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上部 江湖游子
第六十一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中山大学新生是九月九号报道,屠苏先到大姨家住了几天,然后就去学校办理入学手续,这几天很忙,一直没有来得及与游方联系。她读的是社会与人类学学院人类学专业,当然是身为外交官的父亲替她挑选的高考志愿。

中山大学有四个校区,除了珠海校区之外,其余三个都在广州市,在大学城一带的东校区新生最多,但屠苏的宿舍却在大一新生很少的南校区,也就是中山大学的康乐园校本部。这里的宿舍楼比较旧,气氛稍显阴郁。她分配的是四人间,一年住宿费一千二,水电上网费用另算,相对而言比外面租房便宜多了。

屠苏的姨妈家位于东山湖公园对面的东湖西路,在中山大学北边隔着一条江不太远的地方。这套房子本来是屠苏母亲的,在她调动到北京之后,以很低的价格卖给了姨妈,不仅比市场价低,而且以现在看来1997年的房价本就不是很高。

在屠苏来广州之前,大姨在电话里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对她的父母说:“小苏来到广州,住学校干嘛?就住我家得了!离中山大学那么近,又不是没空房间,还是她小时候长大的地方。……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像照顾亲闺女一样照顾好小苏的。”

有时候亲戚忽悠人比外人更有欺骗性,或许她并不是存心忽悠,就是为了表达一种亲情或要个面子,话赶话就得这么说。屠苏的父母当然没有太多的疑虑,就对女儿说:“如果宿舍住的不舒服,就住姨妈家里,反正那里是你小时候住过的老房子,不会不习惯,生活上还有人照顾。”

屠苏提前来到广州就住进了姨妈家,这套房子是老式的三室一厅一卫,姨妈与姨父住一间,表哥住一间,也给她单独收拾出来一间,就是屠苏小时候住的那间。刚开始几天屠苏还挺高兴,等兴奋和新奇劲过去之后,就觉得很不自在了。

姨妈今年四十六,做为中年妇女来说保养的很好,身段皮肤都不错,人长的很像屠苏的母亲十分标致。她结过两次婚,十几年前嫁给了现任丈夫胡行健。胡行健是做家装产品与建材生意的,在本区城建单位还有些小关系,虽算不上什么大款但生意还不错。表哥今年二十六,并不是姨妈亲生的,而是胡行健的前妻所生。

姨妈家不仅有车,在新城区还有一套房子对外出租。之所以住在现在这套老房子里,是因为这里生活方便,环境又不算很乱。自从去年从单位内退之后,姨妈就不上班了,除了白天买菜与江边散步之外,经常招集一帮街坊邻居在家中打麻将,有时候打到很晚,反正她闲着也没什么事。

但这种环境对屠苏来说就显得很嘈杂了,姨妈毕竟不是亲妈,她也不能说人家什么。姨父的生意很忙,每天起的很迟,但很晚才开车回来。表哥今年二十六,在区地税局工作,是姨夫费了好大的劲托关系才把他弄进去的,每天好像很忙的样子,经常在外面吃晚饭,回家时已经喝的差不多了。

家里的装修虽然新,但房子的结构已经比较老了,只有一间不大的卫生间。起床后、睡觉前一家人的洗漱都在这里,进进出出确实有点不方便,有几次屠苏晚上洗澡,表哥喝多了回家,差点就撞进来了,搞的好不尴尬。

屠苏甚至有点怀疑,表哥是不是故意想偷看自己洗澡?也许这仅仅是一个误会,无辜如游方者,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真不是故意的,也许也有故意的成份,谁也不敢保证。但这些话没法说出口,谁也不好主动解释什么。

就算这些问题都可以克服,但还有一件事是屠苏最忍受不了的。来到广州没几天,姨妈就开始张罗着给她介绍对象。时代真是不同了,屠苏今年只有十八岁,刚刚上大学,要是放在以往,长辈都会防着她早恋呢。

但是现在的大学生,上大学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找对象,毕竟毕业之后到了社会上接触人的范围不可能再有这么大、关系这么单纯,所以在大学里这种现象已是习以为常,甚至受到某种鼓励,很多人一上大学就开始琢磨或被琢磨了。

来到广州短短一个星期,姨妈借着介绍牌友孩子的名义,给她介绍了好几个对象,年纪从二十多到三十多的都有,都是区里城建部门有关领导家的孩子。姨妈对这件事显得相当热衷,并且对屠苏说:“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呀?就是嫁个好老公能过舒服日子!上大学嘛,一方面是为了将来有个好出路,更重要的,还不是为了条件更好、能碰上更好的男人?”

屠苏对姨妈在这方面过分的热情有些不知所措,她根本就没想,也一点都不感兴趣。接连拒绝了好几次所谓的“相亲”之后,姨妈反倒有些不悦了,开玩笑似的问她:“小苏啊,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姨妈给你介绍,该不会是看上我们家小锐了吧?”

