞慈善基金会也是其中的一种,是相当有社会地位、风光体面的事业了。但无论使用什么门槛,也要注意不能有恶索的嫌疑,不能让人被逼无奈去捐款回头心中老大的怨恨,有些事情可以倡导、可以引诱,但不能恶索。

面对屠苏这个可爱的少女,游方的心情是复杂的。他欣赏她这份纯真与善良,希望这可爱的一面永远保留下去,不至于被复杂无奈的世事现实所磨灭。但另一方面也担忧她因为自己的纯真与善良受到伤害,她需要学会分辨善意与恶意以及如何去使用善意,既保有可爱的本性又能保护自己。

至于游方自己,当然愿意接受屠苏善意单纯的感谢,这是发自内心自然而然的。有时候你帮了一个人,接受她的真诚的谢意比拒绝她更好,也更能拉近彼此的关系。

想了想,他笑着说:“你还得再买一台电脑吧?手机也得买新的,租了房子,再把一万二给我,你自己可就不够了。你还我人情,我当然高兴……对了,你会不会做饭?”

最后一句问的很突兀,屠苏愣了愣,随即骄傲的答道:“会呀,以前我妈妈身体不好的时候,我经常在家里帮着做饭,一般家常菜都会做,还会熬汤呢!”

游方赞叹道:“现在像你这么大年纪的女生,能做一手好菜的真是太少见了!咱现在有厨房了,你打算自己做饭吗?”

屠苏有些腼腆:“我就是会做饭而已,算不上做的很好。我租房子的时候就想好了,中午在食堂吃,晚上只要有空,我就自己做。”

游方追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啊?”

屠苏:“除了周六有选修,其他时间都有空啊。嗯,游方哥哥,你问我这些干什么?你自己是不是不会做饭?”说到这里,她突然反应过来了,意识到什么。

游方笑了:“你还真说对了,除了煮面、煎鸡蛋,我就是不会做菜。那些钱你是中奖得的,我怎么好意思要?但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搭个伙好不好?你晚上做饭的话,就给我多来一份。蹭你的饭,我就不用天天在外面饭馆吃了,一年下来能省不少钱呢,而且吃的舒服放心。”

这是大实话,别看游方身手不凡,精通各种江湖门道,但他也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不会做饭也不太愿意做饭,锅碗瓢盆玩不转,拎着炒勺总想耍单刀,炒菜的感觉找不着,有几次还把锅底给磕漏了。而游成元十分擅长烹饪,在这一点上,游方比姐姐可差的很远。

但是他的嘴还挺刁,饭菜有什么问题,他一沾舌尖就能尝出来,这一点倒是随他的师父刘黎。离家这几年在外面闯荡,游方大部分时间都在饭馆吃,也挺不方便的。

屠苏也扑哧一笑:“怎么能说是蹭饭呢?我晚上做饭的话,你在家就一起吃呗!但我不可能天天都自己做晚饭,说不定有什么事就在学校食堂吃了,你怎么办啊?”

游方一拍胸口:“这么多年啦,我也没饿死!自己也知道出去找吃的呀?你在家做饭的时候,看见我顺便给一口就成,这样就已经帮我省了不少钱和不少事了。这一年,需要我交多少伙食费啊?”

屠苏被他逗得咯咯直乐:“游方哥哥,你怎么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啊?我要把奖金分你一半都不收,又不是天天特意为你做饭,怎么还要伙食费?”

游方故作沉吟道:“那我有空就买些菜,想吃什么,好借你的手艺解馋。你要是看见冰箱里有菜,第二天就不用多买。”

屠苏:“冰箱?厨房里没有冰箱啊?”