小锐就是姨父与前妻所生的表哥,这虽是一句玩笑话,也让屠苏心里感觉十分膈应,这里没法住下去了。

姨父胡行健倒是个厚道人,也看出屠苏不自在,私下里对她说:“你姨妈这个人,就是成天闲的多事,倒也没什么坏心眼。而我生意太忙,也没空多关照你,如果你在家里住的不太习惯,可以回学校宿舍住,平时或者周末随时回来,房间就给你留着。想吃什么就说一声,衣服床单也可以拿回来洗。”

就算姨父不这么说,屠苏也打算找个借口搬回学校了。此时已经开学两天,到了宿舍却遇到另一件很意外的事,她那张床被人占了,不是别的同学,而是同寝室的另一位学生的母亲。

说起同屋的这位女生,其实也挺不容易的,来自湖北的一个小县城,父亲已经去世,母亲已从工厂中内退,每月大概有八、九百块的退休金。女儿考上了中山大学之后,母亲就收拾东西把家里的房子租出去了,然后和女儿一起来到广州,打算就在这里伴读顺便在校园里做些小生意。

申请了助学贷款,觉得还不够,母亲又自作主张在宿舍与女儿挤一张床。刚开学的时候,学生宿舍这种事情不少见,有些送孩子来报道的家长就在宿舍里将就一、两天随后就走了。但这位母亲的打算却是安营扎寨,能住多久算多久。

第一天她和女儿挤一张床,后来她见屠苏的床位空着没人睡,就搬到了屠苏的床上。等屠苏回到宿舍,不仅床被人占了,而且床底下也堆满了大包小包,里面装着袜子、坐垫、电池、文具等学生常用的小商品,是那位同学的母亲准备在校园一带摆摊做小生意置备的。

一见屠苏回来了,同学显得很尴尬,而同学的母亲却非常镇定老练,主动与这个小姑娘商量。首先强调自己家里的条件有多么困难,送女儿来上大学有多么不容易,反正屠苏在亲戚家住,就让她在宿舍里将就将就,至于这一年的住宿费屠苏已经交了,她会给的,并且当场掏出了一千二百块钱。

像这种情况,屠苏可以直接告诉辅导员,或者通知管理宿舍的后勤部门。但是这么做也等于赶这位家长出去,而她本人不提意见的话,学校辅导员以及宿舍管理员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主动把事情做的太绝。

去年就出过这方面的事,在上海一家高校里,一位女生的母亲也是住在女儿的宿舍里好几个月,学校通知她搬出去,结果母女俩不知因此闹了什么矛盾,女儿在宿舍里自杀了。这件事当时闹的沸沸扬扬,学校十分被动。有前车之鉴,反正屠苏一直住在亲戚家,只要她不强烈反对,校方也就佯作不知。

屠苏是第一次一个人离家出远门,没有处理这些复杂事情的经验,又没法向同学解释姨妈家的私事。按照屠苏的性格,她要回宿舍住,也不能赶同学的母亲走,只能让这位家长与自己的女儿挤一张床,而她仍然住在宿舍里自己的床位,虽然地方已经有些乱。

但此刻这丫头却莫名有了另一个想法,自己到学校旁边租房子去。这个纯真少女怎会自作主张有这种打算?一方面她这种年纪的孩子,刚刚脱离父母的翼护,总想做些什么证明自己有独立的能力,能独自处理生活中遇到的事,另一方面,就得“怪”游方了。

上次在流花宾馆大堂分手前,游方提醒她别忘了买彩票,虽是开玩笑但屠苏印象深刻。大学报道那天从学校出来恰好路过一家彩票点,她就花十块钱买了一张五注彩票,没有自己挑号就是机选,结果第二天真的中奖了。

不是什么大奖但也不少,一共三万左右,扣税之后还剩两万多。这对于屠苏来说可是一笔意外横财啊,游方在她的心目中简直成了“神仙哥哥”。

屠苏没有告诉姨妈,却打电话告诉了父亲。父亲这时已经知道她在广州站的经历,对屠苏说这笔钱就留着自己零花吧,再买一部手机还有电脑什么的,家里也不用她负担额外的上学费用。父亲还特意提醒屠苏,要找机会谢谢那个救过她的人,可能的话不妨给一笔酬金表达心意,就从这笔奖金里出。

屠苏的父亲可没想到,女儿因为遇到的事情,竟然打算自己出去租房子。屠苏的想法很简单,就在学校旁边租一年的房子,只花几千块就可以了,手里正好有钱。等到下一学年,她就申请新的宿舍,也就没有这些麻烦事。而且她还打算租了房子买了新手机之后,就立刻联系游方,好好谢谢人家。

第一天出来看房子,屠苏就遇到了游方,而且人家也是来租房子的,这种意外的惊喜难以形容,那声“游方哥哥”叫的是发自肺腑的亲切。

不仅游方诧异,张大姐惊愕,就连林音都觉得很意外,在一旁插话道:“游方,这是你朋友吗?”

在这种场合游方也没法追问屠苏到底出了什么事,只得笑着答道:“在火车上偶尔认识的朋友,中山大学的新生,今天真是太巧了。”林音随即招呼屠苏过来坐下,由于是女孩子,而且是朋友的朋友,很亲近的拉着胳膊让她坐在身边。

张大姐问了个最关心的问题:“小伙,这房子你租不租?”

游方:“我租,当然租,租金多少?现在就可以付。”

没等林音说话,张大姐抢先道:“这整套房子租金每月两千七,熟人打折最低可以算两千五,价格很便宜了,换一家三千多都下不来。分成三间出租,有两个卫生间,可以分男女,总之方便的很。小伙,你看中哪一间了?”然后又扭头问屠苏:“同学,你们是朋友真是太好了,如今在外面租房子,最怕与陌生人合住不方便,你又看中哪一间了?”

屠苏还没说租不租呢,她已经问人家看好哪一间了。这位张大姐说话带着生意人特有的小精明,但并不惹人讨厌,游方看着她莫名想起乡下热心肠的媒婆。

他并没有说自己看中了哪一间,正在等屠苏的回答。假如屠苏不租,自己就把整套房子都租下来,然后私下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看能帮什么忙?假如屠苏愿意与他合租,那是最好不过了,游方也希望这样。

在谢小仙面前,他不自觉想避开;对于齐箬雪,他不想多招惹;假如事先知道这里是林音的房子,他根本就不会来。但他对屠苏的印象却是完全不同的,这位少女纯真善良、秀美端庄、温柔可爱,而且与他太有缘了!

更重要的一点,在屠苏面前,游方发现自己总是不自觉的说“真话”,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对她需要警惕或有什么戒心,而是一种身心相当舒适放松的状态下才会有的感觉。人与人之间能找到这种感觉不容易,尤其对于游方这种小小年纪就过于老成世故的江湖游子来说,更加难得。

游方是地师传人,精通风水擅察地气。吴老说过,风水的内涵就是环境以及人与环境的关系,而很多风水研究者都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环境不仅仅是河流山川,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环境中对你影响最大的因素,就是与你相处的人!有些是你无法选择的,但更多是你自己选择的。

吴屏东教授还说过一句话:“谈坟头宅基自有必要,但前提是大家都好好做人,否则的话,世上处处穷山恶水。”

这套房子所处的大环境已定,是行家狂狐选的,不知情的游方也看中了。假如屠苏也住在这里,那么小环境对于游方来说就更好了。游方甚至在考虑,假如屠苏犹豫不租的话,是否使个手段帮她租?说有私心确是私心,但也不是邪欲,说实话,假如这丫头一个人跑到别处去租房子,游方还真不放心,幸亏今天遇上了。

假如没有遇上游方,屠苏可能不会租这里的房子,尽管以条件看林音要的租金已经很便宜,但屠苏原先的心理价位在一个月五、六百左右,不打算租更贵的地方,而这里的一间房要八百多。可是看见游方她的想法又变了,与陌生人合租相比,能与游方哥哥合租在一起当然是最好不过了,贵点就贵点吧,而且看情形游方与房东还是朋友,那就更不好意思不租了。

屠苏稍有犹豫,但很快就决定了,很有礼貌的说:“游方哥哥,是你先来的,你先挑一间,我再挑剩下的两间。”言下之意她当然要租了,屋子里另外三个人闻言都很高兴,开心的原因各不相同。

游方扫一眼就清楚这套房子的格局以及设计者的思路:朝南的大间应该是主卧;朝北的一间面积稍小但也差不多,应该是客卧或副卧;还有一间更小一些也朝南,在主卧的隔壁,应该是书房、儿童房、健身房一类的地方。

游方顺手一指最小的房间:“我就挑这间吧。”这位风水高手第一次没有按环境选择,而是将条件明显最好的主卧留给了屠苏。

林音终于说话了:“按朋友价,大卧室一千,对面的八百,你租的房间最小,租金是一月七百,加起来正好两千五。”

张大姐闻言却有些惊讶,游方一看这个反应就猜到是怎么回事。林音在中介登记,一套房子总价两千七,每间都是九百。张大姐知道她这个人好说话脸皮又嫩,来的是熟人就怕她打折太低,事先拿话封死了,朋友价最低也就二千五,已经够便宜了!

而林音还真的想给游方打折,本来就挺感谢他的,见他挑了最小的那间,把更容易出租的另外两间留下了,心里就更加感激了。于是“灵机一动”,来了个分档次出租,单纯的人未必智商低,谁都有耍小聪明的时候,她脑筋转的很快、钱数凑的也很合适。

游方笑了,站起身来走到朝南的两间屋子门口道:“我又看了看,还是觉得这间大的更好,我就租一千的吧。”


阅读www.yuedu.info