游方刚才根本就没进厨房看,一听这茬赶紧道:“没关系,明天就有了。”屠苏以为房东明天会搬一台过来,却不清楚游方打算自己去买台新的。

游方不要钱却“要饭”,还把屠苏逗的挺高兴,两人说说笑笑,来到了中山大学东校门。游方算了一下距离,屠苏可以坐一站地铁也可以步行上学,离的并不是很远。附近有银行的提款机,在游方的提议下,屠苏只取了一年的房租还给他。

进了门往北走,迎面看见一片池塘,在池塘前转弯沿体育场向西行,经过康乐园中枢线位置上的小礼堂,从这里可以看见高大的孙中山塑像的背影,此塑像的视线可以直接望到北门外的珠江。更有意思的是,此处有一个非常、非常特殊的风水局。

中山大学校园本部又称康乐园,得名于古时曾流放至此的康乐公谢灵运,是原格致书院与岭南大学的校址,已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校园内有很多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经典建筑,校园很大,地势与新旧建筑相互错落,显得地形很复杂,但它却有一条明显的中轴线。

整座校园的格局是坐南朝北,面对珠江的北大门是正门,这条中轴线就是贯穿南门与北门的逸仙路。这条中轴线不是正南正北朝向,也导致了中山大学很多主体建筑的朝向都往东偏了一个不大的角度。从空中看,它似是一柄向北偏东斜指的剑!

“剑柄”从南门到小礼堂,“剑锷”就在小礼堂附近,再往北,逸仙路分成笔直的左右两股,就似两道“剑刃”。它所指的方向从神州地图上延伸,恰恰就是北京城。孙中山的塑像,从近处景观说是望着珠江,从风水局来说,是剑指中原、遥望北京。北伐是孙中山的遗愿,北京也是他逝世的地方。

这么大的一个风水局,可不是中山大学的地气灵枢,也远远超出了中山大学的范围,而是运转汇聚整个广州以及珠江三角洲一带的风水地气。此局从宏观上看沛然犀利,但近处微观中每一小片范围的地气感应,体验的却不是很明显。如此看来,广州倒是很适合练剑的地方,更重要的是找一个恰当的小环境。

就这片校园范围的风水分布来看,也非常有特点,因为它不是一个整体的风水局,中大校园里文物保护单位就有五十多处,地气灵枢各自成局错落分布,每一处、每一种风水局范围都不大却很典型,有好几处地方灵气相当精纯。从整体来看略显纷繁,很多地方不同的地气环境之间过渡的非常自然,也有一些地方过渡的很突兀,有明显的冲突与相互扰动。

这里简直是一块宝地呀!不是特指哪一个地方是风水宝地,而是游方锻炼灵觉的绝佳场所。在刘黎给的秘籍中,最后一步锻炼灵觉的方式叫做“淬炼”,就是在地气变化极为剧烈、物性反差极大的环境中主动释放灵觉,在一定范围内进行控制与运转。这里最适合不过了,且不像北京很多地点的大格局地气灵枢太过凝重浑厚,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淬伤”。

屠苏一边走一边介绍校园,见游方的神情很专注,她说的也很有兴致,然而自己却不是很熟,还把通往宿舍的一条路给带错了,自嘲的笑道:“康乐园地形比较复杂,刚来的人就是容易转向。”

游方问:“转向的感觉如何?”

屠苏:“感觉挺好奇、挺新鲜的,就连许多老生已经很熟不会迷路了,在校园里转来转去,也感觉挺有意思。”

游方点了点头,微笑道:“这才是成气候的大学应有的格局,中国传统园林讲究移步换景,而大学不一定要完全修成园林式的,但校园格局一定要包含、融入园林的风格,才是适合读书与治学的环境。”

游方无意中引用了吴屏东在课堂上说过的一句话,屠苏闻言却一皱可爱的鼻子:“是吗?可我听说中大康乐园闹鬼耶!都好多年了,几乎所有师生都知道,故事可吓人了。我前天听同学讲了,晚上回去吓得差点睡不着觉!”

“闹鬼?快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都在哪些地方?”游方闻言竟被勾起了异常强烈的兴趣,神情甚至有些激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